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回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段泊 书名:霉爱
    两船撞跌翻潘金莲.五虎劲醉死烂桃花

    将手机号写在厕所好钓仔的黑寡妇,曾钓到了一个让他大受伤害的男青年。这位既会做大壹又能做小零的男孩子是位长得很女气,打份得很张扬的帅哥,外号叫潘金莲。

    潘金莲妖媚的外型让他很有人气,到了这儿便大受欢迎。很快,他就谈上了一两个男朋友。一个是跳舞的南方仔,公园七仙女中的四姐——多红玫瑰,一个是会所型男,当红mb阿锁。

    红玫瑰虽说是七仙女中的四姐,与会所的大当家、二当家结拜过所谓的姐妹,但很少去蓝天会所,原因是他与阿锁不太对眼。阿锁曾迷住过他的过气老公安微仔,这让他心中很不平。且他大姐大菊花和三姐牡丹花当阿锁是镇所之宝,这更让他气不平,干脆不来会所了。

    潘金莲结识阿锁时,早就和红玫瑰有一腿,但他的两个人都彼此不知此事,都认为潘金莲只专他一个。潘金莲妖娆刁蛮,能言善骂。他脚踏两条船的事早就风闻公园,成为人们的闲聊的话题,也成为大家眼红的对象了。

    黑寡妇最先知着消息,为报与潘金莲初约见时,受他的羞辱之耻,就夸大其词地述说他们三角恋的新闻故事。他说,与阿锁在厕所中时,潘金莲的叫声又尖又大;他神秘地说,全都让他听到了。他笑,和红玫瑰开房时,红玫瑰前攻后攻,潘金莲都叫爽。他一本正径地说,全都让他看到了。

    消息象一阵风,很快就吹到了阿锁和红玫瑰的耳朵里;一个在公园中发闷,一个在会所中发呆。

    一ri傍晚七点半,在公园玩的潘金莲先后不到两分钟,接到两个电话。一个是红玫瑰打来的,另一个是阿锁的;都说晚上八点见。潘金莲都想错开时间独自相见,他两人俱不答应。一时着慌,潘金莲想溜之大吉。刚想溜时,迎面有人叫老婆;在不远处的树下站着阿锁,双眼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这时,后面又有人在叫老公,回头看去,却是红玫瑰一脸的无辜的样子,双眼满是怨毒地看着他。潘金莲站在两人中间的不远处,左右为难;往左看了看阿锁,有些难为似的叫了声哥哥,又回头往右看了看红玫瑰,心怯地叫了声姐姐。阿锁和红玫瑰不约而同地走近他,先是彼此隔着潘金莲,用眼角余光很傲慢、敌视地盯着对方,都铁青着脸,咬着牙,大似有不共戴天之仇。

    怎么了?你们?潘金莲先开了口,头左右来回地看着他们,一脸的茫然不解。阿锁和红玫瑰同时伸出手去,各拉着他的一只手问:他找你做什么?眼光又都排外地看了对方一眼。

    没有哇!只是路遇而已。潘金莲回答道,又来回晃着脑袋,脸往两边左右看了看。

    吃!阿锁和红玫瑰同时从口中作出了一个轻篾的表示。虽说二人示恶,平分秋se,当见好就收,可红玫瑰却更重彩地作了一个表示,狠狠地往地下呸了一口,手还拉着潘金莲不放。阿锁不与理睬,只用手轻轻捏了捏潘金莲的一只手,轻轻地放下。伸手从口袋中掏出支烟,很悠闲地点着了,抽了起来。

    跟我走!红玫瑰拉着潘金莲说。

    潘金莲让他拖走两步,回头看着不言不语,只用一双眼睛深而又执着看着他的阿锁,煞住脚步抽回手,说:做什么嘛?在这儿玩会儿不就得了?阿锁抽了口烟,深深地呼吸了一下,仰头向夜空,若有所思。这种形态,让人捉摸不透,大有让人感到若即若离的他仿佛受了伤。这神很具杀伤力,很容易俘虏一个人的心。过了一会儿,阿锁转过眼来凝视着潘金莲,脸上带着一股无法让人抗拒的神,似悲似喜,似称赏似埋怨。那眼神让人感到他极为冷静沉着,又让人感到他眼中有团熊熊燃烧的烈火,足可以将人烤焦。

    跟我走!红玫瑰又拉了他一下。他低着头说了声不。阿锁看到此,嘴角流露出一丝胜利者的微笑。红玫瑰感到很受伤,极力平静一下心说:你到底喜欢哪一个?

