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蛊族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刀子鱼 书名:魔剑逆鳞
    那个天仙境的武者就这样被我给宰了,连怎么死的都没弄明白,嘿嘿。归辛海沉浸在回忆当中,目光闪烁,显然对自己的这一次猎杀感到十分的满足。

    随即又叹了一口气道:不过那老家伙也是狡猾,居然用尽最后力量传回了一道精神影像,害得我这十年来被四处追杀,最后躲到了这西域沙漠。

    黄沙镇,双月客栈,此时外面已经天色大亮,大门打开不时有客人出入。经过了一个暴风血腥之夜,这个早晨来得异常的平静。商旅佣兵们在大厅里互相微笑着打着招呼,独行客们依旧在角落低调的喝着小酒,大家似乎都对那一群猎户的无故消失毫不知

    老板娘秦月盈,穿细绢白色上衣,靛蓝色绣花下裳,站在柜台边的和来往客商打着招呼。手里拿着条白色的纱布在柜台上扫来扫去,眼睛不时的撇看着二楼东边的厢房。轻轻哼了一声,朝着厨房里的虎子使了个眼色。不久,一人一驼便从后门离开了客栈朝着边境奔去。

    魏钟一行人依旧扮作商人的样子在大厅里坐着。玉面手赵佣从大门外走了进来,和老板娘打了声招呼径直走到了魏钟边,俯首与其耳语了几句。魏钟摆摆手让赵佣坐下,小酌了一口酒,也是不着声色的撇了一眼二楼东厢房。

    双月客栈二楼厢房,房门紧闭,窗口只开了一线,一丝阳光照在那斑斑血迹的木上,昏暗的房间里仍能嗅到一丝血腥。木的对面,一老一少正伫立对视。

    老头手脚被细细的锁链绑住,口插着一把发着鱼鳞白色淡光的匕首,少年浑是血,幽黑的眼眸,深邃而浩瀚,冷冷地看着那驼背秃顶的老头。

    说重点!杨瑞有点厌恶的说道。心想,这该死的王八羔子,要不是我成功炼化了万毒蝎王的晶,估计现在的下场就和那些佣兵差不多。

    归辛海低下头,目光流转,好像依旧沉浸在过去,脸上稍微恢复了点神气,嘴唇。

    嘿嘿,那鸣渊山天池中,实力堪比天仙境的妖兽蟒龙在十三年前就已经陨落!

    这个我大概也能猜到。。。杨瑞眼神淡漠,不耐烦地敲了敲插在老头心口的匕首。

    一阵剧烈的刺痛感让归辛海从回忆中回到现实,看着眼前这位煞星,想起了自己现在的处境,语气也是软了下来,呵呵,别急嘛,那王国的秘密就藏在天池深渊之底!

    那天我从一个王室成员的上搜出了一道国王的密旨和一截刻满符文的异兽指骨,具密函上记载,在上古大战之时,曾经有一神兽重伤逃至鸣渊山脉,在天池中坐化陨落,其骸骨和随所带的宝器都在那天池底部的秘藏之中。归辛海犹豫了一下还是将重点说了出来。

    当年五岳国开国之王秦牧宗得到消息,千里迢迢来到鸣渊山脉,本想取出秘藏,却不料遇到了守护在那里的蟒龙。双方大战三天三夜,各有胜负,直到最后达成和解。

    国王退出鸣渊山脉后便在此立国,并且订下十六岁少女出嫁前天池沐浴的习俗,其实不过是为了给蟒龙送点好处,顺便达到监视的目的。

    杨瑞听到这里心中一紧,暗骂那开国国王太过狠辣。对于这个习俗他当然知道,五岳国每一位超过十六岁的少女都要到天池中沐浴,如果此女并非处子便会成为蟒龙口中的美餐。

    谁知道那头畜生会不会因为嘴馋胡乱判断?想想自己的母亲十三年前就在那鸣渊山天池里泡过,如若当时被这蟒龙给吞咯,那岂不是也不会有我了!?

    嘿嘿,那蟒龙本来并不喜欢与人类相处,不过时间一长也是被那可口的香美得失去了戒心,不知道秦牧宗给自己下了。归辛海有点幸灾乐祸的继续说道。

    密函之中说,在蟒龙冲击神兽境界的时候必定灭亡,也不知秦牧宗用了什么法子,嘿嘿,大概不过是和老头我一样的毒招式。可这一等却是三百多年,想来那开国之王秦牧宗早已不在人世。

    这个秘密一直在王室内部流传,十三年前王室派出探险队,本想确定蟒龙陨落后就可以顺利起出秘藏。没想到,蟒龙冲关时引动天地异变,使得秘藏内封存的上古元气也是泄露了出来。蟒龙死后,众多的异兽会聚于此,都在打秘藏的主意,致使那里到现在还是一块凶地。

