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故地重游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左左轩 书名:天晓拂云
    姐夫很快就给我们弄了几个菜,他看着我,好像有些熟,又不敢叫我,喜儿推了他一把,故意说到,“怎么,看到漂亮的小姑娘你就迈不开步了是哇?”

    他的脸马上涨的通红,“没,没有的事。”连说话也开始结巴起来。

    “只是,只是好像哪里见过你,是吧,喜儿。”

    “姐夫你好,我是喜儿姐姐的干妹子,李晓,喜儿姐姐麻烦你照顾了。”

    “哦哦哦,我想起来了,两年前吧,我们吃过饭的,怪不得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似的。哪有什么照顾,只不过凑合着过子。”他憨憨的笑起来,却好像惹到了喜儿姐姐,她马上就说,“得得得,别蹬鼻子上脸了,晓晓那个客,你还真当真了啊。”

    “是是是,不敢了老婆大人。”

    他没有与我们坐一起,而是去里面收拾起来。从他们的对话中看得出,喜儿被他宠着,这样才好。

    我们一同聊了很久,期间喜儿她说到一件事,“对了晓晓,我给你个我新的电话号码,旧的那个有段时间没开机了,前段时间老有人打电话过来,问我的况,好奇怪,问他是谁又不说。”

    我马上惊觉起来,“那你有问他在哪里吗?”

    “不说话啊,他就问我过得好吗什么的,是喝醉酒后的样子给我打电话的。奇怪的是,他叫得出我的名字,搞不懂,真的搞不懂。”

    是他,一定是他。“那这个号码你还有吗?”

    “我曾经打过一次,是街边的公用电话。”

    “你把那个号码找出来我看看他的区号。”

    她虽然不知道我要干什么,但是没有拒绝,而是找了出来,“喏,就是这个号码。”

    一看区号,知道了他的大致方向,是在南部沿海地区。我不死心,又打了一次,对方一直无人接听。看来她说的没错,只是个公用电话而已。但能够知道他的这点消息,对我而言也很满足了。至少,我知道他还有心思关心喜儿,说明况还可以,不是很坏。

    “喜儿姐姐,你不要把你的旧号码舍弃,有可能这个电话他还会打来,要是他问你过得好不好,请你一定说过得好。也请你告诉他,晓晓很想念他,希望他赶紧回来,好吗?”

    喜儿姐姐有些惊讶的看着我,她不明白为何我这么对她说,但从我肯定的语气中可以确定,这人与我有些关系。要是在以前,她一定会细问,现在她没有这么做,而是点点头,算作答应。

    “谢谢你,喜儿姐姐。”我感激的看着她。

    “晓晓,我知道自己与你不好比的,可我现在过得很好,这点你放心好了。我也希望你能够得到幸福,这次见到你,本以为你会比从前快乐,可是没有,你的心思还是那么沉重,眼角还是有挥不去的霾。我不清楚你在s市发生了什么事,只想告诉你,要是不快乐,学成回来后就到我这边来。虽然没多大的出息,但我保证能够让你比现在快乐。”

    “经历一些事明白了,人生这么短暂,为何要让自己背负那么沉重的包袱呢?人活着不就是为了好好过下去的吗?晓晓,听姐姐一句话,别把自己太紧。你从小是个倔强的姑娘,我就怕你的倔强会伤害到你。”

    听到这里,内心已经非常澎湃。在我不在的这两年时间里,她独自一个,结婚,生孩子,这么重大的事,边都没一个亲人陪着她,可她还一个人扛过来了。当时,她一定也有过害怕的时刻吧。我不知道她是如何度过这段重大的子的,可我知道,经历过这些,喜儿姐姐早已不是当初那个喜儿姐姐了,她成熟,成长了。她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并为之去努力去争取。

    是生活改变了她,还是她改变了自己,不得而知。我只知道,现在的她,是最好的状态。感谢生命中,有了你的陪伴,感谢你,让我体会了成长的含义。有你真好。

    我与她依依不舍的告别,圆圆也是。回去的路上,圆圆对我说了一句话,“她的孩子,真的好可。医生说,我的孩子,也是个女孩。”

