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收网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刀子鱼 书名:魔剑逆鳞
    人影幢幢,刀光闪闪。人影幢幢,目露凶光面非善,刀光闪闪,吹毛断发几分险。

    夜幕降临,那暗黑拍卖会的会场上早已燃起了火把,海战帮的卫士约约两三百人,将杨瑞和吴有道围在了当中。此时那些黑道人物已走得一个不剩,高台上的红素素也早有人护着离了会场,只等柘一平一声令下便即动手。

    只见人群当中走出一个领头的小班,向着吴有道拱了拱手说道:“吴爷,请您赶早离去,兄弟们在此要做桩买卖!”

    吴有道材高大壮实,一步挡在了少年前,拱手还礼,说道:“吴某欠了眼前这位小兄弟的人,你既认得我,便放我们离去,后好说话!”

    “嘿嘿,吴爷,这个可轮不到小的做主。”那领班拍了拍手中钢刀,面色不善地说道“这小子是柘老大亲自点名要留下之人,你若同他一路待会免不了刀兵上见真章!”

    “哼,就是你老大柘一平在这也不能跟老子这般说话,打就打,还怕了你不成!”

    好个吴有道,被个领班的戏弄,那心头的火气上来,怒目威颜,挽起袖子就要动手,却被少年从后拉住。

    吴有道心说这少年见人多怕我吃亏,转头对其小声说道:“这里的人虽多,但都是些杂鱼,凭你我足以一路杀出。若是久呆,怕他再来些人手不好对付了。”

    少年冲着吴有道摇了摇头,微微一笑,突然转朝着另一个方向高声说道:“这位兄台,我看你好管闲事,不若也救我们一救,如何?”

    “呵呵,我看小兄弟你自己能应付。只是在一旁看看闹!”

    一道浑厚震耳的声音传来,众人循声望去,原来是那以一百万两黄金拍下玉壶一只的神秘客。此时依在一个角落处。居然未走!

    “嘿嘿,我看兄台你眼力不错。待会完事我请你喝酒!”少年笑着说道。

    “有好酒就去。”神秘客耸了耸肩,不置可否。

    少年嘴角一撇,欠了欠说道:“万金商会私藏的白玉佳酿如何?”

    “好!”那神秘客哈哈一笑,忽然一跃,犹若无人一般越过人群,站在了少年旁。

    那群海战帮的匪徒们见这两人跟没事似的一问一答,不傻了眼。不知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那领班对神秘客有点忌惮,上前拱手说道:“这位客人,刚才你不是说只看闹的吗?”

    那神秘客大手一挥,认真的说道:“此一时彼一时。这厢有酒,不一样了!”

    正说着,从那会场的入口处又闯进了海战帮的一拨人马,加起来总共有五六百人围在当场。那领班看见胆子壮了壮,面色又复凶狠地说道:“哼哼。就是多了个人,你们也别想从这门里出去!”

    那吴有道心说不好,刚才没趁机突围出去,现在更不好走,特别是那刚刚进来的一拨人马里有些狠人不好对付。今天怕是一场恶斗免不了。

    正想着,忽见那边刚刚进来的队伍里呼呼地穿过来一人,跑到那领班跟前,喘着粗气说道:“许天九的人马要杀进来了,柘老大呢,怎不见他人?”

    “什么!?”在此一众海战帮卫士都是吃了一惊,原来在他们与少年僵持之时,那万金商会的护卫统领许天九,已经杀退那些挡在路口的恶霸,闯入了万花楼!

    让人奇怪的是,那海战帮的老大柘一平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前后不见人影。也不见他下令动手,也不见他鸣金收兵,只让这一帮群龙无首的海战帮众窝在这会场里干着急。

    正在这时,那门外的杀声已近,这领班便想自作主张,先绑了这几人充当人质,再作理论。抬起手来刚想发令,却听到那高台之上传来了柘一平的声音。

    “谁都不要动手,把武器都放下!”

    只见他的脸上黑一块紫一块,被一驼背秃顶的老头押着走了出来,老头的肩上还五花大绑地扛着一人,正是那早已被人护送退场的红素素。

    红素素手脚被绑,眼睛被蒙,嘴里还塞了块大红布,衣衫破碎不整,挣扎了一下,那子上的麻绳勒进去,疼得她呜呜直叫。

    听到柘一平的命令,看着这副景象,众人才知道大势已去,呯呤哐啷地扔了手中的兵器,垂头丧气地立在当场,再没有刚才那般嚣张的气焰。

    这时刚巧那许天九也是解决了门外的凶徒,带着人马抢进门来将海战帮团团围住。见到会场内的事已然解决,着护卫们守住出口,自己走上前去与少年他们会合。

    少年向着许九天微笑着打了声招呼,又转过头去朝着高台上喊道:“归老,你怎么才来,我这站得腿都抽筋了!”

