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帮助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左左轩 书名:天晓拂云
    外婆当天晚上就醒了,看到我,不知怎的好像松了口气。她拉着我的手,艰难的说了几句话,“晓晓,别怕,外婆没事的。”

    我沉默不说,只是点点头,让她少说话。她看着我,笑了。

    第二天、第三天,连着几天外婆的病逐渐稳定下来。医生告诉我,外婆的病没什么大碍,平时只要修养妥当,是没什么问题的。坏就坏在她现在有轻微的帕金森现象,现在还可以用药物治疗,可这只是延缓而已,并不能起到根除的作用。总之一句话,外婆接下去最好有人好好服侍,否则,况只会越来越糟糕。

    医生的话让我沉思许久,外婆年事已高,单靠她的退休金是难以为继的,可接下去正是花钱的时候,现在有了一笔急救款,可是以后呢?拿什么来过下去。虽然不想面对,可这些问题总不会自己消失。

    我曾经以为痛苦的极限是痛哭,经历过才知道,痛苦的极限是无泪。因为,早已不知道怎么该流泪了。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至少外婆还在边陪着我,为了这,也得坚持下去。不清楚坚持的意义,可更加害怕对现实妥协,现在的我,面临的是一道单选题,而答案只能是坚强。

    外婆在医院住了些时间,好在有张君涛的资助,白天请了个护工看护外婆,傍晚放学过来陪她。外婆住院的这段时间里,班主任来过一次,赵圆圆也过来过,李艳更不用说了,周末两天她几乎一直跟我在一块。唯独没有见到舅舅舅妈的影。我知道外婆虽然嘴上没有说什么,但是心里却总归有些期待的。我告诉外婆,舅舅这些天工作很忙,他来过几次,不过你就是睡着了,也不好吵醒你。

    “哎,下次他再来,你一定要叫我起来”。外婆毕竟年纪大了,连这样的话也没听出来,我讪讪的敷衍着。那时候,我哪里知道,她分明是不想拆穿我,才选择相信。

    这些天奔波着,做作业时,常常写着写着,就靠在边睡着了。一觉醒来,已经是早上了,有几天连着迟到了好几次。好在老师们知道我家的况,格外的包容。赵圆圆也是,怕我跟不上进度,给我准备好了她的笔记。

    这些美好的事,让我暂时忘记了这个世界的丑陋,可绕不过去的,是现实。

    又是一个迟到的早晨,有所不同的是,一同迟到的,还有一个男生。从我进入这所学校开始,与这个班级的同学说过话的不超过三个。除了班长,赵圆圆,还有就是乔伟峰了,其中两个人还是初中时的同学。

    这个男生因为迟到被老师罚站,当我进来时,老师让我直接过去。他当即有些不乐意,“老师,怎么男女有别啊。”同学们一听这话,顿时开始窃窃私语起来,有几个还上下打量了我一下。

    “就是,怎么李晓迟到就没问题,陈杰迟到就不可以啊。”有几个调皮的男生立刻附和起来。

    老师听了,顿时有些不高兴,“李晓同学因为要照顾她外婆,因此不得已才迟到的,你又是因为什么呢?”

    “老师,我也要照顾我爷爷的。”

    这话一出,教室里立刻喧嚣起来,大家都笑作一团。任课老师立即脸色沉下来,“不要说话了,安静,安静,谁再闹,去外面站着。”。

    那个叫陈杰的男同学立刻开始鼓动起来,“老师,你这可是体罚啊!”说罢,台下又是一阵细琐的杂音。

    任课老师彻底被激怒了,她有些咆哮道,“陈杰,难道你的家里也没有人照顾生病的外婆吗?难道,你的母亲也因为杀了你父亲而锒铛入狱吗?”

    “哗”的一声,教室里立刻安静下来,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齐刷刷的眼睛全都集中在我上。赵圆圆和乔伟峰因知道我家的事,故而没有吃惊,倒是老师,她大概也知道自己这次说过了,便开始打圆场,“同学们,因此,平时,我们更要多多帮助李晓同学,让她更快的跟上学习的步伐,是吧?”

    这时候,同学们都没有再提反对的声音,连那个陈杰,也乖乖的站着,不再反抗。一节课,老师在台上讲,下面什么声音也没有。

    一下课,他们都三三两两的聚集在一起,看到我走过去,立刻像瘟神似的躲开。我以为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些事我不会再去在意了,可没想到,原来这些都只是自己一厢愿的想法。

    我,依然,深深的在意那些眼光。

    虽然心里不好受,可我知道,没有人帮得了我,只有自己把这一切看得轻一些,心里才会好受些。

    到了医院,我装作一切都没发生过,与外婆聊东聊西。她这段时间气色恢复的很好,手臂也能自由的上下摇摆了。只是说话依旧不甚清楚,医生说,照我外婆这个年纪,以后一定要当心,不能让她再去外面劳作了,要注意休息。我看着外婆,不说话。

    第二天上学,同学们依旧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走到座位上时,赵圆圆看着我眼睛里透出悲伤,我勉强挤出一个笑容。这不关她的事,这也是事实,无论怎么逃避,都逃不过自己是杀人犯女儿的命运。

    连着好几天,大约大家也腻烦了对我的讨论,况且每次我都不把这些当一回事,他们也就不再提起。只是偶尔,他们会用不屑的眼神看着我,就好比我拿走了他们心的玩具似的。

    我是没有时间去理会这些的,这些时间很多功课都耽误了,好在有赵圆圆的帮助,这才勉强过得去。考完试,马上就是暑假了。

    六月底的时候,外婆出院了。这一次,我没有带她回家,反而是带她到了一个养老院,那个地方的环境不是特别好,但是费用便宜。我已经想好了,利用这个暑假要好好打工,多挣些钱。

