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冲突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左左轩 书名:天晓拂云
    中午午休的时候,把此事跟张博说了,他听了好久都没做声,只是问了句,“那你想没想过把外婆的工资卡拿来呢?”

    “这个么,还真没想过。”我知道外婆心里还是顾着舅舅的,因此也不想把此事做绝。

    “晓晓”那是他第一次念我的名字,“你想过没有,接下来这一切开销都需要钱,外婆年纪那么大了,难道你还想让她捡一辈子的破烂供你念书吗?跟你外婆好好说说,她总会明白你的。”

    一席话说的我脸红红的,他怕我误会,连忙说,“我没有别的意思,你别多想。”

    “我知道的,放心吧,那,怎么把工资卡拿回来呢?”

    “这简单,去银行报个遗失证明,他们就会注销那张卡,随后再去开张卡就成了。”

    “哦,知道了,你懂的可真多。”我冲他说。

    他有些得意,又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

    回家后,同外婆商量了一下,看得出外婆并不想这么做,可眼下咱们处境也不好,没办法,她也只好同意。这个家里还是很凌乱,外婆白天时稍微整理了一下,看上去整洁多了,只是还未通电,点了根蜡烛将就着。心里有了别的事,因此也不觉得有多可怕了,睡觉前满脑子都是明天的计划,很快就睡着了。

    第二天趁着周末,去银行把卡的事办了,想着以后每个月都有固定的钱打来帐上,心里忽然很安定。

    从银行回来后,把家里好好的弄了一下,好久没有仔细打扫过这里了。上一次打扫还是三年级的时候,可是,第二天,这里就变成了凶案现场,虽说有外婆一起,可心里还是觉得毛毛的。

    好几年没住人,里面都已经长草了,第一天来的时候外婆就把它稍微整理了一下,起码等我看到的时候,觉得还行。看着眼前陌生又熟悉的场景,勾起了往事的回忆。

    厨房里,同妈妈一起做饭;卧室中,同小妹嬉戏;客厅里,家人一起聊天;不可否认,在三年级以前的那段子中,也并不全是悲伤的记忆,这其中掺杂了许多美好的回忆,可是,再也回不去了。

    墙壁上的石灰几乎全部脱落了,干脆用小刀把它直接坯下来,露出红色的砖头,厨房和客厅就随它去了,只在卧室中糊了些报纸,瞧着没那么难看。这些工作等全部弄好已经是下午了,为这,跟外婆午饭都没吃,现在弄得七七八八了,收拾收拾下碗面条吃。

    一碗面条就着辣椒,吃着就饱了,看了看我们的劳动成果,跟外婆都笑了。“从现在开始,在这要好好生活。”我在心里对自己说。

    有老邻居走过来,“是晓晓吗,好久没见着你了,你妈还好吗?这么搬过来是要常住了吗?”

    老邻居一下子问了好多问题,没法一一回答,只是“嗯嗯啊啊”了几下,算是个交待。

    陆续有老邻居前来打招呼,也许是好久不见的缘故,这些以前看着我爸耍酒疯的人,这次再见竟不似以前那般厌恶,时间,真是一剂良药。

    十月的天气,傍晚时分已经冷了,收拾好后,我便开始复习功课,初三了,不但时间紧迫,而且作业也多,时常做到很晚,但因为不用照顾表弟表妹功课的缘故,轻松许多。

    子一天天的过去,我知道,随着时间的临近,该来的总归会来,逃也逃不掉。

    十月底的一天,我正在里屋做作业,外婆在外不知忙活什么。忽然听见一阵嘈杂的声音响起,“红,你怎么来了。”

    “哼,我怎么来了,您还好意思问,那个小丫头呢,让她出来,我倒要问问她,她想耍什么花样?”舅妈一脸的怒气说道。

    听着舅妈趾高气扬的声音和外婆唯唯诺诺的态度,我忍不住跑了出来,“舅妈,有什么话你冲我说,别为难外婆。”

    “哦呦,晓晓,现在长大了,可以对长辈这么无礼啦!好好好,都是你妈调教出的好女儿。”

    “舅妈,您好好说事,别扯到我妈头上。”我这么呛了她一声,她立刻不悦,但到底没有为难,而是换了副脸孔,“晓晓,舅妈也是没办法,先前你在的时候,还可以帮弟妹妹看看功课,现在你走了,谁辅导导他们功课呀?晓晓,你还是回去吧!”