    那驼背老头将柘一平一推,翳地一笑,说道:“别不知享受,老头我干的可都是苦差事,刚才在走廊里碰到这个美妞调教了一番,稍微多花了点时间,嘿嘿。”

    其实魔蝎老人知道这红素素往里都帮着柘一平在打理生意,对海战帮的财物放在哪里是一清二楚,适才刚好遇到那一行人走上楼来,就使了些手段,着红素素将海战帮收藏宝贝的地方都给供了出来。

    说起来那红素素本也命苦,为了活计帮着海战帮卖命,在狼窝里成天提心吊胆,这会又遇上了个不会怜香惜玉的老头将她活活地折磨了一番,正想咬舌自尽,又被绑了手脚,堵住了香唇。

    正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少年之前在台下观察红素素的表现,知道她其实不算坏人,摇头叹了声怎的偏偏这么倒霉,撞上了魔蝎老人这么个心理扭曲的恶人,受了那点活罪。

    走上台来,从指环中找出一件披风遮住红素素的子,又将其脸上的蒙巾和红布给摘去,少年轻轻道一声“素素姐。你可还好?”

    “你让我死了罢!”红素素刚一听到少年的声音便哭着喊道:“我这以后也不愿见人了!”

    这妞内里也是个烈子,说着又要咬舌自尽。少年连忙将那红布又给堵了上,蒙了眼。拉着魔蝎老者走到一边,小声地问道:“归老。你好不尊敬,怎么把人家弄得要死要活的?”

    那魔蝎老人啧啧嘴,好像没折磨够人一样,不大乐意地说道:“又没下毒,又没割,我这下手算是轻的了,要不是你事先交代。我有的是手段让她肠穿肚烂死在当场!”

    少年无语,心说跟这老毒物没法正常说话,干脆口气硬了硬,直接问道:“要办的事都办妥了?”

    魔蝎老人见那少年口气转变。心中一惊,赶忙将一个具有空间之力的锦囊递了过去,笑着说道:“嘿嘿,小哥你别生气,东西都在这。要不要顺便将这里的人都给杀了,以除后患!”

    “杀什么杀,这海战帮是风云会的一个分支,你挑了他的地盘还杀光他的人,这不是着万金商会要与其开战吗?”

    少年接过锦囊稍作探查。好东西可真不少,这海战帮盘踞黑街这么久,确实是有点底蕴。

    眯着眼想了会,少年转过朗声对那一众海战帮的人马说道:“今天这是我跟柘一平的私人恩怨,与帮会无关!只不过,从今往后这海战帮都得听素素姐的号令,你们可都服气?”

    那些海战帮的成员本以为这次在劫难逃,不想那少年却肯放过他们,还他们地盘,特别是那个之前与少年有过言语冲撞的领班,连忙点头应是,个个发誓遵从少年的安排。

    “嗯,多谢各位这么给面子。”少年向台下拱手说道:“除了柘一平的私藏,海战帮公家的钱财包括今拍卖所得我一分都不会动。过后我自会与你们的新头领将账目一一对过,你们可有异议?”

    那群海战帮的成员一听更是惊喜,这不单得回了地盘还拿回了钱财,世上哪有这么好的事?立即个个点头称无异议,想这少年做事公道,心里真心服气。

    真个是敲锣打鼓明抢劫,分赃有道为大盗。这少年不花半分力气,不但收拾了柘一平,还把海战帮一众凶徒给办得服服帖帖,妥妥当当。

    那许天九和吴有道在台下看着,不佩服得向少年竖起了大拇指。而那穿墨绿色翠锦斗篷的神秘客,也是赞赏的点了点头。只有柘一平站在一旁恨得牙痒痒,只因受了毒刑不敢有半点吭声。

    少年见到一切都已安排妥当,又转过对魔蝎老人小声说道:“我这话可是撂下了,这红素素是你给绑的,还得你来为她松开。记住,不许杀不许埋!”

    魔蝎老人一听头大,这折磨人的手段他有的是,可从来不带反悔的。现在让他去把那红素素给哄回来,简直比杀了他还难做。

    少年看着归辛海那一脸为难的样子说道:“这事不急,兽域往返怎么也得要个一年半载,你且留在北海城里将这事办好,待我回来便与你上那五岳国鸣渊山天池去耍耍。”

    魔蝎老人见少年心里存着这事,心中欢喜,遂领了命,扛起那裹着斗篷的红素素,推着柘一平离了会场。那归辛海如何哄得红素素回心转意,柘一平如何受尽折磨,此事不题。

    且说那少年见到一切安排妥当,终于是松了一口气,拱手向着吴有道和神秘客说道:“多谢二位方才仗义相助,不如移步万金商会别院,我请大家吃酒致谢,如何?”

    那吴有道本一个粗汉子,不习惯去那种高档场所,笑着与少年约好来在巨人之肋酒馆相聚,先行离开了会场。而那神秘客对万金商会的白玉佳酿颇感兴趣,对少年也是有心结识,所以欣然应了邀请。

    万花楼外天色渐明,一行人骑着陆行兽,由许天九在前面领着,浩浩,风尘仆仆地奔出了黑木桨大街,朝着万金商会而去。

    (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刀子鱼读者一群:1438771,喜欢魔剑逆鳞的朋友可以加一加,会定期发布读者调查,与大家讨论剧等。)

重要声明:小说《魔剑逆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