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四章 人心难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刀子鱼 书名:魔剑逆鳞
    “抗旨者,格杀勿论!”

    陈涛大手一挥,那弓箭就如雨点般落了下来。杨兰见状惊叫道:“广胜小心!”想要进去救援,却被几十个士人缠住。杨广胜将一杆长枪舞得密不透风,护住周要害,却还是受了不少擦伤。陈涛见那两人拒不受伏,皱眉向后一招,又有百人分别冲向了杨兰和杨广胜。这一场杨府门前好杀!

    危急时刻,忽听有人声由远及近叫道:“刀下留人!传公主口谕,刀下留人!都给我住手!”唰唰唰,几个影掠了过来,却是那公主的贴护卫栖止带人赶到。

    陈涛见状挥手止住弓矢,着人围着姐弟两人,向栖止拱手道:“栖护卫,你不在国都保护公主,跑到这做什么来啦?”栖止回礼道:“奉公主之命,前来向陈将军要人!”

    陈涛一听是公主要人,果然面露难色。谁不知在双月关大战后,吕王醉心武学,朝中的事务其实都是公主在处理。这两人都是他的主子,一个也得罪不了。权衡中,陈涛故意拖延道:“只是吕王亲自下令,要逐除杨家余孽,捉拿杨瑞归案。单凭你一面之词,我这里也不好办啊。”栖止道:“一切后果由公主承担,你把兵退开吧。”说着跃到杨广胜旁,领着走回杨兰那边,带人便要往外走。那些士人见势也不敢阻拦,正要退开,却听见陈涛叫道:“慢着!栖护卫!此事兹事体大,你可有公主的手谕?”栖止怒道:“陈涛!你敢!”陈涛道:“若是没有手谕,谁知道你们不是私意放人?都给我拿下!”其后兵阵得令,一齐向前压进,势又再度紧张起来。

    正在此时,嘭——!众人突闻一声音爆。霎时间风大作,夜空中一片华彩!那后山练气塔的方向,徒地竖起一道光柱,直冲苍穹!须臾,那光柱化去。一个百丈高的法相金,屹立在大地之上。正睨望着城周的大军。堆云逐月,落雾追星。一股磅礴的气势威压扑盖而来,令那巨大的法相金在夜幕中更显威严神圣。识海中,逆鳞落下形,仔细一看,惊道:“咦!这小子的元神果然强大啊!竟然一口气达到了星神的级别!怪不得需要我全力牵制方可平衡!”

    那些五岳国的军士们何时曾见过如此天地异象?一个个望着那巨大无比的法相,直好似遇见了天神一般,忍不住倒地膜拜。就连杨兰、杨广胜,还有栖止、陈涛他们也是被吓了一惊。杨广胜叫道:“呀!那里是练气塔的方向!这么大的动静难道是杨瑞弄出来的?”栖止小声向杨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杨兰道:“我堂弟杨瑞在练气塔中闭关已有一个月。此时的景象大概与他有关。”栖止笑道:“嘿!杨兄弟行事如果出人意料!先不管那法相是什么,我觉着这传来的气势没准已是神门境了!走!咱们看看去!”这时那陈涛回过神来,向军士们高声叫道:“你们都给我起来!将人给我围好!一个也不许放跑!”军士们闻言都捡起了兵器,又将栖止等人堵死。

    那法相共有三只眼,两眼虚眯,额头上还有一眼未开。忽然好似听到了这边的叫喊一样,法相缓缓转过来,迈步似的抬起一脚。唰地一下,却与那磅礴气势一道。凭空消失了去。而当那法相消失的一刻,少年的影已是出现在了杨府大门之前!

    少年后,那白狐少女紧紧跟随。两人一出现,便径直走向了栖止与杨兰等人。对此,周围一众士人竟无一人敢拦,只惊得连连退出十步。因为在见过那异象的生灭后。再傻的人都能猜出,那巨**相与这少年必有联系。谁活腻了,会去招惹一个神门境的武者?

