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会好好的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左左轩 书名:天晓拂云
    一路上,心都很忐忑,越是不安,脚步就走得越快,没多久,便到了咖啡馆。我一眼就看到她了,她仍旧穿一职业装,黑色显得尤为干练。令我吃惊的是,我竟然看到了周沐。

    我不知道当时自己是怀着什么心走过来的,但是我看到他们两个在很熟知的聊天,觉得很诧异。

    周沐也看到我了,也吃了一惊的表,我朝他的方向走了过去。

    其实都吃完晚饭了,肚子都不饿,便随便叫了杯茶。周沐介绍这是我爸的合伙人,林阿姨。我哎了一声。三个人心里各怀鬼胎,都没有开口说话,尤其是周沐,一张满是疑问的脸,但他什么也没问。

    还是她开口说话,“晓晓”她开口就是晓晓,让我听了很别扭。

    “我姆妈的丧事,辛苦你了。”

    周沐听着,然后不可思议的看着我。

    “周沐,你还不知道吧,我姆妈就是蒋建昌的妈,前几天去世了,多亏了晓晓,帮了很大的忙,这三天,辛苦你了,我替建昌谢谢你。”

    听到这里,周沐的表一下子变得很凝重,我不敢看他的表。她还在那里继续说下去,可我一个字也没听见,我想他肯定也什么都没听进去。

    没多久周沐就借口说有事先走一步,我试着张口说话,可此时我能够对他说些什么,说这些都是误会吗?最后,只能望着他远去的背影。我再也忍不了,冲着林颜大吼,“你想干什么?”

    她似乎料到我会这么问,反而笑了几声,然后讥笑道,“你问我想怎么样,你想怎么样,难道你父母就教你怎么去勾引别人的男人吗?”

    我沉默,不响,提到父母,总是心口的疼痛。想不到,她继续说下去,“哦,不好意思我忘了你可是没父母教的野孩子。”

    听了这话,虽然心里很愤怒,手指关节咯咯作响,可还是什么也没做。“请你说话客气点。”

    “我这么已经算是很客气了,小姑娘,告诉你,蒋建昌不是你想拥有就能拥有的男人,哪怕我得不到,也绝不会让你得到。”

    “真不知道周沐看上你哪点,堂堂律所合伙人的独子,竟然会看上你这种丫头。”

    听到这里,我再也忍不住,开始开口,“周沐喜不喜欢是他的事,与你干系不大。蒋建昌虽然还没有结束与你的婚约,但你们已经在提请阶段,因此,他喜不喜欢我也与你干系不大。从始至终,我都没有同他有过师生之外的关系,也许他喜欢我,也许他不喜欢我,这都是他的事。他作为一个即将单的男人,喜欢一个女人也是无可厚非的事,希望你别在意。另外,我想告诉你,我是个没父母教的孩子,但你这个有父母教的女儿也做出了让蒋建昌失望的事,对此,我也很为林教授感到遗憾。我曾与他有过一面之缘,他是个非常正直的好人,为他有这样的女儿感到遗憾。”

    说完这一切,我头也不回的走了,留下她一人在那里,也不去管她心,现在,我有很重要的事去做。

    从路上拦了俩差头,然后一路开到了周沐的那个小区。在小区门卫徘徊了很久,最终还是上去。

    在门外按了很久的门铃,也没人应答,可我知道,他在里面,他一定在里面。于是开始在门外给他发短信,告诉他自己会等到他出来为止。

    一个小时过去了,他没出来。一个半小时,两个小时。正当我等的瑟瑟发抖时,门忽然就打开了,他一酒气的站在门口,望着我不说话。

    冷不丁打了个喷嚏,他这才说话,“先进来。”

    “哎。”然后又是一个喷嚏。

    进了屋子,明显感到很温暖。他给我倒了杯水,看着地上的空的啤酒瓶,心里明白了一切。

    喝了点暖的东西,一下子舒服多了,他打算进去,我一下子抱住了他,他站着没动。

    “放开我”他低声说了这一句。

    我没有放手,“你会后悔的。”他这么说。

    我依旧没有放手。

    然后,他转过,将我恶狠狠的压在他下,“你现在后悔还来的及。”

    我摇摇头。

    然后,他开始动手脱我的衣服,大概因为担心,他的手抖得厉害。于是动作开始粗暴起来,很快就褪去我的衣服,他自己本就穿的不多,我们两个很快就坦诚相待。

    他进去时,感到一股专心般的疼,忍不住叫了起来,要是在平时,他肯定会问我是不是弄疼我了,可现在他没有,而是更加用力。他的手死死按住我的肩,让我动弹不得,我能够清晰的看到他的表,脖子上青筋暴起,有汗珠从他的脸上滑落下来,落到我的脸上。

    忽然闻到一股血腥气,顿时害怕极了,他大概也慌了,只是动作没有停下,反而加快了,他大叫一声,趴在我上,一动不动。

    眼泪从眼窝里流出,滴滴落到他的手上,忽然想起喜欢的作家写的一句话,“从此,他的手指失去了贞洁。”

    许是累了,他翻了个很快就睡着,留下我一人,在无尽的长夜里,独自舐伤悲。

    我慢慢站起,看到下红红的一片,都是血,都是血。有些害怕,面对着这些竟然手足无措。

    他依旧在熟睡中,费了好大的心思自己才将被单换下,我讨厌看到脏东西,洗了很久,这被单还是没有洗干净,放下,忽然大哭起来,也不敢发出声音,只是张大嘴巴,无声的流泪。

    然后是拼命的洗澡,将体擦了一遍又一遍,总觉得没有洗干净,手指都快要退一层皮了。

    大概一个多小时后,我才从卫生间里走出来,上穿着他的衣服,抱着枕头去了沙发。以为自己会睡不着,却睡了这段时间以来最长的一个觉。

    早上犀利索罗的声音吵到了我,睁开眼,正好看到他从卫生间里出来,他只穿了条小内裤便出来,脸一下子就红了。他大概也觉得不妥,赶紧回到房间去,然后穿了条长裤。

    接着我便起了,也洗漱了一下,下隐隐有些作痛。吃早饭,他已经弄妥了一切,我们像所有恋中的人一样,吃起早餐,所不同的是,是默默的吃。

    他知道我胃不太好,特意给我了牛,还有些燕麦面包,很健康的一顿早餐,一如他给人的感觉。

    吃完早餐,我默契的收拾起来,他没说话,只是看着我弄这些。然后,出门前他说,“我先去律所,你要么回去吧。”

    “不,我不回去。”我拼命摇了摇头。然后告诉他,“我想与你在一起。”

    说完这话,我看到他眼睛里湿润了,只是他很固执,骄傲的昂起头,看着我,“那好,你把东西拿过来吧。”

    “嗯。”

    他走后,我也跟着出去。跑到寝室,江悦已经起来了,我告诉她自己跟周沐生活在一起了,她只是笑笑。看来,在她心里,还是周沐适合我。

    我整理了一些衣服,本来东西就不多,一下子就弄好了。告别前,与她拥抱了一下,“江悦,我会好好的,你也要好好的。”

    “一定。”

    我们拥抱,告别,再见。

重要声明:小说《天晓拂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