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生日的吻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左左轩 书名:天晓拂云
    回到寝室,江悦还没有回来。自她与小赵确认关系以来,两人就经常黏在一起,有时很晚才回来。待我洗漱完毕,她才过来。

    看她样子似有些不妥,“你怎么了,看上去没精打采的样子。”

    她一开始没理我,只是拿杯子蒙头,我没敢继续问下去,正打算上休息,她发出嘤嘤的哭声,我吓坏了,印象中,她这样子还是第一次,“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跟小赵不开心了吗?”

    小赵全名赵连海,来自山东威海,他父亲是山东人,母亲是大连人,所以取得赵连海这个名。他是他们家唯一的男孩子,自小成绩优异,他父母都是普通工人,能够供养他读大学实属不易,他也非常刻苦,总是考取奖学金以便减轻家里的负担,连暑假也舍不得出去,都在外面打工了,也省点车费。

    小赵同周沐是同学,也面临就业,与周沐不同,小赵一直很努力找工作来着,他早早就找到了一家律所的实习,现在每天穿得人模狗样的出去上班,看着也像回事了。

    小赵希望同江悦的关系定下来,好带着她回老家给自己的父母看看。江悦将自己的过往全都告知了小赵,哪知他听完就愣了,不说话,一直闷声喝酒,一瓶两瓶,江悦看着况不对,想拦,哪知他竟用力推开她,嘴里咕哝着,“走开,你这个,这个女人。”江悦当即甩门而去。

    “晓晓,我觉得,跟他算是结束了,想不到,他竟然这么看我,要是我骗他,他能知道吗?就是因为喜欢他,所以才对他坦白,想不到,他竟然?”江悦泪眼迷离,无助的看着我。

    此时我心里害怕极了,既担心江悦会不会有什么过激行为,又怕自己说不好,更添火气。沉默了好一会,才说到,“那小赵现在回来了吗?”

    她一听,顿时没了声音,“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在考虑他回没回来?”

    “这不你说他喝了好多酒了吗?万一做出傻事来怎么办?”

    这不说不要紧,一说起,她顿时有些慌乱,“是啊,当时我只顾着哭了,他喝那么多酒,怎么回家啊?万一出点什么事,那该怎么办啊?”

    “那你说怎么办呢?”我有点好气的问她,她这才觉得上了当了,赶紧起来骂我,“你个坏丫头,尽帮着外人了。”

    “他哪是什么外人,以后可是我的姐夫来着。”

    听闻此言,她的脸迅速涨的通红,“你,你还瞎说来着。”

    我顿时没有说话,只是赶紧上,装作累了,今天确实累了,没多久,便有了睡意,一下子睡过去了。

    早上醒来时,发现江悦已经不在,想了想昨天她说的话,蔻儿一笑。长假第二天,早上匆匆起来,只是为了去早点陪外婆。

    母亲那里寄了封信过来,寥寥几字,除了让我好好照顾外婆之类的,一个字都没有提起我。对于她的这种冷漠,我已经习以为常了。

    到的时候还很早,隔壁的老太太估计昨晚太兴奋了,今天还在睡觉。倒是外婆,已经早早起来,梳洗完毕,呆呆的看着窗外。

    “外婆。”我轻轻唤她。

    她一下子没有转过来看我,不得已,又叫了第二声,她这才转过头来,眼神空洞的看着我,像是看一个陌生人,没有感**彩。

    鼻子忽然有些发酸,也不说话,就这么怔怔的互相看着对方。那一刻,我觉得自己一下子就失去了所有的依靠,这依靠,正是外婆。

    她一点也认不出我了,也不说话,我好害怕今后她再也认不出我,叫不出我的名字,不会再慈的抚摸着我的头。外婆,你的女儿,我的母亲还在里面,你一定要撑住,一定不能忘了她,这么多年她还没对你尽孝,你可千万不能如此。

    也许是我们的动静太大,惊动了隔壁的老太太,她睡眼惺忪的醒过来,看到我,高兴的叫唤,“晓晓今天这么早啊。”

    我试去脸上的泪水,不愿被别人看到,用浓浓的鼻音回答。“哎,阿姨,我过来了。”

    许是自己的鼻音太过明显,她当即识趣的不说话,只是说,“我先去洗漱一下,然后下食堂吃点早餐,你们忙。”卫生间传来水流嘀嗒嘀嗒的声音,然后是关门的声音,然后,就只剩下了我跟外婆两个人。

    走过去,紧紧的抱着外婆,她对于我的这个动作倒是不反感,只是任我这样抱着她,忽然,她好像想起什么似的,“晓晓,是你吗?晓晓?”

