第五十章 好的坏的都收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左左轩 书名:天晓拂云
    很晚的时候,我还一个人在院子里坐着,一个人影走了过来,正是顾童。看她下午话里有话的样子,便知道晚上她定要过来。这些年,一个人经历了太多的事,这双眼睛,变得越加犀利了。

    “我从来没有像这样嫉妒一个女人,我承认,自己非常嫉妒你。”开门见山,一点也不客,这便是顾童,无论时间怎么改变,她的格仍旧如以前,没有丝毫改变,说到底,我倒是真真羡慕她的,不造作。

    “顾童,人大多数时候都是在追求一种自己得不到的生活方式,你如此,周沐如此,我也是如此。”

    她立刻沉默起来,问我,“晓晓,这些年你就一点也不想他吗?”

    “说不想是骗人的。第一次知道自己怀孕的时候,心里其实害怕极了,也曾一度不想要她,可后来还是坚持生下来,那个时候就想好了,以后哪怕一个人,也要将她带大。生养孩子的时候,遇上难产,整整疼了十几个小时,那个时候,我才真正原谅了母亲,听说她生养我是也遇上了难产,熬了好久才生下的我。一个女人,只有当了母亲,才能体会这种艰辛。后来我的安琪来到这世界上了,为了她,也要好好的过下去。”

    “顾童,不是所有的感都能在一起,我与蒋建昌从未怎么相守过,但就是因为这样,思念才那么长。也许,这是对我们最好的方式了,至少,他还在我看得见的地方。如果我告诉他一切,他定会责怪自己,那种被过度宠的感觉我接受不了,我愿像现在这样,偶尔知道他的消息,知道他过得好,便够了。”

    “说出来你也许不信,从小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不知道两个人该怎么相处了,与周沐在一起时,一味接受他的付出,让我很不好受,觉得自己真没用,那种强烈的不好的感觉是导致我俩分手的真正原因。你也许觉得我太不可理喻,可要是你知道我从小到大生活的状态,你便能够理解我了,那种无法为别人付出的处境,你能够体会吗?”

    风吹在我们上,深秋了,已经很有凉意,顾童接着我的话说到,“我大概能够体会到这种沉重的的负担。”

    我朝她笑笑,想不到,最后让我吐露心声的,竟然是她,这些发自肺腑的话连江悦也没有说过,可今天竟然对顾童说了,也许是因为今天的月色比较柔和,也许是因为顾童的坦白,也许是因为,自己到了想要吐露心声的时刻。

    也许,自己仅仅是想找个人倾诉罢了。

    然后顾童对我说,“当年去美国时,是周沐的母亲让你离开的吧,她是不是还给你钱了?”

    霎那间我的脸涨得通红,想不到这些她竟都知道。她面无表,继续说到,“别那么惊讶,这事没人告诉我,可看你的表,好像是有这回事。”

    我沉默的点点头,然后问她你怎么知道。

    “晓晓你知道吗,这就是我从小的生活状态,一切都是由钱摆平的。我母亲在的时候,她不止一次的给那些上门来的女人大笔大笔的钱,然后她跑到卫生间,开淋浴,水龙头下,是她在偷偷的哭泣。她以为我小就不懂,其实我都知道。当她去世后,继母大摇大摆进门时,我便对她说,总有一天,你会过跟我母亲一样的生活。”

    “然后这一天就真的来了。一开始,她还跟我父亲吵架,可我父亲对她说,要是不愿意就离婚,外面多的是愿意嫁给我的女人。然后她就沉默了,自那天起,她便时常给那些女人钱,时间一下子就回到了从前。那时起,心里便不怎么恨她了。”

    “周沐这样的家庭,他们怎么可能容忍你进门,就算他母亲不出面,他父亲也会出面。晓晓,我非常羡慕你,因为周沐曾用心过你,我知道的。他现在跟我在一起与跟你一起时的感不一样。可我不在乎,因为母亲从小告诉我,不要嫁一个自己的,而是嫁一个适合自己的男人。我想,虽然没有得到他全部的,但他上还有我需要的东西,虚荣也好,物质也罢,我已经离不开这些了。”

    “我就是这样一个物质的女人,所以,蒋建昌不喜欢我,他觉得我不够纯粹。从小到大,第一次有人对我说,你不够纯粹。哼哼,你会想到吗?”

