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六章 弃子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刀子鱼 书名:魔剑逆鳞
    “主人!这次颠覆五岳国的任务,我们本有着万全的准备和精密的计划,会失败完全是因为轻视了那杨家的杨瑞!望主人重重责罚!”

    在一个光线不太明亮的大堂中,嬴梵正跪在台阶下,躬低头地向台阶上坐着的一人报告。四周跳动的火焰,照出了他脸上的汗珠。嬴梵双拳紧握微微颤抖,好似对那人十分惧怕的样子。

    只见那人全黑衣,带着一个金色面具,懒懒地横坐在石椅上说道:“咦?那个杨瑞已经变得这么厉害了吗?有点意思。看来在万剑谷里真是他得到了魔剑逆鳞呀!”那声音半半阳也不知是男是女,顿了顿又道:“起来吧!看在收回了蚀骨钩的份上,这次就不罚你!”

    嬴梵心中暗道:“听主人的意思,他好似一直在注意这个杨瑞?若说魔剑逆鳞在其手中,那他的实力也未免太弱了点。不过那玄天圣剑却是真的,不管怎样也得想办法弄到手。”遂诚惶诚恐地从地上站起,依然是低头拱手,小心试探道:“是否需要派人去除掉他?”

    金面人摆摆手道:“没关系,随他去吧!魔剑逆鳞若是真在他那里,其实力越强大越好!有句话叫做,剑能伤人亦能自伤。那逆鳞的魔终有一天是会爆发的。”

    嬴梵又道:“那幻冰王还有武枫他们。。。。。。”

    金面人道:“他们就不用管了!能被个小国留下的人对组织是一点用都没有!只是那马云有些特殊。。。他是姚帝亲自培养的杀手,又是我们重要的实验材料。嗯。你再去一趟,务必将马云带回来!”

    嬴梵领诺却依旧躬不见离开。金面人问道:“还有何事?”嬴梵又试探道:“那这次五岳国的任务,还有那杨家。。。。。。”金面人闻言正坐起,盯着嬴梵半响不语,也不知那面具背后在作何考虑。嬴梵好似提了什么不该提的事一样,只是一味的低着头。就连时间都好像在此时凝固。

    “嗯,方便的时候,你派人去把杨家给灭了吧。当然,杨瑞除外!”金面人看了一会,忽然又靠回石椅上好似随意地说道:“至于五岳国嘛。。。不愿归顺我们。毁掉就好了。你顺道去通知哈赤国与其邻国。来年开,对五岳国展开全面战争!”

    “领命!”嬴梵闻言这才唱了个大诺,转离开了那昏暗的大堂。刚刚走过一个转角,就见他直起腰。松开拳头。擦去额头上的冷汗。嘴角上带着一丝嘲讽,走进了光影闪烁的廊道内。那之前惧怕的样子竟好像都是装出来的一样!

    与此同时,在那五岳国国都的中央武道场内。武枫一把将手中的酒杯摔在地上,乓啷一声,碎成了无数小块。紧接着,一阵铿锵之声,只见那王室看台上的军士人们个个拔刀指向了吕王。不单如此,就连其余看台上的各大家主都被大刀给架住了脖子!

    武枫见大势已成,转向那场内惊愕的人们朗声道:“诸位请勿惊慌!这五岳国该由谁来当王,本就是王室与京族内部的事!武某这么做,也只是为了防备那些混在人群中另有图谋之人!只要大家安心待着就什么事都没有!但若是有人想要出来搅局,那也别怪武某我心狠手辣!”

