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八章 谋动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刀子鱼 书名:魔剑逆鳞
    话说在那千钧一发之际,少年乘旋风直落在了中央武道场的高台上。而在场众人从惊惶中恢复过来后,对于如此华丽的登场,终于是不住发出了一阵赞叹之声!

    少年方到此处,并不知道决赛分组的次序。四下里望了望,看到那台上站着的小玄女嘻嘻一笑,心中暗道:“怪不得那逆鳞刚才猛然藏到了奇门阵的深处,原来是感到了小玄女的存在。慢着!该不会我在分组赛的对手是她吧?!”回头向那有些懵然无语的图丹将军举手问道:“额……请问,我是该待在台上还是该下去等着呢?”

    “这个……”图丹这时回过神来,发现站在他面前的依旧是那位聚气境的少年,心中暗道:“不知是哪路高人将此子带了回来,看来这杨家不简单。不过就凭他聚气境的实力,赶回来又能做些什么?哈哈!我在慌些什么?就让他们杨家自己人打去吧!”遂擦去额头上的冷汗,向少年道:“你来得正好!那小妮子就是你本场的对手!”又转向在场观众道:“那么,第五场对决开始!”说完匆匆离开了高台。

    王室看台,那早已回到座位上的京少,见少年没事的站起来东张西望,心中不惊道:“糟糕!杨家那小子出现在这里,说明钟子期今早的行动失败了!刚才那股威压不知是个什么东西,难道是杨家背后还有高人相助?”正想着,忽有士人来在近旁对其耳语了几句。京少闻言眼神一沉。骤然起,匆忙走进了看台后侧的廊道内。与此同时,在那紧挨着王室的武家看台上,武枫亦是因此变动略有些不快。撇见京少的样子,武枫略加思索,也是趁着众人的视线都在那少年上,悄然离开了本席。

    “来了!来了!终于来了!”那边杨家看台上一片欢腾,杨平拍手笑道:“杨瑞这小子也真是的,不到最后时刻也不现!害得我们白白担心一场!”杨广胜道:“爹!我就说嘛!堂弟一定会赶在比赛前回来的!”一边说着,一边扶着那满绷带的杨兰坐了起来。杨兰往台上一看。拖着伤体勉强笑道:“这杨瑞还真不让人省心。不过总算能看看他的真正实力了。”鲁能在旁干咳了一声道:“只可惜又是自家人打自家人。那个小玄女在预赛的时候淘汰了广胜少爷,对小少爷估计也不会留手吧!”杨广胜道:“那个小魔女确实厉害!不过只要能在国人面前一展我杨家男儿的实力,堂弟即便输了也不打紧!”杨兰道:“广胜看你这话说的!这架还没打呢,就说输赢!”杨广胜挠着头道:“呵呵。毕竟实力摆在那……”

    听着儿孙们的议论。杨烨在一旁只是眼光锐利地盯着那匆匆走下高台的图丹将军。孙儿的出现虽让他松了一口气。但是图丹将军微妙的反应却令得他心头一震!就像是一些担心的事即将发生似的,杨烨心中暗道:“看图丹的样子好像并不期望瑞儿出现似的,难道说他也是这事件中的一环?呀!是老夫疏忽了!这决赛的分组本就是由图丹直接裁定。而且现场的军护卫也全是由他调度……糟糕!此地稍后定有兵祸!得让杨平他们及早离开!”遂对旁杨平小声说道:“平儿。你带上杨兰和广胜立刻离开武道场!回到杨家别院让家里人赶紧收拾一下,等我们消息!”杨平诧异道:“父亲!这杨瑞刚到,大家还要看比赛呢!您这是……”杨烨急道:“这是命令!快走!迟则生变!”杨平见杨烨这一脸严峻的样子不敢辩驳,躬应道:“好的。只是父亲怎么办?”杨烨面色稍缓道:“我与鲁总管在此坐镇,以免那些歹人生疑。你们才好以杨兰的伤势为借口回去。回去之后,你设法联系铁拳佣兵团和漠北佣兵团的人,让他们小心城内军!”那杨平听到此话方知事比他想象的要危险,当下不再多话,急转往杨兰和杨广胜那边走了过去。杨烨将一切安排妥当,回头望着高台上的少年自语道:“瑞儿,不管待会发生什么,爷爷我都不会让你有事!”

