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如果时间可以重来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左左轩 书名:天晓拂云
    感冒了好久终不见好,便去配了点药,哪知一服药,头脑立即昏昏的,眼皮累的直想睡觉。好在有些选修课自己看看就能够理解的,学业上倒没有耽误太大的问题。

    周四的课后,照例跟着蒋建昌去了他办公室,期间他接了个电话,然后告诉我弄完帮他锁上门就可,他钥匙带着,我“噢”了一声。等弄完ppt后,药上来了,想着反正还早,这边打着暖气,正暖和着,便在椅子上躺了会,顺手把门给带上了。

    坐在椅子上终究不是很舒服,正打算收拾好出门时,听见有人开门的声音,刚想站起来说话,却好像听见两个人的脚步声,当心,我没敢吱声,还在盘算万一是小偷怎么办。

    心里正想着怎么办,里面有一人开口说话了,“周沐,今天怎么来我这啦,不去你爸的律所实习吗?”

    我听了心里一惊,这声音明明是蒋建昌的,莫非,他认识周沐。正当我乱想之际,周沐开口了,“今天忙了一天了,好不容易这会有些空,蒋叔叔,我找您有些事。”

    他竟然叫蒋建昌为蒋叔叔,看来两家人是世交。

    “什么事啊,你还来找我商量。”听上去蒋有些意外。

    “是晓晓的事,李晓。”

    “哦,”他这一句颇有些意味。

    “我知道您待晓晓很好,您不知道,之前我跟她是恋人关系,就是在您那堂课上顾童说了点她母亲的案子,后来她就跟我提出分手了。可现在我知道自己还是喜欢着她,您能不能约她出来一次,让我同她好好谈谈。”

    我一下子呆住了,竟从未想过周沐会提这个要求,蒋建昌大概也没料到这一点,他同样也好久没有说话。周沐继续道,“她是个自尊心特强的姑娘,我知道她同我分手是为了保护我,因为她不希望自己母亲的事而影响到我的,让被人对我指指点点。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才更不能同她分开。那次她昏倒在课上,我听了心里不知道有多担心,去医院看她,给她送去水果,最后,她那天出院,也能在寝室楼下等她,可这些事,一点也没有勉强自己,那天起,我知道,自己已经离不开她了。”

    他这段话说得诚恳,说实话,很感动听到他这么在乎自己。可现在,我更在乎的是蒋建昌的反应。

    蒋建昌咳嗽了一下,“周沐,感的事不能勉强的,可你既然让我约她出来,我会尽力的,其他的,就看你们自己了。希望这次你一定好好珍惜她,不要再失去她了。”

    一旁的周沐显得很高兴,“知道了蒋叔叔,谢谢你。”

    此时此刻,我的心像是跌进了冰冷的湖底,虽然,虽然从未贪心到与蒋建昌发展成一段恋,但至少,我能隐约知道他对我的好感,这些便已足够了。与周沐分开的这些子,虽然也有难过的时候,可那不是为了流逝的感,而是一种内心自发的行为,更多的是为失去一个朋友而感到可惜。也许自己从未像他这般喜欢过对方,所以无法体会到,可现在,我在乎的那个人,竟然,竟然同意了他的请求,心,还是颤抖了一下。

    我卷曲着体,脚已经麻了,可我不在乎,眼睛发酸,眼泪一滴滴的流下,我也不在乎,那个我最在乎的人已经不在乎我了,那其他的,别的统统不重要了。

    最终,我静静的呆在一旁,什么话也没说,因为害怕面对他们,也害怕自己的过去与命运。

    直到蒋建昌离开,我才站起来,此时脚麻的已经不听使唤,可我还硬撑着,每走一步,一种刺痛感上来,那是麻痹许久的神经再向我抗议。不知道走了多久,好像一个世纪那么长,终于走到了寝室。江悦不在,还好,否则面对她关切的眼神我也不知道究竟该怎么说,好在,现在这些都不需要烦恼。我只管躺在上,让眼泪尽的流下来便可。

    迷迷糊糊间,想起了很多往事。母亲被带走的那天,她伸手要摸我的脸,我躲了下,记起了她那时眼里的悲凉;小妹走的那天,看见她冰冷的体躺在面前,忍了好久的眼泪,直到最后也没有落下,因为我恨她留下我一个人;被舅妈赶出来的那天,我是笑着出去的,虽然不知道未来的路该怎么走;外婆住院那天,去张君涛哪里借钱,尽管心里怕的要命,可还是拼命逞强;被成哥侮辱那天,嘴角流下的是血不是泪;考上a大那天,张君涛离开时,也只是忍着忍着。那么多困难的子自己都熬过去了,为何现在竟这么脆弱,我怎么了,怎么了,怎么了。心里不停的问自己,可除了墙上滴答滴答的声音,没人回答我。

    上休息之前,怕自己会睡不着,所以特意吃了好些感冒药,可却是这样脑子就越是清醒,翻来覆去也睡不着。嘴巴渴的难受,实在忍受不了了,就打算摸着下来找水喝,可是全无力,好不容易撑起来,却怎么也没有力气下来。停顿了好一会,好像有些体力了,才打算慢慢走下去。一步两步,脑子里轻轻数着步子,然后,然后,一个不小心,踏了个空心,人一下子失去平衡,重重的摔在地上。

