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异国的见面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左左轩 书名:天晓拂云
    月底,论文答辩,看到蒋建昌正是我们这一组的老师,面上没什么,心里却有些不自然,不过,我已经学会如何去掩饰。答辩很顺利的就通过了,接下来就是等待毕业证,其余就把时间交给工作。

    终于等到毕业那一天,看着红彤彤的证书,想着今后再也没有亲人同我分享成功与喜悦,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了好久。江悦毕业后就随小赵去老家,他们决定去山东发展,我觉得这也是好事,毕竟那边有人照顾着,只是以后同江悦见面很不容易了。圆圆倒是留在s市,因为小唐也留在这边,她当然跟随着他。

    因为母亲的原因,我开始反思自己的行为。母亲去世后不久,试着给张博写了封信,那个加国的地址好久没有联络了,不知能不能联系上,保险起见,给他的学校也去了封信。没想到隔了一个礼拜,就收到他的快件。

    “晓晓,谢谢你的坦白,如果不是你,自己竟没有机会知道这么多,也就无法知道父亲竟然如此挂心着我。这些年,心里早已原谅了他,其实作为父亲他还算合格。只是自己碍于面子才迟迟没有把心结打开。你的遭遇让我体会到了亲的可贵,我想等我研究生毕业就回国发展,要是父亲知道的话,也一定同意我的决定。”

    “另,知道你的感生活不是很好,晓晓,认识你超过十年了,虽然中间有六年的时间未曾见面,但我是了解你的,你是一个认定了就不会回头的人。晓晓,放过自己吧,或许,离开一段时间对彼此都有好处。要是你愿意的话,同我一起来这边攻读硕士课程,回国后一同创业,也许不会很轻松,但我真的希望,能够将我父亲的厂子要回来。”

    “这只是我的一个异想天开的想法,你不要有负担跟压力。我希望你好好考虑,晓晓,无论你做什么决定,我都会支持你。”

    谢谢你张博,想不到这么久了,你还知道我的脾。不得不承认,他是最了解我的一个异知己了。念完信的一霎那,我想,我已经做好了决定。

    毕业仪式结束后,同大学同学一起吃了顿饭,大家那天都喝醉了,对很多人而言,这顿饭后,意味着各奔东西,今后要再见面就难了。那个酒醉朦胧的夜,很多恩恩怨怨都消失无影,留下的只是珍惜。

    顾童也过来与我碰了杯,她带着似醉非醉的语气对我说,“你究竟有多大的魅力,竟让他对我视而不见。”随后,她离开我边,只我一人静静思索。

    那天晚上没有回去,留在寝室里同江悦一起聊到天明,我们俩一会哭一会笑,折腾到了凌晨。回到家时,自己的脑子却又是很清醒了。凌晨两点,周沐还没有睡觉,而是边工作便等我。洗完澡,躺在上时,对他说,“周沐,我打算去美国念研究生。”

    他原本已经快要睡着了,被我这么一说马上惊醒过来,“你,你说什么?”

    “我打算去美国念研究生。”

    他显然被我的回答给吓懵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这个决定,你打算多久了。”

    我认真的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的告诉他,“没有多久,刚刚决定的,我希望大家都能够冷静一下,然后看看我们究竟合不合适。周沐,你是个好男人,可是我现在没有信心与你共度一生,你,能给我自由吗?”

    他痛苦的看了我一眼,然后闭上眼睛,“你竟然说,让我给你自由,难道在我边,你就感到如此压抑?”

