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章 圣姑的手段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刀子鱼 书名:魔剑逆鳞
    寒月当空,银波浩。茫茫龟岛之上,虽然秘境中的毒物早被少年祛除干净,但是那笼罩着整座岛屿的瘴气却一时还难以散开。远远望去,依旧森然。

    晚饭后,少年与龟岛众商议完毕,遣去童轩等人,自己带着任雪往崤山宫的地牢走去。由于他在龟岛的辈分最大,一路上自然无人敢于阻拦。而对于地牢的守卫少年也是早已熟悉,正是在妘王城见过的胡一方和胡一栋两兄弟。

    走近狱门,只听那胖子正在大声发着牢道:“呸!就是这几个妖女躲在秘境下放毒!害得我们每天只能窝在崤山宫里,吃又吃不饱,穿又穿不暖!现在抓到了只得这么拷打拷打,真是便宜了她们!”旁边胡一方道:“一栋,别在这乱说!这都是师叔祖的决定!他这么做一定有他的理由。况且师叔祖这回真的是救了龟岛。我们只需本分点,听命照做就行了。”胖子道:“话虽这么说,可我一想到那些在秘境中死去的兄弟们,心里就觉得窝火!不行!我得再去对她们鞭打鞭打!”胡一方忙拉住道:“今天你已从下午一直打到落,若是再打就要出人命了。师叔祖那边不好交代。”

    少年心中寻思道:“这个胡一栋,还是那么多口水。不过他所说的,大概也是龟岛众人的心里话。即便那年幼的&长&风&}.{cf}{wx}.一位愿做祭品下海,这积聚了十数年的仇恨却也无法就此消除。对于剩下的六人,是否该按龟岛上众人的意思处以极刑呢?”

    因为一时无法确定对蛊族七女的处置。少年犹豫着放慢了脚步,手上习惯的摸了摸脖子上的水晶链子。链子此时散发着淡淡的温暖的光芒。同那眼形挂坠一样,这件与不死公主交换得到的信物让少年感到心安。这种心安让他得以细细聆听那来自于元神的声音。

    其实,不管是在前世还是在不死人族和树族的记忆里,不乏此类族群间仇恨相争的故事。然而在这亿万年无数次的争斗中,却没人能够找到彻底消除仇恨的办法。什么是善,什么是恶。人们都只是从自的群体来思考。即便是少年在那强大元神中所见到的前世。他虽然带给了人们希望,却也因为失去人而感到悔恨。正是那无法磨灭的执念,令其元神强行突破空间限制追来了这里。

    少年目光深邃,住步沉思。而任雪只是在后面安静的跟随。并未出言打扰。白狐的实力虽然已经恢复到了原来的魔兽境界。但仍然只是愿意待在少年左右。在一起经历了许多事后,也许是已经习惯了待在一起的缘故,白狐陪着少年觉得像在家里一样舒服。不管在什么地方,只要能够嗅到少年的气味。白狐的心里总是暖洋洋的。虽然白狐心里清楚。少年待她就像是妹妹一样。但只要能像现在这样一直守在一起。白狐已经感到心满意足了。为此,白狐愿意为少年做任何事

    忽然,少年手中的水晶链子几度明灭。闪烁不定,将其从沉思中拉了回来。少年眉头微皱,心中惊道:“糟糕!这水晶链子与妘姬气息相连,不知她在玄冰域遇到了什么况!”须臾,见那链子上的微光再度趋于平静,稍稍松了口气又道:“哎!现在可不是我仔细权衡的时候!杀戮只会给两族带来更大的仇恨。有我在此担待,龟岛和蛊族之间没必要拼个你死我活。还是找机会把她们放出龟岛了事!”遂干咳一声,带着任雪从暗处走了出来。

    狱门前的二人听到声响,抬眼一看竟是少年,大吃一惊,立即慌慌张张地俯拜道:“参见师叔祖!”由于在妘王城亲眼见过玄武驾临时的那片星空,他们两兄弟与童轩和吴刚一样,对这位年轻的师叔祖很是心服。那胖子满头冷汗,心里嘀咕着:“自己刚才那样大声的嚷嚷,会不会是被师叔祖给听到了?”而少年只是笑了笑道:“我们要进去看看。你们俩在此守着,不要让任何人进来打扰。”两人连忙点头称诺,侧替少年推开了狱门。

    少年带着任雪在那空的地牢中走了一段,又按照那两兄弟的描述往下走进了一个水牢。只见那蛊族七女,一个个**的,被捆绑悬挂着,上满是血迹。七女中有的已经晕了过去,有的目光迷离,颤抖着发出微微的呻吟,好似吃尽了苦头。少年见状轻叹一声向任雪道:“先与我一起将她们放下来。”

    任雪依言将众女子一一松绑放下。少年从指环中取出几瓶九姑娘配制的伤药给她们敷上。两人整整忙了大半夜,终于是将众女全部救治妥当。少年坐在一个石墩上向七女道:“我之前抓你们回来,交由龟岛众处置。你们可服气?”众女跪下道:“服气!服气!”少年又道:“我叫你们今后谁也不许再找龟岛的麻烦。你们可听从?”众女道:“只要是大巫祝的吩咐,我们不敢不从!”少年笑道:“好!今晚我就让你们离开龟岛。你们往南去北海城黑木桨大街,巨人之肋酒馆找归辛海。他和新任龙神都在那!”

