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生活总得继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左左轩 书名:天晓拂云
    安琪渐渐长大,我的事业也得到了发展,自己开了卦律师行,c县的经济在这几年得到了很大的发展,自己的律所随着经济的发展,也跟着火红起来。

    江悦遵守了同我的约定,在第二年便带着小赵和他们的女儿来到这边,叔叔阿姨好好的招待了他们,因为他们的到来,这个小小的房子显得尤为闹。

    安琪已经能够说上几句连贯的话了,时常逗得大家开口大笑。圆圆离开的伤痛因为有了安琪而得到弥补,但是依旧可以看到阿姨时常对着圆圆的照片发呆,每当这时,我总是让安琪过去,她年纪虽小,却好像也懂得大人心思似的,逗得她哈哈大笑,让她暂时忘记痛苦。

    偶尔会同周沐问候一下,他告诉我顾童怀孕了,几个月后给我发来了祝福的短信,我当爸爸了,是个儿子。附上一张照片,小家伙有模有样,长得像极了他们夫妻俩。

    他说小唐现在已经从那家律所辞职了,他利用自己的人脉已经跟很多家律所打过招呼了,现在几乎没有任何律所要他了。为了生存,现在只好混到别的行业处理些行政上的事。晓晓,你放心,我会好好看着他的,就当是为圆圆报仇了。

    “留口饭给他吃,看在圆圆的面上。”我想,这才是对他最好的报复。

    他还说上一次见到了蒋建昌,依旧是一个人,现在已经是系教导副主任了,听说也有好多人给他介绍对象,可他一个也没见。晓晓,最后他劝我,去看看他,告诉他实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拒绝了,“现在,我只想安静的过自己的子。”他没有继续说话。

    张博的生意越来越有起色,因为讲信用,付款及时,现在很多人都争着与他做生意上的往来。他通过几个同学的关系得到了些政府机构的订单,这势必让李厂长怀恨在心,他说,晓晓,敌人愤怒的时候,就是机会来临之时。

    果然不假,李老板为了抢夺生意,故意压低价格,然后以次充好,却被张博的同学给揭发,然后这事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持续发酵,他赔了好多钱,但是只是伤了皮毛,没有动他的筋骨。

    张博说,“晓晓,这里的损失他一定会从别的地方补回来的。“我不清楚他说的话,现在他讲话越来越神神叨叨了,我对安琪说,”你以后长大了可不能像你干爹,老是说半句。“安琪赶紧说,“不像干爹,像干妈。“

    哈哈哈,张博忽然大笑起来,我捏了捏安琪的小脸蛋,你个小坏蛋。哪知她毫不示弱,“你个大坏蛋。“

    然后,又是一阵哈哈大笑的声音。只有我一个人,板着脸,玩笑似的生着气。

    那个机会终于来了,九年前,张君涛就是因为太过贪心,想要弥补之前的亏空,才铤而走险着了道,现在,这此变成了李老板。这个机会,张博没有让它溜走,反而是变本加厉,将了他一军。

    这里面的有很多龌蹉的地下交易,张博没说,我也不想过问。我只希望他每天能够安全回来,因为,李老板在这边经营了二十多年,不是说倒就倒下的。张博告诉我,既然开始了,就没有打算走回头路。

    他让我暂时去外面避避风头,他说全c县的人都认为你是我女人,要是你有什么意外,我该怎么办。我说你可是我孩子的干爹,干爹有事,当妈的怎么能说走就走呢。他说我说你这话有语病啊,听着好似你是我妈似的。

    我忽然跟他开起玩笑,“张博啊,当初要是我狠狠心跟了你爸,现在不就成了你妈了吗?”他说“哦哦哦,你口味真重,那行,妈~”他故意拖了个长音,我却没有生气。

    这个时候还能开玩笑的,也就他了。

    李老板的事拖了很久才尘埃落定,那里面牵涉了多少人我不过问,只是听说有一次他要对我和安琪下毒手,好在有张博派的暗中保护我们的人,才躲过一劫。听说了之后,与叔叔阿姨去别的地方住了一阵。我一开始是让她们三个去的,可阿姨死活不同意,她说她再也承受不起一次生离死别了,晓晓,随我们去吧。张博也不同意我留下,他说,你留在我边只会让我分心,我不想要这样。

    总之,等我们几个过了风声回来时,他已经把什么事都摆平了。钱也好,生意也罢,包括最重要的厂子。他说这下我老爸再也没什么好挑剔的了,过了一个月,他说他厌倦了这边生意上打打杀杀的事,让我好好守着厂子,他打算继续念书,打算读个博士回来。

