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初遇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左左轩 书名:天晓拂云
    这个暑假,除去补课的时候,大多数的时候,都在外婆这边。她已经认不大得我了,偶尔清醒的时候,也只是看着我不说话。

    哪怕这样,我也在陪在她边,因为自己害怕,害怕什么时候,就变成只我一人。也不想让她觉得,自己是孤单一人。

    外婆旁边的位来人了,是位慈祥的老阿姨。她不同与外婆,脑子还很清晰,因为老伴过世,孩子担心她一个人呆在家里不安全,才送她来了这边。

    起初她也不愿意,觉得自己还没到需要照顾的地步,执幼不过孩子,最终还是过来了。她有两个孩子,大儿子在美国,是当律师的。小儿子在s市,听说在一所大学任教。认识她好些子了,也从未见过小儿子。

    见她老是孤单一人,于心不忍,于是每次有着什么吃的,都会给她准备一份,渐渐的就熟络起来。她是个健谈的老太太,没多久便将家里的况一一讲与我听。我想,她大概也是寂寞了吧。

    她说小儿子其实每天都来,放暑假了,白天要去律师行上班,只有晚上才有时间过来。问她小儿子是不是干律师的,她笑笑说,不是,是法学的老师,只是媳妇是律师,开了律所,所以节假会去帮忙。自己的孙女在香港读书,那边实行三学期制,暑假也不放假,没办法过来。说起这些时,感觉她脸上挂着淡淡的忧伤。不想到,也许外婆,也正在思念她的两个孙子女吧,可如今,竟什么也不能为她做。

    自老太太来了后,外婆也跟着高兴起来,时常有个说话的人,对她的病也是有好处,虽仍旧糊里糊涂,但至少,有个人陪着聊聊,也能解不少寂寞。

    炎的暑气一过,待到秋风渐凉,已是来s市的第二年,大学的第一学期。

    虽说是大学,可法律系的课程一向都是很紧的,自己也不敢怠慢,更何况边还有江悦。她一向是最认真的人,付出的努力也得到了收获,虽说我俩与同学间交往不多,可成绩优异,凭这,他们也忌让三分。

    圆圆依旧是多姿多彩的过着,也许,完整家庭长大的孩子,拥有父母关的小孩,她的心里确实要比我们完整、健康的多。她从不会因为别人的过错而惩罚自己,我跟江悦却不似这样,每件事,每句话,都要放在心中好久,才能卸下。

    她总是说,我们俩活得太累,每当如此,我们总是默不作声,渐渐的,她再也没这么说过。

    开学伊始,她便找我们来玩,说好久不见,大家一起聚聚餐,顺便吃顿饭。我跟江悦都同意,她便高兴的去安排。临了,她神秘的对我们笑笑,一定要来哦,便消失了。

    直到见面,才明白她那天说这话的意义,原来,竟来了好几个不认识的人,还是男同学。

    说起来,除了与张博的关系近点之外,与其他男同学,几乎没有往来,因此,对于男女同学间的种种,一向不甚关心好奇。圆圆甚至还问我,自己是不是没有之感,有吗?我问自己,也许,不是的吧。

    只是,没遇到那个喜欢的人。

    然后,那个人就突如其来的闯进了我的生活。

    “晓晓,认识一下,这是周沐”当圆圆介绍他认识时,心里咯噔一下,两双手紧张的不知道放在哪边。他的手就这么伸在半空,过好久,我才伸出手来,你好。

    “你好,我是周沐,周瑜的周,沐浴阳光的沐,很高兴认识你。”他的声音悦耳动听,曾看书看到一篇文章,作者写道,真心喜欢那些讲话声都好听的男子,是有多好的教养,才能将声音都训练的这么动听。

    他看着一脸的阳光,想必,他一定来自一个非常幸福的家庭。从小就羡慕那些孩子,有美满的家庭,有疼自己的父母。因为自己从未得到,因此更加向往。

    招呼着,我们各自坐下。圆圆也给江悦介绍了个男同学,挨着江悦坐下。江悦倒不似我这般尴尬,而是很快同他熟络起来。这一桌人,就我同他不大说话。

    周沐倒也磊落,见我不大讲话,故意讲些笑话活跃气氛。我不好意思冷落他太久,也跟着傻笑起来,其实心里未必这么想做来着。

    这顿饭吃得很漫长,这是对我来说,每次都是他问我答,然后就是沉默。我也觉得这样不太好,至少不够有礼貌。可自己就是没办法像别的姑娘那般与人自然熟,这是自己的短处,无论如何也改变不了的,我认了。

