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微风不燥 有你真好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左左轩 书名:天晓拂云
    换了班级之后,她的成绩也能保持的很好,每次都能拿到第一,所不同的是,她已经不期待自己从养父母那里得到赞美了。因为不期待了,所以谈不上失望。偶尔,他们会说她现在的菜做得越来越好,她也没有当初那种很兴奋的心了,只是理所当然的笑笑。

    以前,她的话就不都,现在是越来越少,大多数的时候,她都很沉默。家里虽然有四个人,当都好像她是空气,他们三个其乐融融的吃饭聊天,她却像个外人一样。

    也好,反正她也不需要他们的关

    能够欺骗所有人,却欺瞒不过自己的心,好多次,哭着哭着才睡下去。睡着睡着又哭醒,是有多大的委屈,有多大的期待,期待他们对她说她。

    初中毕业,考上了一个非常不错的中学,她更加勤恳的读书,成绩常年保持优秀。

    一次体育课,她忽然晕了过去,老师赶紧将她送医,并通知了家长,可直到很晚,家长也没来。

    第一次来月经,她怕死了,不知道怎么了,心里担心的要命,问了班主任,才知道这是每个女孩子成长的开始。

    进入青期,她的样貌渐渐改变,一头黝黑的头发,越来越光泽。原本黑暗的肌肤也渐渐白皙起来,材也高挑苗条起来。好多次,几个人一同出门时,大家都说,呀,这姑娘长得越来越像一家人了。她脸上笑着,心里却在哭泣。

    养父的眼神越来越不对劲,好几次都观察到他偷偷盯着自己的部,那时的她已经很敏感了,也知道了些男女之

    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养母的单位组织旅游,她带了自己的儿子一同去。回家那天,吃晚饭也只有养父和她两人,他特意喝了点啤酒。天色还未全部暗下来,他便迫不及待的要了她,她肯定是不同意,拼命的反抗,上的衣服被他一点点撕下来,自己哪里是他的对手,她也不敢叫喊。

    他得逞了。

    当他心满意足的离开时,她才低声抽泣起来,地上沾满了血迹,她宝贵的第一次,就被这个养父夺走了,禽兽,她在心里骂他,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初三升高中的时候,养母的意思是读个职校罢了,将来早点出来工作赚钱,她自然是不肯,成绩这么优秀。那天她特意与养父聊了聊,那件事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她都不敢看养父,也不敢一个人呆在家里。

    养父色眯眯的看了看她,用手捏了捏她的脸蛋,想要读书可以,但是你懂怎么报答我。

    她点点头,养父当即很高兴。

    第二天,正当养父行不轨之际,她却突然拼了命的大叫,正是中午午休的时候,楼里的老人一听到声响就围了过来,她赶紧打开门,全上下只剩内衣内裤,哭闹着让伯伯们报警,老伯伯很气愤,将养父死死按倒在地。

    民警闻讯而来,不用问了,一看形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养父这才惊慌,跪倒在她面前,美丽啊,你跟民警说啊,你是自愿的,美丽啊,美丽啊。

    那时的她,名字叫江美丽。

    怎么每个父母都喜欢叫自己的女儿美丽呢,我想起了张姐。

    养母后来也来了,她狠狠甩了美丽两个大耳光子,等她知道怎么回事后,她对她说,还不赶紧撤销,别在这丢人了,她不肯,对民警说出一年前遭受的玷污,还拿出了那时的证物,一条沾着初血与养父精液的内裤。

    养母这才慌了,美丽啊,你这是要置我们于死地啊,我们好歹也养了你这些子,怎么成白眼狼了。她哭哭啼啼,美丽都没理睬她,只是央求警察叔叔,带自己去验体。

    体检下来,处女膜陈旧损伤,那条内裤上的血迹与精液也被证实为养父所有。他很快就收押,公诉,判决结果出来了,一审判处十五年。养母的腿都软了,那天,她也去了,坐在位置上,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她觉得自己终于报了仇,可心里,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她的事在学校里也被人传了出来,不用说,她知道是谁捅出来的。可她一点也不恼,得到些什么就一定会失去些什么,这些道理,在那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就明白了。

    考高中的那段子她由福利院代为抚养,里面的阿姨对她都很好,她享受到了久违了家的温暖。后来她如期考上了高中,是n市的一所重点高中,她也终于可以离开这个小县城去城里了。上高中之前,她收到了份证的领取通知,她给自己改了姓名,江悦。n市在长江边上,取的江,悦是希望自己将来都会开开心心的过下去。

    高中时期,她的成绩也异常优秀,尽管没有朋友,但同学们都很敬重她,因为她的出色成绩,她收到了很多慕的眼光。其中,就有他。

    他是全校女生的暗恋对象,成绩好体育好,家境也好。可千万人之中,他偏偏挑中了她,那时起,她便是全校女生的公敌。他们一同报读了a大,一同收到了录取通知书。那个晚上他们开了房,因为这是他们之前的约定。

    他没有看到她的初血,她本以为他会在意,想不到他却说,我早就知道你不是处女了,所以才放心大胆的上了你,要是你是处的,以后缠着我怎么办。她从未想到他竟是这样一个人,无理傲慢。原以为她会哭泣,恨这些子的相处只是一场梦,可是很奇怪,她竟笑了,对着他傲慢的说,我也是,好久没做了,想不到你一点也不熟练,这么快就完了。

    他尴尬的坐在上,面露不悦。她麻利的穿好衣服,完了,对他说,别忘记把房费付了,哎,这些钱,可惜了,想不到这么快。

    伤害人,想不到是这么简单的事,更加想不到的是,自己竟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那后来呢,最后我问她。

    她露出个苦涩的笑,“后来,后来不就过来这边上学了吗?然后遇见了你。”说完,她看了我一眼,眼睛里面饱经沧桑,才十八岁的年纪,却布满了忧伤。

    那一天晚上,我们都是很晚才睡去,那之后也将自己的事告诉了她。我本以为不会有那种冲动了,却未曾想,生活总是充满了意外。说完这一切后,分明卸下了一种负担。

    我俩都曾以为自己是最不辛的,可听完了彼此的成长,又认为对方是不辛的。虽然最后都没争出个说法来。

    很久很久之后,那天的风,那天的月光,那天的谈话,还萦绕在耳边,久久忘不了。

    生活中,每个人都是坚强的活着,谁都不容易。

    月光正好,微风不燥。

重要声明:小说《天晓拂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