    这边京少也借机向吕王行礼道:“叔叔,眼下大势所趋。如果你真的不愿大动干戈,那就应该立即向国人宣布退位让贤!若是小侄有幸登位,必定不会忘记吕族与京族的鱼水关系。”吕王道:“侄儿!你从小才华横溢受人瞩目,就连本王也对你是宠有加。你怎能如此糊涂,干出这等大逆不道的事来?”京少拜道:“叔叔。你只求生活安逸,不知道现在周边的况。除了北方的哈赤国以外,东方的瀛国、鲜禹国亦对五岳之地虎视眈眈。南方的浮槎国虽与本国交好,但其实也并未将我们放在同等地位上来对待!若是侄儿为王,当增兵扩土,征伐四方!让我们五岳国在东方大陆上,成为像夏国那样的超级大国!”吕王道:“夏国强大那是千古积累的结果。我五岳国仅有三百年历史就想凌驾于他国,如此挑起兵祸,只会是自取灭亡啊!”

    那边杨烨将长枪一挥摆开架势,眼光锐利地盯着那些军士人,头也不回的对吕王道:“此事他们早有预谋,多说无益。眼下先突出去寻求救兵方是上策!”江老道:“杨将军说的是!待我先擒下这逆子当人质!”说着冲上前就要去抓那京少的衣领。京少侧让开,两人交错间各探出一掌打向对方。啪!只见那江老被打得连退三步,而那京少却是在原地纹丝不动!京少抖了抖衣领,目光转冷道:“如此我也算是努力劝解过了。诸位若是一意孤行,那就自求多福吧。”说着向那周围的护卫叫道:“都给我拿下!”

    嚯!那京少话音刚落,就见那几十名军士人一齐攻了过来!杨烨自是见惯风浪,举长枪架住三人,转头向后叫道:“栖护卫!你带吕王先走!”左右撩刺又退四五长刀,再看那边江老也是与士人们斗在了一块!

    这边栖止见状也不迟疑,护住吕王喝道:“跟我走!”刚想奔向后台,却又见京少挥扇挡在了前面。翎衣见此不容分说,举剑刺向京少道:“表哥!我看错你了!”京少收扇轻点,以巧力让过向公主道:“非得已,表妹请勿见怪!”翎衣使个法欺上前,一连点出三剑道:“哼!谁是你表妹?快让开!”京少也使法让开,这两人你来我往斗了四五回合,一时僵持不下。公主急着突围。京少只在拖延。周桥见士人们渐渐围拢,急向栖止与慕姗姗道:“我去同公主一起对付京少!你们借机护送吕王先走!”说着也是仗剑冲向了过去。可那京少深藏不露,从容应对,虽攻势不多,但同时对付周桥与公主两人竟也不落下风。

    这边栖止与慕姗姗两人护着吕王与士人们激斗,那边杨烨见势不妙,心中暗道:“这里敌多我少,久战不利!擒贼先擒王,须得拿下武枫方能震慑全场!”遂挑枪一震摆开两边,一个箭步攻向了武枫。武枫使刀架住笑道:“果然是个老将!知道要来擒我!只是没看清两边的筹码!”

    “小人!谈什么筹码!一切等拿下你再做打算!”杨烨怒目撩开大刀。进步刺向对方双肩顶门。武枫左右横劈针锋相对道:“谁拿谁还不知道!还有别忘了。你那宝贝孙子还在我们手里呢!”杨烨闻言手中一滞,被那闪来的大刀擦中了小腿,鲜血哗哗直流。摆枪撑住怒道:“你若是敢动他一根汗毛,我杨烨纵是拼尽元力也要杀了你!”

    这一幕正被少年在中央高台上望见。向假图丹催促道:“不好!爷爷受伤了!归老。还要装多久?”假图丹道:“别急嘛。杨老爷子可没那么弱。我好似听说除了这两人外,在背后还有人督战,引出此人才好行事啊。”少年心道:“那督战的不会是在旧城隍抢走蚀骨钩的那人吧。若果真是他。现在确实还未到亮出底牌的时候。况且实在不行还有小白跟着吕王。还是先等等。”当下静心虚目,仔细观察场中的势。

    这时在余下看台上,各大家主虽都受到士人控制,但其他散众其实仍无人看管。而且在铁拳佣兵团和漠北佣兵团的煽动下,已有越来越多观众对士人们的行动感到不满。私底下动不已,都议论着要怎样冲出武道场去。

    那边武枫虽嘴巴上以少年的命来要挟杨烨,心里却也在犯嘀咕:“图丹怎么净只在高台上看着不去指挥场外的军杀进来呢?这胆小的家伙不会是到如今还在掂量两边的分量吧。还有那魔蝎老人,现在该是他暗中毒死那些观众的时候,怎么也不见动手?这时间长了,恐怕难以控制全场局势,必须先把吕方宗给拿了!”不得已向武家看台叫道:“武家的都给我去抓吕王!”