    少年走到近前,见杨兰与杨广胜并无大碍,心中松了一口气。向栖止拱拱手。又转向那陈涛道:“陈将军别来无恙?”那陈涛阅人无数,却真正看不透少年在此的实力,想起那刚刚消失的法相,忽然从那客气的话语中感到了危险,忙下马回礼道:“承蒙杨统领抬。还好。还好。”他那位置原本就该属于少年,是以这时如此称呼。少年笑一笑客气道:“是你要带我回去?”陈涛连连摆手道:“不敢。不敢。是吕王想请杨统领回去叙叙旧。”少年道:“那就不必了。我现在有事要走,你会拦我?”陈涛苦着脸道:“不会。不会。小人这就撤开人马,恭送杨统领。”说着传令叫人让出了一条道路。

    这时,那栖止上前拱手道:“杨兄弟可否与我走一趟?”少年道:“难道是翎衣公主也要抓我?”栖止道:“杨兄弟别误会,公主的座驾已到了焦城外十里处。她只是有些话要亲自对你说。对了,你大伯杨铁,还有萧龙、仇四海他们也都在那里。”少年道:“好。那么便有劳栖护卫前面带路。”杨广胜却有些舍不得道:“我们这是要舍弃杨家的基业逃亡吗?”指着陈涛又道:“还有此人,随便跑到我们焦城来闹事。难道就这么算了?”陈涛一听微微皱眉,心道:“这个杨广胜真是不知好歹,我如此忍让,他却以为我真的怕了?”刚想向军队施令,却看到了少年那深邃的目光,周打了个寒颤,硬生生地将那到嘴的话又给吞了回去。

    少年的眸中犹如星汉璀璨,浩瀚无垠。只一瞬又恢复了常态,回望着那些熟悉的水榭阁宇,叹道:“亲人们都已死净,这里已经没什么值得我们留恋的了。”撇了陈涛一眼又道:“这些五岳国的将士,在昨都还和我一同在沙场上并肩作战。如今只是奉命行事,我们也不用为难他们。”杨兰道:“杨瑞说得没错!人都没了,还要这府地作甚!走吧!”杨广胜擦去眼角的泪水,重重地点了点头。几人即就跟随栖止往城外奔去。

    陈涛望着远去的少年一行,心中倍感无奈道:“哎!看来我这仕途也是到头了。这次回去如果没事,还是向吕王告老还乡吧。”遂自行收兵回朝。如何复命不题。

    却说在那焦城外一个临时搭建的秘密营地中,翎衣公主等人正为杨家的局势担忧。军帐里,杨铁依斜卧,大病未复,有宫女在其左右服侍。萧龙、仇四海和雷八爷等人皆在旁闷坐,而翎衣公主则是来回地踱着步子。忽听帐外有人叫道:“是栖护卫他们回来了!”

    翎衣公主一阵欢喜。忙领着人迎了出去,正看到栖止带着少年一行人从空中落了下来。回到帐中,杨兰望见杨铁,第一个扑上去哭道:“爹爹!你怎么伤成这样?杨家没了。。。”杨广胜低着头不说话。杨瑞上前轻道:“大伯,杨家只剩下了我们几个。爷爷、二伯还有其他旁支,都已经葬在了家族墓园里。”杨铁哭无泪,抚着杨兰道:“大概的况我已知晓,你们辛苦了。”翎衣公主道:“对不起。这都是我五岳国亏欠你杨家的。”少年道:“公主不必介意。灭我杨家全族者另有其人,并非五岳国的官兵。”

    仇四海在旁憋不住心里难受。一拍大腿道:“嘿!本来好端端的。那吕王怎么就像是变了子,非要抓捕杨家!”雷八爷道:“是啊!当在双月关,眼看着杨帅重伤未愈就被关进了大牢,就连我们去求都被臭骂了回来。这五岳国到底怎么了?”萧龙道:“你们都别说了!依我看吕王定是被战场的血腥吓破了胆。这次若是没有公主保着我们,我们这些忠于杨帅的旧部只怕也要被关进大牢。”少年闻言惊道:“这段时间里,吕王到底怎么了?”翎衣轻叹一声,不住流下泪道:“从双月关回来后,不知什么缘故。父王的变得极其暴躁。不但将杨铁将军压入天牢,还开始向民间征收巨额军费。朝中许多大臣出面劝说。不是被他辱骂,就是被他当面砍了头。弄得现在国都人心惶惶,终无眠。另外,父王现在醉心于武学,每天闭关修炼,修为大进。看着我也像是看着陌生人一样。父王他已经不是从前的吕王了。”少年一听这形。立即猜出了一二,说道:“吕王只怕已是受到了蛊惑,像那三国一样,被什么人给控制了。”任雪道:“既然如此,那我去杀了吕王!让公主执政!”公主摆手道:“不可!不可!他毕竟是我的父王。请不要伤害他!”少年道:“杀了他也没用。他现在不过是那神秘组织手中的一颗棋子。公主若是坐上那个位子,反倒危险。”公主望了望众人,忽向少年道:“我这次其实并非是以公主份,而是以朋友的份前来,想单独问你些事。”少年点点头,令任雪等人在此间等候,自己与翎衣公主一起移步到了另一个帐篷。

