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五章 兽族入侵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刀子鱼 书名:魔剑逆鳞
    话说兽域的九龙湖上,本是一番浓之景,却被那三方汇聚的腥刹之气所侵染。但见龙飞凤舞,虎走蛇游。龙飞凤舞,半空乌云蔽。虎走蛇游,岭头兽潮汹涌。天上翼鸟盘旋,谷中妖狼循走。千里九狱摇撼,万里叠雨腥风。那些异兽们虽然势大,却都因为血脉的关系对这九龙凶地心存畏惧,大多止步于断壁之前。这一方湖面广阔如镜,那一方崖上拥挤似潮。真个是一江水落平湖,半山**半山晴。说来只为门户事,千古静处今成集。

    白泽一人立于湖上,看上去依旧是一副闲逸的样子,数着对面几个人头笑道:“九尾狐族的两大圣王、冰族的幻冰王与不死人族的符王妘雾风。西方鬼谷传说中的十王来了四个,今天我这九龙湖还真是闹。”真女脱去斗篷,揭开那金色面具,半遮芳颜道:“不愧是奉书大人,真的什么事都瞒不过您啊。”白泽道:“九尾狐族的真女。我可还记得你金狐的舞姿和上的香味呢。”

    真女哧哧一笑道:“奉书大人的鼻子可真比狐狸的还灵。”忽地莲勾轻点,原地转了一圈,那容姿声色千百媚,眉目间秋波流连似水,直让人锉骨**。在那周围一众异兽们惊艳与羡慕的眼光中,真女盈盈上前,落在白泽前细语道:“既然记得,今夜可容妾我服侍大人?”

    白泽只觉一阵兰麝清香扑面而来,知道是那狐族的魅惑之术,当下不动声色,捻着诀,护住心神,眯眼笑道:“若是喝酒叙阔小生随时欢迎。不过今这阵仗却是不像。说吧,你们到底做什么来了?”

    真女一招无果也不气恼,努努嘴往后退了一步,背着手道:“我们今到此,只是想跟奉书大人借个道而已。叙阔之事,奉书大人如果不喜欢人多。改我自己来,您可别欺负我酒浅。”白泽也不应答,瞄了一眼真女后的几人道:“小生于三界大战后就一直守着此处。老实说,若是要借道,光凭你们几个似乎还不够。”真女笑道:“我们可没有小瞧奉书大人的意思。”说着就转朝异兽那边招了招手。姬昌、九凤、穷奇、肩吾、委蛇和苍狼等几大魔兽远远望见,各自犹豫了一会,最终也是全部跨过九龙断壁,落在了平湖之上。真女笑了笑,回过向白泽又道:“奉书大人当年可是与那魔剑逆鳞同名的人物。若是要打。我们这边还有三人未到。请再等等。”

    “这事可真是有点难办啊。”白泽望着那真女,敲着额头喃喃自语,忽转向那刚刚来到近前的一众魔兽问道:“兽域各族,什么时候又和九尾狐一族好上了?”姬昌拱手道:“都只是利益关系,谈不上相好。”白泽道:“姬昌。你们可还记得上次闯入九龙湖时,我说过的话?”姬昌闻言一悚,忙道:“记得。不过我们并非有意要冒犯奉书大人。只希望大人不要阻挠我们借由此门户穿越古皇域,去往东方大陆。”肩吾、委蛇和苍狼俱都不语。那穷奇仗势冷哼一声站出来道:“你个奉书使!别人怕你我可不怕!姬古是被人类出卖,你却替他们看了这亿万年的门!识相的赶紧让开。省得我们一番折腾!”白泽道:“咦!四凶居然还敢出现?当年你们窥伺魔剑,结果却被留在了九狱山脉。不过怎么只有你一个过来?”穷奇道:“哼!若不是你耍手段弄风雨,我们兄弟几个怎会深陷九狱丧失神志?自从九狱山脉的浓雾散去后,我醒来就不见了混沌、饕餮和梼杌它们。不过若是它们因此死了,那偿命的还得是你!”旁边九凤顾左右道:“不说旧仇,现在人类有事没事就来兽域掠夺资源。我们怎么也要去回敬他们一番。事关整个兽域的兴盛,我们作为首领,必要时也不得不强出头。”

    正说时,那湖面上突然一阵风掀起千尺巨浪!但见西方天际飞来三人,须臾已在近前。一人黑衣蒙面。革履轻甲,背负一把两尺短剑。一人鬼面红袍,形神飘渺,手脚皆以铁爪装束。还有一人白发黑眸,煞气满面,形若一具魔化了的走尸,令人悚惧。

    只听那鬼面声音嘶哑地说道:“看来我们来得还不算晚。”真女笑道:“不晚。不晚。我们这边正谈得欢呢!”黑衣人道:“路上遇到点事,耽搁了一会,不过已经解决了。”那煞尸喉咙里咕噜咕噜地也不说话,从一到此就只是一味地盯着白泽。

    “九尾狐的黑圣王,鬼谷门下的红头鬼王也来了。。。嗯,还有一人。。。”白泽碎碎念着,仔细一看那魔化走尸,不住眉头微皱。因为那走尸不是别人,正是那万年前突然失踪的崤山宫上任宫主,童轩的父亲,人称北玄王的童天!