    回去的路上,圆圆同我们走得很慢,她先是问问江悦对小赵怎么看,江悦倒也干脆,我觉得不错。圆圆幽幽一笑,那就好,你们好好处着啊。随后,她问我,“晓晓,你觉得周沐怎样?”

    我知道是回避不了这个问题的,对于周沐,虽称不上什么好感,但至少不排斥。我从来不是一个懂得拒绝的人,尤其是在这种问题上。她看我犹犹豫豫,又不反对,便替我做主,晓晓,我看你还是先接触接触,了解一下。

    嗯。我也只好这么回答。

    回了寝室,原以为江悦会好奇的问问我怎么想的,可她却什么也没说。我们真是同一类人,她了解我,我了解她,不会为难对方,更不会问对方。她知道,等我想告诉她了,自然会说。我们就这么默契的过着。

    第二天晚上,寝室楼下,常常可以看到周沐的影。也许这是每个走过青的人都会经历的事,有男孩在楼下等着,楼上的姑娘羞的不肯下来,他们说,就得这样,姑娘家就是要搭搭架子。

    可我不同,我总是觉得,那些事做起来怪让人尴尬的,更不想刁难人家,要是喜欢对方,为何一定要为难他。我总是搞不明白,所以常常被周沐说,真不知道当初喜欢你哪点,看着蛮机灵的姑娘,内里这么愚笨。

    我笑笑,不说话,只是暗自知道,他不是懂我的人。可当时,却想坚持来着,不为别的,有个人陪着,总比孤单一人好,再者,圆圆和江悦都是一对对的出来,看着怪让人眼红的。

    于是,每次周沐过来时,我总是早早就下来,然后随他到处走走看看。他那时已是大四,课程倒是不紧,可面临着找工作,想来也不容易。每次,他都是有成竹的样子,带着些许调侃的意味,“放心,工作的事倒是真不着急,让你如何喜欢我却是当务之急。”

    那是我们之间第一次提到喜欢这个问题,彼时认识他超过二十天。期间,连手都没碰过。“你真是个特别的姑娘。”他对我说。

    “是吗?”

    “难道不是吗?别的姑娘听到刚才的话,会羞涩的转过头去,而你,却是怔怔的看着我,难道,你竟一点也不觉得害羞?”

    被他这么一说,倒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脸霎时红了。他看着,突然将手捧着我的脸,贴了上去。

    他的嘴唇很温暖,舌头很柔软,我们像是恋中的男女,彼此亲吻着,随后,紧紧拥抱。坐在学校湖畔的长椅上,竟未觉得难为,毕竟,我们才认识二十天而已,却已经自如的接吻。

    直到现在,我还能够回忆起当时的心,虽然时过境迁,但他是除了父亲之外第一个拥抱我的男人,凭这,也能让我一辈子怀念了。

    ,从来跟时间长短没关系,只能感深浅有关。

    他的手宽厚有力,此时正抚摸着我的头发,我几乎能够感觉到他心脏的跳动,一下,一下,飞快的跳跃着。下意识的紧了紧他的躯,头放在他的肩膀上,他的气息在我的耳边,久久挥散不去。

    “我喜欢你。”他轻轻对我说。

    此时,月光皎洁,繁星点点,他温柔的声音在耳边回,冒出的气直冲耳朵,头不由自主的往右边缩了缩。然后告诉他,“我也是。”

