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如果一切可以重来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左左轩 书名:天晓拂云
    第一次见到唐逸轩是在一个社团的活动上。进入到大学后,学校里的社团活动常常有很多同学参与其中,我跟江悦两人是最架不住这种的,因此,大多数的时间,都是我跟她两个人在一起。

    圆圆却不似这样,学校里大大小小的社团都有她参与其中,因为交际活络,很快就进入了学生会。那时我还取笑她官架子十足,有时候说好一起吃晚饭的,到点了死活都没见到人影。好在有江悦陪我,倒也不无聊,只是第二天她着脸过来时,我总是故意装作生气的样子让她着急。

    因为我的关系,她跟江悦也很快熟络起来,而关于江悦的过往却从未对她提起。有一次她对江悦说,哎,看着晓晓这样我就放心了,你不知道我是有多担心她这个死丫头,真害怕她会被同学孤立来着。

    当江悦对我说这番话时,心里很不平静,以为跟她联系少了,就跟当初的艳子一样,会有嫌隙,可是没有,她依旧把我当成她的好朋友,处处为我着想,为我考虑。小小年纪如她,没经历过什么大事,便已经这般聪慧,成熟,那时候想,该有怎样的男人才配得上她啊。

    有一次晚自习后,没有直接回寝室,而是心血来潮跟江悦一起在校园里逛了逛。来到这所大学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走走看看。

    到湖心公园时,旁边一对侣吸引了我的注意,我还以为自己看错了,定睛一看,果然是她。

    圆圆像个温顺的小绵羊,依偎在一个男人的边,她那种安详的样子我几乎从未见过,那是才有的表吧。正打算悄悄后退时,他们俩好像注意到后的动静,齐刷刷的转过来。

    我们四个人就这么尴尬的看着对方,一时间,谁也没有多说一句话。还是江悦灵活,“那个圆圆祝你幸福。”她这么来了一下没头没脑的话,大家都怔住了,愣了好久,才爆发出响亮的笑声,一下子尴尬全无。

    圆圆大概从未想过会在这样的况下被我们看到,笑声过后,一阵阵的羞又涌上来。她两只手不停的转动着衣角,“那个,那个晓晓,这是我们的学生会主席,唐逸轩。”

    “那个,那个你好,我是圆圆的朋友,李晓。”

    “那个,那个你好,我是圆圆的朋友,江悦。

    从此之后,那个,那个,就成了我们对话的助音词。

    唐逸轩友好的伸出手,“那个,那个,你好,我是唐逸轩,很高兴认识你们。”他的声音很浑厚,手掌很温暖,是一个容易亲近的人。

    圆圆见我们三都这般嘲笑她,当即有些挂不住脸,我们看出来,赶紧识趣的说,“好了,圆圆,不打扰你们了,接着聊哦。”赶紧拉着对方走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跟江悦两人像做了什么坏事似的,死命的跑着,直到后来没有力气了,才停下。互相望着对方气喘吁吁的样子,不经意的同时笑了起来。

    当我俩坐到上开始打算夜聊时,才觉得整个人都累极了,一开始还有一腔没一腔的答话,到后来就渐渐没了声音。

    第二天是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给弄醒的,我正睡着,没在意外面的动静。还是江悦开了门,一进门就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晓晓,晓晓,你给我起来。”

    半梦半醒之间,听到有人喊我名字,下意识的哎了一声,见是圆圆,不又倒头睡下了。圆圆急切的说,“晓晓,晓晓你醒醒。”

    这一叫才彻底醒过来,用力揉揉眼睛,有些不乐意的问到,“什么事啊。”

    圆圆听出我语气中的不耐烦,忙说,“就是,就是昨晚的事?”

    “昨晚什么事啊?”

    “那个,那个,唐逸轩说,今晚一起吃个便饭。”

    听到这里我才一个激灵醒了过来,唐逸轩,唐逸轩是谁,脑子里拼命的回想了下,还是江悦替我解了围,“圆圆,你们可真是客气了,不就昨天的那事吗?用不着吃饭的。”

    “他说,权当认识两个新朋友好了。”圆圆一脸的幸福,像每个恋中的姑娘一样,沉浸在自己的欢乐中。

    我这才完全想起来,可大脑还有些迷糊,只是呆呆的说“好的,好的,那就晚上见了。”

    “太好了,我知道你们会去的,哈哈。那晚上我过来这边找你们哦,对了,别把我们的事给说出去,好吗?”

    “这个当然。”我木呐呐的表示。直到江悦狠狠瞪了我一眼,才知道自己答应的太快了。

    圆圆得到了满意的答案,欢快的离开。因为今天上午没课,于是一个转,又睡下了。

    中午时分,自己才晃晃悠悠的醒过来,江悦早就已经吃完饭了,好在她给我去食堂打了份饭,一咕噜的爬起来,快速的洗漱完毕,扒了几口饭,就朝教室赶去。

    一下午的课上的有些意兴阑珊,脑子里都是晚上与圆圆的碰面,想着想着,不笑了起来,只是嘴角上浮了一下,并没有笑出声。江悦朝我看了看,这才收敛起,认真的听课。

    下课后,与她一同回的寝室,利用这段时间,看会书,今天一下午都没认真听,借了江悦的笔记仔细看了看,特别是注释的那块。等到六点多,圆圆终于过来了。三个人很有默契的前后走着,到了学校外,拐进一条小路,然后是七七八八的弄堂,终于来到了目的地。

