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 封印奏鸣曲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刀子鱼 书名:魔剑逆鳞
    恍恍惚惚,幽幽暗暗。高而无上,卑而无下。高而无上,引颈仰望不见天。卑而无下,俯首俯察不见地。左右不着边,前后无终始。精气浩载玉波,清风飘渺度木船。

    少年的意识随着那成千上万条秩序锁链,追着那个记忆碎片不知不觉进入了一个未知的空间。他现在的感觉就像是站在一只木船上,随波逐流,不知要驶向何方。

    木船的两边漂浮着无数带有各种画面的记忆碎片,有楼房,有街市,有树木花草,也有形形色色的人群。仔细查看那些碎片,少年发现这些记忆显然并非来自元苍界的任何一个角落。

    在那个世界中不管是人们所住的房子、所走的街道、所使用的交通工具等好像全部都是金属,没有活物。记忆碎片中最多的画面就是各种怪异的毫无艺术感的楼房,和脏乱的错综复杂的道路。花草树木出现得极少,即使有也是单株,看不到森林的存在。

    那是一个灰蒙蒙的的世界,当少年从一个碎片中看到一个黑白相间的星球画面时,眼中不知为何竟变得湿润了起来!

    这一切让少年开始有点混乱,觉得极其陌生,但又有着十分熟悉的味道。忽然耳边又响起了那熟悉的歌声,少年的意识不自觉地驾船随着歌声向前驶去……

    噢啦!快来看啊!

    红褐色的屋檐,轻吹着的风哟。被染上了灰色。

    看啊!

    在空中盘旋,四处都能感受得到,风儿默默地拥抱着大地,自然地弥漫散开。

    这样的景色,到底预示着什么呢?

    噢啦!快来听啊!

    原来是我们的家园在遭到破坏!……

    “喂,醒醒小子!醒醒!”

    这时少年的耳边突然传来了一道极具穿透力的强音,将那熟悉的歌声给盖了过去,使其猛然从恍惚中转醒。左右四顾,发现自己仍然站在那木船之上向着无尽的前方漂移。

    “逆鳞?你在哪?”少年问道。

    “嘿嘿,我的翼展一扇便可飞越二百一十六万八千里。这会已过了生门、景门、开门和伤门。来到了天英星系与天心星系的交界处。”逆鳞傲气地说道:“另外,别去注意那些记忆碎片,更别去听那首歌曲,这样只会使你自己越陷越深!”

    “多谢!”少年由衷地说道。

    “不用谢我。你得小心点。现在你和我可是连着的。别把我们两个都搭了进去!”逆鳞说道:“我现在正破解死门,进入九地后还要将那通往**的休门给打开,在这期间你得给我悠着点!”

    少年一听立即点头。重新收拾心神,摒弃杂念,随着木船继续航行。心想逆鳞大概是通过与之相连的秩序神链知道了这里的事,只是为何他自己却无法探知逆鳞那一头的况呢?

    “看来魔剑逆鳞好像比我自己更了解这锁链啊。等此间事了,得好好问他一问!”少年喃喃地说着,随那木船消失在了烟波之中。

    锁链的另一头,逆鳞头上顶着一片繁星,闭目端坐在虚空之中。忽然睁开了眼睛,沉吟着说道:“真是个没法让人省心的小子,看来我这边也得赶紧了!”

    说着抬眼望着虚空,口中念动“唵碧水伽蓝密咒”,将一座巨大的暗黑色门关给召唤了出来。那暗黑色巨门气势磅礴,声势震天,吹得逆鳞的金色长发向后飘散,衣袂鼓鼓作响,其上的细锁链叮铃叮铃地相互碰撞。

    只见那门:高楣万丈守天关,两柱插地通九幽。楼上死神执双镰,楼下十八地狱全。门钉寒骨通死户,两眼骷首咬尸环。不见生人由此进,但闻黄泉鬼神哭。这正是那连通奇门阵天心九地的死门!

    待得那门关落定,逆鳞眸光一闪,捻动指诀,将两手剑指重叠,轻喝一声:“开!”

    轰地一声,那两片巨大的门扇应声大开,从那死门之内忽然吹来一阵狂暴风!

    直吹得人三尸坠堕,遍体生寒。冷冷飕飕天地变,无影无形黑幕旋。碧天振动斗牛宫,争些刮倒森罗。魑魅魍魉忙寻路,牛头马面苦执鞭。唿嗤嗤!这风吹乱满天星,乾坤倒转命该悬!

    好个逆鳞魔剑体,不怕这冷厉风,忽然手印一变,在其上释放出无量无边金黄色的祥光,道声“收”,压着那风一起没入了死门之内!

