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 生死立约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刀子鱼 书名:魔剑逆鳞
    山高远慕晴方好,云淡风清栾鸟飞。翠松崖前迎旭,碧篁丛中顽猴啼。涧水萦绕归松柏,彩蝶纷飞伴花香。狡兔雌雄傍地走,一行白鹭上青天。

    且说那少年在玉峰山上行了半,天空中早已大亮。一路上说不尽的山景秀丽,碧草芳华,却无心观赏,在逆鳞处得了法门,急忙寻了处平坦的山石坐下,闭目凝神,细细体会那话儿的真意。

    少年自从修习了灵宝经,心中空明,灵台高照,暗自沉吟道:“空中无色即是真空,真空非空即是有无,以心念控制业火我早已磨练纯熟,不知那元气却又如何,且先作个符试试!”

    作定念头,少年缓缓睁开眼睛,从怀里取出五张符文纸摆在了前。这五张符纸上的符文,是张老让他在妘王城修炼屋中提炼五色业火时所画,为五种属的基础符文。这种符文一般来说只能作为符阵师练习使用,无法结成符阵。

    虽然如此,少年以五色业火分别燃烧金木水火土五种符文,也能单独生出水火木石风五种自然元素。在以往的战斗中,少年经常使用火符奇袭,虽然没有太大的杀伤力,却都是取得了出其不意的效果。

    经过与张老的相处和这段时间的磨练,少年深知基础的重要,以及内外相合的道理。这会拿出这些符文,他就是想试试能不能依形在体外用元气作出符来。

    “还是先用火元素来练习吧。”

    少年不知为何总是偏火属,喃喃地说着。将其中画有火符的符纸挑了出来,仔细观察那枚符文的形象。

    虽然经过成千上万次的勾画,少年对这枚符文的作法早已了然于,但是他现在所要做的是将这符文的形象铭刻于心,在心地上生出法相。

    这个过程说简单也简单,说难也并非那么容易,虽是眼见功夫,也需悟相合,勤加练习。若是在心相上与实际上的符文有所偏差,那么以心念勾画出来的符文就无法起到应有的作用。

    看了约莫有一刻钟。少年再次闭上眼睛。收视内观,心念一动,引体内元气周流,在涅槃上照着那火符的影像细细勾勒。不一会就见一枚完整的符文悬在了虚空之中。

    紧接着。少年忽然睁开双眼。眸中精光一闪,结剑指轻喝一声:“给我凝!”

    只见那空气中的元气受到其体内元气的牵引,瞬间凝成了一枚符文。这符文的样子正与那丹田之上的符文同出一辙。少年见状咧嘴一笑,剑指不觉间一松,那枚符文又随风散去。

    “这果然是件耗神的事啊!”少年一面喃喃自语,一面擦去了额头上的汗珠。对于这一次试验他感到十分满意。虽然费时费神,但这是他第一次不用符笔和介质作出符来,也算是有了个开始。

    “咦!居然真让你作出了空符!”这时少年的耳边忽然响起逆鳞的声音道:“不过就你这样的速度,离结阵可还差得远呢!”

    少年闻言苦笑了一声说道:“我又不像你们异兽天生铭文,这以心作符可没你嘴巴上说的简单,你就别打击我了。”

    逆鳞道:“别说我没提醒你,那只小白狐还在山下与群狼作战呢,现在可没你悠哉的时间!”

    少年闻言点点头,想要勉强站起来,却感到一阵晕眩又坐在了地上。方才他确实消耗了不少精力,弄得现在有点头重脚轻。心中暗道:“看来想以符阵取胜的计划并没有那么容易实施啊!不过话又说回来,这魔剑逆鳞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好心,专门出来提醒我?想来是他自己有些打算。”对逆鳞说道:“老实说要彻底掌握这空符的作法,我大概需要几来消化。只是现在况紧急,你可有什么计策?”