    我没有回答,只是心里觉得她很不容易,自己甚至有些可怜她。别人看到的都是表面的风光,而内里竟不是沧桑,是肮脏。

    当她说自己不是个好女孩时,心里触动了一下,自己何尝不是。当周沐的母亲,那个贵妇人前来找我时,心里已经知道是为了什么。尽管这样,当她提出那个我无法拒绝的金额时,我就知道,自己这辈子都不配拥有周沐了。我没有恨她母亲,她只是做了一个母亲应当做的事。我也没有恨自己,因为当时去美国确实需要一大笔钱。其实我们俩做的交易,都是各取所需罢了。

    夜已深,我们俩后来都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天上的月亮。离开前,我拜托她千万不要对周沐坦白,无论发生任何事。她笑了笑,“那是自然,我也不会傻到对他坦白这些,这对我并无好处。”

    那就好。

    第二天,一起去了圆圆的墓地,其实顾童与圆圆并不熟识,倒是周沐与圆圆有过几回交谈,他与小唐的关系随着圆圆的离去彻底断开。带着圆圆最喜欢的百合,一同去看望她。照片上的她笑的是如此灿烂,可我知道,今后再也没有人同我说,晓晓,一起复习功课;晓晓,一起吃饭吧;晓晓,我喜欢上小唐了。

    离开时天空适时的下起了小雨,更觉悲凉。他们看完圆圆便计划着离开。离开前,周沐拥抱了我一下,也不管顾童在不在场,他拍着我的肩,告诉我以后每年聚一次。要是以前我一定会一笑置之,可现在,圆圆的离开让我懂得了珍惜,我告诉他,下次换我过来找你们。他说好,顾童也点点头。

    车子的离去带走了马路上的灰尘,扬起的灰尘中,远远望去,好像有一个人在看着我,待我想看清楚些时,他又消失不见了。“一定是我看错了”我这么安慰自己,因为那个影子让我想起了蒋建昌,一个不可能在这里出现的人。

    我想,我一定是看错了。

    安琪很快就到了入学的年纪,有孩子在你根本不会觉得时间的流逝,叔叔阿姨已经从失去圆圆的悲痛中渐渐走了出来,我想那是安琪带给他们的快乐。律所的事业蒸蒸上,现在很多企业都成了我们的固定客户。阿姨偶尔会在我面前提起有相亲的对象,但一般这个话题都被我拒绝,时间久了,她便不管这些事了,每当有人问起时也帮着我说话。

    喜儿姐姐的孩子已经读小学了,每次去她家都会把安琪带着,这两个小姑娘现在的感也是越来越好,我跟喜儿姐姐说,怎么就不想继续追生一个。她害羞的说,自己体不好,他也没打算再要孩子,说一个好的,也不会让你太累。听到这里,心里非常羡慕她,一个女人幸不幸福,看她后的男人就行了。

    张博在这一年的暑假回来,一晃两年过去了,我问他你走时不是说要带老婆孩子回来吗?人呢?人呢?他挠挠头,这不还没到三年么,这不还有一年么,这一年时间也来得及啊。只有跟他在一起,我才能像个小姑娘一样说笑,只有在他面前,我才能真正的放松。

    他这次神神叨叨的说给我带了好东西,我说什么玩意啊,他说你看着就知道了。从包里他掏出一份报纸,里面装着几根绿萝,长时间的飞行,又没有水分,整个都焉了。

    不知道他从哪里找出盆子,放了些水,然后郑重的将这些绿萝放了进去。我说敢你倒是送了我几颗美国产的植物啊。他笑笑,意味深长的说,“那是当年你亲手剪下的,a楼第二间办公室的绿萝。”

    我当即便不说话了,也没细想他是怎么知道的,心里只觉得感动。

    张博这次回来是来看自己厂子的生意的,他现在去美国念博士。我觉得人生真是太神奇了,要是十几年前,你断断料不到这样一个男孩子竟会读到博士,而且还是商科,就好比别人也料不到当年的杀人犯的女儿,现在竟然开了律所,当了律师。

    又是一个夏夜的晚上,微风徐徐中与张博坐一起聊天,忽然我讲到一个话题,张博立刻饶有兴致起来。我说几天前在路上好像见到秦紫欣了。他无意识的看着我,眼神中充满了疑问?秦紫欣,她是谁?

    我摇了摇头,对他说,“张博要不是认识你久了,有些忘记你是个混蛋了,连秦紫欣也不是认识了,当年人家可是暗恋你来着。”

    “哎呀,苍天在上黄土为证啊,我张博心里除了李晓再无第二个女人了。”他这么说着,倒让我不好意思起来,好在夜色中,也觉察不出来。

    “跟你说正紧事呢?你还这么嬉皮笑脸。前几天在路上见到她了,你猜猜旁边站的是谁?”

