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努力终有回报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左左轩 书名:天晓拂云
    那天很晚回到家,自从住校后,周末也是去的圆圆家,因此,回到这个陌生又熟悉的家时,多少感到很不习惯。可今天,无论如何,也要在这边住一晚,因为,有太多的人,太多的事,需要让自己的脑袋静一静。

    这一大堆钱就在我边,曾几何时,对于钱,自己有着莫名的向往,有太多的地方需要花钱了。自从离开舅舅家与外婆相依为命以来,深切的感受到了钱的重要。可如今这么多钱就在旁,心里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那是他多困难才省下的钱啊。本就不宽裕了,他还为我考虑那么多,这份恩,该怎么报答。

    厂子的败落,虽与我没多大关系,却也因我而起。如果换做是小时候,不知又有多少人会跳出来骂我是扫把星了,可是这次不同。

    我把钱好好的规整好,忽然,掉出来一封信,赶紧把它拾起,非常苍劲有力的字体,一看就是男人的笔迹。难道是他,心里不免有些幻想,打开一看,果真是他写的。

    “晓晓,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我已经离开这个地方了,当然,也说明你已经收到我赠与你的钱财了,请好好对待,接下来的四年时间,这些钱便是你依靠的全部了。

    也许,此时你已经知道我所有的事了,不要紧,傻丫头,我不会为此感到难为的,谁没有过去,不是吗?我从不是个感念过去的人,只对未来有期许,虽然眼下比较困难,但我相信总会有赢的一天,只要你坚持下来的话。

    关于厂子的事,你千万不要把所有的责任都往自己上揽,这跟你一点关系也没有。因为,无论在夜总会发不发生不好的事,该来的还会来,只是时间长短而已。早点来,我还可以早点东山再起,所以这也没什么不好,对吗?

    要说遗憾肯定有的,这个厂子虽不是我创办,可我也付出了很多的精力,如今看着它被别人抢去,心里很不舍,但我相信,一定会再次将它买回来。

    拜托你一件事,要是张博这小子以后问起我的况,请一定瞒着他,我可不想在他心中一败涂地。

    晓晓,你收到a大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天我大概在路上,来不及给你祝贺,但我相信你的未来一定会是光明的。二十几年前,我从a大被勒令退学,从此这个地方成为我终生的遗憾,希望你能够将与我的约定进行下去,好好学习,争取做个a大优秀的毕业生,我等着看你的成功。

    好好照顾外婆,好好照顾自己,未来的路还很长,现在苦点根本算不上什么,坚持不下去的时候,让自己喘口气,然后拼了命的熬下去。没有什么走不下去,你以为很艰难的路,回过头来看看不也走了很久了吗?

    晓晓,未来的路再难,也不要放弃,坚持走下去,就会到光明。

    现在开始,我想做喜欢做的事,生活着。”

    最后的最后,他写上了这么一句话,看着很眼熟,终于想起来,张姐告诉我,他大姐离开家时也说了这么一句话。

    看完这封信,不知不觉间,眼泪已是忍不住的落下来。为我曾有这样一个关心我的人感到幸运,为失去他而感到可惜。

    那一刻,终于体会到,唯有失去,才是永恒的意义。

    花了一个晚上的时间,整理好自己的感,告诉自己,现在起,人生没有什么不同,自己要更加努力乐观的生活下去。

    第二天一早,便早早起,将屋子收拾了一下,打算将外婆接回来住。自她出事后,一直在养老院呆着,还未回来住过。想着离开学的子还早,接她过来还能省下点钱,便匆匆跑到养老院。

    办理手续时才知道张君涛将未来四年的费用一次结清,心里又小小触动了下。他这么做的意思我明白,他希望我心无旁骛的学习。

    拜别这边的工作人员,我同外婆一起回了家。大概知道我要接她回家的缘故,外婆的精神头很好,人也显得很高兴,脑子也很清楚。

    回到家,她左右看看,嘴里不停的说,到家就好,到家就好。不知怎的,心里一阵悲恸,要不是自己的坚持,她原本是可以住在这的,可我却一再的坚持让她出去。这么一想,其实,我何曾残忍。

    服侍好她用药后,大约是回来路上累着了,没多久便睡着了。最近外婆睡的时间越来越长了,医生说这是大脑的正常反应。再过些子,她会越来越有倦意,脑子清楚的时间也越来越少。虽然不想承认,可外婆的病已是渐渐沉重。

