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回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段泊 书名:霉爱
    钓金龟顾此偏失彼.傍大款得陇还望蜀

    自莫中羞愧地从宋家逃出之后,心中总是不安和失落,甚至不敢见到gy方面的人。只要一看到gy,就会让他想起了那ri宋祖得妈妈和他的女朋友在门外,用惊异不解的眼神看着他们赤**地在上纠缠在一起的形。这不要说是件让世人不齿的事,就算是正当夫妻的这种事体让人眼见,也是叫人极为难堪。因此,他这几天一直潜心工作,不想他事,用以平复心中的不安羞惭。可是,宋祖得影子在他心中和眼前似是不住地转动。他的思想还是为他牵绊。他们还是用电话互诉衷肠,尽管宋祖得让父母已看管了起来。

    除了用心作他的化妆师工作外,他已不出外去玩了,为了让心中安静一些。可这天星期天,接到酒巴中的小帅哥小简的电话,求他帮忙为他化妆。要求是要他帮助化妆成一个美女,化妆费是不会少他的。小简也算是他在会所认识的朋友,长得很秀气可,如果化妆成女人,一定是天衣无缝。出去散散心也是好的,更何况有外快搞,他想。于是决定帮小简这个忙。他提了自己的化妆品,依言打了的士,顺着小简说的路线找到小简那儿。到了门口,他拨打了小简的电话后,小简就蹦跳了出来,拉着他就往里请,竺磊也笑着出来了。室内已有小简备待客人而特购的咖啡和果点。他们让莫中坐下休息喝茶,莫中坐下看到桌子上的茶点,笑着说:这么客气做什么?

    竺磊说:这回用你的巧夺天工的手艺,将小简变成一个无人能比的大美人。

    莫中面露艳羡之,调侃道:是不是你们要结婚了?

    哪儿的话啊?我不是这方面的人。竺磊不好意思地说。

    他啊,只会装!男人女人都不要,我看他大有可能是做和尚的料。我嘛,嫁给他,不饿死才怪呢。小简故意夸张地撇着嘴。

    但愿啊!就怕你so扰我!竺磊拍手笑道。

    想我so扰你,你可没这个艳福哦!小简翻着眼故作不屑地样子对竺磊说。

    莫中听他们如此说,笑道:我还当你们是一对儿呢。

    下辈子吧!小简笑道。

    下辈子我也不会接受你。竺磊也笑了。

    别争了,化个什么妆呢?配什么样的衣服?化妆必须要衣着搭配好,才有一种统一协调的美。莫中说。

    小简拿出了一件衣料并不贵重,却相当新款时髦黑白相间的连衣裙出来,贴在前摆了摆姿式说:看,化什么妆好?今晚我要去钓一位款爷,你要将我化得漂亮自然一点。

    尽我所能。莫中说着,就打开他化妆品,开始给小简着妆了。

    小简让竺磊帮他去买口香糖,竺磊去了街上一趟。他在街上转了一圈子回来后,却见屋子内没有了小简,只有莫中和一个很眼生的美女在屋内对镜谈妆。竺磊瞪了这女子半天,莫中和那女子都噗哧一笑,说:不认识了吧?才让竺磊明白这女子是化了妆的小简。竺磊对莫中的神奇的化妆术佩服不已,伸出大拇指连叫厉害!并说希望有一天也能学得这一手绝活。

    近夜时分,小简要去一家大酒店赴约,酒吧经理开了辆车子来。是他在报上登的征婚启事,已有一个看报动心而求婚者已预约见面。小简便是这位男子今夜要见面的美嫒佳偶。

    浓妆艳抹,一漂亮衣着的小简,宛然是从画中走下来的青chun曼妙的少女偶象。他和经理登车赶赴约会地点,那迷人的影,让竺磊叹服了莫中的化妆术。他和莫中谈起了化妆的技艺。

    竺磊问莫中,化妆有什么技巧。莫中说,一时说不清,还是要到培训班去学习一下。这时,莫中的电话响了起来,他说宋祖得要见他,于是辞别了竺磊,走了。

    小简的口香糖一直嚼到小车停到一家洒店门口才不嚼了,吐了出来,因为要下车。小车外面有一个女子和一位已近中年的男子,都彬彬有礼地向他们点头。酒吧经理先开了门出来,又打开车子门,腰变九十度角,说:美小姐请——小简带着微笑傲然地从车子中慢慢移动子走了下来。酒吧经理用手去扶,美小姐作了个阻拦的姿势后,又向那个陌生的中年男子矜持地点头微笑,笑容让人心醉。那女的忙向他介绍说:这就是朱先生,才从美国回来。美小姐点头说你好!那女人又向朱先生说:这就是美小姐。被介绍的两人,象征xing地客气地握了握手。

