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五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刀子鱼 书名:魔剑逆鳞
    大风呼啸,撒雾扬灰。乌云低垂,雷霆四布。

    话说少年与黑衣人在那旧城隍处的战斗,终于是波及到了整个国都北城。人们望着那忽起的风云,漫天的惊雷,感觉好像从祥和的清晨一下子跌入了恶梦之中。但见,乌云滚滚遮新,雷霆隆隆摇山川。电闪云忽一阵,疑似光龙裂长空。一时间,城府楼台飞瓦砾,官家女眷惊失钗。三街六市没人迹,千家万户皆掩门。

    这么大的动静自然也惊动了中央武道场上,那些准备迎来大会决赛分组的人们。观景楼上人声如沸,大家都在议论这突来的雷云到底是自然还是人为。有好事者争相往看台的高处攀登,只想着不要错过这样宏伟的景观。

    杨家坐席上,那杨平又开始嘟囔道:“哎!竟在决赛遇到这样的鬼天气!偏偏杨瑞这一大早的又不知道去了哪里?真是急死人了!”杨广胜道:“爹您就别着急了。堂弟不管办什么事,都一定会赶在大会开始前回来的。”鲁能看天色皱眉道:“今早有铁拳佣兵团的人来找过小少爷,这事只怕没那么简单。而且,现在大赛前十中的九位选手已经上了高台,这分组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此时的杨家里,只有杨烨一人看出这现象也许与他那宝贝孙子有关。杨瑞在密室中为他展现过真正实力,若是放手一击再加上某些手段,要引发这样的异变并不足为奇。听着边的议论。这个素来镇静自若的杨家家主也不握紧了拳头,暗自为孙儿担忧。

    那边的江家坐席上,江老望着那雷云摸着胡子道:“嘿!这一阵雷可真让我想起了积雷山一战!现在杨兄弟久久不见出现,不会是与他有关吧!”王捕头笑道:“江老,我看您是多虑了吧!那积雷山上的雷电可不是人为形成的,许青云亦是动用了某种秘术来引动山雷。这雷云我看八成只是路过的而已!”周吉道:“是啊!杨兄弟虽然武功了得,可是毕竟在修为上不行。要引动这样的天地异象,我看非得三仙境以上的实力才行啊!”

    王室坐席上,萧龙一早拉着栖止走到一边密议。栖止看萧龙一脸着急的样子问道:“怎么了?是否有事发生?”萧龙道:“正是!我们昨天刚刚怀疑上武家,昨天夜里李蛮和杜三娘跟着就失去了踪迹。不知武枫是否与此事有关!今早兄弟们接到通报。说让杨瑞独自去北面旧城隍救人,我不太放心,想是还得去看看……”突然抬头望见那雷云飘来的方向,脸色一变。与栖止又交代了几句便离开了坐席。而栖止则是急忙将事的大概悄悄告诉了吕王。吕王细细听过。在栖止耳边嘱咐道:“你去传我口谕。让他们将赛程改一改……如此如此,这就去办!”栖止闻言忧虑道:“可这样一来,吾王旁就只剩下慕姑娘一人守护。只怕……”吕王摆摆手笑道:“不必为我担忧,我这子骨可还算硬朗。快去!”栖止无奈,只得拱手对站在一旁的慕姗姗说道:“如此我便将吾王的安全托付给慕姑娘了!”慕姗姗亦拱手道:“栖大哥你放心,这次我纵是搭上命也会保护吕王周全!”栖止点点头不再多话,转匆匆退了下去。

    此时在那武道场的中央高台上,翎衣公主、京少、小玄女等九位十强选手早已各就其位。巳时将至,五岳国家族争霸赛的决赛分组也即将开始。按照大赛的规定,十强赛采用分组淘汰,并不像之前的比赛那样可以随便挑战。只是原本的抽签分组忽然变成了由军统领图丹直接安排,而赛程的设置亦令人匪夷所思,好似精心策划一般。因为杨家的小玄女和杨瑞被安排在了第一场比试,杨兰和武家的武灵儿被安排在了第二场,这四人不管谁输谁嬴,都必须经历三场战斗方可升入最终决赛。反观王室的翎衣公主、宫清儿、周家的周桥、江家的江枫、京族的京少和武家的马云,则只需经历两场。任谁都在猜测,那是王室在为自己的利益所做的手脚。另外,由于大会有不按时到场即做弃权处理的规矩,那位杨家少年所创造的奇迹,看来亦只能到此为止了。

    先时,武道场上下本来都在议论此事,这会却被那北面突如其来的黑色雷云给转开了注意力。小玄女昂首翘望那惊天雷云,蹙眉细察,心中似乎在那里感受到了一种熟悉的力量。然而到底是什么,却也一时说不上来。周桥在旁幸灾乐祸的笑道:“杨家那小子不会是怕了这天气不敢出来了吧?在不上台可就要判弃权了。不过这说不定是杨家为了保存实力的方法,我们可得小心点!”杨兰闻言怒道:“周桥!你说话小心点!我堂弟可不是这样的人!他这时未到必然事出有因!”武灵儿在旁笑道:“可惜了。我本想在打败你之后会会他的。”杨兰道:“哼!谁输谁嬴,没打过还不知道呢!”