    为此,自己去了一个好久未去的地方。打算圆外婆的心愿。

    那条路,曲曲弯弯,好久没去,差一点走错地方,远远的就看见一群人围在一起,我没有上前,只是在旁观察着,听到传来一声哭声,因为隔得较远,听不出是谁发出的声音。

    过好久,才渐渐确认那个声音,是舅妈红。

    观察了好一会,只看到他们又拉又扯的,将家里的东西一点点搬出去,舅舅在旁坐着什么也不做,舅妈死死的拽住其中一个人的胳膊,被他一推搡,摔在地上,没有见到表弟,倒是有个小女孩哭哭啼啼的,我想,她大概是当时的小女孩,我的表妹。

    那些人将东西搬走,人群也渐渐散去,经过我边的两个人在唠嗑,“好可怜啊,听说是大儿子不争气,去外面闯了祸,这不,债主追上门来了,把他们家值钱的东西全都搬走了。”

    “哎,这一家子,不知道怎么了,怎么就不消停呢。”

    接着,又有另一个人走上前,加入他们的对话行列,“你别看红哭成这样,她门槛有多精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当初她侄女过来,连口饭都舍不得给她吃。不是还有个小妹吗,当年出了车祸,赔了那么多钱,看她给她婆婆一分钱了吗?我看啊,这是咎由自取。以为生了个宝贝儿子,哪知道是个讨债来的。”

    另两个人听着不说话,只是一个劲的点头。

    刚开始心里还难受的,看到舅妈家变成这样,不过后来一听,顿时又觉得没那么难受了。那些往事一件件的涌上心头,关于这边的记忆,全都是不好的,自己曾拼了命的打算忘记这一切,可回忆就像好比生了根似的,一来这,全都回忆起了。

    那些与妹妹外婆相依为命的子,那些遭受舅妈白眼的子,那些小妹离开时悲痛的子,那些被舅妈欺辱还得忍气吞声的子。一件件,一桩桩,全都记起来了。

    早上在心里答应外婆的事,只能抱歉了,一想到这些,觉得自己无法说服自己,那些过去的事,我依旧在意着,于是选择转离开。

    回去的路上,低着头想心事,连李艳在跟前跟我打招呼都没注意,最后还是她推了下我,才醒悟过来。

    “晓晓,想什么呢这么着迷?”李艳笑嘻嘻的看着我。

    抬头看到是晓晓,有些意外,上次见面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了,这么久也没跟她联系过,现在见她有些意外,也有些亲切。

    “艳子,好久不见了,我没想什么,一切还好吗?”

    “你还知道好久不见啦,我当你都不认识我这个朋友呢?还行啊,也考完试了。”说完她看了看我,忽然,我们就沉默起来,彼此都没有说话,感觉到一丝尴尬。

    还是艳子打破了这份僵持,“晓晓,你现在住什么地方啊?老家吗?”

    我点点头,过会才说,“艳子,我外婆也在呢?要不你上我家来?”

    她言又止,最后还是说了,“不了,正赶着回家呢,下次吧。”

    听出她言语中的不乐意,可我还是假丝丝的说了句“恩,等你有空来哦。”接着我们各自背对背走过去,就像以后我们的人生一样,彼此不再有交集。

    那是第一次感到,与艳子的距离越来越远,那时心中就隐隐感到,也许,我们之间的感再也回不到以前了。不是因为那些距离,而是,当我经历那些不好的事时,你不在我边,所以无法体会那时的处境。友渐渐转淡,不是我们不想要维系,而是,错过了如何维系的时间。

    于是,就再也回不去了。

    回到家时外婆还在熟睡,将买来的菜稍微弄了弄,等她醒来时,已经可以开吃了。外婆显然很高兴,“晓晓啊,你太能干了,这么快就准备了这么多好吃的。”

    我们面对面坐着吃,外婆跟我说了好多,基本上是她在说,我在听,有时候她说得有些凌乱,但不要紧,我仍旧开心的听着。风吹过来,我详装沙子吹进了眼睛,用手拂去,都是泪水。

