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关于江悦的那些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左左轩 书名:天晓拂云
    她一开始从未怀疑过自己的世,只当自己是养父母亲的,虽然他们待她并不好。一开始,这家人领养她的目的也很简单,女主人久未怀孕,熬了几年之后,没办法才抱养了一个孩子。有这种说法,久怀不孕的人,只要领养了一个孩子,自己的孩子也会跟着来的。

    不管这说法到底准不准,至少,在抱养了江悦之后,她的弟弟马上就出生了。养父母自然很高兴,高兴的将所有的与关心全都给了弟弟。她从很小的时候起,就成了弟弟的看护人,好在她也懂事,常常将弟弟照顾的很好,渐渐的,父母都忘了,其实她也只是个需要照顾的小孩。

    好多次,因为年龄小的关系,看着看着自己就睡过去了,等她醒过来,是被弟弟的哭闹声给吵醒的。这才赶紧起来或者换尿布,或者给他泡粉。尽管这样,养父母们还是不乐意,常常打骂她,在她弟弟长大之后,这种打骂变得更加频繁。因为他们越来越觉得,自己是个负担。

    一开始的她,以为自己是女孩的关系,他们才会重男轻女,可渐渐的,随着年纪的增长,一些风言风语还是到了她的耳边。第一次,她鼓起勇气,问他们,自己是不是亲生的。想不到,养母只是冷言冷语的嘲讽,瞧你那个粗样,你觉得自己是从我肚子里跑出来的么。

    小小年纪的她,听到这么歹毒的话,不哭也不闹,只是默默的回到自己的房间,看着镜中的自己,又黑又粗的头发,黝黑的脸蛋,怎么看都跟母亲白皙高挑的材不一致。一滴两滴,眼泪尽的流。人,不是长大了就会成熟,而是从你学会将眼泪忍到转之后。

    那一年,她七岁。

    知晓自己的世之后,她更加费心的照顾弟弟,因为,从这时候起,她就成了外人,只得更加努力做到最好,让养父母们看到自己的优点,才有继续待下去的可能。

    她一个七岁的小孩,自己都是喜欢玩闹的年龄,可为了看好五岁的弟弟,她只得放弃同年龄人喜欢的玩闹,尽心尽力,照顾着小她两岁的弟弟。

    他也不是一般的胡闹,有可能是从小受尽宠,什么事都依着他,因此养成了刁蛮任的坏脾气。一有什么不顺心的,就哭闹,完了每次都是姐姐哄他,父母宠他,小小年纪如他,便知道如何依着自己的心意活着。

    到了上学的年龄,她看到同龄人都出去念书,每天眼巴巴的看着他们背着书包出去上学,不知道有多羡慕,可她养父母视而不见,继续让她在家好好带弟弟。也不知道是谁说出去的,总之,直到有人过来询问,一开始养父母还抵赖,后来没办法,才送她去念的书。

    念书之前,养父母跟她约法三章,主要是不能耽误对弟弟的照顾,平时照顾不到的,周末时要加倍。她一听到自己能够去上学,高兴都来不及,什么条件都答应了。

    第一天去上学,却没有心里想的那么好。很多同学读一年级前已经上过幼儿园了,那里也教了点东西,她可是从未上过课,什么都不懂,一上来就被老师提问,支支吾吾的不敢说话,全班同学都朝她头来异样的目光,那种眼神,一辈子也忘不了,那些嘲讽,那些歧视,那些可怜。

    小孩子是最不会掩饰自己的感,因此也是最残忍的,当她不得不承受这些压力的时候,她想到的,只有坚强。

    课后,很多同学都绕开她,什么话也不对她说,只看着她手足无措的坐在那里,悲哀,痛心,无助,从她小小的年纪便体会到了。

    在那之后的很多天,她依旧是老师课上被骂的最多的一个,每次都能引起全班同学的哄堂大笑。他们不知道的是,每次临睡前,小小的她,都会蒙着被子,大声又痛快的哭一场,不能让他们听见,就这么蒙着被子在睡前哭泣,直到睡着。

    他们还不知道的是,从上学的第一天起,她便努力看书,预习功课,什么事都要尽力做到最完美,因为她希望自己能够得到养父母们哪怕一句的赞美,也值了。

    可惜,这些都只是她的期待而已。

    期中考试时,她如期得了第一,第一次,同学们不再嘲笑她,而是对她头来赞许的目光,可这目光随着老师的一句怀疑而被打乱。那时起,她的心里便埋下了对仇恨的种子。

    回到家,原本以为会得到养父母如期的赞美,未曾想,养母看都不看,只是尖锐的对她要求,去带弟弟去,我还要去打麻将呢。她看着那张满分的试卷,被养母丢到一边,想到为了这个分数去努力的那些子,心中的恨渐渐增加。

    待养父母出去打麻将后,弟弟开始如期闹腾起来,这一次,她不再迎合他,而是狠狠的盯着他,他哭,她看着他哭,他闹,她只当没看见。他有多吵闹,她就有多大的忍耐。渐渐的,他觉得这一招失效了,面对着这个恶狠狠盯着自己的姐姐,第一次感到害怕。

    那一刻,她终于了解到,不是每一次的逆来顺受,都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有时候,反抗更加让人感到害怕。

    那天直到养父母回家,他也不敢闹腾,早已经乖乖睡觉。第二天,有男同学冲着她喊了声作弊鬼,她当时没有说话,只是在回家的路上,用拳头狠狠的教训了一下他。

    当他第二天带着家长哭着在老师面前告状时,她只轻轻说了句,要是我真打了你,你也太没用了吧,一个男的还打不过一个女同学。家长让他承认是被她打的,可他死活也不敢说了。

    那之后,就再也没人敢在她面前说些不好听的话了。尽管同学之间依旧对她不,但也没人敢当面说她坏话了。

    期末考试时,她依然是第一名,这一次,老师没说什么,只是表扬了她。末了,她对着老师讲,现在你承认当时是自己的错了吧。老师当即有些尴尬,她轻蔑的看着她。

    以为会一直如此这般平静的生活下去,没想到,不知道从哪里传来她是抱养的小孩,同学之间再度开始风言风语起来。她不说也不辨,只当这事跟她无关系,几次之后,同学们也就腻烦了,不再说这些无聊的话了。

    只是有一次,老师在课堂上问她问题她一下没答上来时,轻声说了句,“不知道是哪个野种的,还这么倔强。”她的心因为愤怒竟有些发抖,两只手不停的抖动,一下子冲出了教室。老师这才有些惊慌,一路跟随她,她跑进了校长室,校长一开始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待她一边哭一边将事的经过讲诉一边时,老校长也很生气。他从小也是个孤儿,最听不得看不得这些孩子受委屈。当即把老师叫来,狠狠的批评了一下。这还不够,这个老师当时正在申请户口落户,这一下,把户口落户的事也给搅了。

    从此之后,再也没人敢在她面前说些不好听的话了。校长也给她转了班,由一个老教师带班。

重要声明:小说《天晓拂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