    “是谁?张君涛吗?”

    “张博你认真点好不好。”我顿时沉着脸,他赶紧嬉皮笑脸起来,“对不起嘛,说嘛,是谁啊?”

    “乔伟峰,就是我们当年的体育委员啊。”

    说起这个名字,他好像记起了点什么,“哦,是他啊,这小子追女孩子的功力倒是不减,竟然追到秦紫欣了。想当年秦紫欣可是为我黯然神伤来着,啧啧啧,物是人非啊。”

    我听出来了,这小子根本就是跟我装糊涂,当即有些不高兴起来,“好啊张博,原来你一开始就知道她是谁了,还在我跟前装糊涂。”

    见我这样,他也意识到刚说漏嘴了,“好晓晓,别生气啊,我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给人家个机会吗?人家也是知道你当年为了我而跟她闹得很不愉快,这不是为了平息你内心的波澜吗?”

    这话一开始听着倒没什么,可再细细一想,便听出苗头来了,同他闹了起来。玩笑过后,他问我,“现在他们俩现在过得怎么样了。”

    我摇摇头,“不清楚啊。”

    其实心里是知道的,他们两个现在过得不是很好,看他们脸上的神就知道了。小时候的秦紫欣可骄傲了,见谁都是一副理不理的样子,让人亲近不上去。这次还是她见了我才叫我的,我一下子还不敢认。她说高中时只考了个大专,回到这边没找到合适的工作。乔伟峰现在考上公务员了,但子也不是很宽裕。她指了指自己的肚子,有孩子了,以后的开销还要大。我说是啊,生了孩子后一下子经济上的问题就全暴露了。她说嗯,眼睛看了看车里的安琪,她正在睡觉。我说是我的孩子。她若有所思的奥了一下,我没在意。我说时间不早了,我要赶着送安琪去学校,就这样吧。她点点头,以后记得联系。我加快油门,往前驶了过去。反光镜里只看到她一个人落寞的看着我,我想,这时间改变的不仅仅是容颜,还有曾经的倔强,这一切的一切。

    因为说到秦紫欣,我们俩顺便把初中的同学全都回忆了一遍。听着张博说起那些名字,除了陌生,还是陌生。我跟他说你看我初中的记忆实在是太差了,除了边亲近的几个,竟想不起别的同学。他说那时你多乖张的格啊,哪像我这么受欢迎呢?不论是男同学还是女同学,都想成为我的好朋友。我说张博你就不能谦虚点吗?

    他说过分的谦虚可就是骄傲了,我这不是不想特傲才这么着的。

    好吧,好吧。

    聊到最后大家都沉默了,没有人说话,我说张博啊,其实那个时候的自己真的很不快乐,心里有太多的负担,对于未来有太多的不确定,可还好,那个时候认识了你,让我的人生不再那么悲戚。

    张博说“晓晓你言重了,当年的我其实还很羡慕你来着,一直是一副酷酷的表,成绩永远那么优秀,我虽然有父母,但他们根本不相,我觉得自己是可有可无的小孩,直到认识了你,让我意识到你觉得是负担的东西,在别人眼里却是幸福。”

    我想,人大概都是这样的吧,自己的痛苦落到别人的眼里都成了羡慕,可当事人哪里知道,还以为自己正沉溺在痛苦中不能自拔。

    此时此刻,我才终于能够体会到一句话,别害怕,其实很多人正在羡慕你呢?可他们哪肯承认啊!

    “张博,”我对他说,“谢谢。”

    他笑了起来,笑容纯净,让我想起那个十三岁的少年,这一次,他没有拒绝。

    张博离别前夕给我留了封信,告诉我一定要等到他上了飞机才能打开看,看他神神叨叨的样子,没办法,只好依了他。

    “晓晓,我一定不会忘了与你的约定的,争取明年把老婆孩子都带回来,但是你也不要忘记了你答应我的事,好好过下去。”

    “嗯,一定。”

    “还有,无论我做什么事,都要原谅我,好吗?”

    “好。”

    在我的边,有无数的朋友告诉我你要好好过下去,江悦说得对,有别人叮嘱时千万别觉得是负担,而是应当去审视自己,肯定是之前的生活方式让别人替你担心了。放心,以后不会再让你们担心我了。

重要声明:小说《天晓拂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