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武斗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刀子鱼 书名:魔剑逆鳞
    “你的挑战我接了!”

    此话一出,除了小玄女和小白之外,在场之人无不哗然。人们不断地四下里询问,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因为这两个境界的差别可以说是天渊之别,那少年看起来不傻呀?

    许天九愕然地望着少年,虽然他从小姐那里听说了一些这位少年的本事,但毕竟不是亲眼所见,对于他敢在聚气境独自接下元丹境高手的挑战,这份胆量,在佩服的同时也是颇感意外。

    而杨平等人则是急的乱了阵脚。本来有许天九护着,这事绝对可以平安揭过,可是这小侄子竟然这般不懂得轻重,把自己送到了别人的枪口上。这比武的事关乎自实力,可与你后的势力无关。

    最高兴的当属那吴有道。

    原以为这次的计划肯定失败,而且搞不好还得被人整治一番,可没想到那少年却傻傻的自己将脸凑过来让他打。这简直让他有种不太真实的感觉,赶紧问了一句:“你说真的?”

    “真的,当然是真的。”少年笑嘻嘻地说道:“不过,我有一条件。”

    “你说!”吴有道说道,生怕少年反悔。

    “我输了将那铜片留下。。。”少年看向大汉的眸里闪过一丝狡黠,说道:“你要是输了嘛,得跟我说说这铜片的来历。”

    吴有道一听,脸色一变,那额头上当即流下了一滴冷汗,心说这少年的感觉好生敏锐。可嘴上却道:“我也不知这铜片什么来历。”

    “你既然不知,那这场比试就此作罢,反正我拿着这铜片迟早也能查得出来。”少年摊摊手,不以为然的说着就要转离去。

    杨平等人见到少年转回来,长出了一口气,那悬着的心终于是放了下来。

    “等等!”

    那大汉犹豫了一会,突然又举起大手大声喊道。

    “怎样?”

    少年止住步伐,转又回到了大汉前问道。

    “咳。。。”大汉干咳了一声,压低声音说道:“我确实知道一些关于这铜片的事,如果你赢得了我。告诉你也无妨。不过。到时你可不许找天九哥压我!”

    “这个自然。”少年笑着说道。

    “好!你放心,待会我不会取你命的,哈哈!”大汉闻言哈哈大笑,觉得胜券在握。对少年拱了拱手说道:“走吧。这跳蚤市场的武斗场就在旁边!”

    “嘿嘿。彼此彼此。”少年笑着还礼,跟着大汉走了过去。

    小玄女和小白见状赶紧跃上了银凯尸王的肩膀,走在了少年左右。两人望着那大汉的背影。小声的议论着,咯咯直笑,也不知在说些什么。

    许天九举手一挥,那些护卫们立即站出了一条道,分开众人,让吴有道和少年去往武斗场,而自己则是领着杨平和杨家护卫等人跟在了后面。

    杨平无奈,料想那大汉也不敢当着许天九的面下手太重,只希望杨瑞能够从失败中接受教训。谁个年少的时候不是一血气?不过那也得看清楚对面站的是谁,不然只有吃亏挨打。

    “哎,打起来啦,打起来啦!”

    站在一旁看闹的人群顿时喧哗起来,一传十十传百,一下子吸引了无数人赶往跳蚤市场旁边的武斗场,就连一些摊主都暂时收了摊位,要去看看这百年来最不对称的一场对决。

    武斗场里座无虚席,少少也有七八万人,这还算是北海城里较为小型的一个场馆。在场馆的空中悬浮着一个巨大的水晶球,那是保护这个地方的符阵阵眼,同时可以反映出比赛的实况,让馆里馆外的人都能看得清楚。

    此时,在那方圆两百余丈的武斗台上,吴有道和杨瑞已经面对面站在了那里。

    “哎,下注了哎,下注了!”

    这时开始有人在观众席上兜售赌注,忙得不亦乐乎。

    “什么盘面?”有人问道。

    “一比一千,怎么样,要是够胆压那少年说不定能赚上一把。”来人熟练的作答,引着众人投向概率较低的一方,因为这样庄家才会赚更多的钱。

    “嘿,你当我是傻子,鬼才会投那聚气境的小子,给我买一百两银子吴有道!”