    而此时在看台后一处偏僻的侧廊处,那匆匆离开座位的京少正恼怒地训斥着柱子后的一人。那柱子后的不是别人,正是方才离开中央高台的图丹将军!只听京少斥道:“蠢货!你怎敢擅自来这找我!若是被王室成员或护卫看到,事就败露了!”图丹拱手道:“京少请勿怪罪。只因事关重大,我必须亲自来一趟!”京少道:“有话快说!”图丹道:“京少你方才也应该感觉到了那一阵威压,不管那天上是什么,都绝对是个比我们强大许多的存在!我想说的是,杨家的背后也许有高人相助。我们那事……是否还要继续?”京少闻言顿生杀心,目光锐利地盯着图丹道:“都到了这个时候,你想退出!?”

    “京少请先稍安勿躁!小心一点总是好的!”正在这时,那廊道内有人声传来。仔细辨认,原来是那稍后赶来的武家家主武枫。武枫走近说道:“钟子期的刺杀行动看来已经失败。不知道那个杨瑞对我们的计划了解多少,有些事需要早做打算。”那图丹闻言忙道:“是!是!我说的正是这个意思!”京少道:“武前辈,你怎么也来了?督师呢?督师在不在武家看台上?”武枫摇摇头叹道:“督师从今天一大早就没出现过,我想也许是追着钟子期去了。到现在也找不到他们两人的踪影,看来这里的事只有我们自己来定夺!”

    京少默立少时,敲着额头,心中暗道:“真伤脑筋,本想借助那个组织的力量来成事。现在看来亦不靠谱。不过这毕竟是我们五岳国的事。既然没有外援。那我就自己动手!”遂向武枫道:“武前辈,到此刻,我想不管是杨家、江家还是吕王,都已对你我多多少少有了些怀疑。这次在武道场若是不举事,恐怕今后就再也没机会了。我的看法是,箭已在弦,不得不发!”武枫闻言眸光一闪,朗声笑道:“好!有胆识!老夫我等的就是你这句话!”转头向图丹问道:“这一带的护卫是否都是自己人?”图丹点点头道:“都是我训练的亲兵!”武枫又问:“你总共调动了多少军到此?”图丹道:“墙外一万,墙内两万!”武枫道:“好!足够了!”又向京少道:“老夫我也早看那吕王不顺眼,这一次定然力推京少登上王位!”京少拱手道:“如此我先谢过武前辈。只是现在督师与钟子期都不在。不知前辈对此变动有何应对之策?”武枫摆摆手笑道:“我们布局良久。又有这么多军在手,此事本就不用督师他们出手。对方纵使有神门境的高手帮忙,那三万精挑细选的武者也够应付一阵。而且,除了督师以外。我们并非没有帮手!”说着拍了拍手叫道:“归老!请出来吧!”

    话音刚落。就见一个有点驼背的秃顶老头迈着蹒跚的步子从廊道的影处走了出来。京少与图丹见到此人都是一惊!他们惊的不是此人的相貌龌蹉险。而是此人竟然能够在他们的眼皮底下藏了这么久。从老头的脚步和呼吸来看,其修为绝不会在他们之下!

    京少见老头走近忙拱手道:“不知阁下是……”话还没问完,忽听旁图丹用颤抖的声音叫道:“你是魔蝎老人!?”京少一听惊道:“是那位悬赏榜排名前十。并在十五年前杀光王室探险队,毒死神剑门陆荣长老的魔蝎老人归辛海?”老头走到亮处,露出翳的笑容,啧啧嘴道:“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在国都里还有人认得我的名头。”

    那图丹作为十万军统领,自然听说过这个魔蝎老人,更知道他毒药的厉害。不说别的,就说那五岳国的悬赏榜,便是交由军来决定每条人命的价格。见魔蝎老人走近,图丹很不自然的退后一步拱手道:“魔蝎……归前辈的名头如雷贯耳,我们又怎会不知道呢?”魔蝎老人呲着碎牙笑道:“承蒙惦记,那悬赏榜前十是你还给我留着的吧。”图丹闻言只觉得周寒毛竖起,额头上流下一滴冷汗,忙道:“归前辈若是不喜欢那位置,我即刻就将悬赏撤下!”老头斜眼望着图丹不屑道:“凭你好像还没这么大权力吧。据我所知,那悬赏榜的排位得要通过国王的批准方能更替。还是省省吧!”

    那武枫在旁圆场道:“大家都是自己人,就别说两家话了!若是举事成功,别说是那悬赏榜,就是将您尊为国师都没问题!”京少从十几岁时开始,就常从王室里听说过这魔蝎老人的狠毒,王室探险队死得如何凄惨等等,笑道:“能得归前辈相助,何惧大事不成?武前辈,这样的大人物您是如何请到的?”武枫笑道:“早年我与归老有过一些交易上的来往。实不相瞒,那鸣渊山天池的报就是我卖给他的!我亦是这几才发觉归老一直就藏在国都,所以便邀其加入我们的阵营。哈哈,俗话说得好,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嘛!”京少向魔蝎老人拱手道:“事成之后,我保证亲自邀请归前辈成为王室的供奉!”