    来到帐篷里,公主忽然不顾份,将香肩投入少年的怀里说道:“早听说父王要出兵抓你的事。前几我趁其闭门冲关之际,放出杨铁将军,带着栖止和萧护卫他们一起赶到焦城。幸亏你们和五岳国的大军还没打起来。现在许多商贾和民众,包括江周两家,都在向南部迁徙,准备要离开这个国家。杨瑞,我现在真的好累。五岳国这次,怕是真的要亡国了。”少年略微一怔,扶着公主的肩膀,轻轻推开道:“你是否需要我为你做些什么?”公主的眼中晶莹若水,哧哧笑道:“谢谢你,这事我早就想做了。现在正可明白你的心意。”擦去眼角的泪水又道:“其实我早已看出,你并不属于五岳国。你们走吧。离开这里。”少年道:“你可以跟我们一起走。”公主苦笑道:“我乃五岳国的公主,无法逃避责任。没有我撑着,朝中怕是早就要乱了。放心吧,父王他暂时还不会对我怎样。”少年道:“我该多谢你帮我救出了大伯。有什么事,请尽管问。”公主点点头恢复了常态,退开一步道:“我父亲说那家传的鬼面方印分阳两印,印被你藏在了上,才使得阳印形同摆设。这事是真是假?”少年道:“那印的确在我上。不过那时在天池底况紧急,你们吕家的老祖直接是将印打进了我的体内。所以不管我愿不愿意,这印都得跟我一辈子。并非是我刻意隐瞒。”公主道:“多谢你能告诉我这些,我原本也猜到是这样。事实上,我这回过来,还给你带来了阳印。”说着便将那阳印取出来,交到了少年手中。少年望着那阎罗密印惊道:“公主这是为何?”公主笑道:“吕巍先祖有言,掌印者掌国。你既然得到了印,也就是得到了祖先的认可。何况这鬼面方印乃是我吕家的至宝,绝不能让其落入那神秘组织的手里。”少年闻言也不磨叽,爽快收下,笑道:“五岳国还是我的家。此去定然想办法拔除那神秘组织,让五岳国彻底脱离他们的控制。”

    公主望着那俊逸的少年,心里真也想就此随他们而去,强忍着冲动,转过道:“对了,有消息说,綦老和小玄女他们去了瀛阙国。能否告诉我,你们将要去往何处?”

    少年默然思索中,忽听逆鳞说道:“看到了?这就是所谓的人心难测。昨天还是一位令人称道的仁君,今就已变成了敌人。人类的心脆弱,非怪他人控制。而善恶往往也只存在于他们自己的臆想之中。想要获得更强的力量,就不要在此瞎磨蹭了。”少年向逆鳞道:“告诉我该怎么做。”逆鳞道:“现在我已摆脱了你那元神的纠缠,先想办法将我的剑铸造出来吧。这样我也可在战斗中,以的姿态回到外界。”少年道:“只不知铸剑的方法。”逆鳞道:“此事唯有张老头能够知晓。他不是给你在神剑门留了样东西吗?去看看有什么线索。”

    少年暗自与逆鳞商定,又向公主道:“有铁拳佣兵团的古阳伯伯在瀛阙国那里接应,小玄女他们应无大难。我想让大伯他们去投奔夏国国君,而我自己则是要去横断山的神剑门走一趟!”公主点点头,望着帐外的双月道:“如此我们便各走各的路。只希望今后还有重逢的一天。”

    翌,少年一行与翎衣公主的队伍道别,各奔东西不题。且说当少年他们赶往夏国的时候,在那兽域与古皇域交界处的九龙湖上。云密布,妖气冲天。正是四面魔兽云集,八方族群汇聚。那白泽微笑着立于半空,与往常一般闲逸的样子。而在他面前的,除了那姬昌、九凤、穷奇、苍狼等魔兽外,竟然还有九尾狐族的真女、娜,以及幻冰王骆云与不死人族的妘雾风!毕竟不知兽域风云如何变幻,且听下回分解。(想知道《魔剑逆鳞》更多精彩动态吗?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选择添加朋友中添加公众号,搜索“zhongwenwang”,关注公众号,再也不会错过每次更新!)(未完待续。。)

    ...

重要声明:小说《魔剑逆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