    我说张博你不要离开我,要是你走了,安琪哭着找你怎么办。他说晓晓啊,安琪总归要长大,她再也不似小时候那般粘人了。厂子的事你不要担心,我将厂子弄成了股份制,我保留百分之六十的资金,其余的分成几份给别的股东。你暂时替我管着,以后我爹回来了就交给他。

    我说张博要么我跟你一块去,带着安琪好吗?他说别别别,你这样一来倒真的耽误我了,以后谁还敢嫁我啊。晓晓,其实我是喜欢你的,可不是男女之间的那种喜欢,而是作为朋友之间的喜欢。这些年你一个人撑着律所,很辛苦,可你从不肯吐露半句。你心里一直住着一个人,他在你心中留下了太深的印象,无论是谁,我也好,周沐也罢,都进不去了。

    还记得那天周沐来时的况吗?我们不是一个房间了吗,当然你要相信我们是清白的,他故意开了句玩笑话。接着说到,“周沐一上来就问我孩子是不是蒋建昌的,我说哥们你怎么就没想到是我呢?难不成你以为我是同志啊!他说你不像,晓晓喜欢人的时候,看人的眼神都不一样,可她没有用那种眼神看过你。”

    “晓晓,你知道吗,我当时真是服了那哥们了,要不是我的取向是异,他还真是我喜欢的那种类型。晓晓,连周沐都看出来的事,你为何就一直不敢承认呢?我喜欢你的坚韧,你的顽强,可你什么时候可以让人好好心疼一回呢?去吧,去找蒋建昌吧,或者让蒋建昌来找你。哎,我说这句话怎么说的这么诗画意啊。”

    “晓晓,你欠我父亲的谊已经还清了,你欠圆圆的谊也已经还清了,现在起,请好好的为自己活一回,只为自己。明天晚上的飞机,我先去s市,你不用来送我了,三年后,我一定带着老婆孩子回来,要是你还是一个人,那我不得不考虑把你纳入我府里了。晓晓,别别别生气啊,我会让你做大老婆的。啊呀,晓晓。”最后,他鬼嚎了几声。

    离别前夕,张博紧紧抱住我,“晓晓,要是我回来你还是一个人,那我可要把你接纳了,不说笑,我当真的,知道吗?其实那年的暑假,那个十三岁的少年,曾深深的喜欢过那个整天不说话,只喝我给的牛的女孩。以前是,现在是,将来也许还是。”

    “晓晓,你要好好的,幸福的过下去。”

    “嗯,张博你也是。”

    当年我们都是十三岁的少年,可现在一眨眼,已经二十九来了,眼看着就要三十了。我想,这么长是时间,这些子都是怎么熬过来的,中间的苦痛,却一点也想不起来。我只记得那时张博没心没肺的笑,圆圆甜甜的笑,江悦酷酷的笑,周沐开怀的笑,还有蒋建昌儒雅的笑。

    我以为,那些痛苦的记忆会一直伴随着我,却不知道,在岁月的长河中,自己早已将一切痛苦记忆抹去,留下的,只是些快乐的事罢了。

    那些所以你以为过不去的,都会过去。只是时间长短不同罢了,

    张博走后,心里空出了一块,只得更加拼命的干活,接很多很多生意来做,尽量不让自己闲下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自己竟然变得这么软弱,是因为依赖太久的缘故吗?也许是,也许不是。

    总之,我告诫自己,一定要振作起来,别怕,晓晓,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周沐带着他的老婆孩子过来玩一次,在张博离开之后三个月,顾童不似以前那么消瘦,人明显胖了点。可这样子正好,我总觉得小姑娘时候的她太过纤瘦,现在好了,当了妈妈之后自有一股母

    她不再那么尖锐,见了我只是浅浅的笑,见到安琪,她似乎也吓了一跳,“长得真像。”后半句她没有说出来,周沐看了她一眼,便没有继续说下去。

    我知道他们顾虑的是什么,我告诉他们已经放下了,顾童马上来了一句,“既然放下了,为何还要这么遮遮掩掩。”我立即不说话。气氛显得有些僵硬,好在有孩子们,永远不会让你感到无聊。安琪想要抱小弟弟,可我没让她抱,她委屈的哭起来,这么一来,注意力马上就转移了。

    到了晚上,周沐一家留宿下来,自张博走了之后,我们就搬到他的屋子去了,一来宽敞些,二来离县城更加方便些。

重要声明:小说《天晓拂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