    我一下子就哭出声来,“外婆,是我晓晓,是晓晓啊。”

    “好孩子,外婆总算把你盼到了,这些子怎么都不过来看我啊,外婆好想你。”

    她忘记了昨天的事儿了,“我,我也想你,外婆,以后,我一定常来,好吗?”

    “哎,这才对嘛,我的好晓晓。”她开心的说着。

    静静的陪了她好久,直到有人进来,是隔壁老太太的小儿子。看到他母亲不在,他似乎显得有些尴尬,我瞧出他的神,忙说,“阿姨去下面的食堂吃早点去了,要不你等等。”说着,给他拉出一张椅子,他悻悻然的坐着,不说话。

    为避免尴尬,自己特意拿了点水果进卫生间洗,然后是认真地削皮,今天看梨不错,特意多买了些。拿着把水果刀怎么削皮都别扭,他看着大概也难受,提出试试,抱着将就着的心,给了他。

    他首先洗净手,然后才拿起刀来,全神贯注的削皮,手法很娴熟,不一会一整块皮就全都削好了,然后放在我面前,看他样子,颇有些得意。

    他在旁干这些事的时候,我静静的看着他,忽然心里感到一阵宁静,然后是一阵温暖。我忽然想象出一个画面,有他,有孩子,还有他的人,一家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时,他安静在旁做着这些,给女儿人最简单也是最好的。不知怎的,心里忽然又一种嫉妒的心,嫉妒她们有这样一个男人守护她们。我为自己的想法感到不可思议,心突然突突的挑动,然后装作不经意抬头时,正好他也看着我,脸霎时就红了。

    他拿着梨,手伸到我面前,而我竟熟视无睹,想到这,又觉得非常不好意思,赶紧道谢,然后认认真真的将梨分了好几份,给他时他有些推却,后来他说,“晓晓,梨是不能分着吃的,寓意不好。”

    我听着他说话,想了想,才悟出其中道理,赶紧将他手中的梨拿开,接着是外婆的,我不要与你们分离,不要。

    可是,为何,为何自己会那么在意他的想法,为何刚才那么理直气壮,我们仅仅只是认识两次而已啊。

    为了掩盖自己内心的起伏,又给他只梨,洗净后给他,“这个梨你一个人吃吧。”他笑了起来,嘴角扬起时,带着温暖的感觉。

    老太太过来时,我们正高兴的吃着梨聊着天,他虽然不大说话,但却能哄得外婆一阵阵的开心。下午两位老人家各自睡着,我坐在外婆边上,拿着从图书馆借阅的书,看了好久,还是第一页,心思全然不在这上面。干脆起来,合上书,跑到阳台上站了会,外面的秋风吹的人好适宜,不不冷的季节,只觉得整个人都通透。忽然看到他坐在楼下的小花园,旁边散落了一地的烟蒂。整个人看上去似有心事的样子,阳光将他的影拉的老长,一个没落的背影横在眼前,挥之不去。

    想着江悦的事,于是早早告别外婆,离开前对他点点头算作招呼。紧赶慢赶到了学校,急匆匆跑到寝室,人不在。正犹豫要不要去找她,她就回来了。

    一见我,也不说话,只是看她的神比昨天好很多,便知道了大概。我们像两个赌气的小孩,谁也不说话,最后还是她并不牢,告诉我他们和好了。我自然是很高兴,可面上一点也没显露出来,只是哦了一声。她有些着急,以为我这回真生气了,便一个劲的道歉,最后还是我忍不住笑了出来,她这才知道上了当,作势要打我,两个人眼神一对上,忽然爆发出哈哈哈的笑声,又想到这是在学校,赶紧收敛起来,格格的笑起来。

    那一晚,寝室的灯几乎亮了整个晚上。

    之后的几天,也一直去外婆那里,也经常能够看到他来陪伴母亲。偶尔我们会对视,然后微微点头。他与母亲一直是小声交谈。

    外婆午睡时,我便到下面的小花园去坐坐,秋高气爽的天气,非常适合外出郊游野餐。想起小时候的自己,非常羡慕那些有家长陪同的孩子,带着出去游玩,而我,只是嫉妒到眼睛发红。然后,骗自己说不在乎。可是哪里是真的不在乎,只是知道改变不了什么,只好假装不在乎而已。

    他走过来时,自己在回忆中,没有注意到他的到来。“在想事?”

    他这么一说心里惊了惊,他看出来,赶紧道歉,“哎呀,吓着你了不是?”

