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二章 白狐出走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刀子鱼 书名:魔剑逆鳞
    “真女姐姐!”白狐少女喜道:“你是什么时候来的?我怎么没有发觉你的存在?”真女笑道:“你上的本事都是我教的,我当然可以瞒得过你。&26705;&33310;&23567;&35828;&32593;&39318;&21457;&32;&119;&119;&119;&46;&115;&97;&110;&103;&119;&117;&46;&110;&101;&116;”少女起问道:“姐姐来这里做什么?”真女撩起发鬓,悠悠然道:“就如刚才所说。我是来提醒你,该到离开这少年的时候了。”少女一听嗔道:“我不走!”

    真女道:“魔剑即将重生,而这东方大陆也将成为一片人间地狱。玩乐到此为止,随我回青丘,那里才是你的归宿。”少女绊着衣领,满不愿地道:“就是地狱我也不怕!我不回去。”真女闻言凤目一眯,走到少女旁,轻声道:“不回去。只怕到时有你伤心的时候。”

    轰!

    正说时,突然一股强大的气压从绿洲的南面袭来!沙漠上风声如吼,尘土飞扬,就像是撑起了一张滔天沙幔一般。但见有几人从天边极速靠近,瞬间穿越沙幔,停在了那月牙形的湖面上空。

    少女定睛一看,这几人却都认识,轻声自语道:“咦!娜姐和小黑也来了。还有,幻冰王骆云和不死人族的七长老妘雾风!他们怎么会走在一起?难道说。。。不会的。不会的。”

    真女笑道:“族里只有你一人继承了天狐的血脉。作为下一任九尾狐族的首领,有些秘密迟早也该让你知道。比如说,你当初在这片沙漠中邂逅你那鸣蛇哥哥,其实并非偶然。还有。。。”少女听到这里已是猜出了一些,眼眶一红,捂着耳朵道:“别说了!我不听!我不听!”可真女却是自顾自的继续说道:“还有,你与杨瑞满世界苦苦追寻的神秘组织,就是我狐族做买卖时用的暗部。多年来。为了不伤及族人,我们一直从百门大赛上吸收新鲜血液。而骆云与妘雾风便是他们中的佼佼者。”顿了顿,瞄着少女又道:“听完这些,你觉得你还能待在他的边吗?”

    少女犹豫着,眼眶里有泪水在打滚。她是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最信任的族姐竟是那杀害了少年母亲。以及众多谋的幕后主使。少女心中戚道:“为什么会这样?若是哥哥知道了真相,去找我的族人们报仇,我该站在哪边?心好痛。我宁可让他一剑杀了我,也不要这样进退两难。”这时那黑狐落下来道:“任雪,跟我们走。”少女心烦意乱,只是低头不语。真女看着她轻叹一声,忽向天上三人打了个手势。那三人即就在湖面上结起阵来。三种不同颜色的符文散布四维。霎时间,大风呼啸,草木翻飞。湖水澎湃。叠浪接云。少女惊醒叫道:“你们要做什么?”真女道:“我这是在告诉你。你若是不走,我们绝对可以在此杀了你的鸣蛇哥哥!”话音未落,就听嘭的一声,一个庞大的冰火封阵已然成形,将那整个湖面给罩了个严实。白狐少女无奈,从翠裙上撕下一袖,略加思索,忽咬破指头。以鲜血草草地在那上面写了几行字。将翠绸绑在一个树丫上,白狐便即腾空与真女几人西去不题。

    且说少年在那水下忽然感到有数股强大气息近。忙将九幽晶放入指环,避水路直往上赶。刚及水面,就觉满目冰火,冷交加。有数十条冰龙与火龙在那湖面上徘徊,而那几个强大气息与白狐一起,已然消失不见。少年一看那绿洲没被破坏。心中惊道:“呀!是什么人,能如此轻易地将任雪妹妹给劫了去!?”一边想着,一边招出那细鳞护罩抵御阵法侵袭。眸光闪动,静心搜寻这封阵的破绽。要说那三人联手所设之阵果真厉害。少年好不容易破阵而出,已是七之后。回到湖边。少年四处搜寻,期望能从绿洲里找出一些线索。忽觉一阵清风带着淡淡兰香扑面而来,少年循香觅处,但见一块翠色长绸孤零零地绑在一枝树丫上,正自随风飘动。少年认得那是出自白狐的衣裳,忙掠前摘下一看,那上面以鲜血写着一首曲词。

    词曰:“叹,浮萍无根,随波逐流半生苦。梦里红尘几度。沙漠树,暖心符,久旱逢甘露。伴君多少欢乐事,犹忆幽亭化初。叹,风云变幻,世事无常总关。梦醒岁月惊心。伴生经,几时清,孤雁难归林。别时惟愿不相忘,江湖恩仇却从今。”

    少年读完不明所以,突然一着急,跃上半空大喊道:“小白!任雪妹妹!你在哪里!”其声震天动地,却无人回应。明白任雪确已不在湖边,少年只得落下湖畔,将那曲词又细细读了一遍。少年心中疑虑道:“这首词里满是离别之意。难道说妹妹是自愿跟着他们走的?那几个强大的气息又是谁呢?”逆鳞道:“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不过看这词上的意思,白狐虽有无奈,却还不致遭遇危险。这时她已杳然远去,一时难觅其踪。为今之计,还是先将剑体铸成,再去寻找。”少年叹道:“看来也只有如此。”遂将那血书收入怀中,一扬尘跃上半空,直往妘王城急掠。