    归辛海讲道这里也是略为感叹,当初他不远万里来到五岳国鸣渊山脉,何尝不是为了得到池底的一样东西?可是,就连他也无法靠近天池半步。

    那密函和异兽指骨现在何处?杨瑞被勾起了好奇心,心里想着有机会定要去那鸣渊山闯闯。

    这个。。。归辛海狡猾地瞄了瞄口的匕首。

    这可不是什么公平交易,你也没得选择,要是被我看出刚才说的有半句谎言,嘿嘿,那下场你自己清楚。杨瑞一边笑嘻嘻地盯着归老头,一边又轻轻地把匕首往里按下去了几分。

    那笑容在归辛海看来没有半分温度,此时他真的后悔遇上了这么个心与年龄不符的小煞星,这心口上悬着把刀的感觉真是不好受。

    还有,你的那些宝贝,小爷我也都要了!杨瑞撇着嘴,噙着那毫无温度的微笑看着归老头,那样子就像是在等待着一个杀人的理由似的。虽然听起来有点贪心,但要是想起那生不如死的试毒之痛,这也只不过就算是收取了点利息而已。

    归辛海被看得背脊发凉,他能感觉得到,此时他只要说一个不字,那放在匕首上的手指马上就会按下去!

    唉,也罢,算我倒霉,不过那秘藏嘛。。。归辛海叹了口气,不过随即咬了咬牙说道:我不远万里的来到这五岳国,其实是为了天池底的一样东西,只有找到它,我才可以离开这穷乡僻壤。

    所以那天池底我必须要去一趟,除了那样东西,其余所有的东西老头我都可以拱手相让。你如果答应,就算我欠你个人。如果不答应,那你现在就杀了我好了!

    哦?杨瑞饶有兴趣的看着这突然变得倔强起来的老头说道:是什么东西,说来听听。

    归辛海看到杨瑞语气有得商量,马上继续说道:那池底陨落的乃是我蛊族的圣兽上古蟠龙,自从圣兽重伤陨落后,蛊族变得支离破碎,万年以来几乎绝迹。

    我曾经翻阅族里的古书,每次圣兽在陨落之后都会留下一卵,等待时机成熟再度破壳出世。只要得到圣兽留下的蛋卵,那么我们蛊族的复兴指可待!归辛海眼光火的述说着。

    上古蟠龙?蛊族?杨瑞边听边想,又是自己不知道的新事物,这世界所隐藏的知识和秘密还真是不少,另外还有母亲猝死、父亲出走的原因以及自己的世等等,要想走出沙漠去探寻那无边的世界,不赶紧提升实力是不行了。

    杨瑞现在虽然体质特殊,但其实力只不过是聚气境而已,异兽的血脉力量每次爆发都会给体造成损伤,不能常用。至于符阵,以他目前所掌握的阵法,只能在预先设计好的条件下应用,对于突发事件起不到太大的效果,想要在接下来的古城之争中讨到好处实属不易。

    眼前既然是各有所求,不如收了这免费的打手,也好作为自己的一大助力。

    只要你所言非虚,我可以答应去鸣渊山天池的时候带上你。杨瑞思虑了一会,抬头说道:不过,能否获得你想要的东西就要凭运气了,这个我可不敢保证!

    好好,只要有你这句话就行了!魔蝎老人松了口气,听到这句话也就是命保住了,而且自己的任务也是有了着落。

    别看他实力不错手段也不少,但经过十年前的那件事,王室在鸣渊山脉周围布下了重兵,层层设防,还四处悬赏捉拿,弄得他现在连这西域沙漠都不敢离开,更别提重返鸣渊山天池了。

    蛊族,是上古时代从属于古皇一族的一个原始部落,专门研究巫毒和蛊术。以蟠龙为圣兽,蛊族所崇拜的图腾就是蟠龙的样子。上古之战,蛊族随着古皇一族的消失而没落,而蟠龙的陨落则直接导致蛊族四分五裂,流离失所,渐至销声匿迹。

    归辛海与一些族人翻阅古籍,猜到蟠龙的陨落地点就在这鸣渊山脉,是以历尽千辛万苦,漂洋过海,不远万里的要去寻回圣兽的蛋卵。结果在海上遇难失散,最后只有他一人来到了五岳国。

    他有种感觉就是,眼前的这个看似年龄不大的少年,一定可以做到他无法完成的事。因为在蛊族里并不是以元气修炼来分阶级,而是以服毒和用毒的本事来衡量成就。

    比如他自己现在的摸样,就是常年与毒为伍所造成的结果。要完全不被毒物所影响,只有族里代代相传的大巫祝和圣女才能做到。是以,之前杨瑞那以服食毒药为乐的样子,着实是让他感到震撼了!

    (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谢谢。)

重要声明:小说《魔剑逆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