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忽远忽近的距离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左左轩 书名:天晓拂云
    猛的醒过来,嘴巴里大声叫喊着,手拼命的在空中乱舞,忽然,我被一个宽阔的体抱住,他轻拍我的背,对我说,“别怕,别怕,只是在做梦而已。”这样才逐渐安静下来。

    额头上都是汗水,一滴滴汗从头发丝里流下,顺着脸颊落到他的肩膀上,他上还是那股熟悉的味道,此时混杂着我的汗味,还有他头发上洗发水的味道,几股气味混在一起,有一种特别的感觉。

    然后,然后我忽然想起了些什么,推了推他,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在干什么,马上将我放开。

    我们彼此静静的坐在车内,过了好一会,他对我说,去外面抽根烟。他离开后,我一个人在车厢里独自呆了好久,回想了很多认识以来的点点滴滴,我知道,他对我是喜欢的,我对他的感觉大都是来自于尊重吧。他认真工作的模样,善待母亲的模样,深深的印在脑海里,我想,这也是尊重他的一部分吧。

    这么胡思乱想着,不经意间看着窗外,原来早已驶离了市区,已经到了郊区一隅,这条小路看着熟悉,原是在养老院的旁边。他大概是怕惊扰我,故意没有叫醒我,又不知道去哪里,开着开着竟然到了这边。

    这么实诚的一个好男人,我知道不能够太贪心,只能远远看着便知足了,其他的,别想太多。在心里这么对自己说。

    打定主意,便下车。他站在农田旁,地上有一根烟蒂。我朝他的方向走去,他听到后的动静,回过头来,夕阳的余光照在他上,左右无名指上的戒指看着更加耀眼,也许是这道光刺痛了眼睛,忽然有些发酸。还是我先开了口,

    “这地方风景不错,怎么找到的。”

    他笑了笑,“差不多两个月前吧,心里有些事正烦恼着,开着开着就到这边来了,然后母亲正好要找养老院,周围转了转,偏巧就看到了家合适的。”

    “对了,”他接着说,“有几天没去看外婆了,今天正好就到了,要不要去看看她老人家。”

    “也好啊。”对他的提议我表示同意。此时正是尴尬的时候,就这么回去一路上不知道讲些什么好,正巧去看望外婆,也好多找点话题聊聊。

    我们一起走回车里,他娴熟的发动汽车,没多久便到了养老院。此时已经是下午偏黄昏的时刻,院子里静悄悄的,只有不多的老人在外面走着。想来也是,天气这般寒冷,是不适合外面走动了。

    走进房间,正是吃饭的时候,阿姨一勺一勺的喂着外婆,看到外面有人,她下意识的抬头看看,然后把头低下。阿姨见是我,马上客气的说,“晓晓来了。”

    “哎,阿姨。”

    接着她对外婆说,“你外甥女过来看你啦。”外婆像是听不懂似的,闷声不响,只是低头吃着饭。

    她现在越来越糊涂了,有时候连着好几天都认不出人,只会饿了吃,累了睡。我将阿姨偷偷拉到一边,给她塞了点钱,她马上就眉开眼笑,现在也不客了,直接说了声谢谢。

    “阿姨,外婆就麻烦你照顾了。”

    “应该的,应该的。”

    正说着话,隔壁的老太太大概吃完晚饭回来了,看到我显得很高兴,“晓晓,你好啊,今天怎么过来啦!”

    还没等我回答,蒋建昌也出来了,老太太吃了一惊,“哎,今天怎么你们两个人都来了啦!”

    我刚想说话,他马上抢在前面,“正好在外面碰上就一起过来了。”

    “哦”老太太对这个回答丝毫没有起疑心,而是接着说,“你们肯定没有吃饭吧,今天食堂的饭菜不错,一起下去吃点再上来,晓晓,你外婆这边我会看着的。”

    本来想拒绝的,这么一说再拒绝就显得太不通人了,于是,便同蒋建昌一道去了楼下的食堂。

    老太太倒真没吓说,今晚饭菜确实很可口。这几天连着吃了好多天医院的伙食,肚子里没什么油水,正馋着,因此吃的格外香。倒是他,对着几碟子小菜没怎么吃。他见我吃的香,给我推了推一些菜,没怎么客气,便吃起来。

    一碗饭下肚,整个人都有了力气,满足的抹了抹嘴,这个动作他见着了,小心笑起来,然后,迅速的收起笑容,换上刚才的表

    走到病房花不了几分钟,可这几分钟对我而言却是格外漫长,好容易走到门口,两个人同时伸了脚打算走进去,一着急不小心碰在一起,他下意识的搀了我一把,突然意识到什么,马上又把手拿开。一瞬间,我们都闹了个大红脸。

    好在有老太太在永远不会感到无聊。她见我们进来马上就聊起来了。

    “晓晓啊,你外婆这些子胃口都很好,你不要太着急哦。”

    “有您在旁,我安心多了。”

    “哎呀,晓晓就是会说话,哈哈。”

    之后,她憋见小儿子,对他说,“我说你今天怎么回事啊,怎么有些别别扭扭的,不是发生什么事了吧?”

