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骆峰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刀子鱼 书名:魔剑逆鳞
    万金商会别院中的一个廊间庭院内,少康君和贝元庭等人都望着杨瑞,不知这少年到底有什么好点子。

    “杨兄弟你就别拿我开玩笑了,我又能帮上什么忙?”宗鬼听见少年指名道姓的把自己轰上了台,不好意思的说道。

    “对呀,你且说说,这宗鬼兄弟要如何帮我?”少康君闻言也是饶有兴致的问道。

    贝元庭在一旁微笑不语,知道杨瑞是张老调教出来的高徒,没点把握可不敢这么说。而诗禅则是有点担心的看看宗鬼,又看看那一脸俊逸的少年,不知他葫芦里藏着什么玄机。

    那少年打了个嗝,呼出一口残余的酒气,拍了拍脑袋说道:“少康君你有所不知,这宗鬼背后的家族势力可不小,乃是浮槎国著名的武器世家,就算结识一下对后也有不少好处。”

    这么一说那姒少康也是点点头说道:“嗯,浮槎国的宗姓世家我也早有耳闻,只是一直没有与他们有过来往。不过,这与当前的状况有什么关系呢?”

    “嘿嘿,别急,且听我慢慢说来。”少年在走廊上坐下说道:“我听说宗鬼的家里为了这次盛典,专门赶制了一批武器拿到北海城来贩卖,不知可有此事?”

    宗鬼一听连忙点头说道:“有的,为了帮忙,这段时间可把我给忙坏了。还好这会已卖得七七八八,只等着拍卖会一结束便返回浮槎国。”

    “这就对了!”少年拍手说着,又转头向着少康君问道:“陛下此次来北海城是不是为了那拍卖会上,从古皇域里带出来的凤茹仙酒和一本战法遗篇?”

    少年这一问让少康君吃了一惊,说道:“不瞒小兄弟,正是如此。可你是怎么知道的呢?”

    少年哈哈一笑说道:“那拍卖会的清单我早已研究透彻,陛下乃酒之人,又是一位明君。其实并不难猜。只不过,陛下你是担心以国君的份购买那战法遗篇,会遭到邻国的猜忌吧!”

    少康君一听甚是欢喜。难得遇到知音,真诚地向着少年作揖说道:“小兄弟的机智真是让人佩服。我心里正有此顾虑,所以不愿暴露份。不知小兄弟你可否为我分忧?”

    “嘿嘿,既然猜出来了自然有法子解决。”少年还礼,摸索着脖子上的眼形挂坠说道:“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少康君大大方方的去接见那些商贾和贵族,而那竞拍的事交由他人来做。”

    “这万金商会是此次拍卖会的组织者,原来又是夏国的国民,与少康君走得最近。如果由他们出面竞拍恐惹人非议。而那浮槎国的宗家做的是兵器买卖,素以刀兵战法闻名,由他们出面将那战法遗篇买下来最不得罪人,也没人会联想到夏国去。你看怎样?”

    那少康君一听这点子连连叫好。心想果然是个一箭双雕,两全其美的好办法,遂拉着宗鬼的手说道:“宗鬼兄弟,这个忙你可一定要帮我!”

    宗鬼见这少康君果然是个中人,为人又和善。而且他们宗家本来就想攀上这门关系,所以也是一脸喜气的连声唱诺。又对少年投去了一个感激的眼光,知道是其在有意帮他。

    贝元庭在一边连连点头,心想果然明师出高徒,笑着说道:“那么我这就安排宗家前来觐见。待一切安排妥当之后再去接见其他的商贾贵族怎样?”

    少康君转拜道:“那就有劳贝总管费心了!”

    正说着,忽然咕噜一声,那是少年的肚子在响,惹得众人一阵大笑,互相请了往前厅用膳。那早餐的丰盛程度自然也有得一说,在此不题。

    且说在早餐之后,少康君和贝元庭他们自是有一番安排,而少年又是落得一个人。闲着无聊,独自从后门转出了别院,自个儿上街游逛去了。

    你看那街上,闹闹,熙熙攘攘,商贾往来,游子行忙,有吆喝着做生意的,有耍戏法弄钱的,也有像少年这样闲逛的。个个乐乐呵呵,高高兴兴,好像早已忘了前两天万金商会与海战帮火拼的事

    少年左看看右逛逛,并没有朝着黑木桨大街的方向走,而是参观了北海城另外的几处名胜。走着走着,转入了一张颇大的荷塘边,这荷塘的四周郁郁葱葱地种满了大树,塘中波光粼粼,与那喧嚣的街市相比,这里倒算是一处清静之所。

    渐渐地,周边的路人越来越少。少年行至一处无人的草坪上,突然止住脚步,头也不回地说道:“跟了我两天,这会也该出来了吧!”

