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符阵师的先决条件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刀子鱼 书名:魔剑逆鳞
    高阁重重,云墨渺渺。高阁重重,层楼叠瓦琉璃面。云墨渺渺,书轴卷牒生瑞香。望巍巍阁墙,叹滚滚红尘。吾生有涯难到彼,书海无涯苦作舟。有道是,富贵唯一词,英雄逞一时。纸醉金迷添旧梦,多少故事为人说?此诗只为见到那海渊阁内万千藏书略有所感。

    天下之大如海之广如渊之深。以大比小,虽小犹大。以小比大,虽大犹小。以平人之一生,比此书藏知识,诚非一瞬而何?

    却说杨瑞带着小玄女和白狐少女急匆匆赶往海渊阁之时,那边符阵师甄选大会的初试早已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着。与别处的节喧嚣不同,海渊阁里没有多做铺设,也没有闲人观看,有的只是五颜六色的符阵结界,与参选者们紧张的神

    只见一个大之下密密麻麻地站满了前来参选的人们,在他们面前是一个绿墙围成的迷宫。这个迷宫虽然一望到头看似简单,却已困了不少人在里面。从早上到现在也只见两人顺利地穿过了出口,走入了对面的大门。

    所以那些陆陆续续到来的选手们,大多都只是站在迷宫的入口前观望,不敢轻易有所行动。杨瑞一行刚到大,见众人皆在门外徘徊,便上前问道:“大家为何都在此等候?是不是那初试还未开始?”有人叹道:“哎!要说符阵师的初试其实早已开始。你看那迷宫尽头的大门前竖立着一个沙漏不是?若是那沙漏里的沙子漏完,即表示初试结束。到时被挡在大门外的选手都将被判定为失格!”

    少年闻言往前一看。果然见到了那迷宫出口处的沙漏,与其背后那扇雕工精美的大门。正看时,又有一位选手从出口处窜了出来。观其形色狼狈,显然是在迷宫中吃了不少苦头。只见他往后望了望,好似深深地松了一口气,拖着疲惫的步子走进了那扇大门中。

    这时人群中有人喊道:“嘿!终于又有人出来了!这五级符阵的卷轴看来真不是这么好拿的,光初试就这么难。我从开始看到现在,也就见有三人通过了出口,其余进入迷宫的人们根本连影子都见不到!”旁又有人道:“去!真倒霉!要什么五级卷轴,老子等了十年本就只是为了成为一名符阵师而已。现在却变成了跨国的符阵师甄选大会。这考试的难度不知比上一届提升了多少等级!”有人闻言附和道:“就是啊!而且我听说这回主持甄选大会的符阵师乃是行会的荣誉会长。由他定下的考试内容绝对不简单。能在大会上脱颖而出的人,大概直接就能成为三级以上的符阵师了吧!咳,看来我还是再等十年好了。”

    少年一边听着人们的议论,一边虚目观察那迷宫的构造。好障碍!曲道蜿蜒。碧障缭绕。曲道蜿蜒。蛇行鼠窜犹觉难。碧障缭绕,千回百转似无穷。东边弯,西边弯。转过弯环原是墙。前面走,后面走,走来走去全一样。忽觉眼中一片光,快步直上入罗网。云里来,雾里去,迷中自有荆棘巷。水下淹,火上烧,刀兵左右落石硝。若无明心正上觉,糊涂狼狈走一遭。

    少年见这迷宫布置高妙,其中暗藏玄机,心中惊道:“咦!观那阵法符文的复杂程度,这至少也是个五级的迷幻阵!难怪有那么多人走不出去。想要轻易通过此处,若不是七级以上的符阵师,除非像我一样能够看得见元气的周流,亦或者对能量的感应异常灵敏才行。尚在初试中就摆出这样的难题,诗禅的老师到底在想些什么?”仔细观察了一遍又道:“嘿嘿,原来这迷宫也并非十分复杂,进去之后只需一直朝前走就能到达出口,且不会遇到任何机关障碍。那些被困在迷宫中的人们,想必是被阵法中的元气周流所误导,瞎蒙瞎撞,路没走对却又触发了其中的机关,怪不得如此狼狈。嗯,要过去不难。只不过,若是我刚到一会就轻易破了这迷宫,又似乎有点太招人耳目。。。真有点难办呀!而且,这初试之后不知还有些什么测试,人数太少了也确实难以隐藏。不好。不好。干脆将这里的人都带上,一哄进了那门,倒也算是一个功绩。”

    正当少年在那左思右想低头沉吟之时,大中的一个观景楼台上,正有一白袍老者拄着拐杖,笑眯眯地注视着迷宫与大中的况。其旁站着一位姿色天然白净可人的女子,正是那万金商会的大小姐贝诗禅。

    诗禅早已注意到了那刚刚踏入大的少年,见其在那伫立不动,心中暗道:“这个死杨瑞,让他早点来却偏偏等到这个时候才来。这个迷宫乃是老师亲手所设,哪能那么容易就看出当中的奥妙?现在被难住了不是?饶是你多有才华,进不了那大门都是假的。哎!看那边沙漏上的沙子已所剩不多,真是急死人了!”忍不住一撩秀发,对老者说道:“老师,这初试的内容是不是太难了点?你看这次来参加甄选的选手们,几乎都没人能通得过的。想想即便是我进入其中,大概也需发挥最大的感知方能勉强过关啊!”