    潘金莲抬起头看了看阿锁,又看了看他,最后低下头去,轻声说:都喜欢!声音小得如同蚊子叫。

    郁闷!红玫瑰将t衫往腰上卷了卷,被压抑的绪让他浑不堪。

    你叫我叫么?红玫瑰问。

    大姐。潘金莲回答。

    叫他呢?

    大哥。

    仅仅是大哥吗?这时阿锁才开口说话。

    不叫你大哥,难道叫你哥哥吗?红玫瑰在心中鄙笑道。接着他立起耳朵听阿锁在说——

    我俩只是哥哥弟弟的话,那晚的事儿怎么说?阿锁说完,眼睨潘金莲,意味无穷。红玫瑰听了,象吃了一碗酸醋,两只愤愤地眼睛睥睨着阿锁,听他还有什么放。他一股怒气在,隐忍不发。阿锁说:我忘不了那晚你说的话,也不会忘记那个夜晚!他没有说那个夜晚和潘金莲做了些什么,只是在表达臆。红玫瑰心中被憋得发涨。阿锁的话,让他多疑的心,意会到他们曾经的夜晚是多么的不可告人。阿锁的这句话,让潘金莲心为之动,眼为之含。当红玫瑰偷眼看着潘金莲对何锁这句话的反应时,他的心象只快要爆炸的气球。他气呼呼的问:那晚你们做了什么?!

    没有做什么啊!潘金莲张开两手,作出无辜样子,你怎么啦?

    做了什么,关你什么事?我们开心。阿锁一脸的嘲讽神。这让红玫瑰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你使劲地推了一把潘金莲,怒气冲冲,疾言厉se地问:说!你们做什么了?

    为什么要对你说?阿锁故意火上加油。

    没做什么。潘金莲后退一步,柔声说,我只和哥哥在一起玩玩,什么也没有做。

    是吗?!玩什么呢?是不是玩上了啊!红玫瑰高声叫,一下子引来了许多围观的人。

    我没有,我和他只是兄弟。潘金莲辩解道。听他如此说,红玫瑰脸上怒气稍解,他有点得意地看着阿锁。阿锁却问潘金莲:那他是你的bf了?

    不,是我的好姐姐。潘金莲轻声说。

    说的好!我只是你的好姐姐。你说,你说你我,只跟着我过一辈子。别人你都不喜欢。你说,你心中都是只有我一个人,难道都是假话?!你既然只当我只是你的姐姐,为什么要和我上?!红玫瑰咆哮起来,全然不顾边已围观着一大堆人。

    阿锁心中得意,却故作受伤,他拉了拉潘金莲说:为什么要这样呢?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潘金莲不知如何回答阿锁和红玫瑰的问话。他本只想玩玩人家,展示一下自己的魅力,哪知脚踏两条船,也因之二位各有魅力而动起了他的真心。说实话,他并不想真的失去他们中任何一位。他电转心念,私想对策。如果他说,两个人都喜欢,惑者说两个人都不让他喜欢;说不得两个人都马上走了。这样没趣得紧!于是只作出天真的样子含糊其辞地说:我,我,我不知道。他仿佛是一个没有主见的小孩子,又似是一只迷途的羔羊,让人不忍心追究他的错。

    红玫瑰又问:你到底谁?

    我不知道。他还是这句话。

    连自己是不都不知道,你是傻子吗?红玫瑰说,你说,你是他还是我?你说出来,我就不怪你的。如果你他,我祝福你。我一点抱怨也没有。我会马上离开。如果你我,你现在就离开他。

    别这样说,好吗?我不知道怎样。潘金莲似乎茫然无措,一脸的无可奈何。见他的神,红玫瑰心想,他这时有可能真的是两头难舍,我若他,他定会作出让人心痛的选择。于是,他说:等你想好了对我说。潘金莲很乖很迷惘点点头。阿锁心想,戏做得真象,看我们谁会玩。如果我输给了你,我也算不得老江湖了。他不说话,只用一双挑动人心的电眼痴地望着潘金莲一言不发。

    你们又怎样,不又怎样?难道我们这样不是很好吗?难道我们这样就错了吗?你们都是我的好哥哥弟弟,好姐姐妹妹啊!潘金莲明是反过来安慰他们,实是对他们说,我们离还差一段距离,你们要努力追我啊。

