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 逆鳞战白泽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刀子鱼 书名:魔剑逆鳞
    话说那杨瑞别了逆鳞,自个顺着那链锁穿过休门来到了奇门阵的之中。本以为又是一片星空,落地处却是实地。四顾苍茫,了无人烟。

    这是一片荒芜的大地,河道干涸,树木枯萎,浊污遍地,曜无光,漫天弥漫着黑色的浓烟,空气之中流散着腥辣的臭味。忽然,在那远方传来了一阵刺耳的噪音,紧接着一艘金属航船冲天而起,划着一条闪亮的尾巴不断抬升。看样子,竟好像是在逃离这颗死去的星球一般!

    “这里是我曾经见过的景象吗?在这个看似已经死去的星球上能让我找到什么呢?”少年喃喃自语,撕下一块布条挡住口鼻,带着一丝迷茫,朝着那金属航船升起的方向走去。。。

    与此同时,在那兽域的九龙断壁之下却是尽夏残,一幅秋光天气。但见秋蝉鸣翠涧,红叶落平湖。鱼肥水美照山镜,鸭鹅莺鹂邈林音。朝霜挂松枝,暮雨洒西粱。暖岭梅开晓色,风摇山竹动寒声。

    逆鳞将任雪绑着躲在那临水的山洞中过了五,每给她灌下去一坛龙舌凤涎,弄得她整天昏昏沉沉的。又在她熟睡的时候找来不少灵药为其换药疗伤,终于是将其背上那三道狰狞的爪伤给治好,甚至没有留下一丝疤痕!

    “嘿嘿,现在帮你这小女友治好伤也算是付清了房钱,你就好好地呆在那奇门阵中,让我用这副体再多耍耍几吧!”逆鳞望着少女那白皙润滑的后背。满意的自言自语道:“嗯,既然白狐的伤势已经痊愈,也该离开兽域到外面的世界去看看了。”说着站起将少女上的绳索解开围在腰间,扶着那香肩猛地晃了一下喊道:“喂!快别睡了,该走了!”

    少女被那一阵摇晃弄醒,醒来忽然发觉自己衣冠不整的躺在那,连忙将衣裳穿好,噌地一下拔出双剑,跃到了逆鳞跟前,举剑怒道:“我要杀了你!”

    逆鳞不以为然地说道:“帮你治伤的事就不用谢了。走吧!”说着真就不顾少女。转往洞口走去。少女正剑追上,却又听逆鳞停下脚步背对着她说道:“杀了我就等于杀了你心的鸣蛇哥哥,省点力气,等会还有得你累的。另外。我可不想杀掉自己辛苦救活的仆人!”

    话到最后。少女忽然觉出一股威势从逆鳞的上散发出来。那是一种难以抗拒的王者之势,令其背脊生寒,本能的向后跳了一步。虽然明知其力量被封。却仍然感到十分危险。见那逆鳞说完话继续往外走,少女贝齿轻咬左右思索,终于跺一跺脚快步跟了出去。

    见到少女跟上来,逆鳞嘴角一撇,笑了笑说道:“这就对了,就算是为了你的鸣蛇哥哥,也得把这副子送出兽域不是?”说话间那股威势早已消失不见。

    少女收起双剑,哼了一声嗔道:“也就是为了鸣蛇哥哥,不过离开前得要先找到小猿!”

    “你那小猿早就。。。”

    逆鳞正说着忽然住口止步,抬手让少女声。少女见势警觉地往前一看,只见那清澈平静的湖水边上有一小生正在闭目垂钓。这小生初时看似普通,再看却让人琢磨不透。少女蛾眉微蹙,心中暗道:“这里是兽域与古皇域的交界处,能够出现在这里的人类必然不是普通之辈,需得谨慎。”

    正想着,却见逆鳞转了个,理也不理那位小生,朝着另一个方向疾步而行。少女撇了那小生一眼,见他没甚动作,也是跟在了逆鳞后面。可是绕了个弯,又见那小生坐在前面下竿,明眼人一看便知他是心有所指,有意为之。

    少女见状便拔剑,却被逆鳞按住,抓起手转又要再走。却听那小生好似悠闲地说道:“进门是客,来了就不要走了吧!”

