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万剑谷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刀子鱼 书名:魔剑逆鳞
    那白蒙蒙的雾霭对精神力稍弱的人类特别是异兽伤害很大,搞不好会永远丧失灵智,所以即使没有真正的厚墙阻隔,能够进入这里的人还真是不多。

    进入雾霭之后,少年才知道,这片用来隔绝外界的雾墙比想象中的要浓厚得多,如果自己随便乱走很容易会迷路,不敢托大,赶紧进入虚目状态认真辨认方向。

    “让人类去寻剑!肩吾,你脑子让这里的雾霭给熏傻了吗?真让这些人得到了魔剑逆鳞,你我还有命站在这里?”

    忽然又听到那几只异兽的声音,刚刚离开雾墙的少年,本能的屏住呼吸,悄悄地矮躲到了一棵巨树之后,动作轻盈,并没有引起异兽们的注意。

    他那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元气修为在这里着实帮了大忙,试想一下,当几只雄狮在灌木前讨论猎物的时候,又怎么会在意脚下有只蝼蚁经过呢?

    “九狱山脉里,人类的实力被压制在三仙境之下,而那魔剑在上一次大战中也早已严重受创,纵使拿到了又能逃过我们几人的围堵?”

    探出头来,少年看到,那苍老而有力的声音正是出自他们在山口遇到的那只猿猴,举父之口。另一边那声音粗壮的肩吾,则是一只虎而九尾,人面而虎爪的异兽!

    与那肩吾站在一起的是一只浑布满血红色鳞片,头上长有独角,人首蛇的委蛇,正拍着边的一面石碑,用那略显苍老而犹如锯木般的声音说道:“肩吾说的没错,况且按照姬古大人留下的这句石碑来看,这些人类进入剑阵之后自是有一番厮杀,最后余下的一人还不是你我口中之物?举父你若不愿参与,到时也不用出手,就在一旁看着便是。”

    少年顺着那人首蛇的委蛇所拍之处望去,果然见到了一座丈许高的石碑斜依在路旁。石碑上刻着苍劲有力的八个大字。“勘破万剑,一人独尊!”

    “放!延维,这魔剑如果真的如此不济,那你们还来找它做甚,不如按照姬古大人的意愿将其长埋于此!”举父指着那蛇人暴躁地说道。

    “逆鳞魔剑虽然受创,却因为九转应龙的天赋可以斩断那虚空法阵,打开兽域通往人类世界的大门。如果不是那法阵限制我们这等级别的异兽出入,人类早就灭亡了!”延维争论道。

    “兽域今的处境也是这逆鳞一剑斩破鸿蒙自分天地所惹的祸。。。”举父叹了口气,转头望向一个虬发白须的老者道:“魔剑现世,兽域必将迎来一场浩劫。姬昌。难道连你也忘了当初姬古大人临终前的嘱咐了吗?”

    “举父。我知道你的忠心,但是魔剑现世已在所难免,而且当前兽域中所面临的一些问题确实需要九转应龙的元神来解决,所以还是不要再阻止了吧!”

    那虬发白须的老者声音苍老而洪亮。一双锐利的眼中闪着精光,不怒自威,观其相貌竟然与人类无异。想起任雪对化形的解释,少年在心里琢磨,这难不成是只已经踏入六道境的老怪物?

    “啧啧,举父,我看你今天就是来到这里也阻止不了什么,不如就在一旁看着好了。”这时那尖锐的声音说道,循声望去。竟然又是一位人形的异兽!

    趁着异兽们在激烈地争论,少年环顾四周,仔细地观察谷内的环境。

    这里巨木高耸,古藤绕树,白岩层叠。绿苔攀沿,雾霭之后原来别有洞天。浓密的树荫将这里装点成为一片绿色的堂,金色的阳光透过叶隙照在谷地之上,显得宁静而圣洁。

    谷底的空气清新透明,完全没有外面山谷中的那种血色的戾气存在。尽头处是一座巨大的由白色片岩叠成的三阶平台,呈梯形排列。每层平台都十分宽敞,上面同样横七竖八的插着无数把宝剑,粗略算来至少也有上万把之多。与谷中别处不同,那剑台上却是隐隐地有着一些血迹斑驳。

    在高台的顶端有一块巨石,其石有三丈六尺五寸高,有二丈四尺围圆。高按周天三百六十五度,围圆按政历二十四气。上有九窍八孔,按九宫八卦。四面更无树木遮,左右倒有兰芝相衬。巨石之上插着一把长剑,直没剑,一缕阳光刚巧透过叶隙照在上面,映出剑首处一颗闪着异彩的龙睛石。

    少年目光一闪,心想这把宝剑莫非就是那被姬古封印在此的魔剑逆鳞!?

