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章 三生石前了悟前世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刀子鱼 书名:魔剑逆鳞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fon color=red><b></b></fon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br>

    话说当少年醒来的时候,小玄女已经在银铠尸王的引领下,穿过那围绕着妘王古城的风沙阵,来到了通天塔的塔底。看到红头鬼王给的那半块令牌,少年突然一阵惊慌,从指环中取出一个牛皮包裹,打开来,里面竟也是半块用赤红色金属打造的鬼面令牌。

    双手颤抖地将两块红铁合在一起,居然严丝合缝,完美对接。少年惊叫道:“是父亲!”说话时声音哽咽,脸上已是流满了泪水。仔细瞧着那块鬼面令牌,只感心澎湃,又念道:“找了这么多年,终于让我找到了。”小玄女道:“不管那人是谁,不过他现在好像并不方便见你。我们还是赶紧去妘希神,看看张老头给你留下的是什么吧。”

    少年被这一语惊醒,现在关城那边危在旦夕,的确没有时间让他多想,擦去泪水道:“我们走。”遂从指环里取出一块巴掌大的水晶放在地面上,正是那不死人族的护法阵石。但见他指尖轻点,在空气中勾画出三个符文,与那护法阵石内的黑色符文隐隐相似。紧接着,结剑指于唇边念念有词,那三枚符文转瞬便被点燃,发出幽蓝色的光芒,将护法阵石环绕在内。少年凝思闭目,与护法阵石心念合一,轻喝一声“地门开!”那护法阵石内的黑色符文,即就随声就从阵石内游出,盘旋着组成了一个空间通道。

    “好了!”少年见通道已成,率先迈了进去。小玄女也是紧随其后,一步踏入光环。那通道霎时强光一闪,连同护法阵石一起消失不见。通天塔下又再次变得静悄悄空无一人。

    来到神大厅。少年向小玄女道:“铸造魔剑时我与宗赤崖曾在此待了不少时,也没见师父在哪里留下讯息。你且在生活区找找,我到地里看看。”小玄女道:“风仲那老头最好不是在骗我。”两人于是分头搜寻。移时,少年把区里大大小小的厅堂全部逛了一遍,却什么也没找着。少年心中暗道:“怪了。师父若是要留下什么。在这妘希神里本也没有必要隐藏。现在哪里也看过了,却什么也没有。该不会是风会长为了支走我们两个,随口对小玄女说的吧。不妙。不妙。现在逆鳞被夺,关城那边又在与魔兽大军僵持,真个不妙。而父亲怎么会变成了红头鬼王,在这时将赤铁令牌给我。又是何用意?”想着想着,不觉又走到了那个没有标记的房间门前。少年一拍脑袋叫道:“对了!还有金光洞没找。看来怎么也得再去一趟。”当下也不再迟疑,一步便踏了进去。

    随着眼前一阵景物飞转,少年又再次踏入了那个满壁晶石的空间里。还是那个狭窄的洞口,还是那条短短的甬道。少年循记忆很快钻进金光洞,没等那石台上的宝莲灯燃起,就一个猛子扎入了那灵气聚成的莲池中。现在时间紧迫,他可不想再次经历那大山压顶的感觉。

    莲池里,一群金色的小鱼好奇的在其旁游来游去。少年抬头望着池面上莲花的倒影,忽然觉出自己那空虚的体,正在灵宝经的驱动下,疯狂地吸收着四周那清凉液化的灵气。一种周舒适温暖的感觉涌上心头。让他不住在池底盘起腿来。凝思间,就见灵台上一个曼妙的光影落下。依稀如画,渐近渐真。少年念想必是妘希的残魂。起细看,俨然一女郎立于前,丰姿绰约,慧美嫣然。少年作礼道:“妘希大神,我如约到了。”女郎道:“萍水之人,如何见面就称人大神?你到此何为。我们何时有约?”少年道:“我是看那五色莲灯猜的。大神你忘了。那时我被宝莲灯照得动弹不得。后来落入莲池,是你说的。让我突破到神门境巅峰后再来。现在我来了。”女郎笑道:“不记得了。好像确有此事。然而你来却不是为了这个因由。”少年挠挠头,笑道:“的确。我是想来看看。师父有没有在此留下过什么讯息。”女郎道:“你师父是谁?”少年道:“麻衣神剑张天尊。”女郎听闻这个名字,略有些惆怅道:“原来你是张君的徒弟,怪不得能够进到这里。不过可惜,他并没有在此留下什么讯息。若硬说他留下什么东西的话,那就是这盏宝莲灯与我这道残魂了。”少年讶然道:“这金光洞是师父造的?那你的体呢?听说是被白矖与腾蛇带走,不知去了哪里。”女郎笑道:“你知道的事倒不少。不过我已忘记了太多事,现在自己也想不起来。”

    少年心中暗道:“罢了!如果找不到师父留下的应对之策,只有想办法让自己变得更强,把逆鳞给夺回来。”向女郎又道:“既然如此,不知大神那时叫我再来,所为何事?”女郎道:“我看你上带有五轮业火,本想将宝莲灯传给你。不过看来还没到时候。”少年急道:“现在人类世界危在旦夕,我急需力量将其扭转。还望大神不吝赐赠。”女郎默然看了少年一会道:“你是想一个人挑起世界?”少年道:“只要我变得强大,加上魔剑逆鳞,就有办法。”女郎摇首道:“你心里背负了太多东西。所以说还没到时候。回去吧。”说着便要离开。少年见状,急得噗通一声跪下,流泪道:“我没有时间了。现在魔剑已被姚帝夺走,大伯、晴姨和少康君他们还在关城与魔兽大军僵持。再晚点,只怕再也见不到他们了。”

