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再见,初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左左轩 书名:天晓拂云
    考前动员结束后,家长们一个个的都走了,教室里,只剩下我和张博还有他父亲。他撇了我一眼,又看了张博一眼,对我说,“小姑娘,你别担心,我那个朋友”说到这,他朝张博望了望,张博适时的笑了笑 ,“那个朋友她没事,只是骨折了,要躺一段时间。费用方面你不要有顾虑,我都会处理好的。希望你在接下来的子中好好学习,学业上也多帮着我们张博一点。”

    我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局,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放下了。整个周末,我过得都异常的踏实,心里便安定下来。

    填志愿,报考,这一系列的步骤弄完,已是夜半了,看着外面一团漆黑,我心里忽然很平静。虽然现在正是最难熬的时候,但只要想到这段子熬过,便是放松的暑假,一阵轻松。

    接下来的子,大家更加勤奋的学习,在交完报考志愿后,整个教室变得更加安静了,只有笔在纸上写字而发出沙沙的声音。那段子,现在回想起来,即是漫长的,也是快乐的,心中的愿望无比的简单,只是希望能够顺利考上,然后,毕业。

    中考前一天,张博特意留到很晚,他陪我走了一段路,一路上,大家都沉默不语,快到我夹了,他才对我说,“晓晓,你明天一定要加油。”

    “嗯,你也是。”

    “当然”他对我笑笑,虽然如此,但我总觉得他那一天看起来怪怪的。我因心里惦记着明天的考试,因此也不多语。

    两天的考试时间终于过去了,走出考场的时候,我长长的舒了口气,过去了,不管好的坏的,都过去了。对着天空,这半年多来我第一次对着它展开笑容。

    等待放榜的子总是特别的漫长,这些天我没怎么出去,倒是李艳常过来找我。有一天,她过来时,告诉我一个惊人的消息,“你知道吗,我们县的老板张君涛跟他老婆离婚了。”

    我一时没想起张君涛是何人,还是李艳提醒我,“就是你同学张博的父亲呀。”

    “啊!”我大叫一声,倒把李艳吓了一跳,怪不得那段子张博看起来怪怪的,是不是因为那个女人的缘故,想到这里,我便有些不管不顾,朝门口走去,留下李艳一人。

    我朝着张博家走去,脑海里依稀记得张博家的地址。张博家的大门由铁门锁着,一看就是富丽堂皇,我按了几下门铃,都没有人应门,正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时,里面传来一个慵懒的声音,“谁呀”

    我赶紧回答,“阿姨,你好,我是张博的同学,张博在吗?”只听到那边又有一个女声传来,是个严厉的声音,“门外面是谁?”

    “夫人,说是张博的同学。”里面的人马上应答。

    “让她进来吧。”我听到里面的人这么回答。门打开了,我定了定心,朝里面走去。

    屋里摆满了很多名贵的物件,我小心翼翼的走着,生怕弄坏了。厅里坐着个妇人,看样子,应该就是张博的母亲了。她用眼神上下打量了我一下,“你是张博的同学?”她有些怀疑的问。

    “是的阿姨,我是晓晓。”

    “哦,是晓晓,从张博那里听过你的名字,来,上去吧,张博在楼上。”她指了指楼梯,我便告别她,走了上去。

    楼上好多个房间,正当我无措之间,从一扇虚掩着的房间里,看到张博坐在写字台前,他的肩膀一抖一抖,我看出来了,他在哭泣。

    大约是听到后的动静 ,他回过头,从他的表上看出他的愤怒,但随即,便被惊喜所覆盖,“是你”他的语气中丝毫没有被撞破的尴尬,而是充满了惊喜。“你怎么找到这来了?”

    “我,我听说”后面的话我没有讲下去,他大概也知道我听说了什么。他笑笑,同时用手擦了擦眼泪,“被你看到这样的我,真不好意思。”

    “不,你别这么说。”我心中有太多的疑问,但看到他这样,什么话都没好意思问。

    张博看出我的想法,他像是自言自语的说着这些往事。原来,他母亲早已知晓父亲外面的人,只是一直隐忍不发,直到这次,她听到张君涛竟然因为别的女人动手打了张博,这些年来所有的愤怒一并而发。她私下里早已完成了对张君涛财产的收集,趁这个档口,又找来律师提出了离婚申请,一下子割去了张父70%的财产。张父自然不同意,便同她闹,却没想到张母早就请好了上面的人,张父一看这架势,只好乖乖低头。

    “张博,对不起,我没想到那天会给你们家造成这么大的事。”我心中很愧疚,没想到他倒是安慰我,“我妈说,还得谢谢你呢,要不是你那天的那个举动,到现在她还狠不下心跟我父亲离婚了呢。没事了,这些都过去了。”“不过”他看了看我,这不过后面的话着实让我惊呆了。

    “我得去国外生活了。下学期开始去那边上课了。”他低声告诉我。

    我霎时睁大了眼睛,有些不相信的看着他,“什么,你要去国外了”

    “对,我妈这边的事处理好,就动,去加拿大读书。”

    那时候的我,觉得县城对我而言是个很大的概念了,我从未想过,我的朋友,他竟然要去国外,去加拿大读书了。脑子里一片混乱,也许是一时不能接受罢了,总之,我跟他一下子就安静下来,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就这样过了好久,我终于开口了,“张博,以后就是你跟你母亲相依为命了,请你一定要好好学习,别让你母亲心。”我也没想到怎么就说出了这样一番话,张博也明显是怔住了,他的眼泪从眼睛里流出,看着他我也忍不住流出眼泪,忽然,他紧紧的抱住我,“晓晓,那个时候给取了个不好听的绰号,真是对不起。”

