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元苍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刀子鱼 书名:魔剑逆鳞
    元苍界所在星球的体积大约是地球的百倍大,外围有一大一小两个卫星环绕,分为五个大陆四片海洋,其中山河湖泊、各种海域、岛屿、大小国家不计其数。元苍界中原始森林辽阔繁茂,自然空气中的元气充裕,孕育了众多体积庞大的天材地宝、妖灵神兽。

    人类王国素以强者实力为尊,虽然亦有保护弱小群体的国家体制,人数众多的团队或者军队通过阵法的应用甚至可以越级对抗那些强大的武者,但绝大部分的资源理依然为武力强盛者所占有,因为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那些军队或团队基本和无用的摆设没什么两样。

    一个家族或国家如果失去了那些顶尖高手的庇护,在这个世界中的地位和所能获得的利益绝对是一落千丈,甚至于沦为他族的奴隶或者彻底消亡。

    在这样的世界不论你出如何父母是谁,个人实力才是划分阶层的唯一标准,因为一切以实力获得,一切又以实力不足而失去。那些至高的强者连天地都为之臣服,与天地同寿,吞云吐雾,御风而行,反掌之间便可把一个国家轻易抹去,他们才是站在这世界顶端的存在。

    失去了家族认可的杨瑞如今只能在普通的练武场上修炼。这两天在完成生活技能的基础课程后,杨瑞都会来到这里加倍的努力练习聚气和一些基本的拳脚,他可不是这么容易便放弃之人。

    像这样的练武场在杨家有三处,全都位于距离练气之塔较远的外围庭院中,不过其中的元气仍然是比在城中其他普通的地方要多一些。

    普通练武场上的待遇与那后山的练气塔相比真是差得太远,虽然千丈宽的方形场地其实也不算小,但在那众多的人数面前依然只能用狭小来形容。在这普通的练武场上没有阶级贵之分,宗族嫡系、旁支甚至于家仆的子弟都可以来练习基本拳法和基本筑基,所以人数最多也最闹,经常有人为了争夺一个木桩而大打出手,边不断的有笑骂声传来。

    在这样的环境下依然有不少人努力的修炼着,因为如果能在十三岁之前成功晋入筑基第五层的运气境,那么就可以摆脱这个汗臭熏天令人讨厌的练武场去高级一点的练习场所修炼,可以得到更多的资源,更重要的是在家族中的地位也会有所提升。

    在元苍界中修炼元气在筑基分为九个阶段,其中第一层纳气境需要感应天地间的元气通过呼吸纳入体内;第二层聚气境需要将吸纳进体内的元气会聚在丹田,是个从无到有的过程;一般修炼到聚气境后期就可以内视观照得以观察丹田内的景象从而进入第三层的练气阶段;第四层化气境是将聚集在丹田的元气炼化成为自的元气,只有这样才能随心所控元气的运行;第五层运气境则是要能达到将元气自如的运送到体各个部分,使得进攻和防御有所增强。

    两脚与肩同宽平行站立,脚掌踏实地面膝盖微曲,松垮敛拔背。。。杨瑞一遍遍的暗自对照筑基聚气的步骤,手中结出一个手印逐渐进入了修炼的状态,虽然因为这练武场中的人数使得空间中的元气被摊薄了许多,但是杨瑞还是能清楚的感应到一丝丝的元气顺着鼻息逐渐地在丹田处会聚。

    只是不管吸纳了多少元气都无法使得丹田有充盈的感觉,就好像是小流入海波澜不惊。试着内视观察那丹田的变化,却如往常一样恍恍惚惚混沌一片。

    哟,这不是我们杨家的天才少年吗,怎么会在这里修炼呢,也不怕掉了份!?突然一句刻薄的话语打断了杨瑞的思路,从修炼的状态退出一看原来是比自己大一岁的堂兄杨广胜,正带着几个人站在练武场边上那古朴的廊道上,玩味的看着自己。

    此话一出,这练武场马上像炸开了锅,大家纷纷暂停各自的修炼围了过来,因为大部分人从小便听说过这天才之名却未曾见过其本人,不想这新来的小子居然就是那传说中的杨瑞?!

