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初中生活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左左轩 书名:天晓拂云
    一个寒假下来,同学之间彼此都很客气,见面点个头,算打个招呼。我还是老样子,中午也依旧啃馒头吃,唯一例外的是张博也跟我一块吃,通常咱俩一句话也不说,他照例给些零食,除了“谢谢”外,偶尔也有些交流。

    习惯了老师的教学模式后,我的成绩稳步提升。期中考了第三名,这是我第一次进入前三名,当老师读出成绩时,自己也吓了一跳。因数学成绩好,许多同学课后都会问问题,只要我会的,都愿意一一为他们解答。慢慢的,我跟她们就逐渐熟悉起来。

    期终考结果出来,第一次我获得了第一名,班主任高兴坏了,奖励了好多文学用品。回家时,我也告诉了外婆这个好消息,她听了也很开心,末了,她说,“晓晓,你好长时间没见你妈妈了,不如趁着放暑假去看看她。”

    “外婆,以后再说吧。”

    “哎,那好吧,随你。”外婆听了之后只淡淡的说了这两句话,转过时,听到她淡淡的叹息声,随后便去干家务活了。

    暑假的一天,外婆有一天很早就出门了,等我醒来,桌上摆好了一天的口粮。那一天外婆到很晚才回到家,在她回家之前,我一直没敢睡着,尽管眼皮很沉重,可还是死命的坚持着。一直等到外婆栓门的声音,听到她熟悉的脚步声,才安心的睡着。夜里做梦梦见母亲,拿着一把长长的刀,上面都是血,她狰狞的问我,为什么不来看我。一下子就吓醒了,醒来看到外婆沉重的呼吸声,知道她出去见了母亲,可对我,什么也不说。

    也不知为什么,对于母亲,我总是亲近不起来。小时候一直是我在干家务,而妹妹在他们的怀里撒。那时,我年龄也不大,却因为是老大的缘故,很少获得父母的宠。因为这,我一度很仇恨小妹。现在想起那个时候,小妹撒的躺在母亲怀里,母亲温柔的喂她吃饭的场景我还会很生气。

    整个暑假,都是我一人在街边摆摊,外婆在外面捡垃圾。没有人光顾的时候自己就看看书,一些英文的练习题已经能够做一些了,回到家收拾完后就帮着表弟表妹辅导功课,帮着舅妈干家务,总之,暑假,一般都过得异常忙碌。

    每回开学前夕,我总要担心学费够不够,还好,每次外婆都能顺利的交上去,这次也不例外。

    两个多月没见,许多同学都长高了不少,男生们开始发育,喉咙变得粗起来。我悄悄观察着张博,他嘴巴周围,已经长出了不少的胡子。我们还是老样子,只不过关系比之前好很多。

    期中考前一天,左等右等都张博都没有来,课间休息时间,同学们都在窃窃私语,看着他空空的座位,不知怎的,心里竟有些担心。考试期间,他都没有来。

    一个礼拜后,他终于出现了,看见他又出现在班级里,我心里竟很高兴。中午他们吃饭的时候,忍不住问他,“这些子,你去哪里了?”

    他看了看,“警察局。”

    一听这话,我有点发懵,虽然我也进去过,还睡过一晚上。“你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我有些不安的问他。

    “没什么,只是偷了几辆车而已。后来我爸帮我搞定了。”他冲着我不在乎的说。

    见我不说话,他问,“怎么,是不是觉得我像外面的小混混?”

    “不,”我说,“你总有你的理由。”

    听我说这话,他似乎很震惊,看了看,说,“其实,就想让他们多关心我,注意我。”说完,他低着头,像一个做错事的小孩,没有了刚才的不羁。

    “我父母都不在边,但是,我懂。”随即,讲了些我小时候的事,他听的很认真,偶尔还问几句,这是我第一次讲起以前的事,这些,连李艳都没有对她说过,但不知为什么,却很想在这个时候对着他讲出来。说完之后,他也讲了些他的过往,包括他父母的生意,甚至连他父亲外面的人他都一一说与我听,他父母之间的争吵。他还说等他高中毕业就要去外国念书,回来帮他父亲做生意。他说他不想过父母替他安排好的生活,他想活得自由些。

    “知道吗,很多人都羡慕你,却想不到你有这么多的不快乐。”听后,我对他说到。

    他笑笑,“我也以为你是个对什么都不在乎的,却未想到你曾经那么介意你父母对你的态度。”