    “舅妈,也不是我不想回去,可这里才是我自己的地方,老是住在您那也不合适,要不以后我周末过去一趟,看看他们的功课?”

    “晓晓,你能这么想是再好不过的了,那什么,还有一件事,你看,咱们家吧孩子又多,你舅舅他活计干的又不好,今天这边干几天,明天那边干几个,也不固定,虽说我在外面承包了个卖蔬菜的,可现在做这个的人多,利润实在不行,要养活一大家子很吃力啊。你外婆也照顾我们的,她说了,反正就你舅舅一个儿子,以后让我们照顾的地方多了,硬是给了我她的退休金,说哪怕给两个孙子女买糖吃也是的一点心意。 可我今天去银行,银行的说这个卡已经注销了,你看,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

    我看着眼前舅妈的这张脸,眼前浮现出无数副她咄咄人的场景,小时候,她老是瞎嚷嚷家里缺了东西,无数次的让我们姐妹背黑锅,把黑的说成白的,常常寻着由头无缘无故的打骂我俩,明明缺的东西,第二天又堂而皇之地出现了,为这,外婆几回陪着笑脸去说,可每回都受到舅妈的严苛,看着外婆这么伤心,我也就不好再她面前多提起,但这并不代表就可以忘记。

    “舅妈,你的处境我也很理解,但现在我跟外婆两人相依为命,处境也很艰难,外婆呢就打算自己来使她的退休金,正想找你商量呢?想不到你就来了。”

    一听这话舅妈怒骂到,“好你个小丫头,刚搬出来就算计你外婆的钱,什么商量不商量的,还不都是你个小丫头出的鬼主意,哼,我算是看明白你了,简直就是一吸血鬼,也不想想,当初要不是我接收了你们两姐妹,你们怎么活下去。有娘生没爹管的死丫头,哼!”

    “舅妈,你也是有子女的,这么说,也不怕遭报应。”

    “哼,报应,让我告诉你什么是报应。”

    一听此话,外婆立即讲到,“红,你别瞎说,不就是要钱吗?退休金我给你,你拿去,什么也别说,快走。”说着,就要把卡给舅妈,一个眼疾手快,我把卡给夺了下来,“外婆,干嘛给她,她管过你我死活吗?”

    “好呀,小丫头,这可是你我的,妈,您可千万别怪我。晓晓,知道你爸小时候为什么只打你不打你妹妹吗?因为你妈大姑娘的时候被个下乡的文化青年搞大了肚子,后来肚子一天天打起来,也就是你这个爹因为家里贫困没办法才要了她。哎呦喂,真是天大的耻辱啊,你外婆一辈子的工农兵,竟然教出这么个女儿来,真是伤风败俗啊!”

    顿时,我有些迷惘,怀疑着舅妈说的话,可看着外婆嘤嘤直哭,明白了一切。舅妈还在骂骂咧咧的说着一些话,可我什么也听不进去,闻讯而来的邻居们又来看闹了,看着他们的表,忽然为妈妈感到心痛,当年她遭受爸打骂时,看着外面一帮子看闹的人,心里肯定很难受,这么多的人,竟没有一个人帮她,就因为她未婚先孕吗?那个文化青年,他是谁?我的亲父亲又是谁?一连串的问题搞的我头脑发胀,我开始发疯似的大喊大叫起来,“住口,住口,都给我滚出去,滚出去。”一边说,一边还拿东西往外砸,我这么一弄,倒把大家都吓跑了,连舅妈也停止了辱骂,恨恨的看了几眼就走了。

    我心神恍惚的走进屋内,外婆赶紧把门关了,我坐在写字桌前,背对着门,外婆在后叫唤,“晓晓”。

    此时我能够想象她心中的悲痛,可是跟她又有什么关系呢?想到着,对她说,“外婆,我现在心里很乱,您让我好好静一下。”

