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改变与失去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左左轩 书名:天晓拂云
    回到家,又是很晚,在外奔波了一天,到了家里是强打起精神。圆圆同阿姨叔叔他们一直等着我,这又加深了我的内疚感。我告诉阿姨,过几天就回去,她自然是很意外,然后让我多住几天,我告诉她,外婆一个人在养老院,不放心。她没办法,只是说以后要常来玩。

    圆圆一声不吭,我知道她在想什么,可是,有些事,只能自己去面对。我不知道这样做是对还是错,但我知道,这样做,我心里很平静。

    之后的几天,都陪着阿姨他们,或者说说话,或者聊聊天。圆圆这几天的绪好多了,不再如刚回来那般紧张,与父母也是有说有笑,又跟以前一样了。只是偶尔,她会露出一丝难过,然后很快的掩饰过去,可我知道,有些东西,是永远的改变了。

    改变的的不仅仅是时间,还有我们之间相互信任的纽带。

    是的,从知道她怀孕开始到她去流产,自己就对唐逸轩怀着深深的恨意。我恨他做出伤害圆圆的事,恨他的不负责任。那个时候,给了那个护士一巴掌,明明知道会发生什么,可还是这么做了,因为,不那样,自己过不了自己那一关。

    这一巴掌,其实打的是自己的脸。

    圆圆当然清楚我内心的想法,所以那时候起她对我便开始小心翼翼,她不敢在我面前提起他,因为这样,跟她的关系逐渐冷淡,这次要不是因为之前说好一同回去,估计也不会一起走了。

    可是圆圆,我心里是你的,只是,你知道,我这人坚强的太久,早已不知道什么时候该放下子,告诉你内心的想法。后来,后来你出事了,我好恨自己,为何那时候那么别扭,如果早点跟你说,你会不会不这样了。

    最后一天离开前,又去了次张姐那里,这次没有遇到徐经理,也没人拦着我。去的早了些,她还没在,只是门虚掩着,想着这样或许更好,给她留下个纸条,“张君涛有可能在g市。”下面是喜儿姐姐提供的一个电话号码。然后告诉她,张君涛会不定时给喜儿打电话,我想,她知道该怎么做了。

    做完这一切,我好像完成了一件大事,心里头终于轻松了。拎着两个手提袋,去了县城的车站,买了张去s市的直通车,坐了上去。

    圆圆家里,给阿姨留下了一块手表,阿姨以前也带了快s市出的手表,可是时间太长了,表带都有些磨损了。这次回来时,特意给她带了块手表,我想,这些她不会推却的。

    叔叔喜欢喝茶,自己离开前偷偷记下了他喜欢的口味,这次也带了些回来,不是什么好茶,聊表心意罢了。

    我知道,要是回去,叔叔阿姨肯定会说我,这样,我愿选择悄悄的离开。

    大巴开的比较慢,回忆起第一次去s市,还是张君涛带着我,没多少时间就到了,那时候,心里有好大的负担,可那是,自己也过来了。那么,现在的这些事,其实根本不算什么。

    不算什么,我忍不住说了出来,旁边的一个女孩盯着我看,我冲她笑笑,她不好意思的低下头。然后她妈妈说,“红红,别老盯着阿姨看啊。”

    小姑娘哎了一声,不再看我。我往她旁边看看,她妈妈的怀里躺着个小婴儿,很可的样子,这,真是幸福的一家。

    我沉沉的睡去,做了个长长久久的梦。醒来时,才知道这一切不是真的,那时我想,要是真的就好了,我愿一直不醒来。

    可是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

    一下车,周沐就等在那里了,不用说,肯定是圆圆告诉他的。可他等了多久,一个小时,还是两个小时。他会不会担心因为找不到我而早早就来。那一刻,为他感到心疼。

    我本不是什么好姑娘,不值得你为我付出这么多,周沐,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今后,我一定好好你。

    后来才懂得,一个人,哪需要什么力气。

    他将行李放在车上,径直载我去了养老院,他说,“你肯定很想念外婆了,我也得去看看啊,她今后也是我的外婆了。”

    我但笑不语,外婆,这是个很好的男人,跟着他,一定不会吃苦的。我想,也一定会幸福的吧。

    带着他一同走了进去,那些阿姨们都看着我,也看着周沐,周沐的嘴巴很甜,阿姨阿姨叫个不停,那帮子老太太听得个个笑开怀。

    走到外婆的病房,隔壁仍旧空着。外婆正在吃饭,那个护工阿姨看到我,很是高兴,“晓晓,你来看你外婆拉,你看我将你外婆伺候的多好。”我明白她的意思,可手跟头没多少钱,朝周沐看了一眼,他很拎得清,马上就从口袋里掏出钱给阿姨,她就这点好,哪怕已经拿了好多次了,没每次都还会客几句。