    众人在纷乱的嘈杂声和笑骂声中纷纷下注,当然,几乎所有的人都投了吴有道赢,因为他们都不是傻子。实力这么悬殊的比试结果非常明显,众人更多的只是想看一份闹。

    在一方高台雅座上,许天九领着小玄女和杨平等人找位置坐定,急切地望着台上两人,都为那少年捏了一把汗。

    “小少爷平常从不冒头,不知这次怎么会这么冲动,可别出了什么叉子。”杨家卢护卫在旁着急的说道。

    “是啊,就算是我等都上了也未必是那元丹境大汉的对手,现在只望他别把少爷伤的太重,不然回去我们都少不了受到责罚。”张护卫也是无可奈何的搓着手。

    他们都是杨瑞爷爷亲手培养起来的心腹护卫,从小看着这小少爷长大。而且因为杨瑞没什么架子的缘故,与他们混的很熟,所以自然不希望他受到任何的伤害。

    杨平看着这样的场面,黑着个脸站在一旁,后悔自己刚才没把那不懂事的小侄子给拉住。认识万金商会不代表他自己就能和高手比拼了,这若是出了什么差错,可怎么回去和他爷爷交代?

    而小玄女则是踢着小脚丫,抱着小白,饶有兴致的看着这闹的景象。她可是好久没见过这么多人了,眼睛眨呀眨的东张西望。忽然伸手将一个正在兜售赌注的票贩子给抓了过来,问道:“你们在做什么?”

    那票贩子见这小姑娘力大。而且又是和许天九一道,不敢得罪,乖乖地说道:“这是在下注赌输赢,一赔一千,你要不也下一注?”

    小玄女想了想,在上掏了半天也没找到银子,从手上解下那杨瑞给她买的手链递了过去说道:“帮我也买一注!”

    那票贩子被小玄女逗得没办法,随手撕了一张赌注交给小玄女,转就想走,却又被抓了回去。

    小玄女晃着那小瓷手将赌注又递了回来。眼睛明晃晃的摇着头说道:“你给错了。我是要赌那少年赢。”

    票贩子被这小女孩给逗乐了,心想果然还是个小孩子啥都不懂,在胡乱下注玩呢。连忙换了张赌注递过去,说道:“给你。输了可不许哭闹。”

    小玄女美滋滋地收好那赌注。又天真地向着那已经走出几步的票贩子招手喊道:“比完别忘了还我手链!”

    那票贩子被逗得差点一个踉跄摔倒。回头朝着小女孩点了点头,那意思是我记着了,偷笑了一声。转继续向周围人群兜售赌注。

    小玄女举起那张赌注仔细的看着,十两银子,一赔一千,满意的点了点头,自言自语道:“小杨瑞,你可别输哦!”

    武斗台上,吴有道歪了歪脖子,扭了扭手,故作大家的说道:“我也不欺负你,你可以挑件兵器,我空手对你怎样?”

    这吴有道小聪明倒是不少,又想占人便宜,又想面子上好看。心里盘算着,以这少年聚气境的实力,连元力都无法运用,也不懂什么武技,就算是空手也是稳胜。

    可少年却摇了摇头说道:“对付你还用不着兵器,你有什么招就尽管使出来吧,别说我没给你机会。”

    只见那大汉忽然仰头大笑,被少年给逗乐了,心说这小孩是来玩的吧,本事没多少,口气倒是不小。自大的家伙他不是没见过,只是没见过这么绝品的。

    “好!那我就给你个痛快!”吴有道低下头,摆出架势。

    别看这大汉蛮横无理,也是有着一定的本钱,这从他的架势上就可以看出来。虽说嘴上轻松,但因为多年对敌的习惯,即使是面对一个少年也绝不含糊。

    吴有道常年在黑街混混,结交的都是些下九流的人物,一年到头好事没几件,坏事却做了不少。所以不像许天九那样坐到了护卫统领的位置,受到商会的扶持,靠着自己的打拼能有今天这样的实力,在这北海城也算是拔尖的人物。

    打小在黑街上混,架可打了不少,这一招关公跨马娴熟无比,让人丝毫找不出破绽,虽然算不上什么武技,但也是可攻可守稳稳当当。只见他跨步向前一拳冲出,势厚气足,虎虎生风,颇有大家风范!