    魔蝎老人摆摆手道:“现在说什么都是虚的,还是办了事再分赃吧!”武枫笑道:“归老说的实在。如今况有了一些变动,不过我们暗中有归老相助,量他们怎样也是难逃一死!”京少闻言忽道:“武前辈!我们原来的计划是以武力迫吕王和公主让位,可没说要取他们的命!”武枫皱眉道:“京少。正所谓无毒不丈夫!做大事的人不拘小节。他若是依我还好说,若是不依打将起来,不是他死就是我亡!希望你要有所准备。”

    那图丹之前被魔蝎老人一阵冷言冷语,这会又听着京少与武枫对其百般奉承,心中满不是滋味。图丹心中暗道:“不就是使毒杀了那神剑门的长老和百来个王室护卫吗?哼!想我统领十万军,当初也没得京少如此承诺!”拱手向武枫道:“有归前辈相助,我那三万军该当如何?”武枫觉出那话里有话,拍着图丹的肩膀道:“图丹将军,这好处是大家的。事成之后,你便可统领全**队征战四方!不必再窝在京都里受气,岂不如意?希望图丹将军能与归老精诚合作,方可成就大事啊!”魔蝎老人在旁忽不以为然地撇撇嘴道:“也算不上什么合作!我只知道收人钱财,替人消灾。你们只需告诉我该杀谁就好!”图丹被魔蝎老人这么一顶,那气真是不打一处来,只是看在武枫与京少的面子上又不好发作,向武枫道:“我也不是那个意思,只是想问问,需要我的人马怎样配合!”

    武枫早知这魔蝎老人素来脾气尖刻古怪,而且极其讨厌军人。没法,只得干咳一声带过,笑道:“那么,咱们先说说正事。”左右看了看又道:“到现在为止的一切铺垫都很顺利,外面看台上对于王室已经是怨声载道,而且这样的绪很快会传遍国都的各个角落。不管那杨家的战绩如何,我们只要阻止公主进入总决赛便可。若是马云能够夺得冠军就最好,若是得不到,也已经足够向王室发难!到时我造势向吕王提出让位的事,大家一同把京少推上王座。京族本就是王亲,这也算是王室内部的更替,纵是杨家也没有说话的份!”魔蝎老人问道:“若是吕王不肯呢?”武枫道:“那就只有杀了他和公主,再让京少继承王位!只不过如此一来,就需要军把守各个出口,不能让人出去走漏消息。愿意归顺我们的就留,不愿的就杀!”向魔蝎老人又道:“当然,为了明面上好看一点。那杀人的事就要拜托归老暗中进行了。”魔蝎老人笑道:“也就是你们享受光彩,脏活都由老鬼我一人来办!好说。好说。”武枫等闻言皆是尴尬地笑了笑。这会算是领教了魔蝎老人的尖刻,心道跟他打交道那可真是极其的不舒服。四人间一时无语,最后还是武枫干咳了一声继续道:“我武家与京族早已训练了三百死士,届时也会帮着归老。”

    魔蝎老人翳地一笑,心中暗道:“武枫这个老狐狸,说到底还是对我不放心。那三百死士说是帮我,但若是发觉我有何异动,定然是会杀我的。嘿嘿,且先答应了他吧。”向武枫道:“请武家主放心,老鬼我答应的事自会去做。”武枫闻言笑道:“好!如此万事俱备,只等着争霸赛一结束便举事!你我各自归位,在行动前不要再碰面,以免受人怀疑。”几人遂点头作别。武枫等各自转离开了侧廊,只余魔蝎老人独自在那暗的廊道内走着。

    老头蹒跚地走过一个拐角,忽见前方廊间齐刷刷地站着两三百名黑衣蒙面的死士!这些死士们目光锐利,鼻息如一,显然是受过十分特别的训练。虽然修为都在元丹境初段上下,但是任谁看到,都不会怀疑这个部队的杀伤力。其中一人踏前拱手道:“属下奉家主之命特来与前辈会合,以助前辈一臂之力!”

    魔蝎老人望着那一个个视死如归的黑衣人,满意的点了点头,翳地自语道:“杀人嘛。这事我喜欢。啧啧,老朋友,待会可真是要对不住了!”毕竟不知成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魔剑逆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