    那顿饭吃了好久,久到连自己也忘了,到底有多长时间没有这么同外婆聊过了。知了叫个不停,伴随着我们度过这个愉快的下午。

    那年暑假,是记忆中最美好的一个假期,那个夏天,留下了很多美好的记忆。

    圆圆偶尔会过来看望外婆,通常她都是与外婆聊得比较多,而我只是充当倾听者的角色。有了她在,家里闹许多,外婆也很高兴,笑容从她脸上常常能够显露出来。

    两周之后,有快递员到我家来,闻之我赶紧跑出来,来了,来了。顿时紧张极了,拆信封时,心都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是的,是的,是a大的录取通知书。

    看着几个烫金的红色大字,说不出来的高兴,为了这一天的到来付出了多少努力只有自己知道,外婆听到外面的动静,也过来看看有什么事。我立刻抱紧外婆,用哭腔高兴的对她说,“我考上了,我考上a大了。”

    外婆有些迷糊,好一阵才反应过来,“我家晓晓好聪明啊,最厉害了。”

    我考上了,张君涛,我们的约定,我实现了。心底,小心的对他说。

    第二天,圆圆就来了,看着她脸上洋溢着笑容,我便知道,她大约也有好事要跟我说。

    “晓晓,我收到a大的通知书了,我竟然考上了,啊哈哈哈。”她高兴的手足无措。

    “太好了,圆圆,我也告诉你个好消息,我也收到a大的通知书了。”

    “呀,真的吗,太好了,太好了,这样我们就又可以一同去。晓晓,太棒了太棒了。”她高兴的几乎跳跃起来,这样一个美丽聪慧又快乐的女子,有你陪伴的岁月,真好。

    是夜,给母亲寄去一封长长的信,告诉她自己考上大学的好消息,也告知外婆的病。同时也支会她,等我去了s市时,外婆届时也会一同搬去,请她不要担忧。

    信的最后,只写着安好。其实,多想加上几个字:我想你,妈妈。

    最终,我还是没有如实的说出心里话。

    这个暑假一过,自己的份就成了大学生了,一想到这个,就万分的骄傲自豪。八月初的时候,确认了自己的院系-----法律系,与高考时想的一致。圆圆也收到确认函-----社会科学系。

    离开c城之前,特意去了趟艳子家。她过来开门时,能够隐约看到哭过的痕迹,心里一凉。没说几分钟,她便告诉我这次高考考砸了,家里也不打算继续支持她复读,让她随便读个大专算了,为此和父母一直在吵架。安慰人从来不是我的强项,她说这些时我也只是安静的听着。最后,她好像有点火了,“晓晓,你能不能多为我想想,什么事告诉你,你都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你能不能说些话,安慰安慰我。”

    她突然发火,有些惊住,于是更加沉默,因为不知道说什么好。她见我这样摇了摇头,“晓晓,我不似你,有什么话都憋在心里,我不行,话就要痛快的说出口”。

    “你老是一副什么都无所谓的样子,让人怎么跟你亲近,我知道你不是无的人,可是,你已经不似小时候了,我们都长大了,也许,感也渐渐淡了吧。”

    那是我第一次从她嘴里听到感转淡,也是最后一次。艳子,要是我知道这是我们最后一次的相逢,我一定不会就这么离开的,我以为人生还很长,时间还很多,却未曾料想,给我们的机会那么少。

    “艳子,我知道你现在心不好,也许说什么都是不对的,这样吧,我离开学还有段时间,等你心好点了,我们再相聚。”

    她没说话,我只当她同意了,就离开了她家。

    这一别,就是天涯。

    离开之前,自己还要去个地方,去见个熟悉的人。

    喜儿姐姐看到我的到来显得很高兴,她也将男朋友介绍我认识,是以前一个夜总会工作的,现在去了厂里找了份工作,他打算等他安顿下来,将喜儿也介绍进去。一个女孩子,在那里工作始终不太好。因为他说了这句话,对他的印象一下子改观,一个能够为自己心的女人打算的,他本就值得去

    看着喜儿姐姐洋溢着幸福的笑脸,我想,她这辈子,注定会比她母亲过得好。喜儿姐姐,恭喜你。

    得知我要去a大读书,她死活都要送我件衣服,离开乡下那么多年,可她的内心还是那般淳朴。

    来到一家小店门外,她硬拽着我进去,给我挑了她觉得满意的行头,大红大绿的上,觉着显眼,也适合我。不由分说要付钱,我只管收下,也不好违了她的意。

    这衣服后来穿了好多次,虽然不怎么适合,但这毕竟是她的一番心意。每次穿上它,都能够体会到,那个夏天,喜儿姐姐。

重要声明:小说《天晓拂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