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意外的收获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刀子鱼 书名:魔剑逆鳞
    通道打开,少年想都不想就跨了进去,能够推开那沉重的墙体,也就是说后面不会再有什么符文制。

    这一步看似简单,但是如果没有少年那特殊的眼力,没有那双手几十万斤的巨力,想要发现并且进入到这里,简直比从海滩上捡到一粒珍珠的几率还要小。

    魔蝎老人紧随其后,心中的震惊无以复加,对少年简直是敬佩得五体投地。就连他这样眼光毒辣的老江湖都没有看出任何迹象,这少年却生生地在房间的尽头辟出了一条道路。

    看来奇遇并非偶然,需要有心人去发现和挖掘。再大的机缘也需要有所准备,才能将其抓住。

    轰!

    走进通道,两人听到了后墙壁再次合上的声音。通道两旁的水晶灯亮了起来,现出了通道尽头处的一个房间入口。

    快速走过这不太长的通道,少年轻轻推开了那房间的木门,这里居然是一间宽敞的休息室。

    中央一张的宽大的木桌上凌乱地摆放着各种器物文档,墙壁靠着两排书架,上面摆满了各种卷轴和书籍,书架旁是一张老旧的木,上面放着用兽皮做成的毯子。

    这间休息室的主人看来并不太喜欢别人打扰,所以将休息室安在了这里,而且从这里的规格来看,能享受这样待遇的人,极有可能就是这药的主人。

    这间密室似乎没有其他的人知道,因为仔细观察。这里应该和其主人离开时一样没有被动过,头上还放着一本半开的书,上面插着半截羽毛,就如刚刚放下的一样。

    这一切给人的印象是。房间的主人并没有收拾东西要离去的意思。然而不知道万年之前这妘王城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使得他一去不返。

    翻看那些书籍和卷轴,大多是些植物和异兽的图志,另外还有一些关于炼丹的古籍,这些知识让杨瑞感到十分好奇,其中有许多已经存在于木谷老人的记忆中,也有许多是连木谷老人都不知道的记载。

    最令少年感兴趣的是放在工作台上的一张地图,从这张地图的摆放方式上来看,这里的主人在离开前仍在对其进行研究。地图之上有用红色墨水画出的符文标志,只是并未注明这些地方的名称。

    少年思考着。这也许是一张古皇域的地图。因为木上的那本半开的古籍上。少年读到了一些关于这片诅咒之地的一些记载。

    不过,现在并不是仔细考究的时候,所以少年将地图和那本古籍一起收了起来。转来到书架前。少年咧嘴一笑,又以掠夺的方式将书架上的所有书籍和卷轴全部收走!

    现在正是他渴望知识的时候,因为出门在外,不知道什么时候需要到怎样的知识。有的时候,一条有用的信息也许就能为他取得先机,或者拜托困境。

    魔蝎老人看着少年掠夺书籍像掠夺金子一样,也是啧啧嘴,看来少年智慧是源于他对世界的好奇和对知识的无差别的豪夺。

    咦?

    在把书架即将掏空的时候,少年又有了新的发现。

    由于他并不是将书籍垃圾一样扔进指环,而是在大略的查看了内容过后分类放置。所以基本每本古书和卷轴都有经过他的手,其中一本旧书居然怎么塞也塞不进指环。

    少年眉头紧蹙,这还是他头一回遇到这样的事,并非是指环中没有位置,而是这本书在抗拒进入那个空间。

    来回的翻看这本老旧的记载着一些人物历史的古籍,少年终于在封底的一个夹层中找出了一枚金戒。正这是这枚看似普通的金戒,竟然对黑色指环中的空间表现出了异常的排斥!

    少年记得曾经听张老说过,这指环中的空间完全由精神力构筑,是个空白的世界。也许是天地造化,也许是创世之神构建,现在已不得而知。

    所知道的是,几乎所有空间宝器中的储藏位置都是从这一空白的世界中开辟出来的,不同境界的武者所开辟的范围不同。也就是说,不同宝器中的空间其实是相连的世界,只是彼此相隔而已。

    在这个世界中没有方向,无边无际,随便乱闯很可能永远迷失。其中的时间几乎静止,里边的一天相当于外界的一年。总之,那是一个奇妙而又未知的世界。

    少年也曾把其它具有空间力的宝器存放在里面,并未发现有任何问题。现在这金戒对指环中的空间如此抗拒,不知道是什么缘故?

    翻看了一下,金戒看上去着实普通,没有任何纹路或者符文隐文,如果不是想要放进那黑色指环中,杨瑞绝对不会认为它与普通金器有什么区别。

    这金戒要是放在市场上绝对不会引起任何注意,就连一个平民都能卖得起,而一个平民即使到死也不可能发现金戒的秘密,因为空间宝器并非是他们这个阶层能够触及的。

    不过世界上的事有时就是这么巧,如果杨瑞的手上没有空间指环,如果他们没有发现这处密室,如果他对那些书籍没有兴趣,那么一切都将是另外一个样子。

    可能密室的主人也是发现了这一特别之处,所以才会如此郑重地将它藏在这本古籍的夹层之中。也有可能,就连密室主人自己也不知道金戒的存在,这金戒连同古籍一起在时间的长河中流浪,偶然出现在了这里。

