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二章 魄晶的去向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刀子鱼 书名:魔剑逆鳞
    “玄武经?破极!”

    霎时间,乾坤倒转,水天相连,四维水体,明灭相交。在那汪洋大海之上,直接是出现了一个千余丈宽的无底深坑!

    少年从那深坑中跃出,浮在半空中往下眺望。只见那深坑螺旋着,发出哗哗地巨响,就好像连半空中的云气都要被吞进去了一般。片刻之后,四方水体犹如千万条奔龙般涌进深坑,强大的水压掀起了百丈高的巨浪。海面汹涌澎湃,中间浮起大片大片的死鱼和死虾,犹如修罗浴场,一片血腥之相。

    嘭!

    一头巨鲸翻着肚皮浮了上来,硕大的躯上满是伤痕。而蛟鲨二妖正站在水面上,虎视眈眈的望着少年。原来是鲸妖在那千钧一发之际现出原形,将鲨鱼和蛟龙挡在后,自己却受到了致命的一击。

    少年一看,暗叹道:“可惜。可惜。那异兽间也有如此义气,不然这一击至少也会要了那条鲨鱼的命。在这大洋里果然助长了玄武经的威力。只是现在我虽逃出了水面,体内的元气却也所剩无几。希望蝗女能平安到达龟岛。”

    正考量间,只听那水面上一阵呐喊,鼓号喧天。原来是那围住水府的结界,因为少年的离开,自行散去,数千水族得以赶来驰援。那鲨妖仗势叫道:“今你横》长>风》文学竖是个死字,还不乖乖下来!”少年道:“我能杀那鲸鱼,就能杀你。有种你上来!”鲨妖刚刚死里逃生,确实有些胆怯。不敢离开水面,又道:“你下来!”少年道:“废话少说!你们若不上来,那我这就走了!”蛟龙道:“我看你方才的一击,已经耗尽元气了吧。哼!还敢在这耍嘴!”一扬头,向几个等级较高的海族叱道:“你们都给我上去,把他给我拿下!”

    那些海族们得令,摇旗端枪赶上前便刺!少年挡了几下,正感无力,忽听后有人叫道:“师叔祖!我们来助你!”转头一看,原来不远处已是龟岛的所在。方才由于被大浪覆盖。所以没有发觉。那边是童轩带着童迪、吴刚等龟岛众飞了过来。少年见状松了一口气。甩开海族,掠上前道:“你们怎么在此?”童轩道:“是蝗女给我们指了方向。刚才又望见那玄武经产生的波澜,所以知道师叔祖在这。”少年道:“蝗女可好?”吴刚道:“报告师叔祖。蝗女只是受了点惊吓,上无大碍。我们把她留在岛上。自己先赶了过来。”

    少年笑道:“还好你们赶来了。再晚点我可真的要成为大鱼们的美食了。”旁边胡一栋竖起拇指道:“师叔祖英勇神武哪会有事?刚才那玄武经的威力我们都看得清楚。嘿!真不愧是玄武帝君亲选之人!”童轩也是欣慰地点头道:“才几年没见。师叔祖的玄武经已经练到这种地步。这真是我龟岛之福啊。”少年道:“先别忙着夸奖,把海族收拾了再说。”童轩拱手道:“师叔祖且休息一会,接下来就看我们龟岛众的吧!这么多年的旧账该要好好算算了!”

    蛟龙在海面上望见。粗略一算,龟岛只来了两百多人,冷笑道:“童轩你个手下败将,竟敢到外面去请帮手。来来来!正好连你们一起收拾了。今天我要血洗龟岛!”

    童轩向蛟龙道:“可惜,你的对手不是我。”话音刚落,就听见那鲨妖一声惨呼!两把短剑交错着,徒然从其背后透而出!可怜那鲨妖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被切成了几段!

    海族们悚然呆立。紧接着,就觉一股磅礴的血脉威压,伴着兰香在水面上开。在那鲨妖倒下之处,一位翠衣少女,轻轻抖去剑上的血滴,睨望着蛟龙道:“是你要吃我鸣蛇哥哥?”