    老者闻言,回笑道:“诗禅啊,并非是我有意刁难。还记得我当初教过你的东西吗?作为一名符阵师最根本的条件是什么?”诗禅闻言略作思考后答道:“符阵师乃是以天地间的各种能量元力作符,所以要成为符阵师,最根本的条件是其对天地能量的感应。”老者捋了捋胡须道:“嗯,只能算是对了一半。”

    诗禅不服道:“那老师你说要如何?”老者笑道:“对天地间能量的感应只是一个人成为符阵师的先决条件,当初你能够一跃成为三级符阵师。也是因为在这个方面有着极高的天赋。然而,在此基础上更为重要的,是那对周边事物变化时刻保持警觉与分析的能力。是的,要成为一名合格的符阵师,首先要具备的能力便是观察力!”说着撇眼望了望那依旧没有动静的少年又道:“你看在这迷宫之前,有的人看也不看就立即就闯了进去,结果置险境;也有的人一味只知道注意他人而不去钻研阵法,结果虚度时光;更有人被现象蒙蔽了双眼,在那自哎自怨,心烦躁而失去了冷静思考的能力。亦不能成事。只有那些能够摒弃杂念细心观察的人。才可顺利地通过这一迷宫!好好学习一下吧,这也是你突破到四级符阵师的瓶颈所在。”诗禅闻言点点头不再多言,静下心来仔细观察那大下的动静。

    只见那少年终于是有所动作,转向小玄女和白狐少女交代了几句。几人即分头混入了人群里。不一会。那大下的人群就像是煮沸的开水。突然躁动起来。一个个面带惊喜之色,束腰磨掌,犹如潮水般争先恐后地涌进了迷宫之中!

    有人在那队伍中叫道:“嘿!这迷宫看似难解原来另有玄机。只需闷着头一直往前冲就行了!大伙都快来啊!”又有人道:“原来如此!反正现在时间已余下不多,留下就再等十年,往前冲还有一线希望。管他真假,豁出去了!”

    人潮直冲到一面高大绿墙之前稍稍慢了下来,队伍中有些人开始犹豫着是否要继续前进。少年混在人群中捂着嘴叫道:“冲过去!前面定是面虚墙!”经他这么一说,很快便有些胆大的跃上前,仗着人多势众迎头撞了上去。一试之下,发现果然只是一道虚墙。后面的人们见状一片欢腾,相继跟着越了过去!

    自此之后再无人怀疑那个流言,见墙穿墙,见坎越坎,水火刀枪皆无所惧,只是一个劲的往前冲。那些久困在迷宫中的人们本以为山穷水尽,忽听到步声如洪,忙打起精神循声过去。见那人潮汹涌,也是急步跟上不甘落后。

    一时间,那人潮里有健步如飞的,有架着拐的,有趟着轮的,喷香嗳雾,乘毯骑驴各显其能,最后竟然全部冲进了那道大门之内。少年、小玄女与白狐少女,各自跟在那队伍中央也是安然地到达了终点,而那沙漏中的沙粒刚刚好在此时流尽。

    这一切都来得太快,看得那诗禅是目瞪口呆,急向老者惊道:“老师!你不是说这迷宫只有那些摒弃杂念细心观察的人才能走得过吗?这会怎么全都通过了呀!?”

    老者咧咧嘴,也是觉得不可思议,心中暗道:“定是杨瑞那小子将迷宫的玄机参透,又不愿独自穿过,所以在人群里传播流言。咳,如此乱来,真不愧是那张老头的弟子啊!”略微定了定神,无奈地对诗禅笑道:“嗯,这初试就算全体通过吧!”

    诗禅闻言心里是又喜又怒,喜的是杨瑞终于通过了初试,怒的是这么许多人全部通过,不知平添了她多少工作量。心中暗道:“这事八成是杨瑞搞的鬼,事后定要狠狠地榨他一顿,不然难解本小姐心头郁闷。”见老者转下楼,忙几步跟上,随其去准备下一场测试。

    在那扇雕琢精美的大门背后,是一个巨柱环绕的堂,整个地面由白色巨石砌成,无比壮丽。那上千名的选手经过一轮奔袭,各自在一边喘着大气,有的闭目调息进入了练功状态。而少年则是很快找到了小玄女和白狐少女,几人聚在一起参观这处大

    突然!少年猛然觉得背部一阵惊寒,就好似挨着一面冰墙一般!忙转望去,只见一巨柱之下正有一人披着黑色斗篷盯着自己。虽然其面目被斗篷遮住无法辨识,但是那双冰冷的眼眸却令得少年心中一颤,似曾相识。

    “是幻冰王!!”毕竟不知符阵师甄选大会如何继续,且听下回分解。(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魔剑逆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