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幽冥鬼使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刀子鱼 书名:魔剑逆鳞
    接过那金戒,华胥氏的整个子忽然一震,不可思议地望着张老问道:“这枚戒指你是从何得来!?”

    “这是我那小徒弟上之物,现在暂时由我来保管。”张老简短的答道。

    “不可能,我能感觉到此物并非属于元苍界。”黑影翻看着金戒,脸上的神色忽然变得紧张起来,说道:“坏了,此戒绝对不能出现在这里!”

    正说着,忽然,那寒潭周围的黑雾变得狂躁起来,黑影脚下的潭水又开始形成了漩涡,而其手脚之上的锁链也是哐啷作响。漩涡越转越大,狂风呼啸,浊浪滔滔。

    黑影见状立即在手中翻出一个白色龟甲,将戒指扔了进去递给了张老,急促的说道:“此戒关乎三界命运,不可妄断。你且让玄女带回元苍界,一切只能看缘分。这龟甲能隔绝金戒与因果的联系,幽冥鬼使暂时不会知道它的所在,快快收起来!”

    张老一听不敢怠慢,立即接过那龟甲将其向了小玄女的位置,手印一变,将那结界撕开了一道小口,龟甲瞬间滑入,那小口又随之合上。

    做完这些,张老传音给小玄女道:“等下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离开结界,待一切平静之后,带着此物去找杨瑞!切记!切记!”

    小玄女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抓过那龟甲点了点头。定睛一看手中龟甲,只见其白如玉雕,入手温润。甲背上长着一个图案,好似九宫八卦。

    此物竟然是华胥国风姓家族的传家之宝,天鼋宝甲!

    相传此物圣洁无比,乃是华胥氏的一位祖先于河中偶遇一白色天鼋所得。无论龟蛇,凡色白者皆非凡物。那位祖先取甲背上的图案,结合自家祖传的卜筮之法,悟出了一易算之数,可断上下五千年的运数吉凶,堪称神术。

    此甲由历代华胥国祭祀随佩戴,不仅视为信物。而且还能起到强烈的通灵和加持的神能。华胥氏之所以能够忍受那无间地狱亿万年的煞苦寒。依然保持着丁点人意识,在很大程度上是受到了此物的保护。

    现在华胥氏竟然为了一枚不知来历的戒指,宁愿舍弃这随之物,也不想让那幽冥鬼使发现它的存在。不知这看似普通的金戒到底有什么来头?

    正当小玄女思维之时。那黑雾缭绕的寒潭之中突然裂开。蹦出一个龇牙咧嘴。凶神恶煞,头顶双角的夜叉鬼!

    你看那两丈高的夜叉,眼如烛台光炯炯。发如烈焰飞呼呼,气势凶狠风飒飒,满戾气雾霭霭。獠牙似钢钉,双角似斧凿,利爪如光刃,皮肤若黑铁,手执一把三尖钢叉,腰系一围灰色衣裙。

    赤脚光膀地踏出了寒潭,一双圆目瞪着华胥氏说道:“你这死灵幽魂,不乖乖在那无间地狱之中受刑,却偷偷跑来这司寒潭见人,再执那卜筮之物,这次回去还不受那抽筋拔舌之刑?”

    又转头望着张老喝道:“你是何人如此胆大,敢在我幽冥地界设符招灵!快快报上姓名,好让我给你在狱中排个位置!”

    张老闻言嘿嘿一笑,拖着无数条细锁链从寒潭中徐徐飘起,站在了与那夜叉持平的地方,拱手说道:“这位鬼差大哥,我不过是路过此地,找这位老友叙叙旧,能否通融通融不要加罪于她?”

    “嘿嘿!”那夜叉大笑一声说道:“路过此地?你这鬼话谁会相信?看你周已被勾魂锁给捆住,想是已经问了她不少问题。这回不单只是她要加罪,就是你自己都免不了要受刑呢!”

    “不过嘛,我刚才嗅到一股好闻的味道一晃而过,想是在你们上藏了什么宝贝。如果乖乖交出来,或许我可以考虑放你离开。”

    这刚鬼夜叉本只是来到这附近巡查,适才忽然闻到一股人的香味,刚想出来探探究竟,却在半途又失去了那气味的来源。心想定是藏在这两人上,现在正好依势他们把宝贝交出。

    “我以三雷降法招其而来,并且甘愿承受那幽冥寒渊之苦,勾魂附诅之痛,代价已偿,并不违规。如若我给你样宝贝,你可放我离去,而且不会加罪于她?”张老问道。

    “嘿嘿!你这人真不知好歹,这死灵乃是我地府之物,我想怎么她就怎么她,还要你管?”那夜叉粗声粗气的说道。

    “哼,如此说来,只有一战!”张老忽然面露威颜,气势一下子发生了转变,周围雷云隐隐轰鸣,上锁链咣当直响,发须飞扬,衣袂鼓鼓,犹如一尊战神下凡!

    那夜叉先是一惊,不过又看到了他上的满带的勾魂锁链,嘿嘿一声,跳将过去,提起三尖钢叉率先轮向了老头,口中大喊:“你真当我会放你回去?上被这勾魂锁链缠住,早已成为我地府的阶下囚!纳命来!”

