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午后的回忆

    樱木与晴子是完全沉迷在买篮球鞋的乐趣当中,晴子是看见篮球鞋高兴,每一双篮球鞋在她眼里都是十分与众不同而且十分喜的,看来晴子在大猩猩队长赤木刚宪的熏陶下,对篮球是由衷的喜,而樱木则是看见晴子高兴的不得了,特别是和晴子这么近距离相处,就差手舞足蹈了。大楠他们显然成了碍眼的电灯泡,于是大楠和朋友二人组就走出店门出发去买冷饮了。话说这边附近还真是不怎么认识,就随便找找了,这么闹的地方肯定很容易就找到了,果然晃了一段路之后就找到了一家冷饮店。

    等大楠他们买完冷饮回来,路上三个人显然有些无聊,因而便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被樱木称为朋友一号的,也就是藤井突然问道:大楠同学,你和樱木同学没有传说中那么不好相处啊!

    传说当中,传说当中我们应该是怎么样子的?大楠对这个问题显然感觉很诧异。

    传说中当然是超凶的,整天打架斗殴,无所事事。据说在和光国中的‘五大害虫’,天天打架闹事,很危险的啊!特别是樱木花道,据说在和光国中还流传着红头发魔鬼的恐怖传说,好怕怕的!朋友二号松井突然不甘寂寞地插嘴道,显然这是个心直口快的人,不过说话也太直了吧,完全没感觉到自己所说的和光国中的五大害虫其中就有一只在自己边,还有一只最可怕的大害虫刚才还在一起,貌似离开都没有10分钟吧!这搞得大楠是一头黑线,有那么夸张,这哪是学生,简直比黑社会还黑社会,还是传说中级别的害虫。

    松井,你……在一旁的藤井显然显得很尴尬。大楠倒是没有很在意,毕竟这都是自己穿越以前樱木他们干的好事。呵呵!没那么夸张吧,樱木那个家伙没有那么厉害吧。

    谁说没有那么夸张!突然发觉藤井在不断拉她的袖子,拼命示意她不要乱说了,她这才发觉其中一个当事人就在眼前,松井连忙改口,不是,不是,我听说的,是没有那么危险了!不是,不是,我是说你们还蛮好相处的了,没有那么可怕了,不是‘害虫’,真的!真的!!!松井显然是越解释越解释不清的。

    这时,藤井连忙解释加转移话题。大楠同学,松井不是那个意思,那个,你和樱木同学是怎么认识的啊?怎么认识的,这!大楠完全不知道这些事,别人穿越什么的,貌似会接受前人的记忆的,好像大楠没有,也许是自己对《灌篮高手》的世界比较熟悉,所以也就没有在意。今天提到动画世界里没有的内容,一下子就傻眼了。

    突然,大楠感觉脑袋一阵要命的疼痛,仿佛脑子里有什么东西要苏醒了,或是什么东西破碎了,感觉一大团东西进入了脑子。好痛,真的是要老命的痛,可是这种痛却仿佛只是精神上的疼痛,体上却是没有什么感觉,感觉好像体不是自己的了,意识离开了体。

    陡然体却是自己开口了:樱木啊,和他认识,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还记得那是小学时我们就认识了。那时,我才刚上小学一年级,因为一头黄头发,与别人不一样,经常被同班同学嘲笑,而且小时候还比较瘦小,因而还被高年级的不良分子欺负。在那段时间,我一度不想去上学,真是不想回忆的回忆,唉!叹了口气,体在别人的控制下又接着说道:直到有一天遇到了樱木,我还记得那一天,我在回家的路上又被几个高年级的不良分子堵在了小巷子里。眼看又要被打了,我都准备好抱头蹲下被打了,我还记得当时的场景,那时我怕极了,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不想了,一心想着明天再也不要上学了。可是等我闭上眼睛蹲下时,突然听见一阵奔跑的声音,以及‘快闪闪,前面的,别当道,小爷急着回家!’然后就是碰碰啪啪的声音。等我张开眼睛好奇地张望时,却发现躺了一地的人,都是那些刚才想要欺负我的高中生,还有一个红头发冒着鼻血,满都是伤痕的跟我差不多大的小子正臭地叉着腰在得意洋洋。‘挡小爷的道,不知道回家晚了要挨揍的吗!’天知道他是怎么想的,难道回家晚了要挨揍,和人打架成这个样子回家不回挨揍吗?当时我除了害怕就是这个想法了,当然这个白痴又大条的家伙不用猜就知道是樱木花道那个家伙了。

