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五章 逼宫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刀子鱼 书名:魔剑逆鳞
    九月天忽遇寒冬,旱地里刮起羊风。天空凝聚,大地微鸣。三街六市皆闭户,落炊时不见灯。炉火熄冷,灶头昏鸦。须臾一柱青光起,碎云披霞泛鱼鳞。硝烟飞尽,胜负谁家。这段在坊间流传甚广的杂句,正是庶人们对那总决赛的描述。由于军队伍封锁了中央武道场周围的所有路口,所以这些普通民众虽能从外围感受到那股强烈气场的压迫,却无法知道内部的具体形。

    话说当大风消逝尘烟落幕后,那武道场内部残垣断尽,一片空旷肃萧的样子。而那最为宽广巨大的中央高台,竟在全场观众面前整个被干净地削成了一凹形圆坑!

    众人们惊得忘记了议论,一齐向那圆坑底部搜寻着两位少年的影。只见那马云躺在地上早已不省人事,而杨瑞则是勉强地坐在其旁,大口地喘着气,一副精疲力尽的样子。

    假图丹从半空中落下,伸手在马云项下摸了摸,见其脉搏尚在,小声地向杨瑞问道:“杀掉?”杨瑞这时还未缓过气,心中顾念道:“这马云的武技怪异,极有可能与幻冰王一样从属于那个组织。只是慕姗姗和宫清儿都把他当弟弟看待,还是不要趁人之危了。”撇了马云一眼只是微微地摇了摇头。假图丹会意地干咳一声,也不再多说什么,走到少年旁将其右手高举了起来,向全场朗声叫道:“马云晕厥判负,总决赛的冠军为杨家杨瑞!”

    哗——!全场闻言顿时爆发出一片喝彩之声!这一场决斗惊天地泣鬼神。真让在场好武的观众们过足了瘾头。而那危险的最后一击,气势磅礴浩大,令不少人在多年后想起来仍感到震撼。

    “好样的!真是我五岳国的好男儿!”“嘿!果然英雄出少年!”“十五岁就晋入了三仙境,我五岳国终于也出了个少年天才!”。。。。。。武道场内,伴随着喝彩声的,是无数赞叹之声。而假图丹则趁机又向少年耳语道:“待会小哥你得再配合配合,有两条大蛇还没出洞呢。”

    少年点点头,任由假图丹钳着自己。说实在的,那一招玄武经乃神级战技,以他现在的修为来说还是勉强了点。在外界使用与他在奇门遁甲里练习时截然不同。奇门阵里消耗的大多是精神力。而在外界则是要同时消耗巨大的体力和元气。偏偏他现在的精神力和元气修为根本不在一个级别上。所以原本在奇门阵中可以重复使用的玄武经,在这里只用了一发就已使得他气枯力乏了。幸亏这一招将马云给打晕了过去,不然他还真的只有认输一途。

    杨家看台上,杨烨横枪端坐。老眼泪盈。那心里是别提有多激动了。这么多年以来。在杨家就只有他一个人坚信这孩子有着异于常人的能力。每年在族会中不知有多少长老和家眷对他的做法提出异议,甚至有的在背后怀疑议论,都被他独自承担了下来。今一战。这宝贝孙子还真是没让他的心血白费!

    只不过,这位久经沙场的老将对场中势观察入微,在高兴之余亦握紧了手中的钢枪。一双锐利的眼睛不离假图丹那钳着少年的大手,整个子微微前倾,就如上了箭的弩弓,随时准备着冲入高台。杨烨心中暗道:“如若所料不差,这些妄想擒王的贼人必会在吕王提出奖赏之前有所行动。而作为打压杨家的手段,瑞儿首当其冲会遇到危险。到时我纵然拼了这条老命,也得先保住瑞儿的安全!”

    果不出杨烨所料。那边的武家家主武枫,此刻正恨不得下去亲手杀了这杨瑞。原本看着唾手可得的冠军,竟被这个之前完全没放在眼里的小子夺走。更重要的是,杨家在边境上本就握有兵权,再加上这次的奖赏,其势力顷刻间便要压在武家的头上!