    那逆鳞闻言轻笑着说道:“就知道你不行,不过要对付那些小狼也不难,只需本大人出手便可!”

    少年一听便即明了,敢这逆鳞是在那奇门阵里憋坏了,想自己出来耍耍。心想,若是魔剑剑体仍在自然是没问题,可现在剑体已损,言下之意岂不是要借助我的体?干咳了一声道:“你与我那元神锁在一块,如何能够出手?”

    逆鳞见少年口松,继续惑着说道:“这个不用你心,只需你与我立下约定,我便可将力量借与你用,可好?”

    可是少年摇了摇头说道:“只怕到时是你在用我的体,而不是我在用你的力量,不说清楚这买卖宁可不做!”

    逆鳞心想暗道:“这小子倒也不蠢,想是被那张老头耍多了,长了心眼。也罢,退一步说与他听,若是能够答应也比整天闷在这里遭气的强。”又对少年说道:“确实是要借助你的体,只不过这也是个双赢的买卖。”

    “说来听听。”少年摸索着脖子上的挂坠说道。

    逆鳞道:“随着元气修为的提升,你自心意与那元神也在渐融合,而我的力量也是因此恢复了一点。这个过程进展得十分缓慢,所以现在你还没有感觉,也许到了三仙境会强烈一些。总而言之,你与自元神的融合是迟早的事,到时我与你那元神之间的锁链也会消失。”

    “你到底想说的是什么呢?”少年谨慎地问道。

    “别急嘛,听我说完。”逆鳞说道:“我这里有一古法,可让你加快与那元神的融合进程,也可暂时让我自由进出这奇门阵,只不过得要我两心意相通,人剑合一才行。”

    少年一听立即摇头说道:“看你说的好听,其实不就是要我与你交换心念,替你在那奇门阵中受罪嘛?不行不行!”

    逆鳞闻言嗔怒道:“多少人求着我立约我还不受嘞,你这小子可真是不知好歹!”

    “放你出来。换我进去,这事我可不干。我宁愿依靠自己的力量,修炼慢一点,再慢慢与那元神融合。”少年依旧摇头说道。

    逆鳞见这少年死活不肯答应,心中也是没法,暗自叫苦道:“想我九转应龙英雄一世,何时曾受过这样的牢苦?当初跟着姬古,他也得跟我平起平坐,兄弟相称。这小子倒好,得了便宜还卖乖。若是等你慢慢修炼。还不得把我给憋死?不行,得再跟他说说。”又跟那少年说道:“那你就不管那白狐的死活啦?”

    “任雪妹妹我自会尽力救助,不需你管!”少年说着开始自顾自的打坐恢复。

    “咳。。。你听我说完。。。”逆鳞没法干咳了一声说道:“这古法立约后你我心意相通,我中有你。你中有我。并非单纯的交换。通过此法。你与自元神的联系将会更加紧密,这对实力的提升有着莫大的好处。另外,在事的决定上乃是以你为主。我只是在意识上从奇门阵中解放出来而已,本体仍在其中。奇门阵认你为主,你若是觉得有何不对,随时可将我的元神再拉回阵中。这样便宜的买卖可不是随处可以遇上的!”

    少年闻言沉吟了一会,突然问道:“我曾听张老说起过,当初姬古手握魔剑之时曾失心屠过一城。他是否也与你立过此约呢?”

    逆鳞听他说起这事,那绪上的波动立时犹如鼓点澎湃,将少年全都是震出了冷汗,不过没多久又复平静下来,冷冷地说道:“姬古确实有与我立约,当时他重伤昏迷,也的确是我在做主。。。”

    “也就是说,若是我昏迷或者死亡了,那你就可以通过此约占据这具躯体!?”少年对亿万年前所发生的事并不想过多的讨论,他提出这个问题只是想确认一下最坏的结果。

    “是的。”逆鳞悻悻地答道,这其实才是他潜在的最大利益,没想到一上来便被这少年识破,只能说是他疏忽了。张老亲授的徒弟果然不同凡响。

    这事任谁知道后,大概都不会再做立约的想法,毕竟自己慢慢修练要安全自在许多。

    不过少年在完全弄清楚后,忽然嘻嘻一笑,说道:“嗯,这样倒也算公平。若是我死了,纵是留下这具皮囊也没甚意思,不如做个顺水人送与你!”

