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再见 圆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左左轩 书名:天晓拂云
    一年后,去了s市出差,正当我因为工作上的事忙个不停时,收到了圆圆母亲的电话。她第一句话就是,“晓晓,圆圆走了。”

    当时我就懵了,那一刻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圆圆怎么了?”我再次问道,她突然大哭起来,“圆圆她离开我们了。”

    手边所有的工作全部放下,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发生什么事了?我瘫倒下来,握着手机的手不停的发抖,最后,还是给江悦打了通电话,刚说完一句话,她便大哭起来,“一定是小唐,是小唐害了她。”

    小唐,小唐,此时我的心中只有这个名字,一股怒火冲了上来。强压着心里的怒气,试着给周沐打了通电话,他号码没变,电话还是通的,“喂”

    耳边传来他熟悉的声音,那一刻,心里忽然很想哭,强忍着泪,“周沐,是我,晓晓。”

    他显然吃了一惊,好半天没说话,我顾不上寒暄,上来就问他小唐现在在哪家律所,他不知道况,马上告诉了我。然后我同他说,“我要去找他,因为他,圆圆,圆圆她?”我哭着没继续说下去,电话那头,也陷入了沉默。

    他忽然意识到了些什么,大声告诉我,“晓晓,你别激动,我去找你,你告诉我地址。”他还在说些什么,可我很快就按掉了电话,径直找去。

    那家律所离这边不远,很顺利的就找到了,到了前台那,我同小姐说我找唐逸轩,她冷漠的看了看我,然后拿起电话打了下,“唐律师,有位小姐找您。”说话的语气马上就变了,恶心,我只觉得恶心。

    他很快就出来,见了我显然也很意外,更加意外的是我冲上去就给了他一大巴掌,“混蛋,禽兽,禽兽不如的东西,狗东西。”嘴里想到什么就用最难听的话骂他,他一开始被我打懵了,后来也还手了,又上来了保安,那些保安将我死死的擒住,手臂上被他们掐出了一道道很深的印记,可我仍在犟,嘴巴没停过,似乎骂尽了此生最难听的语言。小唐没办法,只得叫那些保安赶紧将我遣出去。

    正当我们争执之际,周沐来了。他一把拉开钳住我的保安,把我拉在他后,“小唐,你怎么能够这么对她。”

    小唐也没好气的说,“周沐,她现在就是个疯婆子。”

    “住嘴。”说完,上去给了他一巴掌,小唐没料到他会这么来一下,没躲开,被他重重的打了一记耳光。

    “疯婆子,你凭什么这么说她,你还有没有点良心,当年那个充满理想与抱负的男人哪去了?你还是不是我认识的那个意气风发的唐逸

    一席话说的他哑口无言,有个保安队长模样的人过来说要不要报警,小唐说算了算了,挥了挥手,他们便退下了。

    周沐将我强行拉了下去,离开前,我恶狠狠的告诉他,“别以为这样就算完了。”他的眼神中露出无奈,可我一点也不同他,在我看来,这都是他自作自受。

    他将我带去一家咖啡馆,给我点了杯咖啡,几年没来s市,这边的咖啡馆多的跟美国没什么两样,比之前也更加繁华,但是这座钢筋水泥的城市,让人越来越感到冷漠。

    喝咖啡的习惯是刚去美国时养成的,那时候举目无亲,英文口语也不好,只得每天泡在咖啡馆,学习点老美的文化,时间久了,便上这种苦涩的滋味。有时候矫的想,这股味道恰如其分的体现我内心的苦涩感。

    一大杯冰咖啡下肚,气才平顺了些,“周沐,刚才谢谢你。”

    “这么久没见,我可不是为了你的谢谢才来的,到底出什么事了,圆圆怎么了?”他这么一说,那些刚平复的心马上变得不平坦,“圆圆,圆圆她走了。”

    我说的含混不清,周沐听得不是很仔细,突然,他小心翼翼的问,“你是说圆圆离开这个世界了?”我痛苦的闭上眼睛,他这下完全明白了,右手紧紧的握住拳头,手指关节格格作响。“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摇摇头,“刚接到她母亲的电话,这才知道出了事,然后马上就过来找小唐了,周沐,我现在好怕,因为自己的不珍惜,失去了一个永远的朋友。”大概说的太大声了,看到很多人都回头注视着我。周沐感到有些不自在,他说要么去车上坐坐。我说好。

    他载我漫无目的的开着车,我跟他说江悦在赶来的路上,我们一同回去。我告诉他这件事让我明白了很多,自己去美国三年几乎没怎么联系过在这边的朋友。每次都告诉自己以后有的是机会,不急于一时,现在出了这事才明白一切都晚了,再也回不到从前了。周沐,知道自己很对不住你,希望从现在起你能够完全放下成见,因为我再也承受不起这种失去朋友的打击了。

    他听了陷入沉默,很久才告诉我说,“晓晓,你变得不一样了,你终于将上那根刺人的刺给拔走了。”

    我从未想过他竟会这么对我说,也许,在我们相处的子里,他真是忍了我够久了。“对不起,”我在轻轻对他说,“对不起你的感,对不起你的付出,可是,希望你不要抛弃我,这些年过去的青,我希望,我们没有辜负它。”

    他终于笑了,“晓晓啊,”他说,“你要是能早些这么认为,那该有多好。”我对他说,“也许,这就是我们之间的缘分,只能相伴,不能相守。”