    “呀!龙神!?”众女子讶然对视。不论如何,蟠龙神兽在蛊族人心目中都是个绝对的存在。以往也只有大巫祝和圣女能够有幸面见。一听可以见到蟠龙,众女皆是一阵兴奋,向少年拜道:“多谢大巫祝不杀之恩!”

    少年却不知她们在兴奋什么。只是从那狂的眼神中,少年可以确定她们与魔蝎老人是属于同一族群没错。奇怪的是,同是蛊族,这七位女子丰姿貌美,不似魔蝎老人那般龌龊不堪。少年道:“先别忙着谢我。我还不知道你们的名字。”一女子跪起道:“不像归辛海那种从上古氏族的成员,我们在蛊族里的份卑微没有名字。我司月亮祭典。叫做月巫。”指着其余几女又道:“她主水祭,叫做水巫。这几位妹妹分别擅长驱使竹、蛇、蚁、蛛、蝗五虫,分别叫做竹女、蛇女、蚁女、蛛女和蝗女。”少年点点头,忍不住问道:“我看你们的相貌与归辛海大不同。在蛊族中的男女有那么大区别吗?”

    月巫笑道:“那是他自的抗毒能力差,又长年离不开毒物的缘故,并非我蛊族男儿本来的面目。”水巫补充道:“另外,自的修为如果足够强大也可抑制蛊毒。我们在食蛊的过程中都很小心,不会超过自己的极限。像归辛海那样的人,大概是太过醉心于毒物所至。”少年心想也是,魔蝎老人对于毒物的贪婪已经成瘾。就连心态都有些扭曲。又怎会在意自己的样貌?

    少年摊摊手不再纠结于这个问题,向七女道:“你们都起来吧。我还有事要问。”见众女站起,又望着那蝗女道:“我看你年纪最小。在两天后的海祭中需要一个童女做祭品。你可愿意留下?”蝗女似有些胆怯,犹豫着不知该如何回答。在其旁的蛛女道:“我愿留下!”少年问道:“你有多大年纪?”蛛女道:“她十五。我十六岁了。”少年摇摇头道:“那些刁嘴的海族。只要十六岁以下的童男童女。就连我也只是勉强合格。”

    众女闻言惊道:“大巫祝也要去当祭品?”少年笑道:“是啊!谁让我认了这龟岛的师叔祖呢?”蝗女一听细声道:“若是大巫祝也去,那我也不敢推脱。”少年道:“别怕!既然做得你们的大巫祝,我不会让你进了鱼腹。”将视线扫过七女又道:“况且你们的实力也不算弱。普通海族该当可以应付。”月巫道:“大巫祝这么说我们就放心了。蝗女妹子在我们之中,虽然看上去实力最弱,但却是天赋最好的一个。若真的让她做了祭品,我们可舍不得。”

    少年道:“我正想问问你们是怎样修行的。如此年轻,实力就在人仙境和地仙境上下。这在东方大陆上,已是超越天才的奇葩了!”

    七女被少年这么一说,也是异样的望着眼前这位年少俊逸的大巫祝,心道:“你在那秘境之下,以一人之力独战我七人,还敢说我们是奇葩?虽说驱散毒虫是因为能与蟠龙通灵,但那强大的体魄和战技却是令人惊叹!”月巫道:“不敢有瞒大巫祝。我们的实力能够提升得如此之快,除了每吃毒修行以外,最大的助力还是定期服食了圣姑赐予的,一种名为龙虎益气丹的药物。这龙虎益气丹能在短时间内激发人体的潜能,使蛊族的整体实力得到了极大的飞升。只不过,在服用一次丹药后,若是不能定期服食,便会发生散功的现象,有的族人甚至吐血而亡。这也是圣姑之所以能够服众的原因之一。”

    “又是龙虎益气丹?”少年喃喃着,这个名字让他想起了在妘王城时遇到过的宫一航和哈赤国国师查褐巴,此二人的实力就是靠这丹药给提起来的。又想起仇四海,他说的黑鹰匪盗团在服食丹药后的症状,正与现在巫女所说的一样。少年心中暗道:“难道在那背后纵蛊族的与指使宫一航他们的是同一人?此人与幻冰王所在的神秘组织又有什么关系呢?也许根本就是来自同一组织。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这一组织的势力范围也太大了吧!”又向月巫问道:“你们每过多久需要服用一次?”月巫道:“我们每年需要服食一粒才可保持现状。若是有功多得了一粒,亦有机会可让实力再次飞升。不过我们一般自己留着,就怕有一断了供给。”少年笑道:“这么说你们上还有?拿来我尝尝!”月巫迟疑道:“不是我们想要违背大巫祝的旨意。只是……大巫祝若吃了这丹药,怕也会受到圣姑的控制。”少年道:“无妨!只管拿来!”