    不过不管怎样,现在被少年所发现,有了新的归宿。

    暂时看不出金戒其它特别的地方,少年也没有停在这里钻牛角尖,略为思索了一下便将其贴收在了怀中。

    在这期间,魔蝎老人也是找到了他所感兴趣的东西。自然都是跟毒物有关。两人又在房间里转了一圈,没有进一步的发现,便一同离开了这里。

    回到存放三阳丹的房间,发现这里已经被打扫过一遍。到处油光蹭亮,一尘不染。两人不汗颜,对视了一眼,还好他们早已把这里掏空,不然后悔都来不及。

    回到走廊上两人忽然听到有争吵声,立马巡声赶了过去。

    这里是药内堂尾端的一个大厅,一扇三丈高的木门横在众人面前,木门之上雕刻有古朴的花纹,受到强大的符阵保护。童轩、诗禅和仇四海他们,包括小玄女都已经来到了这里。

    由于此地的符阵过于强大。如果硬攻有可能会把整座药都给毁掉。所以大家最终决定等杨瑞过来再想办法进去。

    没想到。在无聊的时候,胡一栋他们几个四处闲逛,不小心触碰了大厅中的一道幕帘。落下一层灰土。一块脏兮兮的兽皮抹布正好掉到了胡一栋的脑门上,被他骂骂咧咧地随手扔到了地上,结果被眼尖的小玄女看到,引发了一场争吵。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死胖子又弄脏我的地板!

    少年与魔蝎老人还没进到大厅就听到了小玄女的大声嚷嚷,举着扫把正追着胡一栋在跑。

    的,他们几个都有份,怎么光追我呀!胡一栋边跑边叫,刚刚被小玄女抽了两股,感到无比冤屈。这小萝莉虽然暂时只有元丹境巅峰的实力,但力气可不小。

    你一定是主谋!另外刚才将这臭抹布扔地上的。你敢说不是你!

    小玄女不依不饶的追着,手里举着那块黑乎乎的兽皮抹布,气愤地说道:今天你得把这抹布给吃了,不然绝不善罢甘休!

    众人在一旁同地看着,没有一点办法,心想这小玄女发起飙来还真是可怕。不管她的实力如何,大家可不敢跟她真的动手,不提她的神秘份,那旁边还站着个银凯尸王呢。

    嗖!

    小玄女见一时追不上胡一栋,一鼓劲,将手上的抹布当作武器扔了出去。抹布上因为被附上了一层暗劲,变得十分坚硬,如果被砸到少不了头破血流。

    胡一栋突然感到后脑处有阵阵凉风,不敢大意,连忙抽出腰中的宝剑,回一撩,要将抹布上的力道给卸掉。结果抹布改变了方向,瞬间加速飞向了刚刚走进大堂的杨瑞!

    啪!

    少年一把抓住了飞来的抹布,不过仍然是被弄了一头的灰,而且手心发麻,那两人的力道加在一块确实不小。

    这是怎么回事!?

    少年瞪着小玄女问道,这里就数她声音最大。

    撇了一眼手中的兽皮抹布,暗暗觉得此物有点不凡,因为被两大高手这样来回的折腾居然没被撕碎。随手抖了抖放入了怀中,留待过后再研究。

    都是胖子的错,这抹布是他先扔的!

    小玄女看到了杨瑞灰头灰脸的样子,一阵心虚,躲到了诗禅的后,指着胡一栋嚷道。

    师叔祖,这个。。。胡一栋少年那狼狈样,也不敢辩驳,略显尴尬。

    哈哈,误会,一场误会。这时童轩他们见到这架打不成了,赶紧出来圆场。

    什么误会,那抹布。。。小玄女这时又想要追究,被杨瑞狠狠地敲了一脑袋,小瓷手摸着头,眼中挤出一滴眼泪。

    别提那抹布了,喏,这是给你的!

    不过接着小玄女的眼睛又笑成了两个弯月,因为少年将一个崭新的扫把递到了她的面前。

    药主人的收藏可谓五花八门,这个用凤凰木制作的扫把就是他们在密室中找到的,不但带着一股清香,而且还略带荧光,想来也是一件不俗的宝具。

    少年想到小玄女,顺手带了出来。

    嘿嘿,还是你对我最好,抹布的事就算了!小玄女拿着新扫把,不释手,马上又开始动手收拾大厅地面上落下的灰尘,暂时把胡一栋给抛在了脑后。

    大家这一趟可有收获?少年搞定小玄女后,拍去头上的灰尘,笑着向众人问道。

    呵呵,托杨兄弟的福。仇四海笑着说道。

    嗯。。。看着众人的表,少年知道大家均是各有收获,转头望向那扇大门,这里是。。。

    一路走来,这里的符文制最是厉害,我们猜测这里就是药用来炼制主药,同时也是存放珍贵金丹的地方。诗禅盈盈上前,将众人的想法给说了出来。

    如果强行进入,恐怕会损毁整座药,这样必然会对大门后的炼丹室造成影响,所以这里还得劳烦杨公子来解除制。

    好,我来试试!

    少年微微一笑,摩挲着脖子上的眼形挂坠,开始观察大门上的符阵。心中有点小小的期待,因为按照木谷老人的记忆,那枚真正的龙虎易筋益气丹的丹胚应该就在炼丹室中。

    (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重要声明:小说《魔剑逆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