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 一阳归鼎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刀子鱼 书名:魔剑逆鳞
    人在江湖不由己,恩怨仇如影随形。

    话说白狐不知白猿为何会突然撤去力量,错手误杀了这位救子心切的母亲,心中无比懊悔,徘徊在白猿的尸体前哀鸣不止。月隐寒林凄伶夜,萧风飒飒苦自伤。人生丽如昙花现,问君如何能重来。

    玉峰山峭壁之上,少年正苦坐在三清洞石壁前,忍受着那一遍又一遍洗经伐脉,抽筋换骨的剧痛,对山下之事全然不知。虽然那种钻心的疼痛一次比一次来得强烈,但是少年仍然咬牙坚持着。因为他知道,只要熬过这些剧痛,他的体魄将会更上一层台阶。

    此外,随着体内元气的流转,他能清楚的感觉到那些淤积在其体内的药力正一点一点的被消化和提纯,并在每一次回归涅槃的时候与其自的气血相溶,再化成气质落入丹田。

    这个过程让他一时觉得好似坐在火炉上蒸烤,一时又好像落入了冰水中受尽寒浸。若不是在那呼吸之间短暂的舒适感,也许他早已坚持不下去了。

    有的时候少年甚至有种错觉,自己经历这烈火寒冰之苦,所为的只是寻求那一短暂的松弛所带来的舒适感。这种感觉就好比在沙漠中品尝一滴甘露一样,让人回味无穷,罢不能!

    而伴着这一过程的反复,少年的气息也在不断地高涨,体表面淡青色的光芒开始向着淡金色转变,这是即将超越药境突破至元丹境的迹象。然而。虽然有此迹象,那决定的一刻却迟迟没有到来。

    从入药境开始,人们便可通过与自然界元气的联系采取大药,炼体修命,此乃后天采补之功。突破到元丹境,便真正是下种发芽结出内丹,温养吐纳,此乃先天返还之道。在元苍界,只有真正突破到元丹境方才算得上是一个高手。

    “我晋入药境巅峰已有两天时间,为何迟迟感觉不到突破的契机呢?”少年在心中喃喃自语。

    由于有着十年的修炼基础。以及人面果、三阳丹等丹药的帮助。少年并没有花太多时间便走完了药境的所有路程,达到了巅峰状态。可是想要更进一步,却似乎没有这么简单。

    这是第三的亥时,少年终于忍不住又钻进了奇门阵。找到逆鳞将心中的疑问给提了出来。逆鳞斜依在浩瀚星空之中。微微一笑答道:“这事需要时辰和火候的配合。我当你永远不会来问呢?”

    这回答让少年哭笑不得,原来其中另有奥妙。这时辰与火候要想拿捏得当哪有嘴上说的这么简单,即使是天才也得独自摸索好几年的时间。少年心中暗道:“敢这逆鳞早就知道。却在一旁看闹,若是我不来问,岂不是还要继续受那火冰之苦?”

    一想到这,少年的气就不打一处来,边顿时游出了几十条细锁链,那缠绕在逆鳞上的锁链也在一点一点地收紧,冷冷地说道:“你知道干嘛不早说!”

    那逆鳞低头看了看上的锁链,忽然眼光一寒,缓缓站起,盯着少年说道:“注意你说话的语气,我虽然暂时寄居在这,却还不是你手中之剑,无需事事与你言明。”

    “但我们之间有个协议不是吗?”少年毫不示弱地站在逆鳞面前说道:“至少在为你铸造新剑之前,你得尽力助我!”

    见到少年竟敢与其针锋相对,逆鳞那金色的眸子玩味地瞄了一会,突然摊摊手说道:“好吧,谁叫我现在有求于你呢!”坐回去又说道:“时机只在亥子之交,照现在的时辰来看也差不多该到了,你赶紧出去将子向右面南睡下,存神炼气,听我指令行事!”

    少年闻言嘻嘻一笑,点点头,立即收了锁链转离开了九地。回归内景,见那元气周流仍在继续,慢慢调整呼吸,将气质纳入丹田,从修炼状态中退了出来。又按照逆鳞的说法,将子面南侧躺睡下,仅留一念,静待时机的到来。

    就在他似睡非睡之时,忽听逆鳞说道:“将呼吸拉长,将意念放在那让你感到舒适的间隔中,尽量伸展五脏!”

    少年微闭着双眼,半梦半醒,均匀深沉地呼吸着,慢慢随着逆鳞的声音将那呼吸的间隔拉长,感觉周和煦,若即若离,渐渐地忘却了那许多剧痛,也忘却了呼吸本的存在。

    不知过了多久,少年只觉得从肝脏部位好像流出一股铅样的液体,直往上涌到了心脏。正在惊奇这体的变化,逆鳞的声音又在少年耳边响起,“正坐,慢火细调,引天地之气交于黄庭!”