    我直直的躺在地板上,冰凉冰凉的地板,觉得还行,至少没有心里冷。现在这样反倒安心了,反正也没气力,就这么躺着吧。渐渐渐渐的昏睡过去,过好几久,才听到有人拿钥匙开门的声音,打开灯,然后听到一声犀利的尖叫声。寝室楼里的灯全都亮了,我听到有人在我耳边大声叫我的名字,我想回答,可嘴巴张了张,什么声音也没发出来。周围有人走过来的脚步声,她们看到我这样大都惊慌失措起来,后来连老师也惊动了,叫来了校医,他们几个人将我抬起,走到外面时,一阵凉风吹来,我一个激灵醒了,看到天上挂着一轮明月,这么美丽的景致,却没有那份心,正遗憾着,又昏了过去。

    隐约我能感觉他们将我抬到了救护车上,给我插了好多吸管,一根针插了进来,我不由得动了一下,有液体往我体里流,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然后下车,又是一行人将我抬起,接着是一股医院消毒药水的味道,然后,被推进了手术室。有医生拿来了插喉管的东西,冰冷冰冷的朝我喉咙里放,我难受极了,想要挣扎,却被他们按的死死的,也没力气挣扎。

    忽然感到胃部火烧火燎的,然后有了想呕吐的感觉,医生娴熟的将我翻了过来,在我即将呕吐前。我吐了好久,感觉连胆汁很胃都要呕出来了。呕吐时,那些医生只是在旁看着我,人心凉暖。

    等我呕干净了,他们才过来,又给我插了很多管子,看了看口腔,怕我呛住。然后两只手臂各挂了盐水,推出去时,对着外面的人说,“好了,胃部已经呕吐干净,没事了。”

    “谢谢你了医生。”

    我记得这个声音,是江悦,最后的最后,还是江悦在我边。勉强睁开了眼,她见我脸色很不好,嘴唇又干裂,马上就说,“别说话晓晓,省点力气。”

    回答不上,只得点点头就当同意。

    她一路随着我进了病房,在药物的控制下,逐渐睡过去。当早上醒来时,她正趴在边,一动不动的睡过去。我不小心动了一下就惊动了她,眼睛里布满血丝,见我醒着马上问我,“要什么跟我说,我帮你。”

    犹豫了一下,还是告诉她,“我要去趟卫生间。”

    “哎,哦。”她马上站起来,为我提起了盐水瓶。一个晚上护士来了好几次检查我的况,她也就醒了好几次。

    许是躺太久了,刚下地,脚上一点力气都没有,怎么也站不了,还是她扶着我才没摔倒。一路扶着我去了卫生间,我整个体的力量几乎都吃在她上,可她一声也没吭,而是尽心尽责的搀扶着我。

    由始至终,她都没有过问况,我感谢她的沉默,有时候,沉默是最好的安慰。

    看着时间差不多快到上课的时间了,自己感觉经过一夜的休整况好多了,然后对她说,“你好去上课了。”

    她默不作声,“今天不去了,难得翘次课。”

    心里觉得十分抱歉,可又帮不上什么,除了在心里深深的感谢之外,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她为了拿来了早点,虽然没什么胃口,但看在她为了自己的份上,还是勉强吃了点。吃完早餐,她给了我一个mp3,是小赵送她的,现在是不值什么钱,当时还是稀罕的。

    她给我听她喜欢的歌,一首首歌曲随机播放,放到那首《我只在乎你》时,忽然一阵流泪,她吓坏了,以为我又出什么事了。我用手擦了擦眼泪,告诉她,这是我在乎的人喜欢的歌。

    随后,她拿走那台mp3,然后将这首歌删除,再给我听。当时除了感激的看着她,我不知道还能怎样去表达感谢之

    中午她给我带来了些面条,除了喝几口面汤之外,什么也吃不下。她没说话,只是将剩下的面条给吃了个精光。我想起一句话,如果侣之间能够互相将嘴里的食物给对方吃,那说明他们的关系已经是非常稳固的阶段了。而至于朋友之间,那就只说明一件事,互相当对方是知己。

    这样的事,大概也只有江悦能这么为自己做了。圆圆虽然也是很好的朋友,但有些东西,她没经历过,便不能够理解,她从小没有过那种体会,那种一个人艰难成长的体会,失去了亲人,失去了朋友,失去了一切,只有自己,只能依靠自己。所以,这样的人,才会视朋友为一切。

    直到下午,圆圆才过来病房找我,一同来的还有唐逸轩。圆圆看到我病怏怏的样子一下子就落下了泪,急的唐逸轩在一旁赶紧安慰。

    本来想说些话安慰她来着,然后,然后就看到他了,站在病房外,不敢进来。他们注意到我的眼神,也一同向外看去,于是,周沐有些不自然的对着他们勉强露出一丝笑容。

    见他过来,他们几个马上有事出去了,偌大的病房里,只剩下我跟他两个人。他嗫喏了好久,才轻轻说出几个字,“好点了吗?”

    就这一句话,感觉眼泪又要出来了,强忍着涌上来的泪水,轻轻点头,“好多了。”

    这时我才发现,他的眼窝里也满是泪水,眼睛红红的,只不过他同我一样,都在强忍着。

    护士这时进来量体温,检查盐水的况,我们各自将头转向一边,我悄悄的注意到他用手轻轻拂了拂脸。他是多好的一个男子,可为何偏偏就对我这么执着。想到这不由得苦笑一下,难道自己不是吗?自己不也正执着的在乎着另外一个人吗?尽管距离较远,尽管我们并未开始。有一种悲凉的声音在体里弥漫开来,如果与周沐是懵懵懂懂的初恋,那对蒋建昌的喜欢,则是源自于积月累。一直以为自己是个冷静的人,可现在细想,把一个不能恋的人放在心里,这又算什么。想到这,不由得苦笑一声。

重要声明:小说《天晓拂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