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回到过去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左左轩 书名:天晓拂云
    第二天醒来时,阳光正好,微风不燥,依偎在他的臂膀里,左手无名指上,带着一颗闪闪的钻戒。

    他也醒了过来,往我头上轻轻吻了吻,然后是紧紧的抱着我。我想,这大概就是幸福了吧,但愿能够永远这样心无旁骛的过下去。

    我们俩就这样躺着,直到肚子饿的不行来起来,然后是随便吃了点。外面的阳光开始毒辣辣起来了,不似刚才。这样的子连着过了好久,久到以为过了半个世纪。

    圆圆流产后休息了十天,第十一天同她一起回了c县。那个地方,那个我出生的地方,那个我以为这辈子走了再也不会回来的地方,最终,还是来了。

    我以为会厌恶这里的一切,但是没有,相反,我竟有些怀念,原来这就是家乡啊,无论你离开多远,总有个地方让你朝思暮想,就是家乡。

    两年没有见圆圆爸妈了,好像他们苍老了些,他们看到圆圆眼眶都红了,圆圆也是。虽然阿姨走过来,拉着我的手,“晓晓,阿姨也很想你。”我马上也红了眼眶,但是,跟小时候一样,没有将泪流出来。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地方,总是让我特别坚强。

    到了圆圆家,回到这个熟悉的地方,忽然感觉好想哭。阿姨已经帮我们把房间整理好了,像小时候一样,跟圆圆睡一个

    可口的饭菜已经准备好,阿姨为我们倒了点红酒,她说,“今天高兴,一起喝点酒闹。”圆圆看了我一样,我对阿姨说,“阿姨,圆圆前段时间体有些不舒服,还是让她喝点暖和的水吧,这酒我陪您喝,感谢这么多年来你对我的照顾,我先干为敬。”说完,把一杯酒喝了下去。

    阿姨忙说,“晓晓你慢点,慢点喝。”然后眼睛里全是笑意。

    叔叔给圆圆倒了杯茶,他问她,“体怎么不舒服的。”

    “哦,没什么,就是胃口不太好。”

    “哎,你这孩子从小吃东西就挑嘴,这两年来我一直担心你吃得不好,你瞧也不过来看看我们。”

    “平时学业很繁忙,还有社团的事也很多的。”圆圆边说边看着我。

    “是啊,叔叔,圆圆可能干了,她在我们学校可是风云人物,寒暑假有好多事呢。”我赶紧帮腔。

    “哎呀,老赵,孩子来了别提这些不开心的事了,来,喝酒喝酒。”阿姨也帮忙解围,叔叔就不说了。

    以往,都是圆圆陪着他们说话,今天反倒是我成了主角,一直陪着他们聊天,喝酒什么的。我看到圆圆感激的看着我,心里就更加替她不值,其实,想想自己,大概江悦也是这么替我不值吧。想到这,便释怀了。

    酒喝多了,连怎么上的都不知道,唯一记得的一件事就是,抱着圆圆,大声的呵斥她,“圆圆啊,这么做怎么对得起叔叔阿姨,圆圆啊,圆圆啊!”然后,渐渐睡着。

    第二天醒来,谁也没有提起这件事,我隐约记得这茬,私下问了圆圆,“昨晚我要是说了什么胡话,你一定要原谅,我没什么恶意的。”

    “哪有放在心上,你放心,什么都不会改变,我还要感谢你,昨天帮我那么多。”

    “对了,你体怎么样现在?”

    “好多了,补了好些东西进去,体没事的。”

    正说着,阿姨进来了,于是赶紧换个话题,以免她担心。

    吃完早饭,阿姨张罗着要带我们去外面买衣服,我因为想去几个地方,因此谢绝了阿姨的好意,她没生气,只是轻轻告诉我,舅妈一家最近况不是很好。我听了,心里一沉。小时候她待我非常不好,但那些已经随着时间的流逝早已淡忘,我能够记起的是表弟乖乖的跟在我后叫我姐姐姐姐的模样。