    武灵儿等武家之人正在那犹豫,听到家主的命令也只得抽刀跟了进来。这一下,在吕王旁,即便再加上周桥的那几个保镖也已显得势弱难扛。

    正在危急时刻,忽听到场外杀声一片!那围困武道场的结界在攻击之下,突然一点一点地崩塌消亡!而见到结界损毁,那些动到了极点的散众们终于也忍不住,开始与旁的士人动起手来。但见那被调往海渊阁的军副统领陈涛,带领着部下与萧龙、周吉等人,一路杀进了武道场。陈涛杀出一条血路,冲到吕王面前单膝拜道:“末将救驾来迟!请吾王恕罪!”吕王喜出望外,忙扶起陈涛道:“不晚!不晚!可那图丹的手下封锁了武道场,你们是怎么知道这里消息的?”陈涛道:“是萧护卫与王捕头给我带来了口信。末将闻言立即带人前来救驾!”先时,魔蝎老人在偏厅杀了那队士人,却故意放走了萧龙等人。萧龙虽搞不清魔蝎老人的用意,但也没空多想,只想着怎样才能突破士人们的封锁,将此间消息给传出去。正在一筹莫展之时,又碰上了败阵下场的周桥。周桥于是利用自己与京少的关系掩护萧龙等出了武道场,并嘱咐他们去找陈涛救驾。而陈涛亦是带走了海渊阁的所有护卫,终于在关键时刻赶到了现场。

    那武枫见势急转直下,忍不住向场中叫道:“图丹!还不叫你部下进来?这行动若是失败,你也别想能够坐得稳!”假图丹啧啧嘴,松开少年笑道:“嘿嘿,看来这戏是演不下去了。这么久都不见那背后之人出手,怕是铁了心不出来。”少年揉了揉手腕笑道:“那你看接下来该怎么办?”假图丹黯然一笑,徐徐升到半空一鼓劲喝道:“所有军都给我住手!”

    这一声让所有人都停了下来。不单止军士人,就连杨烨、江老、陈涛等。都愕然地望着空中的图丹。本以为他定是与武枫串通一气,却为何要让部下住手?只听那假图丹又道:“武枫教唆我图丹宫,我经过一番思索终于觉得此事不该!然而大错已成,我图丹不配再做这军的统领!若是我的话还作数,今后大家就跟着陈将军!立即放下兵器,吕王必不会向你们追究今之责!”

    这图丹的话一出口让所有人更是奇怪,特别是那些图丹的部下,都在想这将军的话怎么和之前说的不太一样呢?正在那考虑着要不要放下兵器,那边武枫忽然一惊,大喝道:“此人不是图丹将军!大家不要轻信!今举事之人。他吕王必然一个不留!快快封锁出口。不要放走一人!”假图丹从容笑道:“我不是图丹,那你说我是谁?”那武枫左右看这人都像是图丹,思索着一时也答不上来。这边少年早向萧龙等人打着手势,萧龙会意忙向吕王耳语了几句。吕王似恍然大悟。赶在武枫开口之前向全场士人道:“就如图丹将军所说!本王在国人面前保证。只要你们今放下兵器。他必不与追究!”

    这时那武枫终于想到了魔蝎老人,虽然感到有些不可思议,但仍指着假图丹道:“你不是图丹!你是。。。。。。”可那魔蝎老人的名字还未出口。便被一旁静观的杨烨抢过去道:“小人还有何话好说!来与我兵器上见真章!”一枪疾刺,直锁其喉!那武枫无奈只得应战,横刀挡在前。两员老将这一场好杀!