    女郎回首,轻叹一声道:“凡所有相,于一切境中生灭,皆由因果。世界上没有偶然,有的只是必然。去找三生石吧。等你真正明白自己存在的意义后再回来。。。”声音遂远,形也在水中完全消失。

    “三生石。。。”少年喃喃地站起,心中暗道:“自从知晓了我与妘姬在前世的夙缘,记忆中的那些碎片就再也没出现过。三生石能够连通三世姻缘。若想明了我到底怎么会降生在这个世界,的确只有去找它。”遂跳出莲池,离开金光洞,在生活区找到小玄女交代了几句。取出那水晶项链,只前往神外寻找三生石。

    有了上次追杀九婴时经验。少年很快在那炽的岩浆世界中找到了方向。展翅疾飞,只转了半不到,便已看见了那个摩天碍地,倒卵似的三生石。刚要走近,却见那巨卵神纹转动,白光闪烁。又要像上次一样逃走。好少年对此早有准备,举符文化为一条秩序神链,一扬手直接缠在了巨卵之上。自己死死抓着锁链的另一头,嘭地一声,随之一晃消失而去。

    哗!

    少年眼前一阵强光耀目。往昔多少事。再不是碎片,而是犹如流影般整段地出现。那首熟悉的歌声,一直在其心头漾,陪伴他看完了人生中的每一个片段。下一刻,一切又突然全部消失,其耳边传来了大海澎湃的声音。少年慢慢睁开眼睛,发现面前是一片蔚蓝色的海洋,而自己正站在那绵绵软软的沙滩上。微风吹拂。阳光普照,天上海鸥高飞,水中鱼儿潜游。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的舒服与悠闲。然而前方的海岸上。却坐着一个老人。老人默默地望着这片海洋,脸上深深的皱纹好似写满了沧桑与怀念。

    “那是我吗?”少年心中暗道,这老人给他一种熟悉的感觉,好像曾经在记忆中出现过。

    “多少人的牺牲才换来了这份清洁与宁静。”这时,少年忽然听到了老人的心声“最后只得我一人还守在这里。如果一切能够重来,我宁愿那时吞下生源的人是我。”

    轰!

    正当此念头升起的时候。忽然,那蔚蓝色的天空上凭空的出现了一团万丈黑云!黑云旋转盘绕。其中雷声阵阵,数丈粗的闪电不断的溢出。却没有一道落于地面。黑云如惊涛骇浪般翻涌,其中心的空间剧烈的扭曲,逐渐扩大,极似一个睁开的魔瞳,默然注视着下方那个犹如蝼蚁般渺小的人类。随着那轰鸣的雷声渐渐模糊,一个声音在天际中响起,道:“我能实现你的愿望。只要你肯将生命压上。”

    老人先是吃了一惊,两眼睁睁地望着天上的魔瞳,然后从容笑道:“我都一把年纪了,还有何可留恋的。如果可以重来,我的一切你都拿去吧!”那声音道:“好!你的子我不要,要的是你的精神。”说着一道白光落在老人上,老人噗通一声倒下,眼睛里瞬间失去了光华。而随着这道白光,少年也是一起突破空间与时间的界限,转眼出现在了一片宅院之上。

    “这里是杨家府邸!”少年心中惊道。望着脚下那片熟悉的楼宇台榭,他似乎能够感觉到,杨府上下此时正在为什么事而奔走着。俯视了一会,少年看到了那站在南厢门外的父亲。

    “这可能吗?怀胎六个月就生了,这是我的儿子吗?”忽然少年好像听到了父亲的心声,低头取出怀里的那块鬼面令牌,发觉它果然是在微微颤动,发出淡淡红光。正当他为这一连串景象感到惊疑之时,只觉狂风四作,那黑云聚成的魔瞳又出现在了天空之中。

    杨家府邸顷刻间陷入了混乱,而少年只能在天空上看着爷爷和父亲如何努力抵抗,却什么事也做不了。突然,一道只有丈许宽的光柱从魔瞳的中心向了杨修。少年忍不住大声叫道:“父亲小心!”但见那光柱穿透杨修的子,直接落入了南厢。杨修犹如一只断了线的风筝般落下,一道红光悄然没入他的体内,而天空也是在此刻恢复了先前的晴朗。

    望着这一切,少年心中醒悟道:“这些是我出生时的景象吗?那道红光,难道就是这鬼面令牌?”正想时,就听那南院厢房里“哇——!”的一声啼哭,果然是一个新的生命降临到了世上。

    随着这声啼哭,少年的眼前再度被耀眼的白光所遮掩。朦胧中,少年好似听见父亲的声音说道:“瑞儿,你是我杨修的儿子!很抱歉我曾经对此有过怀疑。父亲即将前往幽冥魔界寻找你的母亲,所以暂时我们还不能相认。经过一番调查,父亲发现你的子其实异于常人,你是。。。。。。”那声音越来越模糊,以至于最后什么也听不到了。当少年醒来时,发现自己正躺在一片焦石之上,而那三生石在其眼前一闪,又不知逃到了什么地方去。

    少年站起,整了整衣袍,取出那块鬼面令牌睁睁地看了一会,忽然嘴角一撇,笑道:“原来是这样。看来这一世,该是轮到我牺牲的时候了。”这正是因果循环,万世轮回。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魔剑逆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