    先于圆圆一家离开,走到这个熟悉的地方时,心中有些感慨,这熟悉的一景一物有些让我触景生。原来,再多的恨,到最后也会变成怀念。

    熟门熟路的来到舅妈门前,还未走进去,只见一大群人从我边走过,我想起当年离开时,也是这样的景。只是,这次况更坏。

    那群人根本就是流氓,他们将家里的东西一件件往外扔,我舅舅,他的腿残疾,被人围着打,周围的邻居只敢远远的看着,谁也不敢上去劝慰。我舅妈红拖住一个人的腿,被那人一脚蹬下去,她哭的很大声,“你们还是人吗?还是人吗?三天两头过来,家里哪有什么钱,谁借的钱找谁要去。”

    “哼哼,怎么,儿子欠的钱,当娘的能不还吗?”为首的一个人恶狠狠的盯着她。

    “谁让你们借钱给他了,明知道他没钱,还让他去赌钱,你们不是人啊。”

    “我说,又不是我让你儿子去赌的,是他不中用,玩不起就不要玩吗?告诉你们,给你们一个礼拜的时间,要是还还不出,拿你女儿抵债。”说完,他对着远处躲着门后的表妹露出下流的笑。

    “你们要是敢动我女儿一根头发,我跟你们拼命。”

    “哼哼,哼哼,走着瞧。”一大群人跟着走开,经过我边时,对我露出下流的笑,我厌恶的躲开他们,随后一阵污秽的笑声传入我的耳中。

    远处,小表妹收拾起来,被舅妈一把推开,“有什么好收拾的,又不是什么值钱的。”我站在一旁看了好久,没有走上前去,离开时,听到舅妈在后说,“是,是晓晓吗?李晓吗?”

    我没有回答,也没有转过,反而是加快了脚步。

    听到舅舅在背后说,“你肯定是看错了,晓晓怎么可能会过来呢?他现在在大城市,不会回这边了。”

    眼睛有些发酸。

    李艳家离这边不远,走去时,家里门开着,轻轻叩了叩门,里面有人问,“谁啊?”

    “阿姨,李艳在家吗?”

    许是我说的太轻了,阿姨走了过来,“是谁啊。”她看了好一会儿,也没认出我,就问,“你找我们李艳吗?艳子不在家,我们也不知道她去哪了,两年前就离家出走了,你要是知道她在哪里,让她回家来一趟,就说爸妈很想她,啊!”边说,边哽咽起来。

    听了之后,我一下子就懵了,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什么离家出走,什么两年前,好多问题在脑海里,理不出个思绪来。

    阿姨见我不像坏人,大概她也有好多话要同人倾诉,便告诉我事的原委。

    “艳子两年前高考没考好,只考了个大专,我们家也不宽裕,她上面还有个哥哥正在读书,家里经济本就紧张,她父亲就让她别读了,直接工作得了,可她不肯,非得要复读一年,就这样与我们闹的有些不开心,她说学费自己想办法,于是就去外面打了工。一开始还好,每天都能准时回家,后来,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也不知道她在外面交了什么朋友。有天晚上,她一酒气的回家,已经过了十二点了,他父亲那天动手打了她,她哭着跑了出去,就这样,再也没回来过。她父亲也很懊悔,可是现在懊悔有什么用。闺女啊,你知道我们艳子以前是多乖巧的孩子啊,我们说话她都听的,可是后来为什么就成这样了呢?闺女啊,要是你知道她在哪里的话,也请你一定劝她回家,告诉她,爸爸妈妈都等着她,让她赶紧回家。”说着说着,老泪纵横。

    我听着心里也很难受,艳子一向很乖巧,怎么会?离开时,宽慰了她母亲几句,然后告别。

    忽然间想起两年前的暑假,离开c县的前几天,来这边找过她,要是当时我知道今后再也见不到她的话,一定会好好珍惜的,艳子,你会不会怪我,高中三年冷落了你,你会不会埋怨我,艳子啊,请你一定要回来,回来看看你父母,艳子啊,我还有好多好多话没有对你说,我们小时候不是约好要当一辈子的好朋友的吗?

    艳子啊,我好想你。

    我一直试图逃避这个地方,可脚步却不听使唤,带着自己来到这边,张君涛的厂子,曾经。

    这个地方又恢复了往的生机,看到我在门外张望,一个陌生的保安走了过来,“你找谁?”我一时语塞,我找谁,这里还有我认识的人吗?我能告诉他,曾经这里的老板是张君涛,他是最护我的人吗?

