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我会好好的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左左轩 书名:天晓拂云
    回到学校,犹豫着如何将书还给他,脚却走到了他的办公室前,叩门,听到里面传来声请进,是他的声音,心无端的加速跳跃,按着心口,走了进去。

    他见是我,也有些意味,“李晓,今天怎么?”

    没等他说完,就把书拿给他,“这些书是放在外婆那里的,现在还给你。谢谢你陪伴外婆那么多的时间,谢谢。”

    客又寒暄,看到他眼里的失望,可他很快就掩饰过去,“不用客气,你当初也不一直陪着我母亲么。”接着,我俩沉默着,还是我说要是没什么事就先走了,他迟疑了一下,没有挽留,“哎。”我就这样离开。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与他见面聊天就变得如此尴尬,明明心里不是这样想的,话到嘴边,却是最客

    坐等右等没有等来母亲的回信,于是,心中不再有期盼。时间在繁忙的课程中度过,送走了暑假,迎来开学。

    小时候,总以为长大了便能够承担一切烦恼痛苦,至少,不会那么彷徨无助,现在,到了大四,才知道每个阶段有每个阶段的烦恼。虽然那时候未来不确定,可至少边有亲人,现在自己真正成了孤零零的一个人,一想到这,就无限惆怅。

    十一月份是校园季,很多跨国公司都来这边进行校园招聘,我学的是法律系,因此关注律所比较多些。大学三年,自己没门功课都是a,这些成了我的砝码,很多律所都投来了橄榄枝,权衡再三,自己没有选择去周沐父亲的律所,而是挑了家自己中意的。

    对方马上给了回应,很快就进入正是招聘程序,经过好几次的面试复试,终于拿到了聘用书。为了这个,自己整整努力了七年,那一刻,最想告诉的人,不是周沐,不是蒋建昌,而是张君涛。谢谢你的帮助,让自己终于成功了一小步,谢谢你的坚持,自己成为了想要的样子。

    周沐知道我并没有去他父亲的律所,并没有表现出不高兴的样子,相反,我们同以前一样生活着,只是对话越来越少,太多的时间都是被工作所占据。

    那个威风和煦的阳三月,正当自己忙于一些法律程序时,有电话找来,接起来,是标准的问候语,然后对方说了一句话,马上就懵了。

    “李晓小姐,我这里是**女子监狱,你的母亲程昱美今天早上不幸离世,终年四十六岁。”

    对方还在说些什么,可我的精神已经涣散了,直到有人看出我的不对劲,然后,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做到的,请了假,叫了辆车,去了长途客运站,一路上什么表也没有,就是干坐着。

    到了那边,叫了辆车,去的路上司机试图与我搭讪,可见我没有聊天的绪,便没有说话。下车时,同他说让他等自己一个小时,回去会多算些钱,他想了想报了个数,我觉得还行就定下了。

    这个地方还是第一次来,也是最后一次来了。他们给我看了看母亲的遗书,一份鉴定报告单,还有她的遗物,完完整整,二十封信,两封写给小妹,十八封写给我的,都是在生的当天写的。里面,还看到了我与小妹的合影,那一定是外婆偷偷带给她的,大概看了太多次,照片的边缘都磨光了,图像也不清晰了。手里捧着这些,走了出来,教官告诉我,母亲的遗体送去火化了。

    我问教官,母亲走的痛苦吗?“你母亲走得很安详。”

    “她是以什么方式结束的?”

    “这个不方便透露,你还是看诊断书吧。孩子,你要好好活着,这些年来的事,你母亲一直关注着,你考上大学那天,你母亲逢人就说,高兴了好久。”

    我记得那件事,给她去了封信,可她什么也没回,我以为她已经不在乎了,可没想到,她用自己的方式为我祝福。妈妈啊,你是真的离开我了吗?为什么,为什么不让我来看看你呢?你真的就如此讨厌我?

    妈妈,从此这世上,再也没有人,可以让我喊她一声妈妈了。

    那个司机依旧等着,我让他去了趟殡仪馆,他有些没好气,“真晦气。”怕他不肯拉,赶紧给他加了钱,这才不说话。到了那边,已经有人等着了,拿到手里时,还是滚烫的。

    那司机看了看,一脸的皱眉,但没有说什么,他问我带去哪里,我告诉他地址,一路上谁也没有说话。

    坟头那边有人等着了,轻轻放下,那些人马上就把泥土给弄上去了。这旁边分别是小妹、外婆和母亲,远处是父亲。现在,只剩下我了。

    分别祭拜了下,然后告诉他们,我会好好的。

    我,又开始欺瞒自己了。

    回去仍旧是那个司机,到了目的地,给了他很多的钱,他有些不好意思,可我一再坚持,他就没有拒绝。临了,他忽然说,“小姑娘,你要好好的。”我对他勉强露出一丝微笑,心里说,“谢谢你大哥。”

    赶在凌晨时分回到了s市,到了家,周沐还没有回来。他最近的应酬是越来越多,我坐下来,拿出母亲的信,一封封的看起来,每封信都很简短,但信的末尾总有这一句话,“祝晓晓生快乐。”

    没花多少时间就把信全都看完了,好像是回顾了这些年的成长一样。她的遗书上清晰的写下了她的内疚感,“晓晓,妈妈能做的就是不拖累你,不拖累你,只能选择走这条路。我愿你是个孤儿,也好过你的母亲是劳改犯,晓晓,你的前半生妈妈帮不了你,后半生,妈妈仍旧只能欠着你,你好好的,好好的活下去,妈妈会在天上看着你的。”

    最后一句看完,马上崩溃,忍了好久的泪直接落下,无声无息,在这个寂静的夜里,一个人偷偷的落泪。

    从现在起,我要更加努力的工作,不为别的,只为了能够对得起自己的努力,还有在天上的妈妈。

    妈妈,我会好好的。

    将这些信件整理好,郑重的放在箱子里,然后去洗漱,淋浴时又大哭了一场,对自己说,好了,不要再哭了,可眼泪仍旧止不住。洗漱完毕,换了干净的衣服,躺在上,以为自己会睡不着,大概是太累了,很快就睡了过去。

    朦胧中听到有人过来,是周沐,半睁着眼睛没有说话,一个转又睡过去。

    第二天醒来,如往常一样为他准备早餐,然后他起,洗漱完毕一同进餐。一起走了出去,他载着我去了工作的地方,“晚上见。”

    “晚上见。”

    如同许多个清晨一样,寻寻常常,波澜不惊。与同事们打招呼,忙完昨天手头的活,中午休息时看着天空,我想,妈妈他们一定在天上注视着我。想到这,便又有了力量。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重要声明:小说《天晓拂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