    逆鳞不知这少年小小年纪竟然能如此豁达,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他从前是强势惯了,这回算是第一次与人讨价还价。其实那少年拥有木谷老人的记忆,又在那不死人族的历史长河中走了一遭,对生死这事倒也见惯不怪,所以这确是他的真心话。

    见逆鳞不做声,少年又说道:“赶紧立约吧,这次看来得要借助你的力量了!”

    逆鳞闻言,愈发觉得这少年不简单,说道:“哎!这回算是我看走了眼,张老头确实收了个好徒弟。不过小子,既然你已经知道了全部内容,若是发生那样的结果可别怨我!”

    “好的,要弄就快点,我怕任雪妹妹快不住了!”少年催促道。

    “嘿嘿,你到九地来找我!”逆鳞说着率先隐入了奇门阵中。少年随后也闭上眼睛,心念一动,便出现在了奇门阵的九地之上,见到了在那等候的逆鳞元神。逆鳞说道:“将右手掌伸出来看下。”

    少年依言伸出,忽然感觉掌心一痛,被逆鳞用指甲划出了一道长长的口子,其中好像立即有魂魄精华要流溢而出。刚想开骂,却见逆鳞也将自己的手掌划出了一条痕,与他的手掌合在了一块,遂静下心来细细观察。

    只见其龙睛闪耀,须发飘逸,周散发出淡淡金光,口中念道:“以吾辈之血立约!”

    忽然间,那星空之中金光万道,好似有汩汩流水之声,无数金色符文从两人脚底涌出,盘旋环绕,渐渐组成了两个紧扣在一起的金色圆环。那两个圆环成形后,很快没入两人体内消失不见。

    在与那圆环结合的一瞬,少年突然感受到,那元神的记忆碎片通过逆鳞一下子全都涌了过来,无数影像在脑海中混转,天地飘摇,乾坤颠倒,恍惚间能看到一个女子的影像异常清晰。那女子穿着奇怪的衣裳,样子看上去竟与妘姬惊人的相似!

    “刁蛮公主!?”少年倒吸了一口气,好像突然又可以呼吸了一样,从那片记忆的海洋中冒了出来。用力拍了拍脑袋,却仍旧觉得有点昏昏沉沉的。

    少年仔细看了看前头,原来已是回到了九地的星空之上。那逆鳞正幸灾乐祸地看着自己,耸了耸肩说道:“现在你总该明白我的痛苦了吧!”

    少年难受得说不出话只是点点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掌,那道划痕已经消失不见。他现在已能清楚的感觉到与逆鳞之间的能量联系,此外还有那元神不断通过逆鳞所传递过来的信息。心中暗道:“怪不得逆鳞急于离开这里,原来是被我那元神中的记忆搅得头昏脑胀。只是那刁蛮公主的影像是怎么回事呢?难不成我们早就认识?”

    正想着,忽听那逆鳞有点迫不及待地说道:“既然契约已经订立,咱们便到山下去陪那些小狼耍耍。现在你应该能够体验到我对空符的知识,再重新作符试试!”

    “好!”少年应着,暂时将妘姬的事抛之脑后,迅速从奇门阵中退了出来。睁开眼睛,那眸中好似闪过一丝金光,望着前的火符,突然结剑指于唇边轻喝一声:“凝!”

    唰——!

    只见其周围的空气中密密麻麻,煌煌闪闪,竟真的在一瞬间结出了上千枚火符!(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魔剑逆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