    咦!杨门点钢枪,武家百炼刀。枪走似腾蛇,刀舞如虎啸。劈头余两寸,当挥如潮。本是一国将,争斗两不饶。两人斗了十余合不分上下,那武道场中图丹的部属则是在此间先后放下了兵器。而京少亦是在多人的围攻下,不得不束手就擒。

    武枫见大势将去,气急败坏,忽跃上半空,自己将上衣撕破,露出了一的符文。但见他捻着诀将符文都给吃了进去。霎时间狂风大作,大地微摇,一股神门境武者的威压盖过了全场!

    那五岳国的人何时曾见过神门境的高手?要知道这个境界可比三仙境高出了不是一截两截。仙与神本来就是一个质的区别,神门境虽只是成神的门户,但也得是天人合一的武者方能达到!而这样的人在五岳国的历史上是从来都没出现过,更没人想过能亲经历一个神门境武者的战斗。

    在场众人一个个惊悚地望着天上的武枫,只觉得一股自然之力压在上动弹不得。只有那少年在场中见惯不怪,凝视着武枫,心中寻思道:“之前妘姬说的隐晦的神门境气息指的是这个吗?不过这并不像是武枫自己的力量,那神门境的气息源自那些符文!只不知符文上的力量又是源自何人?”

    天空中,武枫大笑道:“你们以为人多就可以翻盘吗?”腾腾腾踏步而下,直接是抓向了吕王。那一抓气势人,难以抗拒,就好似一只大手在抓一只蚂蚁一般。四周空间凝固,令人窒息。吕王旁,杨烨、陈涛与江老等人想要上前阻挡,却无奈受气势压制,难以上前。就在那只大手即将抓住吕王之时,从吕王后突然伸出了一只纤手,往那大手上轻轻一点。

    轰地一声,那大手骤然退缩,反撞在武枫上将其弹出了十丈有余,刚巧落在了少年与马云的附近。哗——!武枫一口鲜血吐出,上黑气蒸腾散逸,那气势是一落千丈。定睛望向吕王后,武枫惊恐地见到那翠袖湘裙的女子缓缓走了出来!

    这女子正是那头在浴天阁跟在少年旁的一人,与那时一样,他根本就看不出此人的修为。就好似一个普通人站在眼前。然而方才那一掌却让武枫清楚的认识到,事实并非像其表面上所见到的一样。武枫转头望向少年,心中忽然生出一种无力感。看来组织里对于这个少年的传言并非空来风,还有那个督师急着要除掉他,看来也是个正确的决定。武枫向少年苦笑道:“连我都看不出这姑娘的修为,她的实力难道已经凌驾于神门境之上了?像这样恐怖的人肯跟在你的旁,难道你真是魔。。。。。。”

    嚓——!突然一把长剑从武枫的后直透前而出!那武枫还未把话说完又是一口鲜血吐了出来。偏过头,却见背后不知何时站着的正是那督师!

    “你。。。!”武枫挣扎着想要说些什么,却被那督师将剑柄一横,在其口上揉了一圈,痛得再也说不出话来。那督师笑着在其耳边轻语道:“你已是主人的一颗弃子,还是乖乖的死去吧!”说着一脚将其踹离剑刃,转就要去抢马云。少年反应奇快!着剑指于空气中轻点,化成一条锁链刺向了来者,同时向不远处的假图丹大喊道:“归老!那督师出现了!快来!”

    那督师挥剑格开锁链,却也不恋战,迅速丢出一个空间卷轴,同时夹起马云往里便跳。假图丹此时奔过来张嘴吐出一股墨绿色的毒液进了空间中,而少年的锁链转了个弯亦是追了进去。可是当两人赶上前时,那空间大门已经关上,仅留下那督师的一句话在场中回响:“哈哈!来方长,你我今后见面还有的是机会!”这正是黄粱梦醒已去,弃子归边一局棋。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魔剑逆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