    至今依然忘不了外婆的眼神,里面充满了祈求与无助。我只能当做没有看到,狠狠心将她送进养老院。安顿好她后,才离开。转的霎那,抬头看了看天,因为不想被别人发现在眼眶中忍了很久的泪。

    抬头,便能将眼泪憋回去,这曾经是母亲的说过的话,试了试,果然很有效。

    要想找工作,先得有行头。满屋子找了一下,发现除了自己的校服之外,竟然找不出一件像样的衣服。没别的法子,只得去县城里找家便宜的小店花钱置办了一衣服。看着镜子中熟悉又陌生的自己,试着对自己笑笑,却发现根本笑不出来来。

    褪下新买的衣服,拿着仔细看了看,检查了下线头,将参差不平的线头剪掉,这才重新换上。一新衣服一上,人顿时显得精神起来。拿起装好的旧衣服,向一个地方走去。

    7月份的午后,正是最炎的季节,为了省下点交通费,硬是走了过去。门口遇见的还是上次那个保安,没等我开口,他便说,“小姐你来啦!”客客气气的样子,与第一次趾高气扬的态度完全不同。我点点头当做已经打过招呼了,他见我不搭理,马上又说了句,“张总在呢,小姐您往里头走就是了。”

    “哎。”我应了一声,七月炙的太阳靠在水泥地上,从地上反出的更是折磨人。办公楼就在眼前,看着没多远,可走着走着,就好像永远也到不了,花了好长的时间,终于来到了办公室。那个精明的秘书看到我,马上就换上一副面孔,笑意盈盈,“小姐,你来啦,张总在里面同客户商谈,要不你等会。”

    “好的,我坐着吧。”

    秘书恭敬的问了声,“还是先前的咖啡吗?”

    “嗯。”

    “好的”说完,她便过去准备。

    没多久,她就端着一杯咖啡朝我走来。我轻轻的押一口,还是那个很苦涩的味道。

    百无聊赖的坐着,随手翻了翻这里放着的时尚杂志,漫无目的的随意翻看,里面都是一些价格其高且没有实穿效果的衣服,可偏偏就有人追捧着,且乐此不疲。

    忽然,门打开了,一股浓郁的香水味道马上弥漫开来,好像整个房间都洒上了一股香水。一位打扮入时浓妆艳抹的女子从里面走出来,她的头发有些凌乱,手里挽着一只小包。她朝我上下打量一番,我这小店里劣质的衣服与她上的名牌衣物比较起来,更显得局促。我没有别过头去,而是选择同她对视,她大概有些愤怒,见我小小年纪一点也不示弱,翻了个白眼,她的视线飘到我旁边的马夹袋,又看了看我的衣服,离开的时候,从她的嘴里,分明听到“切”的声音。

    她走后,秘书马上让我进去。本来以为外面的香水味道已经够浓郁了,想不到张君涛办公室里的更加强烈。他坐在办公桌前,似笑非笑的看着我,对于我的到来,丝毫没有感到意外。

    秘书将刚才我喝的咖啡带进来,我看她进来时闻到那股呛人的味道也稍稍蹙了蹙眉,不过很快便职业似的恢复平静。进门时,张君涛看了看我,发现不再是那校服,而是换了衣服,笑笑“你不是说咖啡苦吗?怎么还喝。”他看着盛着咖啡的杯子,问我。

    “苦不苦在于心境,你觉得它苦,它便苦。你若觉得它甘甜,那就会甘甜。”

    “哦,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么解释,想不到你小小年纪,竟能说出这么透彻的话来。”

    冲着他笑了笑,他脸上的表告诉我刚才那个笑容很奇怪,他没说什么。 “今天过来,是有什么事吗?”见我不说话,直截了当的问我。

    我看着他,都说一个人的行为格可以从眼睛里看出,可看着他的眼睛,我却怎么也猜不透他的心思。“没什么事,只是过来谢谢你上次的救济钱款。现在这个况没办法立刻还给你,还请你原谅”。

    他静静的听我说完,见我言又止的样子,便饶有兴趣的看着我。

    听说他以前是省城大学毕业的,后来差阳错来到了这个县城,被张博的外公看中,做了他的上门女婿。他也着实勤恳,不仅将生意规模逐渐扩大,还很注意与官场中的人往来,形成了一个非常牢固的关系网。以至于后来张博的母亲花了很大的代价才从他手中拿走一部分资产,虽说这钱本就是他们的,可要不是张博父亲,估计也形成不了现如今的规模。

    今天他着一件浅色的格纹条子t恤衫,戴一副眼镜,给人感觉就是一个彬彬有礼的学者,谁也不知道他的眼睛后藏着什么心思。

    “虽然很不好意思,但是您能再支点钱给我应应急吗”,说完,有些忐忑直视他的眼睛。

    见我这么一动不动的看着他不说话,大约有些不好意思,故意咳嗽了一下,这次他很干脆,没有问我原因,而是直接从抽屉里拿出一叠钱来,“这钱你先拿去用,不够再来这支取。”说罢,将一叠钱放在办公桌上。

    他再表现的若无其事,我都感觉自己脸红的难堪,可是又能怎样,不得不对现实低头。

    拿钱,放好,然后告别,一连串的动作娴熟的很,我,终于变成了曾经被自己轻视的那一类人。虽然一直告诫自己,是现实所迫,但不得不承认,自尊心什么的都不复存在,剩下的只是对现实的妥协。

重要声明:小说《天晓拂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