    然而这个显而易见的问题却让少年隐约间有种极不协调的感觉,可是哪里不对,一时间又说不上来。也许是这魔剑明明就摆在眼前,而那些异兽却在下面争论着不见出手,让人不感到奇怪。

    “堪破万剑,一人独尊。。。这难道说的是破阵拿剑的方法?不过怎么不见他们适才所说的那些人类呢?”少年略微沉吟了一会抬头又看,却被巨木给挡住了角度,望不到另一边的况。

    正想躲在灌木丛中往旁边移一移,突然噗地一下,不知被什么东西绊了一跤,顺手摸来一看,原来是一把已经锈得跟个铁棍似的烂剑,骂骂咧咧地刚要扔掉,两腿却忽然离地,被人从后给拎了起来,心中一颤,直感到背脊生寒周湿透,就像是突然被人当头泼了盆冷水一样!

    “糟糕,被发现了!”

    额头上滴着汗,少年的第一反应就是挣扎着想要逃走,然而却发现自己完全被一股慑人的威压给笼罩住,呼吸困难,两脚瘫软,根本动弹不得!

    “这里有只漏网的老鼠崽子!”

    耳边风声虎虎地响,只听得那粗声粗气的声音在后雄赳赳地吼着,然后少年便感到自己被重重地扔到了一块长满了苔藓的岩石空地上!

    回过神来,少年发现自己躺在一众着各色衣衫的人群之前,密密麻麻,少说也有近千人。这群人的脸上都带着不甘和屈辱的神,只是没一个敢于抬头说话,看来都是受到了异兽们气势上的压制。

    刚才躲在巨树后面的时候还不觉得,现在直接近距离面对这些异兽,少年才发觉自己之前的一些想法有多么的幼稚。眼前的这几位与他过往所遇到的异兽完全不同,绝对是极端可怕的存在!

    毫无元气保护的少年。仓促之下暴露在它们的气势中,就好比普通人光着膀子走在暴风雪中一样,只有颤抖的份。别说争抢魔剑,就是在它们面前站起来都觉得困难。

    这会它们还算是收敛了威势,如若现出原形,这里当场有人被吓死都不奇怪!

    少年此刻的心只能用震惊和恐惧来形容,一时说不上话来。好在他并未因此而停止思考,下意识的抓紧了母亲留下的眼形挂坠,渐渐忘记了恐惧,一边暗自运转业火抵御威压。一边在心里不断地计算着各种逃走的可能。

    “生存”是张老给他上的第一节课。然而在当前数量和质量都如此悬殊的况下。少年确实有种黔驴技穷的感觉。

    自己那人类世界中算得上强悍的体魄,在这几位异兽面前似乎仿若儿戏,即使要用符阵来应付,对方估计不会给他那样的时间。用血符灵?金人?这些东西也许在它们手上走不过七八招。想想也就玄武经和天遁剑法能够与之抗衡。只可惜自己还无法运用元力,难以发挥武技的真正效果。。。

    “哎,一个聚气境的人类拿着把破剑竟然能走到这里!?”

    正想着,少年的思路忽然被那锯木般的声音打断。抬眼一看,不知什么时候那人首蛇的委蛇已出现在他旁,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少年这才发现,自己手里居然还死死地拿着那把将他绊倒的破铁剑!

    “恩,这小崽子有点古怪,刚才还在那大树后偷听来着。杀了吧!”那人面虎的肩吾说着掏出两把大环刀,朝着少年斜劈了下去,要将其当场斩成三段!

    “慢着!”

    突然一声龙吟般的吼声传来,那一直在旁静观的虬发老者形一闪,瞬间来到了少年跟前。反手接住了肩吾的双刀,扬起一片烟尘,俯注视着少年那幽黑的眼眸。片刻之后,又忽地夺过其手中的破铁剑,站起,自顾自的地研究起来。

    见到姬昌那奇怪的举动,延维、肩吾等魔兽皆是静静地伫立一旁,神紧张地注视着那把破剑。确实,一个聚气境的小子能走到这里,除了依靠他手中的兵器还能依靠什么呢?

    可是在经过一番查勘之后,姬昌摇了摇头,将那把锈得不能再锈的破铁剑又扔了回去。

    方才他忽然心生一念,觉得此剑与逆鳞之间也许有着某种关联,可是现在看这把剑:一无匠心,二无灵铸,三锋皆钝,四刃全无,剑斑驳锈烂,把手破陋无光,拿起全无质感,放下了似铁渣。却是比普通刀剑都不如。

    叹了口气说道:“算了,让他进剑阵,与其他人类一起去找魔剑吧。”

    “哼,也好,横竖都是死!”肩吾说着,虎尾随意地一扫,将那破铁剑与少年一起扫进了人群里。

    人群中,少年剧烈地咳了几下,一时没能站起来。那可不是他装,而是被那虎尾一鞭确实有种子骨快要散架的感觉,钻心的痛。如果不是他的体魄异于常人,也许这一扫就要了小命!