    杨瑞皱了皱眉,平静的望着前面的数人,这两天来他初到练武场,一直低调也没和什么人有过交谈,不想竟被人认了出来。

    这堂兄是杨瑞二伯的儿子,一直以来对于杨瑞那优厚的待遇都是十分的嫉妒,在族会上就是他老妈在背后怂恿二伯请出了那两位太上长老,看今天这况倒像是人家故意找上门来了。

    堂哥有事?杨瑞拍了拍衣角,看着杨广胜平静的说到,这默认式的回答顿时令得周围的人群一片哗然,哇!真的是他!一些女孩子不向前挤了挤,都想看看这天才的长相。

    杨广胜材比同龄人要高大一点,穿着青蓝色斜襟练功服,被杨瑞那深邃的眼神看得有点不自然的抓紧了腰间的长剑,上个月刚刚突破到筑基第五层的他本来已经去了较好的练武场修炼,前几天听父亲说了族会的决定,这次带着几个跟班就是专门来找杨瑞的麻烦,要让他在所有人面前出丑。

    我就是要让大家看看,谁才是杨家的天才,杨广胜心里想着,脸上却露出虚伪的笑容说:也没什么,就是听久了堂弟的名头想与你切磋一下而已。

    嘿嘿,这不是明摆着让杨瑞出丑吗?运气境已经可以开始修炼武技,现在却来找个聚气境的切磋。这么多年来这杨家上下乃至整个焦城,有哪个不知这杨瑞的事迹,不住在下边议论纷纷。

    你哪知道人家天才是不是有什么绝招啊,哈哈。

    笑什么,至少人家长得比你好,还有个厉害的老爸。

    哼!长得好有啥用,我才不要当小白脸。

    杨瑞似乎什么也没有听到一样,想了一会儿,突然转向着练武场外走去,堂哥我技不如人不是你的对手,你还是找别人切磋吧。

    你这无胆的小白脸,缩头乌龟,占着练气塔这么多年,今天就不敢跟我一战?杨广胜戏谑的说道,对这居高临下的感觉还受用。

    恩,我认输。杨瑞头也不回的说着,继续走出练武场。大家让开了一条道,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心说这小子可真能忍,今天这闹是看不成了。

    杨广胜涨红了脸咬了咬牙踏前一步,放大嗓门喊到,你个六个月出生的怪胎,也不知你娘是在哪里借的种,我们杨家可没你这么弱的血脉,你就是个野种!他今天非得着杨瑞和自己打一场,不然弄了这么大阵仗这脸往哪搁。

    你说什么!?杨瑞突然站住,愤怒的回过头,那气势让杨广胜小退了半步,声音小了点,不过还是咬着牙说了出来:我说你就是个野种!

    这杨瑞早产的事虽然大家都觉得奇怪,但有那鸣渊山天池的检验结果摆在那,而且家主杨烨亲自下了令,止杨家上下在任何地方议论此事,因为这不只是照顾杨瑞不受到伤害,更为重要的是关系到杨家的面子问题,所以现在杨广胜也是心虚,生怕刚才那嗓子被哪位家长听到。

    你知道如果有人说话不经过大脑,是要为他的话付出代价的。杨瑞可以忍受别人对自己的侮辱笑骂,却绝对不容忍任何人拿自己的母亲来说事。

    在杨瑞的记忆里母亲的上总是带着清香,那么舒服,那么温暖,对自己总是露出那会心的微笑,充满了慈

    自杨瑞出世后,在杨家虽然极少有人说起这个事,但六个月就生下个大胖娃任谁都觉得这里头有文章,所以每次看向杨瑞和他母亲的目光总是有着那么一点冷淡和讥讽,杨瑞的母亲默默地忍受着那些流言和冷眼,经常背地里悄悄落泪,幸亏父亲从军队历练回来后一直陪着母亲才让她脸上又恢复了幸福的笑容。但在杨瑞六岁那年的一个晚上母亲突然逝去,这让怎么也想不通的杨瑞很自然的把罪过归咎到了那些整天冷言冷语的族人头上。

    临终前母亲把杨瑞叫到头,亲手把一挂坠交到他手里,挂坠两端是两块刻有血色符文的白色晶体,中间是一颗幽黑色的珠体,整个看上去就像是一个眼睛。

    听母亲说那珠体是杨瑞出生时一起从肚子里带出来的东西,也许可以由此解开杨瑞出生之谜,至于那挂坠两端的符文是何人所做却没说。

    对于这东西杨瑞闲时反复研究了无数多次,就像死物一样毫无元气波动,也给爷爷看过,但是都无法看出其中有何奥妙,也许这就是一颗普通的黑珍珠。不过作为母亲的遗物,杨瑞一直把它放在边。

    父亲在母亲下葬的当晚就离开了焦城不知去向,幸亏爷爷对杨瑞愈加的疼,竭尽所能不让其受到一点伤害。那种已不是家族长辈对有为后辈的珍,而纯粹是一种自然的爷孙之。所以杨瑞从小除了爷爷和父亲外,对其他嫡系或旁支的亲属并没有什么感

    你的挑战我接了。摸着脖子上挂坠中的黑色珠子长了一口气,很快恢复平静的杨瑞一字一句的说道。

    好,很好!杨广胜大笑的走到了场地之中,他已经迫不及待的要教训一下这个狂妄的小子了!

    (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谢谢。)

重要声明:小说《魔剑逆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