    他更加用力的抱紧了我,好像怕我会离开一般。就这样过了好久,才各自松开,也没有了刚才的尴尬,相反,彼此对视一笑。好像是知道马上松开会尴尬才故意抱这么久似得。

    他送我回去,我们都没有说话,只是拉着对方的手,十指紧扣。

    “我同他接吻了。”晚上睡前,忽然没头没脑的说出这句话。

    黑暗中,听到江悦的笑声,“晓晓,你这一步跨的有点大么?”她带着嘲笑的声音,我却一点也不恼。

    “呵呵。”此时我只能从干涩的喉咙中发出这两个字节。

    那一晚,我们都睡的很晚。

    之后我们像每个恋中的男女朋友一样,他每天早早等我,晚上早早接我。一起吃饭,一起聊天,对于聊天这事,基本是他在说,我在听。他也真能说,好像每次见面,都能有新的话题,我负责聆听即可。

    又到国庆节,自己照例去了外婆那里。我跟周沐之间从未讲起过彼此的家庭,他感觉到我不喜将这些,因为也没问。只是偶尔的会说说一两句家人的事,然后我听着,笑笑,这事就过去了。

    去养老院时,照例同隔壁的老太太打了声招呼,她对我说,小姑娘,这段时间你好久没来啦。

    恩,上个周末学校有事,因此有两个礼拜没过来了。

    “今天我小儿子来了,他帮忙去洗水果了,等会一起吃点。”

    “哎,好的。”

    刚来,老太太就急不可耐的对我说着事,她因为儿子的到来显得很高兴,不时对前来打扫的阿姨说。阿姨简单的应付一下,老太太的脸明显不高兴起来。

    自己正犹豫着如何安慰她,进来个男子,开口道,“妈。”

    老太太这才重新开心起来,“来,晓晓,介绍你们认识一下,我儿子蒋建昌,a**律系的教授。”

    高高瘦瘦的一人,典型的学者型气质。刚一听a大,我明显一愣,再一细听,又是法律系的,正寻思着怎么没看到过他,他自己倒介绍起来,“你好,我是蒋建昌,很高兴认识你。听我母亲说,你时常陪着她,让你多费心了。”

    “哎,哎,”我手忙脚乱,只得这么说,“你好蒋教授,我是李晓,你太客气了,阿姨也很健谈,跟她一起聊天很愉快。”

    老太太此时更加得意起来,晓晓,她说到,“我儿子前段时间去了美国交流,这次刚回来,他刚下飞机就来我这了。”她带点炫耀的语气,就好像一个炫耀自己玩具的小孩。

    “妈,”他声音听着有些尴尬。

    我赶紧说,“阿姨,你福气最好了,呵呵。”就结束了。

    他讪讪一笑,给我几个桔子,我谢过之后,他便自顾自的剥起桔子来。老太太在一旁对他絮絮叨叨着什么。

    中午在食堂大家随便对付了点,他坚持要付钱,我本不是个坚持的人,就随他去了。他话也不多,看得出不善言谈。彼此沉默的走了段路。

    到晚上回去时,他正好也要走,老太太让他带我一段,我本想拒绝,毕竟跟他也不熟悉,他看出我的犹豫,刚想说话,没想到老太太很坚持,只好由着她。

    他开了辆普桑,那是02年,车还是稀罕的。车内很干净,不像一般的男子,里面落满了香灰。开车时他戴了副眼镜,他说自己有散光,一定要戴眼镜,否则不安全。

    一上来他问我去哪里,我想了想,说了个离a大最近的车站,跟他不是很熟,不想太过麻烦人家。他“恩”了一声,便全神贯注的开起车来。

    车缓缓的驶向市区,上了高速,整个就安静了,不知怎地,自己竟然睡过去了,在一个认识一天的男子的车内。

    到了,他轻轻唤我,我这才醒过来,揉揉了眼睛,哎,谢谢你。

    “没事,对了,我等你上车再走吧。”

    我愣了一愣,忽然觉得眼前这个木讷的男人好体贴,心里不一暖,不忍拒绝他的好意,便只得答应。好在车很快就来了,上车前特意跟他挥了挥手,他冲我笑笑,开车离开。

    因为家庭的关系,我从小便是个很敏感的人,从不依赖别人,对别人也很有戒心。却未曾料到,自己竟能够在他边睡着。多年后,读到一段话,才恍然大悟,有些人,才认识一下子,就好似认识很久似的,什么话都想跟他说。

    那是人与人之间的信任,而这信任感,从来由不得自己。

重要声明:小说《天晓拂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