    从外面看这家店,真是一点也不起眼,既没有富丽堂皇的装修,也没有很好的市口,可这个点,小小的店面里全是人。好在他们之前就预定了位置,方寸之间竟然容得下一个包房。

    唐逸轩看上去不是一个浮夸的人,能将第一次的见面地点选在这个地方的,要么是很实在的,要么就是很自信的。他是两者兼容的。圆圆一个那么活泼开朗说话的人,在他面前,只是安静的听着他说,看着他讲,要不是的力量,大可不至于此。

    唐逸轩断断续续讲了许多,中间基本没停过,他非常自信、坚毅。可小小年纪如我,便知道这个世界永远不缺少这样的人,看着圆圆一步步的深陷其中,心中既为她高兴,又有些隐忧,只怕只是一场梦而已。

    但至少,现在的唐逸轩,让人感觉非常实在。

    永远也忘不了圆圆那时的眼神,崇拜、迷恋、奋不顾,当时,如果自己能在多注意些,多拉住圆圆的感,那会不会,接下来的事,就不会发生了。或者,当失去时,自己能多些关怀给她,那她后来的结局会不会就不一样了。

    多年来,这些问题始终困扰着我,每当回忆起,总是夜不能寐,因为,我憎恨当时冷眼旁观的自己,以为给别人一些时间,这些烦恼就会不存在一样,哪里知道,有些坎,过不去,就永远也过不去了。

    这顿晚餐意料之外的吃得津津有味,不但味道好,面对的人也是有思想、有想法的。看得出,江悦对他也满意的,当他说话时不时倾听,给予肯定。圆圆对于我俩的反应有些意外,一直以来,咱们在她心中都是非常挑剔的人,能够得到我们的肯定,至少,咱们的友用不着经受考验了。

    回去的路上,我同江悦走在后面,圆圆同他走在前面,一路上,圆圆都是毫不避讳的牵着他的手,挽着他的臂膀,像每个沉浸在中的女孩子一样,毫不掩饰对他的慕之

    那时的他,英俊、朝气、洒脱。我实在难以想象,那之后的几年,他竟会变得一点也不似他,无、冷漠、专控。

    好在,这一切,圆圆都看不到了。她是带着对他无限的思念中离开的,她记得的,永远是那个初秋的夜晚,那顿美好的晚餐,那时的我们,你们,他们,说说笑笑,毫不避讳的谈天说地。

    又一个国庆来临,对于这个节,从张君涛离开的那天起,自己的内心有一种无可言喻的排斥。两年前,也是在今天这样的一个子,他带着我,第一次来到这个繁华的城市,带我来到这个学校,走过这个城市的繁华。

    而如今,物是人非。我已经站在这所学校里,成为她万千个学生中的一员,可当初带我走进这个地方的那个人,如今你又在哪里,过得好吗?

    趁着长假的空隙,特意去外婆的养老院看了看,江悦执意要去,我也不拦她,我想,她跟我一样,实在是太需要一个亲人给她慰藉了。

    外婆今天的气色很好,见到我马上就认出来了。随着时间的推移,她的病越来越严重,很多时候,都认不大出了。养老院中,对她的埋怨也越来越大,可我不敢啃声,毕竟这边的费用较之其他地方要便宜许多。

    真正让我下定决定给她换地方的是那次下午,他们以为我走开了,见到外婆自言自语上来就推搡了她一下,还不让她说话。可怜的外婆没敢回嘴,只是眼神里充满了委屈。

    这一幕正好被我看到,也巧,当时正好想着外婆的水果不多了,打算给她带点来着,谁知竟然看到了这一切。

    我自然不肯罢休,马上就去了院长室,将看到的况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哪知院长竟幽幽的来一句,“觉得不好的话,大可以搬走啊”完事。

    知道吵下去没什么结果,只好作罢。待联系好一家别的养老院,马上就带着外婆离开了这里。

    一想到我不在的那些子里,她吃了这边无数的暗亏,心里就发恨。外婆啊,以后,我一定好好待你,不让你这么受苦。

    因为一下子找不到住的养老院,所以将她暂时安排在寝室里,江悦对此一点也没有不高兴,相反,对于外婆的到来,她显得尤为开心。与外婆不停的聊着天,好像是认识已久一样。

    晚饭我去食堂打了点菜,给外婆弄了点面条,她年纪大了,牙口也不好了,只能吃点松软的面食。想到这些年她独自一人在养老院的景,想到她一个人面对别人的责难,想到她一个人孤苦无依时的场面,我感觉心中的血液都聚集在一起,因为愤怒,连手都抖动起来。

    江悦看出我的不适,其实从进门开始,她便悄悄注意我的脸色。等外婆进门,她便什么都明白了。

    此时,她过来拉住我的手,紧紧握住,像是在给我一种力量似的,本来还很不平的心顿时平缓许多,我感激的看着她。

    谢谢你,亲的姑娘,陪我走过一段又一顿,一程又一程的路。

重要声明:小说《天晓拂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