    那些对你好的人,别把他看成是理所应当的,你,只会伤害那些你的人。这个道理到现在才懂得,可我还是觉得荣幸,幸好,幸好,终于懂得了。

    江悦在傍晚时分终于赶到,正当我们打算去长途运输中心时,周沐提出陪同我们,心里有些为难,我对他说你现在不是一个人,还有顾童的心你也要照顾。他说我已经跟她说过了,她同意我过去的。听了心里很感激她,虽然大学时代没什么交集,也曾有过过节,但此时,我觉得她比我宽容多了。

    那些女孩,教会我成长,那些青的记忆,留下的,不全是回忆。

    江悦一上来就哭的厉害,她刚生养完孩子,体还没瘦下来,人显得胖胖的,四年未见,想不到这次见面的理由竟然是。她说晓晓啊,为什么圆圆那么好的姑娘会这么想不开,你说,她离开的那一霎那有想到我们吗?

    我告诉她她肯定没有想我们,要是想到我们了,她一定不会这么做了,她一定知道我们会伤心难过,会痛哭流泪,我们不要哭,不要去想她了,这辈子都不会去想她了。话这么说,可眼泪却还是刷刷的流。

    到了那边已经是深夜,尽管如此,家里还是聚集了很多人,看着叔叔阿姨,我难过的别过头去。

    我让江悦和周沐去了张博的房子,那里他们见到了我的安琪。我看到周沐的眼睛黯淡下来,江悦没有问,我告诉他们,这是我自己的孩子。张博笑了笑,打了声招呼,你们好,我是张博,挂着个干爹的名号。

    晚上同江悦一间房,我知道她好奇什么,干脆告诉她,这是蒋建昌的孩子,可现在,我只想一个人抚养她长大。黑暗中听到她叹了口气,晓晓,她说,你过得幸福就好,无论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

    谢谢,此时此刻,她还能够理解我。

    第二天是出殡的子,不大的灵堂来了许多相识却不相熟的同学。他们看到我时也在纳闷,怎么圆圆会同我这个格怪癖的成了朋友。看到我后面站着的张博,有几个还是初中同学,纷纷投来好奇的目光。张博同他们打了招呼,我只想静静的陪在圆圆边。

    圆圆啊你看,那么多朋友都来送你一程,你应该满意了吧。

    圆圆啊你看,好多人都为你的离去惋惜,你怎么就舍得抛弃了呢。

    圆圆啊你看,叔叔阿姨是多么难过多么不舍,你怎么就狠的下心呢。

    圆圆啊你看,肚子里还有孩子呢,哪怕小唐不要,还有这么多你的朋友,为什么就一定要走这条路呢。

    圆圆啊你看,我把安琪带来了,她是我女儿,我也是未婚产子,我能够做到事,为何你那么早就放弃了呢?

    圆圆,我好想你。对不起,对不起,现在才告诉你,你对我是如此的重要。

    叔叔和阿姨早已哭成了泪人,阿姨更是好几次昏过去。葬礼结束后,我们将她送到了医院。

    周沐当天就回去了,离别前夕,我对他说,希望什么都不要改变,不管是以后还是将来。他问我,要告诉蒋建昌吗?我摇摇头,就这么维持原样吧。

    “好的,晓晓,我尊重你的决定,你一定要好好的,明白了吗?”

    “恩,一定。”

    江悦也跟着离开,她说晓晓,我不知道以后要多久才能见面,但至少,我们一定不要忘记联系,明年,自己一定带着孩子与小赵过来找你,这是我们的约定,一定要实现,知道了吗?

    “恩,一定,江悦,你也要好好的,给我好好的幸福的活下去。”

    我们相互拥抱了下,各自忍住就要滚落的眼泪,在转后才狠狠的落下,这,便是成熟。

    张博说,你陪着阿姨吧,安琪我带就好了。我冲他投以感激之,谢谢你,张博,每次都让你看到我最狼狈的一面,要是没有你,该怎么办。

    他说,晓晓,难道你忘了,我们都曾见过彼此最难堪的,这些,又算得了什么,反正我是打算跟你做一辈子的好朋友了。

    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个时候,也就只有你还能逗笑我了。

    谢谢。

    阿姨的病是心病,时好时坏,我对叔叔说今晚我来陪,他没拒绝。“阿姨,对着她说,“你以后就把我当成你的亲生女儿,我的女儿安琪便是你外甥,你

    病好了之后好好抚养她,阿姨,你能答应我吗?”

    她没有说话,眼睛闭着,可我知道她没有睡着,因为有眼泪从眼窝子里流下,阿姨,你要赶快振作起来,你还有我,还有安琪。

    三天之后,阿姨出了院,她告诉我,今天起就住在我家吧,跟张博一起住也不合适,他还未婚,这样会影响到他的。我赶紧说好。

    跟张博提了下,他显得很不高兴,他说晓晓你这是要把我疯了啊,我刚跟女儿建立了些感,你就要离间我们。我说张博你再说一遍,他赶紧不说话了。晓晓,以后我会一直来看你的。

    张博,要是你哪天不来看我们,那你自己看着办吧。

    他也笑起来。

    将安琪带来的第一天,阿姨便同她玩得很好,晚上睡觉安琪不要同我睡,用她稚嫩的语气说要跟一起睡。我说体不好,阿姨听到了说什么体不好,体硬朗着呢。叔叔也建议这样,没办法,只得将安琪给他们。

    房里,传来一阵阵愉悦的笑声,圆圆,你安心吧,叔叔跟阿姨,现在都很好。

重要声明:小说《天晓拂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