    那月巫没法,只得从贴之处取出一个薄薄的锦囊,倒出一粒黄豆大的红色丹药,略有些舍不得的递给了少年道:“这是我在一次任务中得到的奖赏。在我们七人上,这是最后一粒了。本来再过月余我便要与水巫回蛊族一趟,去汇报龟岛的况并带回新的丹丸。不过现状龟岛秘境的秘密败露,我们大概再也得不到丹丸了。那散功是小,只怕有些姐妹会撑不住吐血而亡。”月巫女说着说着忽又跪下道:“我们姐妹现在决心跟随大巫祝,只望大巫祝能救我们一救!”其余女子闻言亦跪下道:“求大巫祝救我们命!”

    少年接过那枚丹药在鼻子上嗅了嗅,初闻芳香,却又夹杂着一丝腥辣之闻,以他对药草的认识,其中必有剧毒之物。少年微微一笑,忽然张嘴将那粒丹丸一口给吞了下去!

    众女子只道少年是在研究龙虎益气丹的配置方法,没想到他真的吃了!?一个个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是好。只见少年闭目端坐,凝神汇聚。须臾睁开眼笑道:“哈哈!原来如此!这假药果然还是敌不过蟠龙的血脉。虽然可以压榨体内潜在的能量,却是得不偿失。能量被如此激发,由于毒物的作用,并不能与丹田之气相溶。即使定期服用,散功也是迟早的事!”众女闻言恍然大悟道:“呀!族人都被那圣姑给骗了!这样下去岂不是有灭族之祸?”少年冷哼一声笑道:“蟠龙再世,区区假药能耐我何?这丹药之毒,当年我在妘王城时凭灵药相助早就替人解过,现在只需滴血便可。月巫,水巫,你们在秘境下已吃过我的鲜血,可以看看那服毒的黑线是否还在?”

    两巫女闻言,忙卷起袖子往那手肘内侧一看,果然那黑线已经消失不见!当下如释重负,欢呼道:“多谢大巫祝!”另外五女见那丹毒可解,高兴的同时又有些担心。毕竟她们对此少年存有一分畏惧,只怕这大巫祝与那圣姑一样,会以解毒来要挟她们办事。蝗女一咬牙,俯上前拜道:“如果这次海祭的任务成功,蝗女斗胆请求大巫祝能把我们姐妹上的丹毒一并给解了!”那月巫和水巫慌道:“蝗女!你怎敢这样向大巫祝提条件?还不退下!”

    少年望着众女子畏惧的样子,这时才发现这大巫祝的威慑力到底有多大。相比之下,龟岛众对于他这个师叔祖只是敬畏,而蛊民看大巫祝简直是到了恐怖的地步。这种绝对的权利简直就是一种惑,让人不断产生一种尝试使用的想法。逆鳞坐在识海上观察着少年心境的变化,心中暗道:“如果这小子能被这愚蠢的权势所惑,那样不用我出手,其精神也自会有腐化的一天。”白狐任雪站在少年后,那脸上倒是一直带着浅浅的微笑。她对少年的为人最是有信心。虽然这鸣蛇哥哥有时在恶人面前有些吓唬人,但是对自己人却是大方可亲。

    果然,少年只是眯眼看了蝗女一会,笑道:“所以我最受不了的,就是你们这些上古大族扣下来的帽子。除去这大巫祝的名头,你们看我像是跟那圣姑一样小气吗?”众女子正在那揣测少年话中的意思,又听少年道:“都过来张嘴等着!”

    竹蛇蚁蛛蝗五女不敢怠慢,忙爬到少年前,仰起头,张开了小嘴。只见他拿出匕首往手臂上一划,那鲜血便顺着拳头流了下来。少年依次喂五女吃下,又拿出伤药敷上,望着那依旧有些不敢相信的七女笑道:“我说过,今晚放你们离开,只留蝗女在此帮我应付海祭。等事办完后,将蟠龙还给你们带回蛊族。那什么大巫祝和龟岛的神祝我全都不要!”毕竟不知海祭如何进行,且听下回分解。(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魔剑逆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