    听了他这话,我一时想不出什么来,后来同学们吃完午饭都回来了,也就不再聊天了。我细细的想着他说的那句,“不在乎”有吗?不由得摇了摇头,开始预习下午的课。

    那之后,有一些风言风语从学校里传出,好多同学都知道张博偷盗的事,所不同的事,男同学都拿不屑的眼神看他,女同学则是一脸的羡慕,为此,那些男同学都很不服气。一次体育课上,张博练篮球的时候同体育委员弄得很不高兴,不知怎地两人竟然打了起来。班长赵圆圆拉来了老师,将他们俩拖开,两人才停止了打斗。

    两个人上都挂了彩,出了这事,班主任自然很紧张,一连在班级开了好几次的思想教育课,还让我们写了好多的课后报告。男同学除了憎恨张博之外,连带对体育委员乔伟峰也很不满。以前喜欢张博的那些女同学,写了那么多报告后,也对他心生怨恨。张博与乔伟峰倒是不打不相识,从此后关系迅速拉进,男生的友谊,有时候真搞不明白。

    打架风波很快就过去,随后又开始复一的学习,作业。进入初二,学科多了,学习时间越来越紧张。我常常自己的作业都来不及,但没办法,要是不帮表弟表妹,舅妈就会对外婆使眼色,我不想让外婆为难,只好一边写作业,一边教他们。

    还好,考试成绩还算可以,第三名,比我预料中的要好很多。张博又是在最后几名,为此,班主任很恼火,可又不好说什么,只得把成绩同他差不多的骂个一通。

    那之后,我问他,“瞧你平时作业还不赖,为什么成绩老是提高不上去啊?”

    他对着我狡黠一笑,“成绩提那么高,要是哪天我成绩下来,他们不就又要烦我了吗?哪像现在啊,反正一点点在向上升,既满意,又不会烦我,多好。”

    我第一次碰到一个把自己的父母分析的如此细致的同龄人,也算是给我上了一课。我想,要是母亲在边的话,要是哪天我成绩下降了,她也会同一般父母一样,对着自己的孩子横竖不满意吧。

    那之后,我常常找张博聊天,咱们有的没的会说上几句。慢慢的我也了解了他的一些况,他父亲的生意都是靠他外公起家的,所以,在家里,他母亲地位很高。父亲也能干的,小小的一个厂,硬是办成了县里数一数二的私人出口企业。生意大了,家就顾不大上了,经常频繁出差,后来,就有女人找上们来,起初,他母亲还会跟他吵架,时间长了,连吵架也省了,经常是你干你的,我干我的,除了孩子的事,一般都不怎么交流了。

    听了他的事,我有些理解他为什么老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每个人,都有那么多的不由己,他的满不在乎,其实是为了掩盖自己内心的失落。第一次,我有些可怜起他来。

    时间在这些琐事中过去,放假,过年,开学,回家,考试,子一天天的过去,我也在一天天的长大。

    临暑假前的一个月,正在上课的我忽然感到下隐隐作痛,可上着课,也不敢说话,就这么忍着。后来站起来时,发现坐位上都是血迹,周围的女同学都尖叫起来,男同学则大都有些害羞,看到张博坏坏的对着我笑,忽然,我有些明白。赵圆圆很快就叫来了班主任,老师把周围的同学都教育了一遍,懵懵懂懂的男生女生就这么第一次上了堂青期生理卫生课。

    由于没有带多余的裤子,老师让我先回家了,刚走出校门,张博也跟来了,他竟然骑了辆摩托车,带着头盔的他看上去特帅。

    “唉,来,上车。”

    我看着他,只犹豫了一下,便坐上去了。那是我第一次坐摩托车,感觉很好。

    五月的天已经很暖和了,风吹在上很是舒服。也许是车速的原因,坐在后的我紧紧的抱着他,快到家时,才意识到这点,脸刹时红了,连谢谢也不说,便回去了。

    在家里洗了半天总算是干净了,可心仍旧“怦怦”乱跳。

    第二天上学时,还有些紧张,他倒是一副老样子。深呼吸一口,让自己不要多想,便开始上课。

    一上午的课,上的脑子昏昏涨涨的,肚子又不舒服,更加觉得难受。带着的馒头只吃了一口便不吃了。随后,一包红糖放在我桌上,“喏,这个你拿去吃,我妈说,现在你吃这个对体好。”

    一听,脸又红起来,说什么也不愿意收下。正推却之际,同学们吃完饭回来了,他快速的往我桌上一扔,没办法,我只好收起来,心里暖暖的。

    晚上回家的时候,我特意跑回家,用开水泡了点喝,体一下子就舒服起来,感觉暖暖的。

    暑假里,觉得子过得慢极了,每天都数着数过子,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怎么回事。子在这种期待中慢慢过去,又开学了。