    对付一个聚气境的小子,他当然没有动用元力,心想凭着自己元丹境的体魄,这样着实的一拳也得把他打趴下,就怕打瘸打死咯,对许天九那边不好交代。

    少年见状摇了摇头,步伐轻移,堪堪避过那一拳,不过衣袖却是被撕开了一道口子,让场边众人一阵哗然。大家都觉得那少年的运气不错,居然能够闪开那一拳。

    不过吴有道经验丰富,一招不中仍有后手,稳步前踏又是一拳,同时脚下一撩,要阻断其退路。可是,这一招却又被少年再次轻轻避过。

    这回就连场上的观众都能看得出来,少年的腿脚速度不错,每次都是依靠自己的力量和经验避开攻击,绝非运气!

    杨平等人在雅座上看着,却是丝毫不敢放松,因为比武可不是这样一味躲避就可以了事的。而且他们都看得出来,吴有道在此时还未动用任何的法和武技,少年的处境依然凶险无比。

    果然,连出数招都被少年避过,这让吴有道甚是恼火,让这么多人看着自己被这聚气境的少年带着满场跑可不行。于是忽然展开法,瞬间追上了少年,一个鞭腿扫了上去!

    啪!

    少年躲闪不及,只有双手交叉挡在前,生生吃了大汉这一招,在高台上划出了足有十丈远,那袖袍被寸寸撕裂!

    众人都站了起来,要看那少年的下场,都以为这打斗就这样结束了。只不过一个个都不可思议的睁大了眼睛,因为他们看到台上的少年撕掉那破碎的袖袍,拍了拍上的灰尘,好像什么事没有!

    要知道那大汉可是在最后展开了法,这样一腿的冲击力犹如万斤巨石落下,别说是一个聚气境的少年,就是一位药境的武者都要被打趴下。可是那少年却偏偏连子都没倒下,拔的立在当场。

    “一定是吴有道碍着天九哥的面子,在最后收了力。”众人议论纷纷,都认为是那大汉在放水,不敢下手过重的缘故。

    雅座上的杨平和众护卫那高悬的心又稍微放下了一点,转头望了望那正在认真观察着比赛的许天九。心想,这大汉已经给足面子了,再比下去不知会怎么样?

    只有在场上的吴有道自己明白,事实并不是大众所想的那样。方才的那一腿他可丝毫没有收力,而是借着法的惯实打实的砸了上去,可是感觉就像是踢到了一块钢板上,现在小腿上还有点发麻。

    “一定是这小子上穿有宝甲。”

    吃惊过后,吴有道也是冷静的分析了一下,喃喃自语。心说,怪不得那小子这么嚣张,原来是宝贝防

    这里任谁也想不到,少年在沙漠中接受了鸣蛇的传承,又在妘王城东方天柱上借助五彩晶石修炼了数月,再加上地底妘希神中金光洞内的莲花池炼体,那体魄与神门境武者相当,两手一挥可抵百万斤巨力,那一腿与轻轻拍一下感觉无异。

    “这一腿太轻了,你还是不行啊!”少年悠悠地向着大汉走了过来,脸上带着俊逸的笑容说道:“再给你一次机会,有什么绝招就使出来吧!”

    “哼!别以为上穿着宝甲就可以弥补我们之间的实力差距,今天我就教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做真正的武技!”大汉也不想在这里多花时间,大喝一声,释放出元丹境的威势。

    那些离得近的观众均是感到气血一滞,被那气势压得口发闷,心里不吃惊的想到,这吴有道是吃错药了吧,竟然要对那少年动真格的?

    而在雅座上的杨家众人唰地一下子站了起来,想要立刻下去营救杨瑞,却被许九天给拦了下来,说道:“杨二爷请勿莽撞,这北海城有北海城的规矩,任何人不得干涉他人比武,否则会被即刻请出城。我看杨兄弟似还有余力,我们再看看。”

    听得许天九这么说,众人也只能再次坐下,只是那心可是提到了嗓子眼上,目不转睛地注视着那场上的少年。

    少年从容地站在高台上,俊逸的脸上带着一丝笑意,一双幽黑的眸子深邃而浩瀚,好似蕴含着点点繁星,平静地注视着那正在发力蓄势的大汉,好像丝毫没有受到对方气势的影响。

    下一刻,武斗场内的元气突然变得暴动起来,向着吴有道上汇聚,在其前凝聚出了一只猛虎的形象。吴有道大喝一声,双手虎爪随用力扑出。

    “虎形.猛虎下山!”

    只见那元力凝聚的猛虎应声一跃,瞬间化作一只小山样的褐色虎爪拍向了场中的少年!

    (毕竟不知武斗的结果如何,且听下回分解。)(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魔剑逆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