    回到妘希神铸剑房,但见满堂金声鸣动,光路纵横。那熔炉上的青锋剑已是与黑金钢熔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剑胚的模样。宗赤崖满头大汗,手里拿着锤子,正尽力地压制着那从青锋剑体中不断喷涌而出的阵法光印。见到少年进来,宗赤崖大叫道:“你们这几天去了哪里?怎么才回来!”少年惊问道:“现在如何?”宗赤崖道:“青锋剑早在一天前就已熔开!与黑金钢接触的一刹,突然释放出了这满屋子的光印!我从没见过如此强大的符文刻印,想来需得用逆鳞的元神方可平衡!那九幽晶你拿到了吗?”少年忙取出九幽晶道:“在这里。”宗赤崖一看笑道:“好!快将逆鳞的元神导入其中,放在那剑胚中心!我这里已顶不了多久了!”

    少年心中向逆鳞道:“准备好了吗?”逆鳞道:“亿万年只待今朝。动手吧!”少年点点头,长出一口气,稍定心神,忽然眸光一闪,双手结印。唰!那铸剑房内除了光印外。霎时间又多出了许多星辰样的流影。少年将那奇门遁甲运转起来,打开生门,让逆鳞犹如长虹般直贯而出。但见一个金色浩大的虚影一闪没入了九幽晶之中。那晶体瞬间由暗蓝色变得晶莹如玉,金光粉粉。少年见状,手印再变,腾地一下。那晶体就被送到了剑胚之上。

    哗——!

    整个铸剑房内的光印开始向着那晶体周围汇聚、排列,最终固定成了一个阵法。随着光印的汇聚,那房内的光彩亦是转暗收敛。宗赤崖啪地一下坐在地上,好似全脱力的样子笑道:“果然跟我想的一样。哈哈!你再回来晚点,我也不知该怎么办了。”少年收回阵法,也是感到了一些疲惫,一起坐下道:“真多亏了赤崖兄在这里。小弟先谢过了。”宗赤崖摆摆手道:“能够有机会铸造这样一把超级神器,是我毕生的愿望。况且现在谢我还早了点。剑胚初成,最是脆弱。须得小心温养,才不会留下瑕疵。这段时间里,我要在此专心护持。你就在外面守着,不要让任何人进来。”少年笑道:“这个你大可放心。这妘希神,目前除了我,没有人能再进来了。”宗赤崖点点头,站起道:“嗯。如此你先出吧。等魔剑出炉时我再叫你。”

    一到铸剑的时候,宗赤崖整个就像变了个人似的不近人。少年就这样被赶出了铸剑房。一个人走在那华美的廊道中笑道:“宗赤崖可真是个痴人。虽然如此,我还是得为了他的命准备准备。不过今天累了。先到神里找些吃的。”说着四下里望了望,没有回应。自那逆鳞的元神出去后,脑子里清静了不少。此时,整个妘希神里,除了铸剑房宗赤崖不时弄出的鼓风之声外,到此静悄悄空寂无比。习惯了白狐陪在边的子。少年走着走着,心里忽然浮出一种前所未有的孤独感。望着走廊的尽头,少年放缓了脚步。想着这段时间里祸事连连,厄难不断。家族惨遭灭门,小玄女与铁拳佣兵团的弟兄们生死不知。妘姬被困永冻冰川,白狐又这么不声不响的走了。这时在这样一个极尽奢华的宫里,他边竟然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想想当初在家族争霸赛和双月关大战时的荣耀辉煌。眼前这一切,就像是命运在跟他开的一个玩笑。在其即将获得这世上所有人梦寐以求的魔剑时,幸运之神正渐渐地离他远去。

    转过一个回廊,少年不觉中逛到了那个未在神地图中标注的房间。“金光洞。。。”少年望着那房间的入口自语自语,脚下迈步就想往里走。上次来时,这里面其实是一个独立的空间,藏着一个金光闪闪的鱼池与妘希大神留下的宝莲灯。

    “达到神门境巅峰后回来!”少年这时忽又想起了金光洞鱼池下,那曼妙光影对自己说过的话。少年停住脚步,心中暗道:“哎!差点忘了!那宝莲灯所释放出来的光芒让人难以承受。上次好不容易才从洞里逃了出来。让我在达到神门境巅峰后回去。这里面一定有着什么试炼在等着。也不知要花上多长的时间。算了。在魔剑铸成之前,我还得把九婴的脑袋提回来祭剑。况且我虽在突破神门境时将元神提升到了星神境地,可修为却其实还未到达巅峰。这样进去太冒险。还是再等等。”转向神的生活区域又道:“反正到时魔剑在手,谁与争锋?元苍界有哪里去不得?先把妘姬和任雪找到,再到瀛阙国去找小玄女他们。其余的事容后再说。”毕竟不知少年如何独战九婴,且听下回分解。(未完待续。。)

    (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重要声明:小说《魔剑逆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