    初三的课程又多了好几门课,离中考还有一年,但从开学起,同学们就开始认真复习起来,连平时吊儿郎当的张博,也努力学习起来。

    一天回家,舅妈破天荒的让我和外婆过去吃饭,一桌子的菜,而我却有些心神不安。

    “晓晓,这些都是你吃的,喏,多吃点”说着,给我夹了个鸡腿。我不好意思推却起来,“客气什么,你平时照顾弟弟妹妹也辛苦了,来舅妈给你吃就吃。”

    “舅妈,有什么话你就说吧。”我当即说到。

    “呵呵,还是我们晓晓聪明,一下子就看穿舅妈的心事。”她有些麻的说着,“是这样的,你现在就初三了,往后就要考高中了,这样吧,你把户口迁到咱们这边来,那我以后就负责你的常生活,你看怎么样。”

    一听此话,我辩不出个所以来,只是看着外婆,外婆当即也没说话,接着,她拿出一张纸说到,“舅妈今天跑了趟派出所,把证明都开好了,只要你签个字就成,你看。”

    我看了看,那是一张16开的纸,上面是户籍人口转迁证明,下面密密麻麻的记录了一些守则,最下面则是当事人的签字,预感到此事重大,推脱了一下,“舅妈,这件事你让我考虑考虑?”

    “唉,你这孩子,难道舅妈还会骗你不成”,她当即有些不高兴,随后又说到,“也好,你自己好好考虑哦。”

    接着,便不再理睬我,自顾自的吃起来。我赶紧吃完,便很快的离开。回到小屋后,同外婆商量了一下,外婆支支吾吾的不说话,看她的表就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第二天上学,中午吃饭时,将这张证明给张博看,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给他看而不是班主任,也许,是因为信任吧。果然,张博看完后对我说,“这个字你绝对不能签,签了之后,你爸的房子以后就归你舅妈所有了。你也不相信以后她会负责你上学的费用吧!”

    一听这话,我不由得倒吸一口气,原来她想的是这样。“那,我怎么回答她呢?”我问他。

    “拖也没用,这样,你今天回家就跟她说不愿意,她总不可能你吧!总而言之,你一定不能签了这份证明,明白吗?”

    我用力的点点头,此时他仿佛松了口气,高兴的吃起饭来。我嚼着馒头,却什么味也没有,因为,今晚,注定会有一场暴风雨。

    果不其然,一听到我不同意签署证明,舅妈的脸一下子变得很难看,“好啊,翅膀长硬了不成,把你养大了,就这么没心肝。”

    “舅妈,我妈还在监狱内,她要是出来了,知道我过继给你,不知心里多少难过。”

    “哼,别拿你妈来说事,她能不能出来还不一定呢?你个小丫头,我白养你了。”

    “舅妈,话不是这么说的,连学费都是我跟外婆出去捡破烂换来的,你拿什么养我。”

    “好好好,你听听,”她指着舅舅说,“你看你的好外甥,厉害啊,长大了翻脸不认人啦!”

    舅舅一脸老实的呆在旁边,一句话也不敢说。

    “舅妈,别这么讲,我倒是问问你,这么些年你拿着外婆的退休金,有没有拨一分钱给过我们。小妹出事后,那个肇事司机给了你多少钱才摆平的事。这么些年带着弟弟妹妹上学,辅导功课,你让我吃过一顿饭吗?如今,你又要我签这个转户籍的证明,我真签了,以后连那个房子都要被你夺去了。”

    一席话说得她哑口无言,忽然,她冲上来就给了我两个巴掌,脸上顿时火辣辣的疼,外婆见了,惊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舅舅拉开舅妈,“你这是干什么,好好的,打什么孩子。”

    “没爹娘管教的孩子,难道我管教还不行啊!”

    听了这话,外婆的脸色一下子暗了下来,我顾不上疼痛,拉着外婆往外走。后,传来舅妈一阵阵污秽的骂声。直到她骂的累了,才停下来。

    那一天放学回家后,发现屋里的东西都被她搬了出来,书籍遍布一地。外婆红着眼睛收拾,舅妈嘴里还骂骂咧咧的,周围都是些看戏的人,就像当年看我爸打我妈一样。我一声不吭,帮着外婆收拾,本来东西就不多,简单的打包了一下,就跟着外婆上路了。

    我们走了好久,才到了我爸的房子。那个地方现在周围杂草丛生,看上去森森的,可怕极了。周围的人家大都将新房子造到别的地方去了,因此周围没什么人家了,这样一看,更觉得可怕。可如今这是我们唯一的住所,外婆看出我的担心害怕,她抱着我,在门外面的地上,坐着对付了一晚。还在天气够,尽管睡在外面,也没着凉。

重要声明:小说《天晓拂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