    哈哈!!!仿佛有又想起了当时的场景,他竟然笑出声来,你知道这个白痴第一次和我说的话是什么吗?好像是在自言自语:樱木这个小子,竟然问我蹲在地上干什么,是内急还是肚子疼,难道掉钱了,我当然不好意思说是被人堵在巷子里了,借口就说是掉钱了,他还主动要求帮我找钱,不过希望见者有份,起码分一半。找了半天突然发现刚才他是急着回家,于是‘啊’的一声就起跑了,一会儿有急冲冲的跑回来一本正经的对我警告,不要跟别人说他又打架了,就说那伤痕是摔得,鼻血是打蚊子出来的。

    哈哈!!!你不知道这小子得有多大条,要有多大只蚊子才能叮出这么多血来。后来他又急冲冲地跑回家去了。第二天我打听到他原来就是隔壁班的樱木花道,一个喜欢打架,又喜欢作弄小女孩,却一见喜欢的女孩子就马上脸红的跟猴股似的,完全说不出话的红头发傻瓜。后来也许是因为都是奇异颜色头发还是他救了我一次的关系,我们不知不觉就成了好朋友,一起打架,一起逃学被抓。歇了一口气,仿佛是在回忆什么,又接着说:在后来就又加入了高宫望这个胖子,野间忠一郎这个未老先衰的怪蜀黍,当然还有水户洋平这个娘娘腔小白脸,小时候和别人不太一样总是会让小朋友觉得奇怪,就会嘲笑欺负你。呵呵呵!!!你知道,洋平现在可是有男子气概多了,小时候长得比现在卡哇伊多了,差点被樱木当成女孩子告白了。哈哈!!!一个胖子,一个怪蜀黍,一个小白脸,一个黄头发,一群被人嘲笑,被人欺负的小孩,却在一个红头发的带领下成了樱木军团,天天打架闹事。哈哈!!!真是有趣!

    大楠发现自己在笑,但是眼泪却从眼睛里流了出来,陡然间有人却在他的脑子里对我说:好好替我活下去,好好报答樱木那个白痴救我一次的恩,好好活……活……声音突然出现,又渐渐消失,越来越远,知道完全消失了,然后大楠的脑子里多了许多大楠雄二以前的记忆,也许刚才那个控制体的就是以前的那个大楠雄二,也就是那个莫名其妙被我占了体的倒霉鬼吧,那些话也算是他在这个世上留下的最后的遗言了,原来他与樱木这个家伙的友如此深厚,真是没有想到。

    虽然大楠不是很清楚自己为何会来到《灌篮高手》的世界里,也不清楚将来是否有一天自己会突然又回到原来的世界,如南柯一梦一般。但至少自己要好好活下去,不光为了自己,还为那个倒霉的家伙,或许这就是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吧!想到这里,大楠不有些自嘲,看来进了这个家伙的体,连格都有潜移默化的改变。大楠暗暗发誓,即使自己成不了一个篮球高手,但至少也要帮樱木成为一个灌篮高手,不只是因为以前我看电视时对这个家伙的喜欢,更为了完成那个大楠雄二的最后的愿望吧。

    想通了许多便不再那么迷茫,其实刚来这个世界是一种兴奋感,但是不久就是那种格格不入,因为这不是属于穿越过来的大楠的世界,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世界,总让人害怕与孤单,但随他去吧,好不容易来一次,过好每一天就是了,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了,看来大楠绝对是被原来的那个家伙的大条精神所感染了。不过陡然间大楠却觉得原来自己与这个世界的格格不入感再也不存在了,世界变得真实而美好,或许从今天开始,从这一刻开始,我才是真正的融入这个世界中去,成为一个全新的黄发小子大楠雄二。

    大楠同学,你怎么了?没事吧,怎么流眼泪了?藤井在一旁关切地问道,同时她显然也被大楠刚才的那番话有所感动,显得对大楠又更加亲切了几分。而松井也是大受感动,带着哭腔开口:大楠同学,我真是太感动了,原来你也有这样的故事,我真是看错你了,你真的没有那么坏,真是长得凶了点,是好虫,不是害虫,你小时候好可怜啊!呜呜呜!……

    看着她大受感动,就要把鼻涕眼泪往自己上抹的架势,大楠赶紧解释:没有,没有,刚刚不小心沙子吹进眼睛了,没事,快回去吧,要不冷饮就要化了。说完大楠不给她们机会追问,率先大步走回去了。

    美好的午后,美好的回忆,值得珍惜。

    (今天是重阳节哦,又是星期天,希望大家过得开心,可以给自己的亲人打个电话,特别是家里的老人,每逢佳节倍思亲,祝你们幸福!)

重要声明:小说《灌篮之我是大楠雄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