    听了他的话,我沉默了,其实我心里本不是那么想的,那些痛苦难熬的子幸好有他在边陪伴,心里对他更多的是感激,要是没有他,我根本无法想象。可这感不能代替,也许我早就知道,只是一直不愿意承认罢了。张博的来信让我考虑良久,我觉得现在到了该坦白的时刻了,也许时间会证明一切。

    “周沐,我知道这么说是很自私的,但我无法不坦白,如果,三年后,你还是你,我还是我,并没有改变什么,那么,我们重新在一起。那样,我才会一心一意的待你,我希望我们之间不再有勉强。”

    他没有立刻回答我,过了好久,才对我说,“也许你是对的,那么我们就等三年,看看三年后彼此的感还在不在。”

    我感激的看着他,那天夜里,我们背对着背睡觉,却是我睡得最踏实的一个晚上。

    那之后连着好几天不但要忙工作上的事,还忙着准备材料,他来信之后自己就准备了托福的考试,很顺利的拿到了一个高分,给张博邮寄了我的资料。到了八月中旬,终于收到了康大的录取通知书,然后去律所做了下交接。那个时候江悦已经跟小赵去了山东,为了怕这姑娘没来由的过来一趟,一直拖到临上飞机才给她发了条短信。

    离开那天,周沐帮我把东西搬上车,然后陪我去了机场,一同前去的还有圆圆。一路上她都哭哭啼啼,到了机场,她哭得更加厉害。我抱着她,“傻姑娘,又不是不见面了,你等我,三年后我一定来找你,到时候别不理我就行了。”然后,我把小唐拉到一边,“圆圆我就拜托你了,希望你好好照顾她。”他点点头算作回答。

    谁也没有料到,这竟会成了我同圆圆的最后一次见面。圆圆,要是当时,我没那么自私,只考虑自己,而是选择留下来陪在你边,我想,这结果会不会不一样。圆圆,离开你,是我这辈子最后悔的决定。

    同周沐握了握手,可最后他还是拉我入怀,“一定要好好念书,保重。”

    “谢谢。”隔着背,我感到他在轻微抖动,对不起周沐,这一次又要让你难过了。

    当我独自一人坐在候机厅时,心里怀揣着好多事,也有个人一直放不下,考虑良久,还是鼓起勇气给他发了条短信,“我去美国了,你多保重。”然后,郑重的把手机关机。做完这一切,我才安心,再见,我的大学,再见,我在乎的你。

    顺利抵达美国,出了关,远远看到那个熟悉的人,七年未见,可还是一眼认出了他。他大概也认出了我,拼命朝我挥手,那一刻,好像回到了小时候。他帮我弄好行李,一路上他都在兴奋的说,好像时间一点也没有过去,至少我们一点也没有改变。

    曾经觉得自己是个不幸的人,可现在回想起来,自己又是何曾的幸福。初中有张博,高中有圆圆和张君涛,到了大学有江悦、周沐的守护,现在,到了美国还有张博,如果这样还不曾感到满足,那么我就是太贪心了。

    从现在起,我要珍惜自己所拥有的,不论是学业还是友

    初到美国,很多地方都不适应,尤其是时差,整整两天才调整过来。那些睡不着的子,就张博陪着我,跟我聊他在非洲的趣事,加国的事,还有美国的事。他告诉我他母亲开始恋了,与一个比自己小五岁的男人同居,他们现在过得很幸福,他说,从未看到这样的妈妈,几乎整天都是笑呵呵的。我沉默了,男人们永远也不会知道,对于女人意味着什么。

    他这边也交了个意大利的女朋友,打算下个学期去意大利游玩,他说,晓晓,你也不要一味读书,美国人觉得会玩的人才是有趣的人,所以,你一定不要把自己锢住。听了之后,我没有说什么,也许,他是对的,但是,我依然固执如此。

    我告诉他父亲在高中时期帮助我的事,也说了他的过往。想不到张博是一副吃惊的表,便知道这些他从未对他坦白过。我告诉他有个表姐,叫喜儿,现在生了个女儿,开了卦饮食店。我对他说你现在就是当舅舅的人了,说到这,他忍不住笑了起来,突然告诉我,“晓晓,你说要是我的表姐知道她女儿的舅妈是个意大利人会是什么反应。”

    认真的想了想喜儿的大概,也忍不住笑起来,“依她的脾,说声hallo还是可以的吧”

    “哈哈哈,晓晓,多年未见,你竟如此幽默了。”