    那逆鳞闻言脚步不停,头也不回地说道:“大家萍水相逢,我们只是路过,马上便要离开。这位兄台还是好好看着手中的钓竿,别让鱼儿给跑咯!”

    “鱼儿这不已经上钩了么!”那小生说着,突然将竿子一起,抽离了水面。少女一看,哪里有鱼,便是鱼钩也没有,在那鱼线头端绑着的竟是一坛美酒?!

    只见那坛美酒起水之后便直接向着逆鳞砸了过来,被逆鳞一把抓在手里,一饮而尽,擦去嘴边的酒渍,斜眼望着那小生,笑了笑说道:“愿者上钩、么?”

    “还我酒来!”

    小生扔开钓竿,衣袂一展,几个跃步冲了过来,双手轮拳对着逆鳞劈头就打。逆鳞那正是会家子不乱,将空酒坛子甩在一边,撩衣回挡道:“你这小生好不会待客,怎的素未相识,迎门便打?”

    小生喝道:“我把你个偷酒的小应,还装!?除了你还会有谁知道我将酒埋在花海之下?还有那吃完酒赖账的手段,就是化成灰我也认得!走过来,吃我一拳!”

    逆鳞笑道:“这奉书倒会强勉缠帐,就现在这个样子都能认出我来。罢!罢!罢!光是使拳我也不怕你,就与你走一路看看!”小生笑道:“说得是!走上来!”

    那魔剑逆鳞撩衣进步,丢了个架子,举起两个拳来,真似打油的铁锤模样。这小生展足挪,摆开解数,在那湖边,与逆鳞递走拳势。这一场好打!咦!拽开大四平,踢起双飞腿。韬肋劈墩,剜心摘胆着。仙人指路,老子骑鹤。饿虎扑食最伤人,蛟龙戏水能凶恶。魔剑使个蟒翻,小生却施鹿解角。翘跟淬地龙,扭腕拿天橐。白狮张口来,鲤鱼跌脊跃。盖顶撒花,绕腰贯索。迎风贴扇儿,急雨催花落。魔龙便使观音掌,奉书就对罗汉脚。长拳开阔自然松。怎比短拳多紧削?两个相持数十回,一般本事无强弱。

    他两在那湖边空地上厮杀,只见这竹林边,喜得个白狐少女拍手叫好,正是魔头碰到了对手,将军遇上了良才。又见对面树梢上一个影几个纵跃跳了过来,竟然是那失散了几的小白猿!

    你看它抓耳挠腮,蹦蹦跳跳,生龙活虎的一点事没有,而且观其气色。就连上的伤都已是痊愈。见此少女终于松了一口气。拉着小猿左看看右看看,满心欢喜。

    那逆鳞正打着,撇见了小白猿,抽空喊了一句道:“咦!这猩猩还没死!?”白猿一听。跳将起来。举着个拳头叽叽直叫。少女闻言一头黑线。拉着白猿坐到一旁悠闲观战,心中暗道:“小猿没事,看来这白衣小生不像坏人。最好能在这里将那逆鳞打败。好消消他的气焰!”

    这时那小生笑道:“你知我向来素食,这怕是送错了地方,不过把你留下却可抵数!”说着又拳掌相交,加紧进

    逆鳞笑道:“哈哈!好!还是我认识的白泽!打得过我就留下!”架住一拳,故意又丢了个神,抽空转头对那少女与白猿喊道:“我这边拳得紧,你们还坐着干啥,不出手帮帮你鸣蛇哥哥?”少女一听,气得干脆把头拧开不去看他。

    小生不知是计,一看是个破绽,撩起一脚直踢逆鳞裆部。忽然被逆鳞闪横移,一把抱住小腿,照脸便是一拳。匆忙之下,小生也只得以拳相迎。只听见嘭地一声,一股清风开湖面,逆鳞向后退了一步,而那小生却是向后滑出了丈许。

    至此高低已现,胜负已分。两人眸光闪亮,相视而立,忽然大笑着走上前拥抱在了一起!