    那保安见我不说话,正想赶我走,忽然一辆很高级的车停了下来,车门摇下来,那是一张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脸,那个在包房里灌了我好多酒的那个李老板。

    这辈子,自己恨过很多人,唯独这个人,记到了脑海里,心里,任仇恨蔓延。不管是对我还是对张君涛,他,都是最可恨的。

    “什么人在门口站着,还不快赶走,这点事都办不好,还怎么干活啊?”他没好气的教训起保安。那个保安只能唯唯诺诺的回答是是是,然后,粗暴的将我赶走。

    他,他竟然是这家厂子新的主人,张君涛,要是你知道这些,心里会作何感想,我不敢往下想。

    心复杂的走了几步,外面的知了叫个不停,那些我以为遗忘了的,现在从尘封的记忆中全都跑了出来。也是在这样的一个夏天,高中三年同这个地方,紧紧的纠缠在一起。感谢那段岁月,感谢你,让我成长,张君涛,你好吗,我很想你,只希望,只希望你一切安好。

    我们一定会再见的,一定会的。

    炎的天气,我没吃下多少东西,草草吃完,沿着熟悉的马路,走到了夜总会前。唯一值得欣慰的是,看到了熟悉的人,徐经理。

    两年时间未见,徐经理好像苍老了点,他见了我,一下子愣住,然后有些激动的表示,“是,是李晓吗?”

    我用力点点头,他马上走上来,紧紧握住我的手,“晓晓,这都多少时间没见了,有两年了吧,最近好吗?听说你考上大城市的大学了,学习肯定很辛苦吧。”

    他还是老样子,一上来就客起来,可我知道,他都是真心的。“是有两年时间没见了,我也一直没回来。我在外一切都好,劳您费心了,您还好吗?”

    “我么,你也看到了呀,还是老样子,呵呵呵。”他有些憨厚的笑起来,一下子就拉近了彼此的距离。

    “对了,晓晓你进去吧,今天张姐来的早,她已经在办公室了,这个地方什么也没变,还是老样子,你进去吧。”

    我点点头,然后径直走了去。

    还是这个熟悉的地方,还是这么的金碧辉煌,我想,除了时间的流逝,几乎让你感受不到任何改变。熟门熟路来到张姐的办公室门外,站在外面,纠结了好久,终于鼓足勇气,推开这扇厚重的大门。

    她正百无聊赖的涂着指甲油,见有人进来,还来不及说什么,猩红的嘴巴顿时张大,“你是,你是李晓?”略带疑问的语气,充满了不确定。

    “是的,张姐,是我李晓。”我沉稳的回答。

    “我以为,以为你不会回来了,想不到,你还是来了。也好,也好。”她这才收了收精神气,然后又恢复了以往的神采。接着,她继续涂着自己的指甲油,装作漫不经心的的样子,其实我知道,她比任何人都在乎我的到来。

    “张姐,我这次回来没几天,后天就走。刚才,去厂子看了看,现在的老板是李老板了吗?”犹豫了好久,还是问了问她这个况。

    “嗯。”她眼皮也不抬,就这么回答,好像这些事她都不关心了一样。

    见她没什么好气,我也沉默了一会,这段僵持的时光,她默不作声的涂着指甲油,我则定定的站着,良久,我问她,“我舅妈他们家,是不是在外欠了好多钱啊?”

    她这才拿眼睛看了看我,“是有不少,而且是高利贷的,这下他们麻烦了。”

    “是不是我表弟赌博欠的钱?”我继续问她。

    “嗯,你表弟进进出出号子好多次,哎,把你舅妈给折腾的,苦的。”

    果真如此,更加确定了心中的想法。“这些钱不知道能够帮他们多少,麻烦张姐你还给那些放高利贷的。”我从口袋里掏出了些钱,不多不少,正好四千,是这次奖学金的钱。

    她没有答话,伸在半空的手略微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将钱放在她的桌上。这些钱对舅妈一家来说只是杯水车薪而已,这还是看在外婆的面上,她要是知道的话,一定希望我这么做的。

    张姐涂完了指甲油,开始用嘴哈气,给它们吹吹干,空气里弥漫着一股呛人的味道,她完全没有同我聊天的心思。我也知道,在她心里,依然在埋怨我。我借故离开,离开前,她告诉我,“喜儿已经不在这边了,跟她的丈夫在县城外开了卦小小的饮食店。”然后,将喜儿姐姐的联系方式给了我,“喏,这是她的电话,能不能打通就不知道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我点点头,道了谢,然后离开。

重要声明:小说《天晓拂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