    我被他死死的抱住,看不到他脸上的表,但我猜,他一定是懊悔极了,“没事,那么久的事了,还提他干嘛。现在我不是好好的吗。”

    “嗯,嗯。”他没有说话,只是一个劲的点头,他的下巴搁在我的肩膀上,有些酸痛,但我没有出声。就这样过了好久,直到听到外面的脚步声,我们才分开。

    他和他母亲一定要留我吃饭,可我还是拒绝了,一是因为没有告诉外婆,我怕她担心,二,也是因为我希望她们能够好好说说话,要是我在的话,肯定会有影响的。

    他没有挽留我,见我态度坚决,除了让我小心回家外,也送了台walkman给我,我看了下牌子,是本的。那时候,这台机器是很贵的。我知道他为什么送我这个,整个初中三年,其他同学都有,就我没有,只得在老师那里听。看到这件东西,我怕眼泪会忍不住,于是别过头去,飞快的消失在夜色中。后,我能看到一双眼睛,一直注视着我。于是,我只能更加飞快的朝前走去。

    回到家,心里还噗嗤噗嗤跳个不停,外婆喊了几次让我吃饭,我都拒绝了,她不再坚持,而是自己先吃起来。我躺在上,回想与张博以往的点点滴滴,那些过去的往事像纪录片一样在脑海里回。眼泪也一滴滴的落下,到最后,自己竟然渐渐睡着了。

    焦急的子终于过去了,迎来了放榜的时间,那天,我特意起了个大早,我也不知怎么了,心里丝毫没有替我的成绩单担心,反而,我想早一点看到张博。

    他来了,坐在座位上,还是老样子,吊儿郎当,但我知道,他的内心比任何人都善良。他见我过来,只是笑笑。老师在台上说着什么话,我全都不在意,我们各自在纸上交流,他告诉他在国外的地址,让我写信给他。同时,他神秘的对我一笑,我有个礼物给你,但是,这要过好久,我问他大概什么时候,他说,当我读了高一才知道。

    我到底没有理会他的意思,也不在说话。因为老师点到了我的名字,她。激动的表示,“让我们恭喜李晓同学,顺利进入c中高中部。”同学们听从了老师的建议,拍起手来,但我看不清他们是真为我感到高兴还是其他,但我知道, 至少秦紫欣不是真心的。

    课上,老师也宣布张博同学要出国的消息,所有的同学都大吃一惊,可我没有,大概是早就知道的缘故。我看到秦紫欣眼角甚至有眼泪,她低头,很快用手拂去,一切好似没有发生过。从她的眼睛里,我看出了慕。

    张博在同学的起哄下说了几句,最后,他恨老成的说到,“大家即将迎来一生中最重要的三年时间,希望共同努力,考上理想的大学。”

    那短短的一上午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我手中捧着录取通知书,心里却平静的很,没有特别的激动,也没有什么感慨,只是,我收好了张博的地址,终有一天,我要对他说,对不起,我骗了你,那天的事,是我故意的,我故意使了劲,才让那个女人摔了下去。我曾经深深的嫉妒你,可现在,我只有深深的怀念。再见,初中,未来,你好。

    我昂起头走在路上,七月的头尤其毒辣,可我什么都不觉得。我这个杀人犯的女儿,如今终于可以昂起头走在路上,心里却没有一丝的不安与害怕。我不知道接下去会是怎样,但我心里很清楚一点,任凭如何改变,自己先不要退缩,迎着太阳,总能找到希望。

    外婆知道我考上了c中的高中部,她也很高兴,特意烧了顿菜给我庆祝。我跟外婆边吃菜边聊天,好久没有这样的子了,外婆看我高兴,说了句“你舅妈让我们回家”,她说得很轻很轻,可我还是听到了,我放下筷子,看着外婆,她因为常年的辛勤劳作而早已年老,脸上爬满了皱纹,手也粗糙的很。我告诉外婆,舅舅家我是肯定不会回去的,我也希望外婆不要回去。舅妈那个子,不会给我们好脸色的,“你也知道,她是为什么让我们回去。”

    外婆听了这句话,没说什么,只是一个劲的叹气。未了,她才说,“你这子,像你母亲,真烈。”

    好久好久,没有从外婆口里知道我母亲的消息了,我听了别过头去,外婆瞧我这样,便不再说话。

    她以为我还在责怪母亲,恨她吗?恨的吧。可知道了自己的世之后,更多的却是心疼她,写的信她迟迟没有给我回信,哪怕她知道这个通信地址,她是不想给我负担吧。可是,妈妈,你怎么会成为我的负担呢?一直一直以来,都好期待你能够告诉我,其实,你我。

    这个暑假,因为没有考试的负担,跟着外婆一同在外捡破烂,看到一些学生丢弃的书本,我特意拿到家,当练习似的做起来。其实现在有外婆的退休金在手,生活倒不成问题了,可外婆总说自己闲不住,我担心她一人在太阳底下晒,便跟着她一同出去。

    这个假期晃晃悠悠的过去了,八月底的一天,收拾好书包,踏上了学校的路。

重要声明:小说《天晓拂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