    朱先生双眼痴迷起来,看到了美小姐带一脸的清纯,笑中溢动着甜美,不觉心痒神迷,自认为是看到了一位天外飞仙。他手脚似乎乱了分寸,不知如何安放。介绍人心想,这朱先生在美国也见过大世面,想不到见了这美小姐就这幅样子;虽说心中有点看不起,但更多的是高兴。她说,追摹美小姐的人很多,但美小姐不是个很随便的人,她非得找个外藉的男朋友才嫁。说得朱先生心中更是乐不可支。他极力不让自己随便露出得意,怕对方感到他浅薄,只是作出很真诚地样子看着美小姐点点头后,很有礼貌地请他们进酒店去小坐。

    美小姐招呼了一下同去的酒巴经理,经理点头哈腰的跟在他的后面一同随着进去了。因为此时的经理是美小姐的跟班司机份了,而不是小简的顶头上司酒巴经理。

    那女子介绍人收了朱先生的介绍费后,就与酒吧经理先行告退,只留下了美小姐和朱先生在包厢内私聊。二人天南海北地聊了些话儿后,美小姐忽然不无遗憾地笑着对朱先生说:你看,这么忙出来,我也没有戴耳环和项链。我的手饰是很多,但都是我自己和我妈妈买的。你想,我一个女孩子竟戴自己买的手饰,岂不是太那个了?。美小姐的声音音se虽不美,但充满了柔和失落,让朱先生听了,心中为之一动。心想,如此美人,岂能不让人怜?能给她买些信物,是一种享受和自豪;这机会,当然是他朱先生才能争取到的。于是,笑着说:你喜欢什么样的手饰?

    美小姐却说:我妈给我的一只钻石戒指,我爸给我买的黄金项链,我嫌太俗了。要是白金的,我就喜欢!牛先生笑着说:这个还不容易吗?

    一两件手饰算不了什么,但这是的表示,心上人送的,意义就不同了。美小姐说出这话时,一脸的真诚和神往。他向他妩媚笑,脸上露出无限的深……

    小简回来时,已是下午了。他还是那美小姐的装束,手指上和脖胫上戴着朱先生给他买的定信物,兴冲冲地推门进来,不觉呆了一呆。他的老相好,那个港佬已坐在他的房间。

    港佬是位四十多岁的港人,长得也很有型,比起那个曾和大菊花相好的老男人韦胜蓝,又是另一种味道。老男人韦胜蓝,虽说年介四十了,xing感的样貌上竟还留有少年的清纯;而这个港佬竟没有让岁月变丑的脸上,总是緼露着成熟与和气。他那带着微笑和理解的眼神中,总是透晰着一种能洞悉一切的神光。

    他笑着问小简:嗬,这打扮了?小简转了一下子说:漂亮吗?他点点头。

    你以为我做什么去了呢?我和几个朋友去玩去了,男扮女装表演节目呢。小简目光闪烁、闪烁其词地说。香港佬听了笑了笑,抬头看了看他说:很好啊!仍是那种和气和理解的目光看着他。可小简内心深处已体会到港佬对他的怀疑。他不知怎样才能掩过让港佬怀疑的迹象。

    他问:你来时,竺磊在吗?

    在,还有一个化妆师也在。港佬淡然的回答,让小简脸上一红。他说:他们没有说过什么吧?

    没有。他们只是说有个客户来看你。其实也没有什么。港佬仍是微笑,很有休养的样子,不温不火。

    哦,其实我也只是应付一下而已。我心中的人只有你!小简边脱衣服边说。当他看到港佬在看他脖子上的白金项链时,脱衣服的手停在半空。

    他呆了呆,又笑着说:这是我戴着玩的,是假的。改天你给我买个真的好不好嘛,老公?

    看着以撒在掩盖什么的小简,港佬笑了笑,站起来拍拍他的肩头,点着头说:没什么!我要走了。他轻轻推开将子凑过来要他拥抱的不简,拿起自己背包就要往外走。

    你要干什么去?!一种不祥的预感在小简心中闪现,他看到要往外走的港佬,不由得脱口问道。他怕他走了,怕这个曾让他在同志圈中引为自豪的人离他而去了。再见!香港佬走了出去,丢下两个字。小简呆在那儿,脱下的女人衣束和假发丢在地上。他知道,他这个在金钱上给了他大量帮助的人,说不定马上有可能会与他分手了。小简有了他,衣着无忧,上班对小简来说已是一种娱乐和一种象征xing的事了。回来!他冲了出去,将他往回拉。我知道你知道了一切。我知道他们两个对你说了。其实我只你,出去勾人的事,本不是我愿的,是我们经理要我去帮他的。我并不喜欢那个姓朱的!我也没有和他有什么!我向你保证!小简恳求他回来,边拉边急切地说。

    我也没有说你有什么啊?我要出去有些事。港佬淡淡地说。

    求你了,好不好?我真的没有和人家有什么事啊?这项链是我自己买的,是真金的,也真是我自己买的。小简说。

    我没有问这些。只是有个人要找我。

    有没有搞错啊?你又有别人了?你说你我,怎么就和别人好了?他们是想你的钱啊!你听我说,你要是真我,就要相信我!一个人真一个人,一定会包容他的一切,包括他的错!你这样,说明你不我!