    “哎,唉。”外婆在门口叹了口气,随后出去的时候悄悄的带了下门。

    真正安定下来,心里倒也不烦,理解了好多事。成长,真是一件既甜蜜又痛苦的事,一方面她拼命扯着你的后腿,让你不要忘记曾经忘却的记忆;一方面又让你对未来抱有期望,期待那是一个暖花开的好时节。可不管怎么,你总得面对现在,不论它是苦的,甜的,酸的,痛的,闯过去,才能有暖花开的那一天。

    知道这个真相后,我倒对于生父亲不甚感念,当年他既然可以抛下怀孕的妈独自回了城里,也许去之前还让她一定等他,可结果呢?第一次,心里有了跟母亲通信的想法,是的,不想见面,因为怕好多话都说不出口。人,渐渐长大后就是这样,会掩饰自己内心的想法,倒不如小时候好,难过就哭,开心就笑,可是,那样的子一去不复返了。

    信的开头想了好多词,可终究没有落笔,最后,千言万语只化为寥寥数语,“妈,跟外婆现在在自己家中,女儿等着您出来团聚。”随即,为了不想改变心意,立即拿出信封粘贴起来,把它好好的安置起来。做完了这件事,忽然觉得心里很安定,拿出作业,静静的做起来。

    第二天上学去的时候神色如常,只是让外婆把卡给了我,“外婆,您放心,我没事,就是担心等会舅妈还要过来烦您。把卡给我,她要闹就让她来学校好了,外婆,我现在长大了,会分辨是非的。”

    外婆没有说话,只是赶紧把卡给了我,我将它妥帖的放在书包内,告别外婆,就如同许多个早晨一样,一个人走在路上。

    中午午休的时候,把这事跟张博说了,他听了之后倒没有想象中的惊愕,看来,自己认为大不了的事,在别人眼中只是一件小事罢了。这么想着,心里便轻松很多。

    看着我明显轻松的表,他笑着问,“是不是说出来好多了。”

    我看着他的眼睛,真好看啊,第一次觉得男孩子有这么明亮的眼睛,有些失神,他大概有些不好意思,假意咳嗽了一声,顿时让我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赶紧移开视线,说到,“只是没想到,自己会那么快的就接受这个事实。”

    他笑笑,“因为这个结果让你有些理解你父母的行为,就好比你本来进了个死胡同,怎么都出不来,忽然间有了扇小门,虽不是你最中意的,但至少能顾得眼前了。简而言之,你为你父母的行为找到了合理的解释。”

    大概我比较愚笨吧,他的话回味了好半天,但最后一句总算是点醒了我,多年来,一直不能理解为何自己在家不受父亲的待见,他对待小妹的态度为何不同,为什么父母之间总有一种敌对的绪在,为什么每次吵架母亲都只能无奈的选择忍受,直到她终于不能忍受的那一天。

    霎时,我有些可怜起那个叫了八年的父亲,这么些年,他是怎么过的。看着没有血缘关系的小孩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心里肯定也是很怄火的吧!但他忍住了,虽然也对我发脾气,最后甚至动手,但他至少给了个完整的家。

    而母亲她也是个可怜人。那个时候,那位下乡的文化青年也是百般许诺,可城里的一纸调令来之后,跑得比谁都快,纵使花前月下,也有曲终人散。我的母亲,那个怀抱着美好未来的人,却未曾想过,她跟她肚子里的孩子,就这么没了指望。

    胡思乱想间,午休时间过去大半,同学也陆续回来打断了思路,这倒也好。放学后,一个人走在路上,慢慢整理思路。走着走着,觉得路越走越宽,其实,我知道,是心宽了。

    外婆见我回来了,赶紧堆着笑脸,“晓晓回来啦”,看着她这般讨好的笑脸,心里一阵发酸,微笑着,“外婆,我没事了,你放心吧,这些都过去了。现在我只想好好学习,考个好高中,等妈妈出来团聚。”

    听我这么一说,外婆的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晓晓是长大了,真懂事,外婆放心了,来,吃吃外婆做的菜,特意为你准备的,红烧。”

    “哇,今天真开心,外婆真棒!”我故意用轻松的语调说着话,接着便高兴的吃起来。看着她明显放松的表,我心里也定了。

重要声明:小说《天晓拂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