    话音落下,四周并无人应答,只有鸟虫之音和那微风吹拂树叶的沙沙声。正是:风中朝阳渐暖,绿杨里白堤,塘下鱼儿戏水,枝上鸟儿鸣啼。看不尽山景秀丽,数不尽秀草丰奇。

    片刻之后,少年好似无奈地耸了耸肩肩,竟然直接转朝着后的一棵大树走了过去。

    忽然间,唰地一声,从那棵大树的树顶上跳下一人,穿素色麻布大袍,一头蔚蓝花白的束发,锐利的眼睛冷冷地盯着少年。此人正是那在暗黑拍卖会上提前离去的冰族老者!

    这老者名叫骆峰,这次出外办事,恰巧得到了冰女的消息,本想带回雪谷,不料被眼前这少年给抢了去。这两一直悄悄地跟在一旁,打算伺机动手抢回,却被少年提前发觉。

    让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这位看上去只在聚气境上下的少年,如何能发现他这人仙境武者的踪迹?而且既然发现了,又为什么故意将自己引到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呢?

    骆峰哪里能够猜得到,这少年的眼瞳异于常人,即便在一般况下,对于周遭十丈之内的元气波动都是了如指掌。就算是一只蜻蜓振翅都逃不过他的眼睛,又何况是一个大活人在那活蹦乱跳的。

    在杨瑞看来,这人仙境的老者不过是想拿回族人的体,而他自己也正好有事要问。所以故意找了个没人的地方将其请了出来。

    “小子鸣蛇杨瑞,不知老先生尊姓大名!”少年礼貌地拱拱手,笑着说道。

    那老者见少年以礼相待。当下也不好动手,表冷冷地还礼说道:“我叫骆峰。此次所来的目的想必你也能猜到,还请行个方便,免得等下动手,少受那皮之苦!”

    “你是想要回这块坚冰?”

    少年闻言,忽然从指环中拿出那块坚冰放在了草地上,坚冰的寒气令得草地上都是结了一层白霜。

    “正是,正是。老夫在此多谢了!”骆峰见状表虽冷,心中却是大喜,拱手致谢,就想上前去拿那块坚冰。

    可是刚刚走出两步。却又见那少年将坚冰收了起来,眨着眼睛说道:“我还有事要找这冰块里的姐姐帮忙,所以现在还不能给你。只是想向老先生你请教几个问题。。。”

    “哼,你这是在戏耍老夫吗!”

    那老者一听,顿时由喜转怒。一个聚气境的小子竟也敢这样与他说话?还不待少年把话说完,就一个箭步突上前去,张开大手抓向了少年的肩膀!

    少年侧闪了过去,一边说道:“别打呀,你听我说完嘛!”

    老者一抓不中。不管不顾地立即抡起一脚直踢少年的小腹,这里是人要害之处,即便是他现在并未使用武技,就这样挨上也得弄个重伤倒地。

    老者心里想着,就是不杀这少年也得给他点教训,不然现在的年轻人个个都不知道什么叫做敬老,其它的事等把他打趴下再说!

    可是那少年一撅股,一个俯,又将那一脚堪堪避过,样子虽有点狼狈,却还不忘嘴巴上嚷嚷着说道:“哎,老先生你怎么不讲道理,叫你别打你还打,再打我还手啦!”

    那老者根本不曾理会,继续追击,不过心里也是吃惊这少年居然能够跟上自己的速度。不敢轻敌,轻喝一声,在其周起一阵霜雾,让人手脚冰冷呼吸困难,这是要把少年的动作先给封了。

    霎时间,白茫茫雾气缭绕,冷兮兮透骨冰寒。雾气缭绕,抬眼不见花柳岸。透骨冰寒,彻体凝滞举步艰。不似秋高暖阳下,倒像深冬寒里。哈着气儿直跺脚,还看你如何东躲西藏苦奔袭?

    霜雾迷茫,就连少年好像都被冻得哈出了白气。那老者瞅准机会一个横移,那大手再次向着少年的肩膀抓了过来!

    少年无奈,只得挥拳迎了上去,硬抗了对方这一抓。噗地一声,被对方的力道振退了几步,立起来,笑嘻嘻地看着老者,并没有要针锋相对的意思。

    那老者自己也是被这一撞振退了两步,心中一惊,也是停止了攻击,立在对面,谨慎地盯着少年。心想,难怪这少年如此淡定,没想到他的如此强大,竟然能以纯力抗我一击而不倒。难不成是只人形的妖兽?

    外人只道这少年境界低下,却不知他天生拥有异兽体质和五轮业火,在得到鸣蛇的传承和经过了沙漠中的种种磨练之后,少年的体魄已经达到了一个常人无法想象的强度。

    在妘王城之时,少年就曾以纯*力量与龟岛岛主童轩和幻冰王骆云这样的人物交过手。虽然无法运用元力,但少年有自信能够力战一位人仙境的武者而立于不败!

    见到一时奈何不了对方,而对方也好像确实没有恶意,老者终于是按耐住了心中的怒火,收了霜雾,冷冷地问道:“你有什么问题要问我?”

    (毕竟不知少年意何为,且听下回分解。)(刀子鱼读者一群:143857710,喜欢魔剑逆鳞的朋友可以加一加,会定期发布读者调查,与大家讨论剧等。)

重要声明:小说《魔剑逆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