    那三尖钢叉足有碗口粗,十几万斤重,被那夜叉耍在手里,犹如夺命的利剑,勾魂的轮盘,野鬼挨上魂飞魄散,魍魉遇着形体不存。聚集在寒潭四周的游魂们四散而逃,唯恐殃及池鱼。

    呯地一声!

    那钢叉瞬间砸到了张老头上,只见火光四溅,那缠绕在其上的一条细锁链竟然飞上去为他挡了一叉!

    张老的眸中精光一闪,嘻嘻一笑,说道:“现在话已说得明白,规则在我一方,我怕你作甚,一个小小的巡路夜叉还没有资格知道我的名字!”

    说着手印轮转,那些本来缠绕在其上的细锁链唰地一下飞散而开,闪电般袭向了夜叉鬼。那夜叉鬼连忙收叉应付,在寒潭之上一阵好打。

    一个是掌雷的麻衣至尊,一个是体刚的夜叉鬼使。一个掷锁如电,滑如狡兔,一个舞叉若风,铿锵有力。双方你来我往,瞬间对了十几回合,一时难解难分。

    寒潭四周飞沙走石,鬼神惊呼,乌云翻滚,电闪雷鸣。有无数道气练长虹四而出,将那周围一圈的丘陵削去了一半。池沼中的黑水爆成雨雾纷纷落下。

    张老不管如何腾挪。始终将华胥氏护在后,不让她被对方武器的气势所伤。而那些气练砸在潭便小玄女的周围,却也无法破开那张老之前设下的结界。

    那夜叉见到一个人类竟然能够在其地盘上与他战成这样,而且还有余力保护一个死灵。心中不感到吃惊。要知道这里可不比外界。满是风飒飒。死气沉沉,根本没有丁点生气元力。

    在这样的环境中,人类无法调动天地元气作战。而那鬼差却是可以源源不断的聚集死气为力。此消彼长,理应早已分出胜负。然而那老头分明越战越勇,丝毫没有力竭的迹象。

    一回想起老头刚才所说的话,夜叉心中更惊,难道诚如他说的那样,现在规则站在他的一边。。。糟糕,此人懂得以规则之力作战!

    那夜叉越战越慌,心知自己并非对方的敌手,口中念动咒语,钢叉搅断几根锁链,生生向着寒潭一跃,顿时在那潭面之上掀起一个漩涡,躬就想钻回寒潭中去。

    “哪里走!”张老仿若天神般落地而来,剑指附于唇边,衣袂鼓鼓,口中念念有词。

    轰隆!

    一道巨雷照亮滚滚乌云,吹开满地煞,从天而降。被张老瞬间抓住,犹如一把钢剑利刃横向一切。只见一道亮白色的剑气匹练,唰地一声照着夜叉劈了过去!

    那剑气匹练比闪电还快,眨眼的时间不到就劈到了夜叉跟前,夜叉感到背后生凉,反手举叉格挡。然而那三尖钢叉方一接触立即节节断裂,噌地一下,匹练就这样穿过了夜叉那硬如寒铁的躯。

    夜叉的两眼瞪得老大,脸上满是不可思议的神,片刻之后,只见他的子从脖子到腰间被齐刷刷的劈成两截,慢慢滑落。那下半截断肢立即化成了黑雾戾气消散而去,只余下上半截倒在潭边咳血。

    “我乃司里的夜叉,幽冥鬼使,你敢杀我!?”夜叉躺在地上切斯底里的叫嚷着,再也没有了刚才嚣张跋扈的气势,浑颤抖,感受着体力量渐渐离自己远去。

    这时张老又落回了寒潭之中,打了个哆嗦,又回复了那邋遢老头的摸样,两眼冷冷地望着那奄奄一息的夜叉说道:“我不杀你,不过也不能留你在这,正好你等下跟我去那幽冥寒渊走一趟。”

    说着指尖轻点,凭空画出一道符文,屈指一弹飞向了那倒地的夜叉。那夜叉还待要说些什么,却瞬间被符文封印,化为一道白光飞回了张老手中。

    张老抬眼四顾,见到周围并无其它鬼使,只有一些迷途的游魂,闲逛的野鬼,这才放下心来。因为这些游魂野鬼与死灵不同,对事物并无认识,也无记忆,只是本能的聚集在一些地形成黑雾,并不会泄露方才打斗的实

    又转头对华胥氏说道:“你没事吧。”

    华胥氏摇摇头说:“我没事,只不过这里的动静那么大,很快会再有鬼使前来调查,久留不得。你刚才动用的规则之力,不知会不会被发现。而且你的体。。。”

    张老此时的体已经完全黑暗,纠缠在其上的锁链也在开始拉扯,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望着华胥氏说:“不用担心我,你只管回无间地狱等我消息,我自会赴幽冥寒渊受刑,这里有我布下的结界,除非十阎罗亲临,否则不会有什么发现。”

    说完转向着小玄女的方向做了一个嘴型“速去!”

    紧接着,那寒潭之中再次躁动,更多的锁链劈头盖脸的缠绕了上来,将张老和华胥氏拉回了潭底。一切又再度恢复平静,风恻恻,凄凄历历。

    片刻之后,一个着青衣瓷娃般的小女孩,手里拿着一杆长柄扫把忽然出现在了潭边。看着张老和华胥氏消失的方向,小手擦了一把眼泪,转朝着来时的方向飞奔而去。几个腾跃之后,消失在了那茫茫沼泽之中。

    (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魔剑逆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