    武枫双手握紧,心中寻思道:“杨家得势必不会支持擒王换位,得趁着消息还未传出去之前举事才行。幸亏图丹之前已经封锁了整个武道场。万不得已,只能将所有持反对意见的人都杀了!”正想着,忽见那军的传令官从后台走过来躬道:“武大人!图丹将军让末将前来通报。您让他所作的安排已经全部到位,一切只等着大人的信号!”武枫心想来得正好,一把抓住那传令官的手道:“你可知我们下面要做何事?”传令官忙点头道:“大人放心,图丹将军早已向众将领传过话。而且不管那王位上坐的是谁,我们都只听将军的号令!”武枫道:“好!如此你便传令下去!等我掷杯为号,你们军一齐按计划先将全国各大家主给拿了。到时愿意归顺的就留,不愿的就杀!”那传令官闻言唱个大诺刚要转离开,却又被武枫扯住道:“慢着!”传令官道:“武大人还有何事吩咐?”武枫望着那场中的少年沉声道:“杨家与江家的人不必留,直接杀掉。我要杀一儆百!”说完放手让那传令官离去。偏过头来,正与假图丹的视线搭上,两人迅速交换了眼色又转了开去。

    咚咚!咚咚!呜——!这时那响亮的战鼓声与绵长的角号声忽然再度响起,一下子便将场内的欢呼声都盖了过去。吕王带着翎衣公主,由栖止和慕姗姗陪着走向了王室看台的前端。待那鼓声与欢呼声都停下后,吕王笑着向全场道:“本届家族争霸赛的赛事已全部结束,大家都辛苦了!在这次赛事中,涌现出了许多英勇年少的武者。这是五岳国国力进步的体现,亦是万民之福!本王在观战的同时,在武学上真正得到了不少启发。希望大家也同样收获良多。”顿了顿又道:“嗯,依照惯例。接下来将对所有进入十强的武者进行赏赐。不过,由于武道场毁坏严重,为了大家的安全,现决定将仪式改到明在王宫里举行!届时将由各个家族的家主代表大家进入王宫观礼。对于王宫无法接待在场所有的人,本王先在此说声抱歉了!”

    对于吕王的解释,在场的观众们自然是感到有些遗憾。因为每届大赛后对于英雄们的封赏和任命,从来都是街头巷尾议的话题。不过当那股兴奋劲过后大家也都发现了,整个武道场建筑因为之前那次强烈碰撞,依然有许多地方在不断地塌落。的确,在这样的环境下。无法让人安心的观看赐封仪式。

    可正当许多家族准备退离看台的时候。忽听一个洪亮的声音道:“大家且慢离开!”众人循声望去,但见那武家家主武枫不知何时已走到了王室看台上。武枫以全场都能听到的声音,捧着个酒杯向吕王道:“我觉得有些话还是说清楚了再让大伙离开才好!”

    守在吕王旁的栖止不容分说,噌地一步上前挡在中间。拔剑向来者道:“武枫!你这是欺君罔上!”又转向周边侍卫怒道:“是谁让这不相干的人上来的?来人啊!将他给我拿下!”

    然而那王室看台上有几十名军士人。闻言却无一人上前。任由那武枫捧着酒杯从容的站着。如此微妙的势让在场观众都停下了脚步,仰头注视着王室看台。不知那武枫到底要和吕王说些什么?

    “是你要反!?”栖止大喝一声,举剑就想刺向武枫。却被从其侧走上来的吕王将剑锋压下。吕王龙睛虚眯,盯着武枫问道:“有什么话?你说!”武枫不理吕王,单向栖止笑道:“栖护卫,你那话可有些伤人。我这不过是来祝酒的,你却说我要反。怎么?难道这武道场里真有人要造反么?”

    栖止与萧龙等人早知有人在争霸赛中擒王另立,搜寻甚久却不料反贼就在旁,闻言不怒道:“小人!你敢说你不是!?”武枫笑道:“是也不是。”转又向吕王道:“吕方宗。如今的五岳国,只怕已不是你们王室说的算了。”

    吕王望着武枫,忽叹了口气道:“武枫。你还在为那事记恨?”武枫肃颜道:“你只为边疆失守便处死我儿,令我妾悲亡。我不夺你江山,却要让你败名裂!”吕王道:“那都是我刚刚即位时做得太过,可之后我已给你武家不少权利补偿。况且罪不及民众,你我如此内斗只会损耗五岳国的元气,让外邦趁虚而入。还是罢手吧!”武枫笑道:“只要不打就不会伤元气。我说过不夺你江山。”忽转向全场道:“我五岳国三百年以武立国!然而王室无能,对外求和,对内怀柔,致使其武力下降。这几届家族争霸赛,王室都未能进入决赛便是证明!有如此软弱的王室领导我们,五岳国被邻邦吞并只是时间问题!依照国法,如果王室这一届还未有人能夺冠,便要交出虎符军权,到时就连那十万军的调配权都要与人分享。如此王室名存实亡!我想吕王支开众人,不会想要逃避这一现实吧?”