    “天啊!这威压……竟是魔兽!?”一些水族开始惊慌地四散逃开。龟岛众举兵器趁势追击,这大海中一场好杀!蛟龙眼看大势已去,恶狠狠地向少女道:“你自己想必也是异兽。异兽吃人天经地义!为何要帮着人类对付我们?”少女道:“你吃谁我不管,不过吃我哥哥就不行。上来受死吧。”

    此少女自然就是潜行已久的白狐任雪,只要是在水面上,这许多海族都不是她一合之将。蛟龙自知多说无益,化一阵狂风,现出原形,摆着数十丈长的子就要往水里钻。少年早在一旁布阵候着,结剑指于唇边,叫声“缚!”只见那半空中,唰唰唰,瞬间穿出无数条水桶粗的钢链!绑着蛟龙的长尾,硬是给拖了回来。少女二话不说,闪已上了龙首,一剑砍下其独角,又往那太阳上一踹。蛟龙只感一阵巨痛,绊着钢链重重地摔在了海面上。

    “双月流?断击!”

    少女显然早就憋了一肚子的火,在半空中舞双剑如落英缤纷,毫不停歇地就往那蛟龙上降了下去!只听一阵铿锵之声,那蛟龙上坚硬的鳞片被肆意切割。海面上霎时被染红了一大片。

    “且慢!莫打死他!”

    忽然,少女听到了少年的喊声,那锋利的双刃堪堪停在了蛟龙额角前一寸的地方。少年从半空中赶下来,向少女道:“留他命。我还有事要问。”少女闻言,收剑伫立道:“只要哥哥你吩咐。”

    少年向少女笑了笑,转过将脸一板,抬头向那惊魂未定的蛟龙道:“问你些事。如果说实话,可饶你不死。”蛟龙深深喘了一口气道:“你保证?”少年道:“我鸣蛇从来说话算话。”蛟龙道:“好!你问吧!”少年纵一跃,跳到蛟龙鼻梁上问道:“你们将那龟岛秘境里的玄武魄晶藏到何处去了?”

    蛟龙闻言一愣,苦笑道:“祸事。真是祸事。原来你就为的这个来探我水府。又害得我二弟三弟死于非命。哎!只可惜此物早已不在北海。不然,凭借玄武魄晶的力量,我们三兄弟早就蜕变成魔兽了!”少年道:“这也是你们万年里吃了无数童男童女的报应。快说!那魄晶不在北海,却在什么地方?”蛟龙道:“当年我们从秘境偷走魄晶,本想放在水府里赏玩赏玩再行炼化。谁知还没几,就被一个黑衣人给盗走。结果是空欢喜一场。”少年近一步道:“有人能神不知鬼不觉的穿过那三四千水族的护卫,又从你们三大妖王的眼皮底下将那瑞霭环绕的魄晶盗走,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鬼话?还是死了罢!”蛟龙忙道:“我说的句句是实!当我们发觉的时候,那个黑衣人踏破虚空从容离去。直到今天我们也没弄清那盗宝的人是谁。”少年盯着蛟龙的眼睛,看了一会道:“如此我便信你一回。只要你长远替我看守龟岛秘境。”蛟龙道:“好死不如恶活。但留我命。凭你教做甚么。”少年将那钢链一紧。把蛟龙琵琶骨穿了,教白狐少女道:“请龟岛众随我一起点龙脉去。”

    那龟岛众此时已将残余抵抗的水族杀尽,遂同少年一起押着蛟龙回归秘境。众人刚上岛,就见蝗女哭着脸跑来抱着少年道:“大巫祝!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龟岛众人显然仍不喜见到这蛊族少女。童轩在旁干咳一声。蝗女这才觉出自己失态。忙松开手。低着头又道:“大巫祝你没受伤吧。”少年心里也明白。让龟岛众接受自己放走七女的决定已是不易,不可有过多奢求,对龟岛众的态度只当做没看见。笑道:“我没事。”扯了扯那蛟龙又道:“走吧!随我们一起下秘境!”

    移时,少年在那十三层楼下定了一根铁柱,又在上面刻下了紧缚阵的符文,把蛟龙上了锁。向那龟岛众道:“我与这蛟龙定约留其命。你们每三送饮食一餐,与这蛟龙度口,不得少有差池!”龟岛众领诺。少年这才将余下事务交给童轩,自己带着白狐和蝗女一同返回了北海城。

    三人刚到北海城便听到了一个不好的消息。坊间传闻,北方的哈赤国已联合了东方的瀛国和鲜禹国,在边境上排下了八百万兵阵,准备在开时对五岳国发动战争!这消息令少年吃了一惊。因为急着追查这一传闻的来源,少年决定不去万金商会,而是直接到海战帮走一趟。海战帮是黑街上的地头蛇,若要问流言的源头,只有那里最清楚。