    哦,四妹儿,是谁欺负了你啊?对二姐我说。在三个人处于难解的时候,冒出了一个人在拉着红玫瑰的手说。是一把筋来了。红玫瑰也不回答,只是恨恨的看着阿锁。阿锁不嗔不怒,不言不语,对眼前的他视而不见不见一般。他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对着一把筋微笑着挑动一下眼皮,算是打招哦。一把筋走了过来,拉着阿锁的手,笑着说:喔,大美男,怎么也有时间来公园玩儿了?他那个样儿还配称大美男?吃!红玫瑰听一把筋口中语气大有称赏阿锁帅,心中泛起了醋意,轻声地省了一句。一把筋拉着阿锁继续八婆着:你这么帅哥,抢了我四妹儿的老公啊?喔,我看看四妹儿的老公。吔,好美女哦!我四妹儿的老公怎么是个美人儿呢?姐妹cob,天打雷劈哦。他又走近潘金莲边,上下放肆地打量。一把筋感到这潘金莲长得大有不同——但见他有竺磊的风流,但竺磊没有他的风so;有小简的妩媚,但小简没有他的野xing。难怪个xing象好冲动的唐力的红玫瑰和天下第一mb阿锁都为之争风吃醋。

    一把筋笑说潘金莲不象是做人家老公的人,而是象一个准贤妻良母型的人。在旁看闹的黑寡妇笑了一下轻声说:他能做壹,也能做零。嘻!

    潘金莲极不友好地瞪了黑寡妇一眼;红玫瑰心中想,连黑寡妇都知道他是零点伍的,是不是他很滥的?阿锁不置可否地轻轻一笑。一把筋却动作极快地拉着他的手说:哦,是这样啊!我喜欢!说完又要动手动脚。阿锁和黑寡妇轻轻一笑,红玫瑰反恼道:二姐做什么啊?!

    一把筋笑着放了潘金莲,返过来拉着红玫瑰说:喔,四妹,我说着玩一下也不行么?还说我们是好姐妹呢。

    你得了吧!他本来就发,你们都要了去吧。红玫瑰赌气走开了。潘金莲叫了声玫瑰,一把筋叫了声四妹,却都没有留住他的脚步。转眼就不见了他的人影。黑寡妇在笑,他笑着看着潘金莲有些失望的脸;阿锁在笑,他笑看着红玫瑰离去了方向。别在这儿发呆了,快到会所去啊!今晚会所有好故事儿呢。五虎大战桃花哩。快去,不然会错过了好眼福。大家听了,就暂且放下心中的不快,齐往会所颠去。

    蓝天会所闹哄哄,来了很多的人。让会化妆的莫中给化得花枝招招的烂桃花坐在一个房间的上,边,黑压压地围着一堆人。烂桃花象要出阁的女孩子,那心中的幸福感无以言表。他边有五个新郎,就是在蓝天会所里被评出的五虎上将。个个磨拳擦掌,跃跃yu试,大有决战沙场,胜算在握的把握。

    烂桃花坐在那儿,听着边的人的玩笑的祝福,心中一阵喜悦一阵悲凉。他想起了他一直着的那个组长,那个作他,又在他上发泄的组长。早就进去了,别去想他。现在我有这多的男人啊!他沉醉在虚幻得如同网络的眼前现实中。他用眼打量着他的五个老公,今夜他就是他们的了。

    孔武有力的黑人彼得露出了一的肌,走到浓妆艳抹的他的边说:ok!你今天好漂亮!他开心的笑了,双眼含默默地看着他说:是吗?今夜我是你的!ok!ok!我喜欢!彼得亲他,他感到很陶醉,如沐chun风。

    小眼睛眨着眼神秘地温柔地对他说:今晚你会得到满足的。我也会让你得到懑足。烂桃花翻了下眼笑道。

    大螵虫笑嘻嘻地走过来,用手托着他的下巴,用膝头碰了碰他说:今晚让你过一个足瘾,看你还叫饿不?他斜了他一眼说:我喜欢!

    戴明望着肥大的肚子,走近他的边,将脸贴过去,用满脸的络腮胡子茬刺着他的脸。他捏着他的手说:小宝贝,能敌得过我们五虎上将,你的奖金一定不会少的。烂桃花没有吭声,只是深地看着戴老板不由得心花怒放。

    占升上笑着说:今晚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烂桃花本来要回答说,这是他的愿望,但因今夜是他们五个人的新娘,他不得不装作很斯文的样子来作个新媳妇儿。今夜,他是他们的新娘。他们的话儿让他心醉。他说,他要喝酒,

    妈一叠声地叫:快拿酒来!反正酒钱有人出,大家都是每人有份。搬来了几箱啤酒,新郎新娘一仰脖子,各喝了几瓶。妈又叫还拿酒来,说酒能助兴,希望大家都多喝点。

    会所中人都以他们六人为中心,起哄地闹着叫着,要他们各自和烂桃花饮一杯。于是,五虎上前,各与烂桃花共饮一杯,桃花醉得酒脸通红,还要嚷着喝。有人还要灌他的酒,妈阻止着说:别多喝了,还要上呢。要是上输了,就得不到钱呢。于是,烂桃花叫着嚷着要与五位郎君同欢共枕,决战帏。