    “哪有的事,就是看你们俩聊着,我插不进话。”说着话,他走到老太太旁,与她嗫喏起来。

    外婆吃完饭便由阿姨服侍好洗了洗,她上一直是干净的,对于这点我很是感激。此时她也没睡着,只是别过头转向另一边,也不说话,就这么静静的呆着。他们母子俩偶尔会有些笑声,穿过来时,更显得落寂。

    过了些时间,听到他对母亲说,“今天不早了,我明天还有课要早起,就不陪您了,周末有时间我再过来。”

    “哎,好,你忙你的吧,别老是过来,我没什么的,你自己的事要紧。”说着就替他收拾起东西来,赶紧让他离开。

    离开时特意回头看了下,却看见门外一双眼睛正注视着,而我旁边的这个男人却浑然不知。男人啊,你们什么时候才能真正明白,母亲的,不是留在边,恰恰相反,正是因为你,所以才舍得让你走。

    虽然这么为别人想,可临到自己,却怎么也不肯原谅自己的母亲。

    回城的路上一直沉默着,任由电台里一首首的歌曲播放,歌词里尽是感世界中挣扎的男男女女。而我的,鼻子里发出声冷笑,还没萌芽,便被我扼杀了,因为它本不该滋生。

    蒋建昌左手的戒指提醒着我他是个有家室的人,也知道对于妻子来说,老公的背叛这种伤害会有多大。但我拒绝这段感不仅仅是因为这两点,而是因为我深深的了解自己是一个多残忍的人,不想让自己崇拜喜的教授为自己而感到痛苦,也知道我的那些过往定会让他背上包袱。为了周沐尚且如此,他,更不能伤害他。

    车很快就开到了a大,到了门口,他小心翼翼的告诉我,“到了,今天的事你别放在心上,当时只是见你害怕才这样做的,希望我们以后仍旧是师生关系,可以吗?”

    心里虽然已经做好了打算,但当他真这样说时,还是很难过,但很快就掩饰起内心的忧伤,无所谓的表示,“当然如此,你永远是我的好老师,今天谢谢你载我回家。”

    不由得将这边称呼为家,内心冷笑了一下,也许只要离开那个地方,认识一个角落都可以称为家吧。

    他没说话,而是朝我点点头,便将车驶离。当我一个人拖着个行李箱走到寝室楼下时,却看见一个熟悉的背影。

    那是周沐。

    他听到了动静,也朝我这个方向看过来,我本想躲开,可已经来不及了,所以只好装作无所谓的样子朝他走去。他见我拿着笨重的箱子,想帮我提一把,我下意识的躲开,后来想起什么似的,没有继续拒绝,而是任由他拿着箱子提了上去。因为,我注意到了一双眼露嫉妒的眼睛,那是顾童。我自然不会错失这个机会,让她好好难受一下,尽管我不知道这样做有没有用。

    只是,第二天听到了他们吵架的消息,看来,昨天那么做起到作用了。

    之后的子如之前一样,波澜不惊的生活着,只是天气一天比一天寒冷罢了,s市的冬天就要来了。

    我成长的那个地方是个内陆的小县城,远离海洋,冬天只是干冷罢了。而s市不同,正巧靠着海边,沿江而建,因此冬天虽然温度不高,可风吹在上却是又冷又冻。经过去年一个冬天的磨练,本以为已经习惯了,可这次还是不小心感冒了。

    与蒋建昌那天之后,依旧如同之前一样,每次的ppt还是由我来做,去他办公室忙到很晚,只是不再有意无意的留下来,宁可一个人回到一个人的寝室里,也绝不给自己找任何借口留下来,因为我怕,我怕自己会不自的越来越喜欢他。

    可是,嘴上拼命的逃避,心却慢慢慢慢朝他靠的更近。只是,这些心思,我不说,他不懂。

    每天每天,他依旧如同往常的子一样,上课,带教研究生,写论文,偶尔在写不出的时候去外面抽根香烟,回来后继续撰写。那时,学校里流传起了他的婚姻问题,好像说他与他夫人之间正闹离婚,为了孩子的抚养权打离婚官司。不管这些是不是谣言,总之,我没有因为他的婚约关系或近或远,而是总保持着一种应该有的距离。

    我想,这才是我们之间最合适的距离。

    只是,本以为一份很适当的感,一份很恰当的距离,就这么被突如其来的打乱了。

重要声明:小说《天晓拂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