    说完这句,她随即沉默,我在一旁不敢说话,只好静寂的走着。

    回到家中,阿姨已经为我们准备好饭菜,我尽量聊些欢乐的话题,让气氛闹些,免得圆圆想起些不开心的事。

    到了房间,她很快就上休息,我在旁不敢打扰,翻出了她的几本书,就着台灯,看了起来。快十二点了,才有些倦意,上前,看到她的脸颊旁,挂着晶莹的泪水。因为这,一晚上没有睡好觉。她的感受,我能理解,只愿你能够好好熬过这一阵,然后,重新开始。

    我想,那个时候,要是多给她一些鼓励,多考虑她内心的想法,那么,后来的结果,会不会就不一样了。

    圆圆,我好后悔,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不能与你一起变老,我们说好的誓言,为何你却食言了,留下我跟江悦,你真的好残忍。

    回来的第三天,自己又迫不及待的出去了,一大早就悄悄告别,只给阿姨留下一张纸条,“我去看望妹妹去。”

    那个地方,我只想一个人,好好的陪着她,与她说说话。

    去杂货店给妹妹买了她最的零食,小卖部的阿姨盯着我好一会,也不敢叫我。我记得他们的那些脸,一个个围着,看着父亲打母亲,我跟妹妹在后面哭,然后他们只是看着,没有人上来劝劝。我曾经恨死了那些人,那些张脸,发誓让他们得到教训。可现在,再次回到这个地方,剩下的只是遗忘,因为不想让自己被仇恨束缚住,我懂得了放手,并不是认输,而是换个方式好好活着而已。

    那条小路如今杂草丛生,两年没有过来了,记得两年前,也是去读大学前不久,曾经过来过,小妹的坟头长满了草,我用手慢慢的仔细的拔,她最干净了,可不能让她觉得脏,然后才郑重的摆上了她吃的零食。做完这一切,自己靠着她的坟头,安心的坐下来。

    “小妹啊,姐姐现在马上要读大三了,姐姐这次拿了特等奖学金,姐姐很厉害吧。”

    “小妹啊,你就要有姐夫了,你姐夫让我嫁给他,姐姐同意了,小妹,你会为我祝福的对吧。”

    “小妹啊,外婆现在况不太好,记忆很差了,都认不出姐姐了,你一定要保佑外婆慢慢好起来,让她再一次叫叫姐姐的名字,好吗?”

    “小妹啊,其实,其实我心里好难受啊,我好想一个人啊,可是,与他的距离却越来越远,小妹啊,其实我顶顶喜欢他了,他不年轻了,也没什么钱,还不是单,可是,小妹啊,他是好温暖的一个人。从小,我没得到父亲的,所以,好希望得到些补偿,现在就有这么个人出现,可是,可是我们不能在一起啊。小妹啊,姐姐心里好难受啊,不敢跟谁说,只好对着你说了啊。小妹啊,只有你不会埋怨姐姐,对吧。”

    “小妹啊,你要是在的话,今年也读大学了吧,要是你在多好,那么,好多事我就可以同你商量了。”

    “小妹啊,姐姐我活得好寂寞,好辛苦,可这些话,我只敢对你说。”

    “小妹啊,姐姐好想你。”

    说这些话的时候,眼泪滴里搭拉的落下,落到脚边的泥土里,被晒得干干的泥土马上吸走,只一会,便看不见。那一刻,自己终于明白,有些委屈,只能说给自己听。

    也许,这就是为什么艳子离自己渐行渐远的原因吧,因为自己,根本不能体会她内心的痛苦,所以,她干脆连告别也省去。

    走到他的坟前,心很不一般,不知道该对他说些什么,只是帮他整了整坟头,将多余的杂草拔出,做完这一切,忽然想到什么,叩拜了三下。不管怎样,在三年级以前,他曾付出过,有时,也待我很好。虽然时间短暂又遥远,但依稀能够记得当时他抱着我的样子。

    谢谢你。

    回去的路上,忽然想到一个地方看看,记忆中,它应该坐落在县城东部,那个地方,大约有五年没去过了,不知道现在况怎样了。

    还好,它还在。两扇大门上满是斑驳的铁锈,爬山虎爬了一墙头。门紧紧的锁着,我想,这屋子的主人,张博和他母亲,应该好久不曾回来了。他们,在加拿大,一切还好吗?

    还好吧。

重要声明:小说《天晓拂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