    少年赶紧盘坐起来,心念一动,将那土府之气引而上行,至口鼻处呼出,又呐一口清气随金液下降。忽觉那涅槃中央好似金花银树,童子散财一般,有着无数银钱洒落丹田!

    “有动静!”少年在心中喜道。

    “催动丹田鼎炉开合,将银钱种下!”逆鳞在旁说道。

    少年赶忙照着逆鳞的说法,艰难地鼓动着那好似铁牛般难行的丹田前后开合,将那些银钱全部吸纳而进,与丹田之气圆融在一起。

    突然,只觉得一阳来复,直冲霄汉,体内气血犹如潮汐般随着呼吸涨落,又好似天人交战,端的畅快无比!

    这时的少年只感到心无比愉悦,只想在这个状态下直坐到天明,又想起仰天长啸。忽然又听逆鳞的声音说道:“不要坐等时机浪费,快将那灵宝经再度运转,把这先天阳气收入鼎中方才算成事!”

    “嗯!”少年在心中应了一声,很快又静下心来,将那股阳气在经脉中按着灵宝经又运转了一遍,果见那丹田的气质当中结出了一粒粟米大小的黄芽,漂浮在虚空中散发着淡淡金光!

    嘘!

    少年长长地吐出一口气,伸展手脚站了起来,眼睁睁地盯着手掌,忽然又闭上眼睛,用心体会着全上下每一个毛孔与天地大气的联系,这对于他来说完全是一个崭新的体验。

    以前的他只是能用眼睛观测到周围元气的流动,而现在却是能够切实地触摸到自然界中的气质,再也无需使用符文笔等媒介来对其进行捕捉。少年甚至有种感觉,就是他能够将那些气质随意拿捏,任意取用!

    “是的,你现在所体会到的正是一阳归鼎的感觉,虽然离大罗金还差得远,但是怎么也比普通内功练就的内丹要强。”逆鳞的声音忽然又再次传来,“接下来,在进入灵宝经的下一阶层之前,需要对那黄芽进行一段时间的温养。现在你需要学习武技来控制元气,或者作为符阵师,你可以尝试着用元气直接作符!”

    “要怎么做呢?”少年饶有兴致地问道,以元气作符他曾经见那幻冰王骆云做过,瞬间便能化出十几道冰符,比燃烧符纸要快得多了。只有达到这样的速度,才可真正将符文应用到近对战之中。

    可是那逆鳞闻言却好像十分生气一样,绪又开始波动起来,声音忽远忽近地说道:“嘁!关于这些张老头没和你说过吗?那个不负责的老妖怪!难不成还要我帮他教徒弟不成!”

    “咳……那个……”少年略显尴尬地说道:“因为我一直无法应用元气,所以张老最高只给过我一卷三级阵法,之前在万剑谷中困住那几只魔兽所用的五级幻阵还是问别人借的……”

    “哈哈!”逆鳞忽然又笑道:“那张老头还是一如既往的小气啊!你运气真差,摊上这么个师父!”

    “看你这么多话,是不是对如何应用自然界中的元气也不知晓啊?”少年好似没奈何地摊摊手说道:“不过这也难怪,异兽本来就是通过血脉而非元气来提升力量,不知晓也很正常。”

    “哼哼!你当我九转应龙是普通异兽吗?”逆鳞不屑地说道:“高级别的异兽天生就可与天地感应,对自然元气加以利用,你没见那玄武老龟一直在吸食灵气吗?”

    少年暗喜道:“那你和我说说!”

    逆鳞一听立刻明白了,心说:“这少年心眼倒不少,刚才的说法竟是个激将,这是在给我下呢!有点意思,便与他说说也无妨!”可是刚想开口忽见那少年神色突变,急速掠向了洞口。只听得那少年边跑边说道:“这些待会再说,山下有变,任雪妹妹处境危险!”

    呜!

    就在方才,少年那强大的灵觉隐约感受到了山下元气波动的异常变化,仔细查看,竟有几千只苍狼在丛林的掩盖下,一齐朝着九尾白狐所在的方向飞奔!

    “任雪?你说的是那只白狐……”逆鳞略微感应了一下,又说道:“以你现在的手要对付这样数量的苍狼似乎不太可能呀,除非你现在马上学会以元气作符!”

    “没时间啦!”少年此时已经奔出了三清洞,一面攀着崖壁快速向下腾跃,一面急促地说道:“边走边说!”

    (毕竟不知山下白狐境况如何,且听下回分解。)(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魔剑逆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