    众人闻言皆是一愕。如此说来,王室确似有所隐瞒。而由于对赛程本的关注,之前也的确没人想到这个问题。只不过那吕家王朝统治五岳国已有三百年,若要说他配不上那个位子,却也没人敢接这话。武道场里人们议论纷纷,都不知该如何面对这种况。

    武枫早料到众人会有此反应,忽举杯向那一直坐在旁侧的京少敬道:“京族作为王室的姻亲!一直任劳任怨,甘做附庸。其实大家应该也能看到。在这么多年里,都是京族在支撑着王室的光环!不但往届的争霸赛都有京族的武者占据十强,就连这一届也是京族在为王室铺路!若要说这个国家有谁能担王位重任,我看非京少莫属!”

    武枫此言一出顿时引来了不少附和,大家皆在窃窃私语道:“哎!是啊!那武枫说得的确有理,之前不就是京少在故意让着翎衣公主吗?”“嗨!可不是嘛!只可惜公主也不争气,没能闯进最后的总决赛。”“嗯,我看这王室若没京族撑着的确不行。”“五岳国以武立国,若没个强硬的国王撑着的确不妥。。。。。。

    京少在座位上听着众人的议论,静默少时,款款起向全场拱手谢道:“我京少何德何能,令诸位如此高看。京族从来都是吕家的助力,这王位我是万万不敢当的。”

    那武枫趁势上前一步道:“此位非京少莫属!”

    只听那周围看台上果然开始有人跟着叫道:“是啊!非京少莫属!”“京族与王室本就一家。王室无能,自然由京族顶上!”“京少当担此重任。。。。。

    “嘚!大家不可轻信妄言!”

    这时只听一声大喝盖过了全场议论。众人定睛一看,原来是那杨家的家主杨烨!只见他单枪匹马冲开护卫,跃上王室看台指着武枫道:“你这歹人!莫要在此胡说!吕王这些年施仁政图安康,对老百姓不知带来了多大的好处!现在的五岳国,国富民强。这次争霸赛涌现出的许多少年英豪就是证明!王室虽因此武力有所下降,但只要是有人拥戴的便是好王!我杨家上下愿誓死跟随这样的贤主!今天谁要动吕王。哼!除非从老夫的上踏过去!”

    “还有我!”又听得一声大喝,只见那临江仙江老也是来到了台前,与杨烨肩并肩站在了一起。吕王望见两人喜道:“老将军、江卿,你们来啦!”江老道:“我临江仙虽喜欢自由,却也知道国之存亡匹夫有责。若有人想要颠覆五岳国,只怕没那么容易。”杨烨笑道:“江云封,没想你也会来国都凑闹啊!”江老道:“我可是受了你那好孙子的照顾来的,不过这事容后再说。”

    这时京少从座位上走过来向杨烨和江老行礼道:“晚辈见过老将军和江前辈。五岳国能有二位扶持,自然是没人敢来颠覆。”那杨烨喝道:“少给我来这一!我早看出你心里有鬼!你与公主那场对战擒故纵,这一招我当年在战场上也没少用过。知道是晚辈,现在退下还可从轻发落!”京少没想到这老将这么难应付,一上来就碰了一鼻子灰,眉头一皱退到了武枫旁。

    武枫望着两人不屑地笑道:“就凭你杨家和一个没落的江家能做什么?不怕和你们说,今天这武道场里早已在我们的掌握之中,识相的就乖乖束手就擒!”

    “除了杨家和江家,还有我周家!”这时众人瞪大了眼睛,却见是那放不羁的周家公子周桥竟慢慢地从座位上走到了翎衣公主的这一边!京少忍不住怒道:“周桥!你不是素来与翎衣不和吗?怎么不帮我反倒帮她?”周桥摆摆手笑道:“那些都只是小打小闹,怎比你串通外人谋我国政?我们周家是生意人,只是希望有个太平的国度而已。”京少闻言着脸道:“那天在浴天阁厢房外你都听到了?”周桥摊摊手道:“碰巧听到了一些。”

    那吕王见状心中似有了决定,上前向武枫说道:“武枫。不论我们之间有过什么仇怨,但此事关乎整个国家的安危,今天恐怕不能让你们如愿了。”

    武枫闻言忽大笑道:“好好好!如此说来是谈不拢了?太平国度?哼!只怕此事也由不得你们!“说着一挥手,乓啷一声,将那杯子摔在了地上!毕竟不知政局如何动,且听下回分解。

重要声明:小说《魔剑逆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