    一群帅哥正在一个客厅内围着一位膘肥体壮的海外佬讨好,听那房中的嘻闹声,都围了过来看。戴明望看到一群帅哥故作姿态地讨好那个海外佬,而且这人象他一样肥胖,心中大有一点同xing相斥的因素,就故意大声对烂桃花说:今晚你一个人服侍好了我们五位爷们,一万元钱一分不少!众帅哥的双眼都投向了他,那眼神都充满了惊讶和讨好。戴明望心中有几分得意,虚荣心得到了一些满足。那海外佬也不惊不恼,只是用一种轻描淡写的眼神看了看他们,象是位看闹的旁观者。

    妈赶开了旁观者,关了房门,只留下决战沙场的人在房内。有人在房门外偷听,感受着里面的气氛。

    夜已深了,这个海外佬选中了阿锁,带出去开房去了。没有找到伴的客人们有到大铺去吵闹去了。客厅中只剩下三两个人,是莫中、小南东和妈

    大约有两个多小时,正在客厅看电视的妈和莫中、小南东让啪的一声重重开门声吓了一跳。妈忙站了起来向那五虎行乐的屋子看去,只见小眼睛赤着子神se慌张地走出来在妈耳边轻声说:‘烂桃花不行了!’说完就拉他进房中去了。小南东坐在沙发上笑道:他勿是好厉害的吗?点解也有服输时呢么?莫中用手推了推眼镜,用肩头碰了碰他的肩,脸往那屋子看去说:好象出事了哦。

    房中的五虎都穿好了衣服,妈进去看了一会儿,又急急地出来走到大菊花房前敲着房门。房门启开,大菊花伸头问有何事。妈挤了进去后,有了好一会儿,二人都出了房门直奔五虎行乐房。大菊花边进门,边焦虑地说:哎哟,这可害死了我哎!他只见烂桃花赤**,张着嘴,面se紫涨。四肢一动不动的瘫放在上。大菊花试探气脉,竟气息全无。五虎个个面se紧张,面面相觑。一会儿五虎中有人说家中有事,要先行一步,打算开门回去。大菊花几乎要跪了下来,说:求求你们,现在不能走啊!

    他们在轻声地互相责怪起来。有的说,明明他叫受不了,你们三个还在继续。也有人说,是以为他高cho才如此叫;也有说,最后他不动了,还以为他在享受呢,又有人问当时是谁关了灯呢。小眼睛说占升上不该与彼得双龙入;占升上怪戴明望用力过猛;戴明望说,原因是大螵虫让他的嘴给堵住了,是窒息而死的。大螵虫跳了起来,要和他分辩。妈轻声地吼道:还叫!?要是让人知道了就了不得了。要说有责任,大家都有!他们只好住口。大家在想着对策,如何解决这件棘手的事。

    莫中、小南东感到事有些严重,就走过去看,问是怎么回事。站在房门口的妈拦住他们,面se难堪地说:‘烂桃花’喝醉了。

    喝醉了去卖点醒酒药啊。如果太严重就送到医院去。莫中提议道。

    已没有气儿了!哎哟,这可害死我了!大菊花几乎嗓音带哭。妈连说怎么办。

    五虎中还是戴明望遇事沉着,他说是因为喝酒过多醉死的,叫人送到医院去,说不定有救呢。大菊花忙忙叫人给烂桃花穿好衣服,雇了辆车将他送到了医院。

    夜里,有几个人用被子围盖着烂桃花,送着一酒气的他到了医院后。都因怕担负医疗费和丧葬费,搁着烂桃花在那儿,都偷偷跑散了,隐遁了。当医生走过来看时,烂桃花的子已冰凉僵硬了。

    烂桃花死了,尸体无人认领。医院告之派出所,派出所从他衣袋中找出了他所在的工厂厂牌。工厂知此事后,无人为之有太多的在意,唯有他的小组长感到奇怪,心里多少有点感伤失落。想想这个傻瓜曾经是多么的过他,偷偷洒了同滴泪。烂桃花所工作的工厂配合派出所打了电话他家中,说明了况,告之死因是饮酒过量,酒jing中毒而死。家中人前来认领了尸首后,大哭一场。送往殡仪厂火葬时,他的父母哭昏了过去。

    一个小小的gy,就这样悄无声地去了,没有太多的人在意,也没有太多的人去追究他的死因。他就这样结束了自己短暂迷茫而又疯狂的一生。工厂的人照样工作,蓝天会所照样开。他的爸爸妈妈带着他的骨灰回了老家,从此广东没有了他的行迹。他留给亲人的只有一种意想不到的伤悲。

重要声明:小说《霉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