    她马上就离开了,留下我、周沐还有外婆。

    我将外婆扶到轮椅上,与周沐一起推她出去,她的脸上写满了兴奋。我开始责怪自己,要是早点这么做就好了。

    出门去,正是傍晚的时候,外面的风很凉爽,与外婆一同感受这清晰的风。小时候是她陪着我,现在,应该是我陪着她了。

    后来的很多天,自己常常一个人来到这边,不为别的,就为了同她呆一会,晚上一起吹吹凉风。她看到我来显得很高兴,可眼里又有些许的失落,不明白她是怎么了。有一次,见她的眼神呆呆的望着我后,我转过,什么也没有。

    圆圆回来了,开学前一天,她来到江悦的寝室,那天我正好在。江悦看出她好像有话要同我单独说,便借口出去。

    “晓晓,我同母亲坦白了一切。”

    我一听,顿时吓了一跳,可后来一想,这才是我认识的圆圆,那个对父母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姑娘。她其实是可以隐瞒的,可她没有这么做,我知道她的意思,她希望得到父母的谅解。

    “那么,阿姨,阿姨她怎么说。”我更在乎的是阿姨的反应。

    “她的绪没有我想象中那么大,她没说什么,只是告诫我,让我一定当心子。”这句话说到最后,声音越来越小。

    我知道阿姨的为人,她本不是那么看得开的,可是这是圆圆的事,她非常了解她的女儿,是对父母的信任才坦白的,因此才没有责怪。可她心里一定不会好受。她那么骄傲的一个人,知道了这件事,一定会责备自己。

    可怜天下父母心,那一刻,我忽然想到,要是这件事发生在我的上,我母亲会怎么想,她是懊悔,还是痛心疾首呢?

    这个答案我永远也不会知道。

    “还有晓晓,我妈妈谢谢你送的手表,她很喜欢。她让我告诉你,希望你同我做一辈子的好朋友。”说到最后,圆圆低下了头,不敢看我。

    阿姨也看出来这次我同圆圆的关系不对劲,所以才这么说,心里感到内疚极了,既为自己没有同她坦白感到难堪,也为自己没有好好照顾圆圆内疚。阿姨,对不起。

    那一刻才发现自己上背负了太多的感债,只怕这一辈子都还不了了。

    “圆圆,让我们像以前一样好吗?”话说出口的那一刻,自己已经觉得变味了,朋友之间那需要这么客,可我们,终究还是客了,虽然自己心里极力排斥。

    “哎。”

    我们互相看着对方,也许都在想一个问题,究竟是唐逸轩让我们走得远,还是我们自己选择了逃避。也许,责怪别人是无济于事的,要怪,也只怪自己的不珍惜。

    大三的课程还是很紧,蒋建昌依旧是课程的老师,他左右无名指上没有了戒指,留下了一个淡淡的印记。很多人都知道了他的婚姻状况,他到底是恢复单了。可这一切跟我没有关系了,我现在只想好好做周沐的未婚妻,完成自己的学业。

    顾童与他走的越来越近,可这些跟我也没有关系了,虽然心里偶尔会有种失落感,但现在的我已经学会了如何去掩饰。或者,从小我就能掩饰自己的内心。小时候他们吃着冷饮冰棍,我对自己说我不喜欢;有父母来接他们,我对自己说我不稀罕;周末一家人幸福的出去玩闹,我对自己说我不在乎。我想,既然小时候就能够欺骗自己,那么,现在的我,也能好好的继续演戏。

    大三的课程很紧张,想着大四毕业要去考司考,因此现在大部分的时间都在作考题。周沐已经顺利考出了司考,正式开始为期一年的律师的实习。顾着学业,去外婆那里的次数越来越少,可每次都这么安慰自己,下次吧,下次一定去。

    有些人,有些事,错过了就是一辈子了。

    今年的生还是周沐陪着自己,他说这次特别有意义,因为是与自己的未婚妻共同度过的第一个生。他这么说的时候,特别单纯,我报以微笑的同时,心里些许不安,万一以后让他失望了怎么办,他的付出,怎么回报。

    那年的冬天来得特别早,已进入十一月,天就冷下来。好几拨冷空气频繁来袭,很多人都感冒生病,我由于这段时间休息不好,受了凉马上就倒下了。

    那是一个冷的下午,吃完药片正打算上休息时,电话忽然响了起来,知道我这个号码的人不超过五个,心想着是谁时,一看是养老院打来的,有种不好的预感。因为害怕,手都有些颤抖,“喂”喉咙里发出这么一个很干的音。

    出乎意料的是,是一个熟悉的声音,“李晓,我是蒋建昌,你别激动,有件事告诉你,外婆,外婆她况有些不好,你马上来养老院一趟,我们已经”他还在说,可那时我已经一个字也听不进去了,赶紧出门,由于走得急,踉踉跄跄中摔了一跤,顾不上疼痛,马上就赶着去。

    一上车,便告诉司机用最快的速度去养老院,因为太多担心,体不停的颤抖,额头上大滴大滴的汗冒下来。到了那边,以最快的速度冲进去,外婆,等我,等我。

    还是来晚了。

重要声明:小说《天晓拂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