    有吗?我想,那是对着他才会这样的吧,因为他让我感到轻松。

    张博很好奇他未见面的小外甥长什么样,我看了看他,对他说,“蛮像你的。”他笑了起来,我说“是真的,都说外甥像舅舅,这话不会错的。”接着他又笑起来。

    我们一起聊了很久很久,他说想不到他父亲是这么艰难的长大的,想不到他对自己是这么在乎,想不到他的怀竟然这么广阔,想不到,想不到。他一连说了好几个想不到,尽管现在张君涛不知他在何处,但张博肯定比我幸福,至少,他还有盼头,盼望着父子团聚的那一天,而我,是断断没有机会了。

    “你别忘了自己答应过的事,等我们学成归来,就要去把你父亲的厂子给夺回来。”他郑重的点点头,那一刻,我仿佛看到了张君涛的影子,要是他知道这一切,也会很高兴的吧。

    全英文的教学,一开始非常不适应,好在自己的领悟能力比较好,在听得懂一半的况下,竟也考到了全a的成绩,老师对我刮目相看。只有我自己知道,那些个夜夜,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但是我丝毫不埋怨,既然选择了这条路,跪着也要走完它。我知道肩上背负着什么压力,这些压力驱使我坚持下去不放弃自己。

    得来的奖学金和自己之前的积蓄用作学费与常开销搓搓有余,因此生活倒不那么拮据。研二那年暑假,在学校图书馆看书的我,忽然看到一个熟悉的影,一开始以为自己看错了,直到他定定的站在我眼前,恍然中,我听到他喊我的名字,“晓晓,见到你真好。”

    我木讷的站起来,嘴唇蠕动了一下,“蒋教授。”

    微风吹了进来,我的眼睛开始发红,然后是泪眼婆娑,擦了擦眼睛,告诉他是外面的风太大了,将沙子吹进了眼睛。他笑了,“晓晓,你还是那么倔强。”

    我茫然的看着他,有吗?大概也许吧。可这已经不重要了,现在,我只想好好看眼前的这个男人,好好看着他。两年的时间,他长了些白头发,这使得他看上去更加睿智,成熟,儒雅。陌生人如玉,公子世无双,这两句词多么恰如其分。

    他忽然笑了起来,午后的阳光洒在他的肩上,仿佛有一种光彩透露出来,那一刻,自己好像看到了久违的希望之光。他到底还是来了,虽然心里从未真正期待过,但偶尔偶尔,会有些期待的想法在心里扩散。小时候看过一部言片,里面的男主角就是这么突如其来的创入了女主角的生活,那时候起对于有了新的定义,心里甚至默默期待着,以后以后,要是也有这么一个男人能够这么不经意的闯进来就好了,然后,在今天,忽然就实现了以往对所以的梦想。

    “好久不见。”他轻轻的说着。

    “嗯,好久不见,你好吗?”木讷的回答他。

    “不好,但是看到你就变好了。”他看着我的眼睛,认真的对我说道。我没有接下去他的话,而是把头放的低低的,心里却有埋怨,埋怨自己为何总是不能够坦然面对。你的勇气哪里去了,我在心里对自己无声抗议到。

    他见我不答话,有些尴尬,于是自顾自的告诉我这次是作为客座教授前来授课,为期一个月。听到这里,我“哦”了一声,打破了先前的沉默,他似乎很高兴,又继续说下去,然后,等他全部说完后,我们就陷入了沉默,有人过来叫他,他抱歉的说,“有机会一起吃顿饭。”我说“好。”

    谁能料到,直到他离开前一天,这个承诺才实现。

    “他来了,”在心里对自己说,心里忐忑的紧,面上却依然镇定自若。那之后连着好几天都觉得不可思议,死死的掐了下自己,才知道不是做梦。偶尔会在走廊上遇见他,他朝我简单的点点头就算作打招呼了,有时候我甚至忘记了自己处美国,时间好像又回到了读本科时的样子。走廊时匆匆一瞥,他与我并不说话,心里又开心有委屈,开心是因为难得可以预见他。觉得委屈是因为,他待我与之前并无什么不同,心里突然想到,很多事,终究还是自己想太多了。

重要声明:小说《天晓拂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