    少年熟门熟路,带着两女走过黑街,穿入万花楼后巷,来到了海战帮的总部。正厅里,蝗女见到先来的姐妹们自是欢喜万分。被几人拉到一旁询问海祭的况。那小蟠龙已经长到了小狗般大小,一见少年便窜过来亲。少年抱着小蟠龙坐在上首,向魔蝎老人问道:“那街头巷尾里,传说他国要向五岳国宣战。是何人散布的消息?是否可信?”魔蝎老人啧啧嘴笑道:“北海城是个中立城市,小道消息特别多。你说的那个传闻我早已听到过。派人去查了查,是一些在边境上经营的商队带来的消息,应该不假。嘿嘿,五岳国这回怕是要亡咯。”少年道:“如此我得立即回去一趟。”魔蝎老人道:“小哥不必着急。现在离开还有一点时间。你只要把杨家的家眷都接到北海城来就没事了。其他人是怎么死的,可与我们无关,嘿嘿。”少年闻言眉头一皱,心中暗道:“这个老毒物,早对他人的生死麻木不仁,跟他说些大道理也是白费劲。”转而问道:“我让你收集八阵图碎铜片的事进行得怎样了?”

    谈到这个,魔蝎老人颇为得意的搓着手笑道:“红素素那里有暗黑拍卖会上所有货物出手的记录,包括那次拍走碎铜片的客人的资料。嘿嘿,我只是稍微使了点手段,就把铜片都给要了回来。另外,近两年海战帮一直在通过各种手段从黑市上收购此类铜片。不过结果只买到两块。”说着从指环里拿出一个牛皮袋递给少年道:“加起来一共五十八块,你数数。”

    “辛苦了。“少年说着接过过袋子,掂量了一下,心中顾念道:“归老所说的手段大概又是用毒,只希望没有祸及太多人才好。嗯,加上这五十八块,我手里已经收集到了百余块碎片。不知能否拼成一个完整的八阵图。不过即便是拼好了,这八阵图已经损坏,在战场上大概也发挥不了什么作用。只能暂时留着。哎!若是早知今,当初在万金拍卖会上真该把那本《战法遗篇》给弄到手。”

    少年将牛皮袋收好,又向魔蝎老人道:“想必月巫和水巫她们已经和你说了蛊族的况,你有什么打算?”魔蝎老人道:“这东方大陆上毒物稀少,神龙只有回到那原始森林中方能更快的生长。所以,我打算带神龙回蛊族。当然,具体怎么做,还得要听鸣蛇小哥的安排。”少年道:“既然如此,你们回去一趟也好。我担心那姚帝就是纵东方大陆上,一连串谋的幕后黑手。你们若是回到蛊族,不可立即暴露神龙的存在,只可暗自联络可信的族人,先查清那圣姑的底细才好行事。”魔蝎老人道:“多谢小哥提醒,这些事我会做的。”少年略加思索,又取出蟠龙的毒藜巫神甲和穷桑虬金杖交给魔蝎老人道:“这是老蟠龙生前使用过的战甲和兵器,我想以它们的属,更适合交给蛊族的人使用。我接下来要回家里应付一下那三国的挑衅,你们一切小心。”那边蛊族七女听说要与少年分开,都有些舍不得。少年这边心系战局,倒是无心留恋。将一切安排妥当,便即带着白狐穿过那空间大门,返回国都。

    与此同时,在那神门组织东方大陆的分部里。嬴梵急匆匆穿过侧廊,走进那火光跳动的大堂中,向那着黑衣的金面人躬道:“从北海城传来消息。龟岛众抓住了秘境里的蛊族弟子,还与北海水族大打了一仗,把那三个妖王都给收拾了。不知是否该再派人去龟岛?”金面人道:“没关系。对那些水族,我本来也没抱有太大希望。所以在他们当初偷走玄武魄晶时,我便亲自将魄晶搬回了这里。龟岛如今已成不了什么气候,不必理会。”

    嬴梵闻言,知道那魄晶就在分部,心中窃喜。不露声色的低着头又道:“另外,哈赤国、瀛国和鲜禹国的军队已经集结完毕。刀剑戟弩,共有一千两百万兵马,驻扎在五岳国的北面和东面边境上。只等主人的吩咐。”金面人道:“很好!西方那边,姚帝即将统一全境。我们接下来的目标,就是收服东方大陆和兽域。很快,除了那万年前去向不明的九婴以外,人皇旗下的十王都会来到这里。在此之前,就让那四国奏响东方覆灭的前奏吧!”毕竟不知五岳国战局如何,且听下回分解。(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魔剑逆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