    那巨大的门扇随即关上,刹那间消失得无影无踪。这里又恢复了那亘古不变的寂静,就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这奇门遁甲甚是玄奥,以繁星作符,流行无间。看似毫无界线,其实分属八方星域,其间以八门相通。若是无知乱闯,必致粉碎骨,尸骨无存。

    那逆鳞的前生原是九转应龙,在太始时期曾奉元帝之命镇守九地,是以对这里如此熟悉,说话间已穿过死门,驾着那股风,轻车熟路地直接掠过万千繁星,又到了两片星域的交界处。

    在这里隐藏着通往天冲**的门户,休门。只需再打通此处,便算是完成了封印元神的所有前奏。

    且说少年随着木船不断深入,在这时间停滞的空间里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忽见前方乌云密布,电闪雷鸣。在那大朵大朵的雷云正中,好似有一个睁开的魔瞳默然注视着那个犹如蝼蚁般渺小的人类。

    少年不止一次的听人说起过自己出生那一形,心想这里一定就是那元神的中心,不住想要张手去抓脖子上母亲留下眼形挂坠。这个挂坠是随着他一同从娘胎里生出来的,至今不知为何物。

    忽然。少年意识到自己当前不过是团意识,随着木船深入到了体内元神的记忆深处,在意识状态下怎么可能会摸得着那脖子上的挂坠呢?

    然而,在这本不该有那眼形挂坠出现的地方,少年却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它的存在!

    轰!

    雷云本如惊涛骇浪般翻涌,不断有着几丈宽的闪电溢出,此刻却好似与那眼形挂坠发生了呼应。随着一声巨响,一切豁然而止!

    那巨大的魔瞳骤然收缩,一束仅有丈许宽的光柱斜照过来,唰地一下落到了木船之上。就好像是在与少年的心灵意识对视一般!

    “不好!”

    这一突然的变故让少年大吃一惊。闪想躲却早已被笼罩在了光柱之下。

    一种前所未有的温暖的感觉油然而生,就好似刚出生时躺在妈妈怀里一样。少年忽然醒悟到这元神就是自己,而自己就是这一直在此沉睡的元神!

    自己这十三年的记忆,也不过就是这真如海中的一粟。这就好比坐在成千上万面镜子中间。你所看到的都是自己的影像而已。

    “空则万法皆空。万法皆由心起。皆由心所灭!”

    少年的意识随着那光柱冉冉升起,口中念念有词,那些漂浮在海之上的记忆碎片忽然全部化成了五色火苗。向着那魔瞳的中央汇聚而来!

    海之外,少年的法手印连转,在魔瞳的西面八方化生出八道符文,犹如八扇大门立于虚空。那些五色火苗穿过大门徒然变成了无数条细锁链,缠绕旋转着继续游向那只巨大的魔瞳。

    那景象就好比万鸟归巢,又好比仙女织网,蔚为壮观。只可惜,在此处没有谁能够一同欣赏,除了一人,那就是魔剑逆鳞!

    逆鳞此时早已打开了休门坐镇九地,闭目盘在虚空中,对此刻锁链那一头的景象感到惊艳无比。像如此宏大的场面,纵是他也极少能够见得到。

    “倒是小看了这少年的元神了,若是等它完全苏醒过来,看来就算是我都无法与之抗衡吧!”逆鳞喃喃自语,他虽然孤傲,但只因自己有着那样的资本。然而却不会愚蠢到盲目的去否定事实。

    天蓬星域,在那少年法相的边,玄龟与黑蛇一直在观察着少年的况,这会也是被那徒然增多的锁链吓了一跳。因为那些秩序神链铺天盖地地涌出来,就好似要将这片星域给填满一样!

    “老龟,你看现在是什么况?真的需要这么多锁链来拖动那个元神吗?”黑蛇盘踞在玄龟的甲背上问道。

    “唏,看来那元神比我们想象中的要强大许多……”玄龟缓缓说道:“估计完全苏醒过来比你我只强不弱,应龙这回要花大力气才能拖得动它啊!”

    “老天,这少年的前世到底是什么,难道说是神吗?”黑蛇吃惊的喊道,因为元神比它们还要强大的存在只能是神了。

    “嗯……这个不好说,那元神不似元苍之物,我们并不知道在另一个世界的人们对神的定义如何。”玄龟那睿智的眼眸闪亮地望着少年说道:“一切只待其苏醒之后便可知晓!”

    就在这时,突然那些游动着的锁链同时“噌”地一声紧绷起来,就好似两头都拉尽了一样。少年的法相手印徒止,周发出无量光芒,照得这片星域奇亮无比。

    “要开始了!”黑蛇游到少年的附近,眯眼望着那强盛的光芒说道。

    “嘘……”玄龟的眸中也是闪闪发亮,长长地吐出一口气说道:“现在就看应龙的了!”

    天心星域,逆鳞也是第一时间感受到了那紧绷的力量,原本缠绕在其上的锁链变得更加结实细密,几乎已经占据了那七尺长躯的每一寸地方。

    “来来来,不露点真本事教你不知道本大人的厉害!”

    透过那密密麻麻锁链的缝隙,逆鳞那金色的眸光一闪,一双大可遮天的金色翼展,忽然从锁链之中暴长而出,将那些锁链分散开去!

    紧接着,整个天心九地中,星云翻涌,银河奔腾,那布满了金黄色鳞片的龙尾、龙、龙脚和龙首在其中忽隐忽现。祥光万丈,瑞霭层叠。果然尊贵,当真势威。亿万年之后,那应龙终于又在这片星域中现出了真容。

    “吼!”

    应龙嘶鸣一声,展开那遮天覆地的龙翅,拖着满锁链拔地而起,朝着那休门怒冲而去!

    (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魔剑逆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