    你说的这些,我已听过了上百次了。你,你自己知道。港佬这时脸se已没有以前的和悦了,推开他的手,就往外走。小简感到无可挽回,在那儿呆呆地看着香港佬走了出去,就象看到一陀黄金滚到了别人的钱袋里去了。竺磊和莫中会对他说什么?小简猜测着。反正看况,就知港佬已洞悉一切;在他眼中,小简已是透明得如同玻璃清水了。他并不知道,在他和经理出门之际,他的老相好就从来了。事前没有对他讲,只想突如其来地出现,好给这个他的小乖乖一点惊喜。想学年青人样,来点特别浪漫的港佬,想不到的是竟碰到了让他如此心寒意冷的事。莫中和竺磊说他上秋云洒楼去了。他偷偷去看,竟见到小简男扮女装,和一个年龄与他相仿的人手拉手地亲

    小简和那个姓朱的相互吸引,浪漫之际,竟没有发现难过的港佬在一边看着他们。港佬悄悄地开车回到小简的租房,等他的解释。尽管貌似坦然的港佬,表面上装作无事,却看到小简一脸兴奋地回来的样子,又听他如此用慌言支吾他,心已冰凉了。他出来,开了车子,茫无目的地乱跑,好借此消除心中的烦恼。

    ri薄西楼,港佬的车子开到了公园。他在公园停车场下了车子,点上一支烟,吸了起来。他的心象他手中的烟,缠绵纷乱,且还有点失落悲伤。因要小解,就去了公园厕所。小解完毕,对镜整衣,却见后有几位男人向他看来,眼含chun。他知道这儿也有很多的gy。开车散心的那一会儿,他的心已让小简的伤害得几乎窒息。这会儿,荒凉的心让这几个人的眼神变得温润起来。他转和气地看了看边那些示好的男xing眼神,就走到了厕旁一张长椅子上坐下来。他边有几双眼睛投she过来。几张脸向着他作着微笑的关注。那些眼光包含着非常复杂的感,有好奇、惊喜、希冀、暧昧、讨好等等的味道在其内。无论有多么复杂的感中,都夹杂着投石问路的探索。他,象块肥,象只猎物,又象棵大树,让边一群寻求寻求保护的同xing恋心动着。因为他的气质和外型,让人一见就知是有钱的海外人。故此,吸引力超大。

    也许是吸引力太大了,反使人有yu近还远的心态,大多走近他都yu语还休。很多人在他不远处偷偷打听他的来历。一把筋笑对人们说:他哦,我见过的。他是我七妹的老公哦。你们别抢我七妹的老公哦。阿锁听了,故作不屑,但双眼马上对这港佬放起了电。这小简所谓的老公,接触到这双眼,马上浑被电得发麻。这双眼很迷人,这张脸很动人,他比起小简来,又是一种味道。男人尝鲜的心态,在同xing恋中显得更为突出。港佬对着阿锁笑了笑,阿锁作了个耍酷的动人的姿态,还了他一个勾魂的微笑。

    一把筋在阿锁耳边说道:帅哥,你又将一个大老板迷上了。那个胖老板和那个戴明望对他那么好,你还不够啊?长得帅,真是没办法。这多有钱的帅哥大老板都上你了!阿锁装作没有听到,只是双眼非常挑逗地瞅着这港佬。港佬对他笑了笑,他便凑过来,递上一支烟。对方丢下自己手中的烟,接过他递过来的烟,放在嘴上,凑过他打着火的火机,点着和香烟。阿锁的殷勤,打动了对方。港佬双眼望着阿锁,也没说话,只是用手在他肩上轻轻拍拍。阿锁很乖地依近他。他轻轻用手一拉,阿锁很默契地随着他一同上了车子。车子呜——的一声起动,向一家高级酒店轻驰而去。丢下了一把筋在那儿张口结舌、怅然若失,嫉妒得在心中恨骂不绝:死阿锁!有钱的都叫你抢尽了!有一个就想一个占一个!这个死pio客来之前,你却打电话那个老板,想钓那个。现在又搞走了这个!祝你得滋病死了才好!他不明白,为什么阿锁的生意这么好,为什么阿锁找的都是些大老板。这是他梦寐以求的事,可他达不到,而阿锁能做到。他真有些伤心失落。

    公园里想泡这位大款的人满怀的望成了泡影,不觉对阿锁也是恨骂不绝。黑寡妇说:前天有个老板给了阿锁好几千元呢。有什么了不起,再好也是一个mb,货!潘金莲听说阿锁又和人去了,心中真不是滋味,听黑寡妇骂心上人货,心想,骂他货的只能是我,你有什么资格骂,就脱口说道:你没人要罢?一把筋心中有病,当是骂他,听此也反骂道:你个货!人家不你和别人跑了,你还这么做什么?于是乎,三人大吵了起来……

    /;;/;

重要声明:小说《霉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