    我对他笑笑,“没有的事,只是,就坐着而已。”

    “不介意我坐下来吧。”他很有风度的问我。

    “当然不介意啦,你坐吧。”

    然后他落座,今天穿了件棉质的格子衬衣,淡灰色的卡其裤,非常简单的打扮,但是,很精神。

    他的手指修长,左手无名指上带着一枚金色的戒子,不知怎的,那枚戒子好像突然刺痛了我的眼睛,心里升腾起一股异样的感觉,我知道,那绪里有嫉妒。

    “每次都好像是你过来的,家里就你一个亲人了吗?”他缓慢地说着这些话,寻常的家常话,可到他嘴里,总显得那么体贴。

    “还有亲人在,不过他们不方便过来。”他听到我话里有委屈,便没再细问,而是说了说自己的事。

    “你对你外真体贴,我母亲总是提起你,人还没来便知道你了。这个长假过后就要投入到这边的工作中了,还没调整好,不知道怎么开始,哎,有些烦啊。”

    他对我说这些话时,脸上是一种很轻松的表,不似那种刚认识的感觉,就好像认识很久似的关系。沉默了一会,才说,“我们总是害怕将要发生的事,于是就忘了珍惜当下的子。”

    没头没脑来了这么一句,他有些意外,正当我想着是不是说错话时,是一阵肆意的笑声,“说的好,”他认真的看着我,然后又说到,“你真特别。”

    当即我们都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时间从边流过,白云从天上飘过而已。可是,彼此没有觉得尴尬。

    到了重新上课的子,我竟有些舍不得,不知道是舍不得与外婆分离,还是其他。总之,这是种很奇怪的依恋。

    周沐这个长假一直没有找过我,我也没当回事。直到那天傍晚下课,他直接来教室找我,当时老师刚走,很多同学都还在教室里,他们都对他指指点点,忽然有人叫了他的名字,他冲他一笑。教室里顿时有女生尖叫的声音,随后,他径直走到我面前,牵起我的手,骄傲的带我离开这里。我能感到后有千万种充满恶意的眼光看着我,一想到这,故意又肩。

    他带我去了学校附近的一个小公园,到了一个僻静的地方,从包里掏出一份礼物,他朝我努努嘴,示意我拆开来。打开一看,是一台新款手机。我知道这个牌子,经常看到同学用起,但从未想过自己要拥有过。

    觉得这个礼物太贵重,我将手机还给他,“还是不要了,这么贵重的礼物,我也还不起。”

    他没有不高兴,反而是说,“你留着吧,我刚从香港带来的,就当做是礼物好了。你不知道,在香港的这些子,你都没联系我,我也没法联系你,心里有多憋屈。”

    我一听,自然很高兴,不管怎样,一个女孩子被人惦记着,总归是件高兴的事,更何况是那么优秀的一个男人。可作为朋友,哪怕是女朋友也好,这台手机当时市值三千,这笔钱对我而言是个负担,我怕自己承担不起这么深重的感。正当我执意坚持之际,他对我说,“晓晓,你不是说外婆在养老院吗,以后她年纪大了,万一有个什么事,那边的医生也好及时联系你,不是好吗?”

    我一听,当即没有说话,他见我这样,心里明白几分,“所以啊,你还是拿着,最多你以后也送我份生礼物好了。”

    我这才想起来,今天,10月8,是自己的生,到了整整19年,第一次有人这么在乎我的生

    想起很小很小的时候,有一次母亲给我庆祝生,当时自己年纪太小,还不懂这样的意义,只是看到父亲很不高兴的样子,嘴巴里骂骂咧咧说这些什么,母亲跟他吵,吵着吵着两个人就打起来,母亲自然打不过他,坐在地上哭,我吓坏了,一个劲的对妈妈说,“妈妈妈妈,我以后再也不过生了,好吗?”

    哪知,她哭得更大声了。

    自那以后,再也没有过过一次生,也从未有人记得这件事,自己早已忘了这件事。我以为人生中已经没有惊喜,谁知,竟让我遇上了周沐。

    忽然不知道要对他说什么,好像任何语言都显得苍白,我只是紧紧的拽住他的手,眼泪不停的流下,他忽一把将我拥入怀里,手轻柔我的头发,“傻姑娘,怎么就哭起来了,好好的事,你看成什么样子。”

    我却哭的更加厉害,边哭边用手捶打他的后背,“谁让你待我这么好,谁让你待我这么好。要是以后都依赖上了,那该怎么办。”

    “你说呢,还能怎么办,当然是一辈子都这么待你啦。”

    那是我们之间第一次说到将来,我是一个完全没有安全感的人,也不希望自己的悲观绪影响到他,所以,心里对他虽然是喜欢的,可一直没有正视过将来,大概是源自不自信,对于自己的出生,觉得自己配不上,害怕他知道一切后会变得不一样,所以,尽管心里喜欢着他,也在乎他,可总是在不近不远的地方,从未靠近。

    他帮我拭去脸上的泪水,认认真真的告诉我,“只要你不放弃我,我便不会离开。”这一次,是我主动吻了他,距离上次拥吻,过去十八天,第一次,体会到踮起脚尖的幸福。

重要声明:小说《天晓拂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