    “时间一晃也有亿万年了吧!”

    “是啊!”

    风清气爽,皓月长空。烈烈的篝火旁,逆鳞与小生两人靠在一棵大树的枝干上喝酒叙阔。而周围却见不到少女与小猿的影,不知跑到哪里玩耍去了。

    望着那倒映着满天繁星的湖面,小生微微一笑,举起手中的酒盏小抿了一口说道:“没想到还能有一起喝酒的时候。”见逆鳞懒懒不应,又问道:“你这副体。。。”

    “嗯,这体是借来的,说不准什么时候要还。。。”逆鳞伸了个懒腰,说着又灌了一口酒道:“今有酒今朝醉,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小生问道:“这主人本事如何?”

    逆鳞闻言,又灌了一口,眸光闪闪地望着平湖半响不语,终于叹了一声答道:“老实说,这主人家的本事连我也看不透。别说这体竟能承受两大灵体的存在,就说他那缠人的元神,总让我感到压力巨大。”

    “哦?世间竟有如此之人,倒是我不曾闻说。”小生好奇地说道。

    “嗯!”逆鳞笑道:“而且他还是张老头新收的小徒弟!”唰地一下将那青锋宝剑拿了出来,又说道:“你看!张老头把他成名时用的青锋利刃都给了他!”

    小生拿过青锋笑道:“咦!那个吝啬的邋遢老头竟会把神剑门的镇派之宝给他带在上,真是少有!当初我只是想借来研究研究他都不答应!”

    “那你现在要不要拿去看看?”逆鳞半开玩笑地说道。

    “这个,我看还是算了,宝剑的来历我早已明了,有些事还是不惹为妙。”小生笑着将青锋又递回给了逆鳞说道:“只可惜纵是这青锋也承载不了你的剑灵。”

    “嗯,不妨事,我暂时对这副躯还有点兴趣,没那么快离开。”逆鳞顺手接过宝剑又收回了指环中。

    这两人在此自然不知青锋乃是杨瑞从神剑门执剑长老陆荣那得来,并非是张老亲自授予。而这宝剑的剑鞘又让他得到了树族人的传承,在此不题。

    且说二人酒过半巡,小生忽然笑问道:“你苏醒后有什么打算?”

    逆鳞嘴角一撇,说道:“你是知道我的,先走出这兽域,然后到人世中大闹一场!”转过头望着小生,又道:“这次你要不要跟我一起?”

    小生摇了摇头,说道:“我奉命镇守此地,现在还不便离开,这通灵大峡谷就由我送你们一程,只是那古皇域的其它地方,切记再不可深入!”

    逆鳞道:“好!事不宜迟,我们明便走!”

    翌清晨,几人齐整装备正要出发,忽见那晴空里刮起一阵风,呼的一声响亮,走石扬沙,诚然凶狠。正是淘淘怒卷水云腥,黑气腾腾闭目明。岭树连根通拔尽,野梅带干悉皆平。乌云迷天人难走,怪石伤残路怎平。滚滚团团平地暗,遍山禽兽发哮声。刮得白猿树梢难存,白狐拽袖遮裙,逆鳞掩面观望。

    “你们先藏在树后不要出来!”

    白泽知不对,大喊一声,急跳到半空中看时,那天边早飘来一股黑云。云峰之上密密麻麻妖魔齐聚,领头的赫然是那龙族的姬昌与肩吾委蛇二将!(真个是才出狼又入虎口,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魔剑逆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