    “你没事吧!”

    这时少年耳边忽然传来一个温婉的声音,然后就感到一阵温暖,有人将自己扶着坐了起来。

    少年转头一看,是一十七八岁穿绿衣长裙的妙龄女子,正担心地望着自己,艰难地站起说道:“多谢,你们是。。。”

    “我叫莲灿,来自神剑门,这是谷空、牧雷。”绿衣女子指着边的两人一边介绍,一边问道:“你是来自哪个门派呢?”

    少年一听,原来是来自陆荣所属的那个门派,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好奇地反问道:“这里的人都是来自神剑门吗?”

    “嘿,师姐问你话呢,真是个没有礼貌的小子!”那材高大体格健壮的牧雷在一边急躁地说道。而穿棕色斗篷的谷空只是在一旁看着,并无言语。

    “牧雷,我看这少年岁数不大,想来是和长辈失散了,你别再吓他了。”绿衣女子叹了口气说道:“这里的人大多来自不同门派,现在这种状况大家应该互相帮助!”

    少年见这绿衣女子在此危急时刻仍不忘帮助别人。心里佩服,不过也是怕说出实人家不信,随便编了个谎道:“我叫杨瑞,无门无派,与家里的长辈来此历练,在山谷外失散了。”

    “那你怎么进到这里来了?”牧雷问道。

    “我见这山谷雾霭较浓便走了进来,进来的时候外面的战斗已经基本结束了,所以并未遇到什么阻碍。”少年微微一笑答道,这几句说的倒是实话。

    一听这话牧雷和谷空顿时感到无语,不知该说这少年的运气是好呢还是坏?这内谷之外的战斗他们一路过来也是有见到。不是单靠一个小孩能闯得过的。然而闯进来却是误入了虎。照样是死。

    由于在九狱山脉中人类的实力被压制在三仙境以下,所以这次魔剑出世,一些实力较强的门派都是将自己三仙境的强手派到兽域来打探消息。没想到兽族早有借助人类破除剑阵的准备,神剑门的这支队伍在刚刚进入九狱山脉没多久便被抓了过来。

    而其他门派的遭遇大致也是相同。兽域的几大部族一同出手,将这段时间进入九狱山脉的队伍都抓了个遍。这些人虽然自实力不弱,但是在面对眼前这几位时基本可以说毫无抵抗的能力。

    许多人此时都在后悔。人类已经在自己的世界里安逸得太久,习惯于将异兽当成猎物的他们太过轻视兽域的力量,没想到这里会有如此恐怖的存在。

    经过一番询问后,少年终于知道那几只魔兽之所以不敢自己去拿剑,是因为那垒台之上设有极强的制,就连兽族进入剑阵实力都会被压制在三仙境左右,以他们那较为薄弱的精神力。到时极有可能会失去对局面的控制。

    另外,在封印的力量尚未足够薄弱的时候,任何人走进剑阵都会受到那上万把宝剑的合力攻击。之前被赶进去的几波人都是这样死在了剑阵里。

    因为少年的突然出现,魔兽们此时把注意力又转到了剑阵上,暂时停止了争吵。

    “这些人姐姐都认识吗。都是来自什么门派呢?”少年没有理会众人那死气沉沉的表,转向那绿衣女子继续问道。

    “恩,这些人都是来自各个大陆的大门大派,虽然许多在百门大赛的时候见过,但我也不全认识。”莲灿指着人群中的一些人说道:“你看那边的是南方大陆的圣火教,墨门。。。这边的是东方大陆逍遥谷的天机阁。。。”

    “天机阁?”少年一听,诗禅学艺的地方居然也来了人,追问道:“逍遥谷的人姐姐认识?”

    “恩,倒是认识其中的一位,曾经在百门大战中互相帮助过。”莲灿回答。

    “不如我们联合大家一起想办法冲出去?”少年小声地说道。

    “没用的。。。”莲灿摇了摇头,眼中有点湿润,轻声说道:“这里的人们大都见过那几只魔兽的威力,早已没有了反抗的勇气。。。这次带领我们来到兽域的明月师兄,实力早已半只脚踏入了神门境,但是却在那人首虎的异兽手下走不过半招就被撕成了碎片。。。”

    正说着,忽然狂风咋起,山林呼啸,那肩吾雄赳赳的声音又再度响起,催促着说道:“好了,时间差不多了,你们这些人类都给我进阵找剑去!”

    (毕竟不知剑阵中况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重要声明:小说《魔剑逆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