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风云会海战帮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刀子鱼 书名:魔剑逆鳞
    旗幡招展,彩带飘飘,人声鼎沸,熙熙攘攘。

    因为拍卖会的缘故,走在黑木桨大街上的人群比往里多了不止一倍。只不过在艳阳之下,午后的北海城显得有点慵懒。那些阁楼上的舞姬和歌女们都半眯着眼,伏在窗栏上,望着来来往往的人群,没有了招呼的兴致。

    如此多的人从世界各地涌入北海城,让所有的客栈旅店红楼酒馆都人满为患。在那些掌柜地头蛇赚得满盆满钵的时候,却苦了做工打杂的伙计和接人待物的歌女们。

    没没夜的花天酒地歌舞升平,就是铁打的人都会有累的时候。只是纵然心疲惫,为了活计,为了不被打骂,她们依然要强打着精神,随时随地保持着虚假的笑容。

    诗云:十月北海繁似锦,无一不欢娱。昨夜琴声犹在,今复又弄舞。秋风萧瑟枕边暖,琵琶弦上说相思。前烛台蜡挥尽,梦醒独凭月阑珊。拟把疏怨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只缘游子真短,朝出楼阁还路人。

    无心顾及那些街头的虚荣繁华,杨瑞将子藏在一件黑色斗篷之下快速穿过几条街道,按着魔蝎老人归辛海在那尸体手中留下的字条准时来到巨人之肋酒馆,寻了处不起眼的角落坐下。

    酒馆里人影灼灼,把酒杯盏,与往一样,着实闹无比。随意点了杯葡萄原汁,少年的眼光在这火光栋栋的地窖里来回扫动,仔细搜寻着那驼背的影。

    没过多久。果然在入口处看到了那驼背秃顶,一脸翳的魔蝎老人。少年刚想上前打招呼,却看到在其后跟着数位陌生的劲装武者,立即又坐了回去继续观察。

    那些人看来与魔蝎老人同路,而且都带着家伙。一个个目光炯炯,凶气外露,体格健硕,步履轻盈。显然都有些底子,东张西望地好像在找什么人。

    “莫不是在找我吧?”少年自语,不知道那魔蝎老人在搞些什么名堂。

    那伙人在入口处望了一会,开始分散开来,拿着手上一个画像,四下搜寻。少年撇了一眼那画像上的人物,好家伙。那不是自己是谁?敢归辛海那家伙将自己约在这里,是带人来抓他来了!

    少年内心一阵暴怒,刚在思考着对策,不过转头又想,不说那魔蝎老人没胆子,就说他现在有求于我,也不至于会这么落井下石吧。这其中必有隐

    “也许正是因为这事背后的辛密。让魔蝎老人一直到现在才肯露面。”

    想到这里,少年静下心来,仔细观察那唯一没有动作的魔蝎老人。只见他脸上挂着翳的笑容,靠在入口处的一面墙边看了一会,径直找了张桌子坐下。

    将那些正在找人的同伴都招呼了过去,叫酒保上了酒菜,开始喝将起来。没一会,那些劲装武者一个个好似喝昏了头,开始在那里胡言乱语,东抓西挠。好像是陷在了醉梦中一样。

    魔蝎老人见到时机成熟,又点了两桶朗姆酒摆在了桌子上,自己闪离了酒桌,往茅房那绕了一圈又折了回来。回来的时候在其上也是披了一件黑色斗篷,归辛海并没有走向同伴的酒桌,而是直接向着少年这边走了过来!

    少年大吃一惊,不知这魔蝎老人如何对自己的位置这般清楚,不过并未惊慌失措。静静地坐在角落,看着归辛海悄悄地坐到了自己近旁。

    “嘿嘿,鸣蛇小哥别来无恙?”魔蝎老人小声地说道。

    “归老,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少年好奇的反问道。

    那魔蝎老人闻言得意的一笑。从袖子里放出了一只青黑色的小毒蝎,说道:“这是我用特殊毒药饲养的蝎子,对那毒药的气味最为敏感。。。”

    “你在那字条上涂了毒药!?”少年恍然大悟的说道,心想这魔蝎老人果然够小心,也亏得自己百毒不侵,这要是别人碰了那张字条,一定会中毒亡。

    魔蝎老人点了点头,继续说道:“我时间不多,长话短说,你让我找的慕姗姗和宫清儿已经有了消息,而且我也知道是什么人在和你争抢那破铜片,并杀了孙老头。”

    “是谁?”少年问道。

    “你刚到北海城不久,也许并不知道那万金商会虽然掌握着北海城的大半产业,但是这黑街却是海战帮的地盘。”魔蝎老人左右四顾,见到没人注意,小声的说道。

    “海战帮?没听说过。。。”少年喝了一口葡萄原汁,无奈地说道。对于一个刚才荒漠中走出来的少年来说,这世界上的帮派势力他知道的可真不多。

    “啧啧,这海战帮是元苍界里著名的黑道组织风云会的一个分支。这风云会的实力不比万金商会要差多少,不过都是靠着强盗勾当所打拼出来的基业。”魔蝎老人翳地一笑,解释道。

    “海战帮的手下在北海城赌博放债,强买强卖,坑蒙拐骗,贩卖人口无恶不作。在这黑木桨大街上,除了这间巨人之肋酒馆,其余的红楼和酒肆都得给他们交保护费。”