    白泽这边心中暗道:“啧!怪了!童天不是早就失踪了吗?怎么这一出现,竟然成了鬼谷的十王之一?这些年他不知去了哪里,而龟岛之祸又不知是否与他有关。不过童天的样子像是受到了魔化。看来鬼谷与那个世界果然是有联系呢。”重新数了数人头又道:“兽域的巨头们来了大半,鬼谷十王来了七王。这真的要打起来,大概连古皇域的结界也守不住了吧。今天这活可真是难扛呀。”真女那边转凤目,眯眼一笑道:“我们的人都来齐了。奉书大人这是要打么?”

    白泽望着真女半响不语,忽问道:“你可知这九龙湖除了可以通往东方大陆,还是封印古皇壁障的阵眼?”真女道:“知道。”白泽端严道:“这里的人若是打起来,只怕就连古皇壁障都会被破坏掉。惊动了古皇域中的那些东西,兽域也将会成为第二个死地。”真女笑道:“奉书大人如果坚决不肯让路,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再说了,您怎知破坏古皇壁障不是我们此行的另一个目的?”白泽权衡利弊,最后摊摊手笑道:“好吧,你赢了。这次的事我不插手。不过。没有魔剑,你们有把握能够破除那道由姬古与张天尊一起布下的封符?”

    “这事就无需奉书大人您来担心了!”这时那火狐娜忽然走上前傲然笑道:“这封符经过亿万年的时间,早已残缺不全。今天加上我,一共有三名六级以上的符阵师在此。您就瞧好吧!”说着向那骆云与妘雾风使了个眼色,三人起,转眼便飞到了那通灵大峡谷的入口处。

    众兽见白泽终于放行。浩浩地跨过断壁,随着那三人往峡谷方向行进。姬昌拱手道了声谢,便也带领众魔兽掠了过去。白泽负手静观。而真女同余下三王在监视白泽的同时,亦是密切注意着峡谷那方的况。但见娜一转掌上多出两团黑火,手印轮转,瞬间化为一道符阵。幻冰王与妘雾风紧随其后,拍掌招出各自业火,结印站在了阵眼之上。

    轰——!

    那通灵大峡谷的入口处,随之徒地隆隆然地动山摇。风烟四起。直惊得谷中群鸟横飞,万兽奔逃。一个由成千上万个光符组成的封符渐渐显露,屏天障地,眼可见。就是这一封符,把兽域和东方大陆阻隔了亿万年之久,使得妖兽以上的异兽都难以通过,这才让新人类得以在大陆上繁衍生息。如今这一封符在娜几人的催动下展现真颜,果是犹如星河落地。宏伟壮观。令众兽叹为观止。

    “变阵破符!”

    娜手持印记向幻冰王与妘雾风大叫一声,三人一齐将业火输入了阵内。就见黑、蓝、红三色火焰旋转融合。在那阵中结成了一把巨斧直劈向了那光印封符。唰地一下,万千光符如雾水般溅落,掉在地上却是化为了符兵!符兵们布满山野,站起不由分说,挑剑轮枪直冲向了入侵者。那些异兽们最怕这些精神所化的东西,惊得连连后撤。嗳雾抵挡。只有姬昌等魔兽公然不惧,各展形扑击符兵,那山谷间一场好杀!

    嘭!

    这时娜三人的符阵再变,那巨斧又是一击打在了封符上!霎时间,电闪雷鸣。风雨交加。符文光幕好似终于圈定了罪魁祸首,随一声电裂长空,突然化出了无数锁链,一齐向了那三人组成的阵法!

    噹——!

    只听得一声巨响,那山谷间顿时被道道禅音萦绕。一个巨大的火红色巨钟突然出现,挡在了阵法之前,正是那妘雾风的业火所化。这巨钟的防御本来十分强大,却在那锁链一次又一次的敲击下,渐渐地也是出现了裂纹。

    “那锁链厉害,我的天钟快顶不住了!”妘雾风叫道。

    “让我来!”幻冰王说罢,单手结印顶阵,另分出一手结剑指勾画符文,在那火钟之后组成了一道千尺厚的冰墙。嚓嚓嚓!那许多锁链在突破火钟后,犹如长蛇般窜上了冰墙,却都在接触冰墙的一刻凝成了冰块。幻冰王叫道:“我来顶住,你们继续破符!”妘雾风点头收回火钟,与娜一起催动那巨斧又一次挥向了光幕。