    另一边,翎衣公主正质问图丹将军道:“是谁给你的胆子,竟然私自篡改大会规则。任谁都能看出这赛程不公!如此安排岂不是会被所有国人耻笑?”图丹将军低头支吾道:“这个……也是为了王室着想……”这时京少又来圆场道:“好了!好了!分组既然已经对外宣布,也没有再做修改的道理!”又对公主轻声道:“表妹,你就别难为图丹将军了。这样的安排其实也是我的主意。”公主不喜道:“你的主意?表哥这回管得有点太多了吧!”京少笑道:“表妹你不想想,王室已经很久没人进入总决赛了。这一届以表妹的实力,其实是最有可能的一届!这里表妹、宫姑娘与我都算是王室的战力。我们三人中只需有一人进入总决赛,就算是在国人面前展现了王室的实力。只要最后成为了嬴家,总会将一些人的声音给压下去。”公主道:“可是现在杨瑞还没来!”京少正色道:“杨公子对王室的贡献自会得到回报。可是作为五岳国未来的王,公主你是否该多为国家想想呢?”见公主低头凝思,京少趁机撇了一眼武家坐席上的武枫。看他的手势,知道这动静正是那钟子期弄出来的。心中一喜,忙向图丹递了个眼色,催他继续将计划进行。

    图丹见状干咳了一声,向全场朗声说道:“请大家稍安勿躁!王室已在第一时间增加了武道场四周的守备力量,并且在外围由一万军设下了结界……”正说着。那赛场之外嘎地一下竖起了一道百丈高的透明罩墙。而那北面的雷声亦随之变小了不少。观景楼上,人们开始对这突然增强的戒备工作议论纷纷。因为正如图丹所说的那样,除了这结界以外,许多人还发现。在那武道场最外围的高墙上以及半空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队队的军士人。图丹见此略顿了顿又继续说道:“当然了。这些安排都是为了让大家能够更加安全的观看比赛!另外,从黑云的消散速度来看,这不过是团路过的雷云。不会对比赛产生阻碍。现在我宣布,五岳国家族争霸赛的决赛分组比赛,正式开始!”

    哗!

    全场的观众席上爆发出一阵烈的掌声和欢呼声。这是国人期待了十年的精彩对决。众人听到这话,终于是将注意力从那武道场异常的戒备状态,以及逐渐消散的雷云中又转回了比赛上!

    图丹的视线扫过全场,满意地点点头,刚想立即宣布杨瑞的弃权决定,却见到栖止跃上高台,直接来到众人面前宣道:“吕王有命!将原来的第一场比赛排至第五场,若杨家的杨瑞届时仍未到场,则判其弃权!”图丹闻言一愕,瞄了一眼京少,迟疑道:“栖护卫,这个……好像有违大会规则……”栖止怒道:“图丹将军!紧要时刻,你这是想违抗王命!?”图丹还再说,却被京少制止道:“吕王这样安排自然有他的考虑,我们做臣子的自当遵从。图丹将军,我看比起争论还是比赛来得重要些!”图丹见状只得干咳一声道:“栖护卫,那么就请你回去转告吕王,图丹自会遵从王命。”栖止盯着图丹又道:“国都里发生如此异象。吕王命我在此督战,并负责保护公主安全。”图丹恼羞成怒,冷哼了一声道:“吕王这是在怀疑我们军的能力?也罢!随你吧!”说着大手一挥,心中不快地转向观众,沉声说道:“那么,第一场比赛,就由杨家的杨兰对战武家的武灵儿!其余人等请退离高台!”

    那杨兰对武灵儿早有不满,闻言二话不说,整银甲,摘长枪,英姿飒爽地走到了高台中央。武灵儿见状,那俏脸上露出跃跃试的笑容,理红甲,摆长刀,火辣辣地落在了杨兰对面。其余人与图丹将军一起退到了高台旁的候战区。这两位亭亭玉立的女中豪杰其实早已名声在外,所以这场对决亦是引起了国人的极大兴趣。观景楼上一片兴高采烈的样子,观众们翘首企足,只等着亲眼看看这对霸王花到底谁强谁弱。须臾,两人在台上各自摆开架势,两股强大的气息直对方!这一场精彩对决不题。

    且说那少年扛着李蛮和杜晴,在中央武道场的比赛进行得如火如荼的时候,正飞快的越过街市楼台往城南疾驰。在路过杨家别院时,刚巧遇到了闻气而来的白额龙睛虎。少年二话不说往它背上一跨,将两人轻轻放下,乘虎势转眼来到了一个不起眼的院落前。

    这里是他与魔蝎老人归辛海约好的碰头地点。由于魔蝎老人在五岳国仍属于被通缉的对象,所以平里不便露面。而少年只在需要的时候到这里找他。此人长年与毒为伍,亦懂些医理,少年只盼着找到他能将两人救活。

    大风扬起尘埃,此时那院落中一片萧索,四下无人。若非是在白,真有点像是到了一间鬼屋。少年形色匆忙顾不得细查,刚进院子便喊道:“归老可在!是我!”可是一连喊了几声却都不见半分人影。少年没法,只得从虎背上跃下,呀地一声推开了正屋的大门。只见那正中间摆着的一张方桌上,用油灯压着一张字条。少年拿起字条借光一看,那上面写道:“老鬼我先行前往武道场做点买卖,你可安心比赛。”

    啪!

    少年一把拍在了桌子上,转头望向虎背上那已经进入休克状态的两人,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他的识海中虽也有木谷老人对药草木的认知,但由于自己不懂医理,对这种气机不通的急症却是没有一点办法。这魔蝎老人竟在此关键时刻找不着,却又有谁能够救得了他的蛮叔和晴姨?正是命不由人,亦难计算。毕竟不知两人的运数如何,且听下回分解。(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魔剑逆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