    “那海战帮的头头叫做柘一平,人称夺命三刀。据说早年在北海城中抢地盘的时候没人能逃得过他的三招刀法,只有那许天九和他匆匆有过一战,不分胜负。”

    “后来万金商会凭借强大的财力和关系收购了北海城的大部分产业,而那海战帮也是牢牢地控制着黑街的势力,两边井水不犯河水,这些年来倒也相安无事。”

    少年静静地听着,心想这魔蝎老人知道的可真不少,看来他早年也没少在这黑街里混,指着远处与其同来的几位劲装武者说道:“那几位武者。。。”

    “嘿嘿,他们正是那海战帮的人。不过现在归我管辖。”魔蝎老人笑着,翳地说道:“这会他们都被我下了药,不必担心。”

    “那你。。。”少年对此有点不解。

    魔蝎老人看着少年那样子,摸了把胡子解释道:“早年我帮柘一平解决了一些对头,让他坐上了今天的位置,所以他对我还算客气,嘿嘿。”

    “你这段时间都去了哪?”少年问道。

    “我这不是在查慕姗姗和宫清儿的事嘛。”魔蝎老人说道:“不过柘一平生多疑,要取得他的信任。我前段时间出城去免费帮他办了点事。”

    “是你帮他们杀了孙老头!?”少年忽然眸中一闪,盯着魔蝎老人问道。

    魔蝎老人一直对这少年心存惧意,闻言一惊,连忙摇了摇头说道:“我办事回来的时候刚巧碰上那孙老头已经被他们严刑致死,后来问清缘由,知道此事与你有关,所以想了个法子将其尸首送到了万金商会鸣蛇小哥所住的那个别院。”

    “那你出去办了些什么事?”少年好奇地追问。

    “啧啧。让我去干的事除了下毒杀人还能是什么。”魔蝎老人有点陶醉的说道:“你要是感兴趣的话,留待往后我慢慢说给你听。不过现在还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咳。。。不必了。。。”少年干咳一声,也是觉得自己问得有点多了,回到正题上问道:“慕姗姗和宫清儿现在何处?”

    “嗯,她们原来是被宫卫航寄放在这的人质。现在宫卫航人被我们给杀了,那柘一平见色起心,背信弃义。打算将她们洗刷干净在这次的暗黑拍卖会上给卖了,大赚一笔!”魔蝎老人说道。

    “另外,我听说你需要的那些铜片,柘一平千方百计地找来也是为了在那拍卖会上和与之有关的一条信息一起拍卖。我这次找机会出来就是想和你说说这事。”

    少年听闻微笑地点了点头道:“如此说来倒是有趣,那暗黑拍卖会将在何时举行?”

    魔蝎老人答道:“为了利益最大化,海战帮将暗黑拍卖会安排在了万金商会拍卖会的前三天,也就是明举行!”

    “这么快!”少年惊道,这半个多月中他潜心修炼,倒是差点把那时间给忘了,仓促之中却是难以对付那躲藏在暗处的海战帮。

    “嘿嘿。小哥莫慌。”魔蝎老人翳地笑着说道:“此事我早有安排,明你到黑街的万花楼出示这个令牌,自会有人带你进入暗黑拍卖会的会场。”

    说着魔蝎老人将一褐色令牌悄悄地交到了少年手中。那归辛海早已将这令牌的原来主人给毒死不题。少年心想如果不是内行人,谁会想到那暗黑拍卖会是在一红楼里举行?

    要比起手段毒辣,那些海战帮的人估计没一个是这魔蝎老人的对手。真可谓是一物降一物,以毒攻毒,躲藏在暗处的老鼠还得要这老毒蝎来帮忙解决!

    想着想着,少年忽然想到一事。侧问道:“柘一平与其手下那里有我的画像,进去之后该当如何?”

    魔蝎老人嘿嘿一笑说道:“那暗黑拍卖会的规矩,认牌不认人。与会之人可以不必表露自己的份,你就是蒙着面也不会有人来检查。到时只要出得起价钱,自然可以将拍品拿走。”

    接着又将一封书信交到少年手里说道:“为了保险行事,这次得依靠诗禅的关系向万金商会借点人马。你回去之后,速速找到许天九将此信与他看,到时我们里应外合,将那拍卖会给劫了!”

    少年表面不露声色,内心却道这魔蝎老人果然狠毒,居然想黑吃黑!

    幸得这老毒物是在为自己做事,不然还真是有得他头疼的时候。

    不过少年对归辛海的计划颇为欣赏,将书信和令牌收好,嘴角微扬,嘻嘻一笑说道:“好,这回我们就来个一锅端!”

    (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重要声明:小说《魔剑逆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