    然而,由于刚才的分神,那巨斧上的符文力量被削弱了许多。这一次砍下,只是将光幕擦出了一道细痕。可那光幕却是在雷电的促使下,不断地在自我修复着。真女在旁看得真切,心中暗道:“没想到这亿万年前留下的封符还能有此力量,那麻衣神剑张天尊果真厉害啊!再这样下去,止不住奉书又会插手。必须赶紧有所进展才行。”遂向那魔化童天道:“北玄王,你去为他们护法!”童天得令,一顿足,噌地一下就冲向了谷口。

    白泽一直注视着那封符的变化,向真女笑道:“我看你们几人若是不全上,怕还是不行啊!”真女笑道:“有劳奉书大人费心。不过妾得在这里守着,不能冷落了奉书大人。”白泽眯眼一笑,不置可否,转头又望向了谷口。

    这时那魔化童天早已立于冰墙之前,发须飞扬,衣袂鼓鼓,周黑烟弥漫,煞气蒸腾。举黑眸望着那无数锁链,忽然张开大手一挥,其形立时拔高了数千丈,两只手,举着龟甲重锤,好便似轮着一座山峰,恶狠狠,望那锁链上就砸。那些锁链一时被砸得粉碎,天上的雷电也似减弱了不少。幻冰王见状,收回冰墙,专心结印破封。那巨斧被阵**起又是一阵猛砍,终于是在那光幕上砍出了一道明显的缺口。

    白泽望着那魔化童天心中暗道:“这比之童天当年有过之而无不及啊。那鬼谷里到底用了什么手法,竟能将人弄成这样?看来张天尊当年的担忧并非没有道理。只是他这时不知去了哪里,还有那位封住逆鳞的少年又在做些什么?照此下去,恐怕东方大陆上的人类真的是有大祸临头了。”

    轰隆!

    这时一声巨响,那封符光幕被巨斧彻底撕开!而随着那光幕的消逝,天上的雷电也是逐渐远去。那些异兽们见此,都嗷吼着冲了向了峡谷。兽潮汹涌,倒树摧林。凶煞煞地,都要到那东方大陆上去吃人。姬昌等魔兽,在空中望着那光幕逝去的景象,刚在窃窃自喜。却忽然感到心头一阵寒颤,周毛发竖起,本能地立即后退。与此同时,真女等人亦是感到了危险。真女撇见那白泽嘴边的微笑,心中一悚,忙向谷口叫道:“快撤!”

    娜三人觉出异常,正在那严阵以待,听到真女的命令也是急忙抽就走。可那魔化童天却是晚了一步。说时迟那时快,噌——!只见那谷口上方一闪,落下的竟是逆鳞魔剑亿万年前挥出的一道剑气杀意!这杀意瞬间穿过童天的,将其一击冲散,真直接被撞入地下,砸出了一个深坑。

    嗡——!

    剑气如长虹般继续贯冲而下,惊得那一众涌入谷中的异兽们全部伏地不起。姬昌、九凤与穷奇等魔兽被那剑意惊出了一冷汗,直逃出了三四里地方敢回望。高级的妖兽们战战发抖,动都不敢动一下。而级别低一点的灵兽,当真是被那滔天的杀意吓得魂飞魄散,就此殒命。

    姬昌眼皮跳了跳,稍稍回了口气道:“没想到姬古大人竟然在此留下了这样的机关。那道杀意直可斩杀人类神门境以下的所有人。想起当年全盛时期的魔剑逆鳞,可真是恐怖啊。”九凤喘着气道:“不过看来也就是这么一下了。在兽域与东方大陆之间,再也没有任何屏障。”苍狼道:“由此我们可以一举夺下人类的城池,将他们的家园变成我们的生良田。”穷奇道:“被困了这么多年,全是人类弄的祸。这次我要让新人类彻底毁灭!”姬昌望着那剑意消散后的谷口,点点头道:“看来的确是如此。”遂向肩吾与委蛇道:“传令下去!让所有兽群向东方大陆进发!”兽族们重新抖擞精神,起向那谷中涌入。真女一行如何离开兽域不题。

    且说在那通灵大峡谷的另一端,白袍风仲正与灰袍索里眺望远山。风仲叹道:“看来张老头担心的事已经发生了。兽族即将通过此谷进攻东方大陆。”索里道:“啧!这么说我们与邋遢张的三年之约又要推迟了?”风仲点头道:“兽族入侵,百门大战只能推迟。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要赶紧通知夏国与其他大国,让他们在兽潮到来之前做好防御。”索里道:“咳!在这个节骨眼上邋遢张不在,迦叶和莫离又不知去了哪里,真是难办。”风仲道:“看来只有我们两人分头行事。你去通知夏国国君,我回北海城让商人们帮忙,尽量早点将消息传给各个大国与门派。”索里道:“如此我这就动。”两人相互点点头,形一晃,便从那山峰上消失了去。毕竟不知杨瑞到了神剑门有何遭遇,且听下回分解。(未完待续。。)

    ...

重要声明:小说《魔剑逆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