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回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段泊 书名:霉爱
    已成殇天香殒命.非得己芙蓉大义

    我的七零八落,

    我的心支离破碎;

    我不能将它交给你,

    因为已经不完整。

    我的梦残缺不全,

    我的烟消云散;

    谁要我就跟谁走,

    任凭你裁定。

    别说我的公共厕所,

    别说我是公共汽车,

    就算我是只丑小鸭,

    也想扮作那天鹅飞。

    夜来了,灯亮了。夜se让公园笼罩一层神秘的se彩。雷备恒悠悠晃动着肩膀,懒散地迈着脚步,双眼迷离,歪头晃脑、无jing打彩哼着自编的小曲儿,在厕所这边漫无目的的缓行。当他用眼睛的余光看到有人在注意他时,他便对人家挑一下眉头、闪一下眼,脸上露出神秘暧昧的微笑,让人心中痒痒。

    哦,五妹儿,你唱得真好听哦!一直在厕所这边游的一把筋王明叼着烟,搂着那个小小个儿的烂桃花从侧面走过来,腾出一只手来,搭着雷备恒的肩头。雷备恒从王明上衣的口袋中很顺溜地钳出一只烟,又伸出一只手来,歪着嘴角笑、斜着眼看着他,意思是叫对方打火点烟。王明就从裤子里掏出打火机,嚓——的打着了火,帮他点着。他深深的抽了一口,悠然的吐着烟圈。雷备恒心中跳出一连串流行的歌词——香烟上了火柴,就注定被伤害……于是他用口哨吹着这歌曲调调儿,声音脆响尖锐。

    哦,妹儿,你今天好酷哦。你这衣服是哪儿买的?是不是有个大老板给你买的?一把筋用手去抚摸雷备恒上那件的黑蓝相间的靓仔衫说。

    雷备恒晃了晃脑袋,歪着嘴笑着看着一脸故作奉承的一把筋和满眼漾着yu念的烂桃花,摇摇头,说:快饿饭了。

    哦,五妹儿,不会吧。我的好兄弟,你这样说,哥哥心痛死了!要不要去佛笑堂那儿,向那老和尚讨点吃的去?雷备恒听他如是说,便摇摇头。

    哎哟妹儿,佛笑堂里的和尚才有钱哦,他好多的弟子都是大老板,好几个弟子都是海外的有钱人哦。听说老和尚也是这种人,很大方的哦。我和小简打算约竺磊去,竺磊那小子又小胆、又穷清高。所以我们想邀你去。象兄弟这样的人材模样,那老和尚一定喜欢。你是不是怕他不给钱哦?万一老和尚不给钱,我们抓他的把柄,宰死他!一把筋继续说道。

    呵呵呵!雷备恒慢慢地吸着烟,看了他一眼,笑了起来。他用手指轻轻地将手中的半截香烟弹了出去,古怪地笑了笑说:我只是做交易,却不会去做响马啊!我雷备恒不是这个料,也没有这个种。

    你不去,我可邀别人去了。到时可别后悔哦。一把筋吊他胃口,故意这样说。

    带我去好不好,二姐?烂桃花昂起头,双手捂在前,直视着王明的眼睛,祈求似的说。

    你去个蛋啊!人家要求好高的。六妹,看你那点个儿,又是个纯零,去了也白去哦。一把筋对烂桃花说话就不那么奉承和客气了。

    那你去找别人吧。香烟上了火柴,就注定被伤害;老鼠上了猫眯,就注定被淘汰……他一路走着,留下一路的伤心失落的歌声。

    晃走了雷备恒,转来了裘志。他在后面叫:喂,不坐一会儿?因雷备恒隔得太远,又兼公园人多嘈杂,没有听到。他要去找人啊!帅哥,你好帅哦。他走了,还有我们嘛!当一把筋和裘志答话时,雷备恒已晃得不见人影了。

    一把筋jing瘦的脸上堆满了笑:帅哥,是不是看上了我们五妹哦?他最近心不好呢。

    他怎么又是你的五妹了?裘志黑脸堂上绽出了好奇的笑容,一双大眼在忽闪。

    我们结拜的哦。公园七姐妹七朵花,你也没有听说过啊?蓝天会所不露份的后台老大——大菊花是我们大姐,我是二姐罂粟花;三姐就是蓝天会所的二当家妈,美名叫牡丹花。我们四妹是最臊的,就是那个跳舞的靓仔,他叫多红玫瑰。他呢?他指着烂桃花刚要说下去,可裘志忙接话茬笑道:一定是七妹了?

    no儿,他排第六,是六妹桃花。七妹就是在酒吧工作的那个小帅小简哦,小简叫月季花,因为他月月都开。雷备恒是苦的山茶花儿,他排第五。一把筋象报花名一样。

    六妹烂桃花说,他们是最近在人民公园里结为的好姐妹的,并自豪地说:大姐有钱,二姐会玩,三姐能弄,四姐会舞,五姐能歌,七妹会勾引人。

    那你呢?裘志说他还没有说出自己的长处呢。

    二姐一把筋忙说:他呀,力大有劲哦。帅哥,你要不要试试哦?

    这么点个儿还力大?能打得赢几个?裘志不无好奇地问。

    不信你试试,几个男人压他,他都不怕的。呵呵呵!一把筋暧昧地笑着,顺手将六妹烂桃花推向裘志边。烂桃花却说:我好几天没有做哦,好想!一下子将裘志吓得退了两步。他本来是来这散心的,想不到这七姐妹这么开放。忙说他们开的玩笑太大了,才要走开,却见黑寡妇笑嘻嘻地扭了过来,眯着眼说:快去看,你们五妹在和人吵架了。

    五姐和谁啊?

    我五妹儿和哪个干上了?是不是唐力那小子?他们是敌哦。

    不是,是‘竹蒿’。黑寡妇做了个耳语的姿态,故作神秘地说。

    哦,我当是谁呢,是他们小夫妻俩啊。一把筋作出了个放心的样子,拍拍口。

    他们不是分手了吗?再吵有什么意思?裘志心中想,便和一把筋一道去看。烂桃花脚不点地地跑着,又煞住脚步回头问黑寡妇:在哪儿?

    厕所后面高树下的那丛小树边。黑寡妇边说边扭着腰儿、甩着手儿小跑起来。裘志和王明笑嘻嘻地后面跟着。

    几个跑过去,却没有看到他二人吵架,只见公园避静处,‘竹蒿’倚着一个棕树,府视着边倚坐在石头上一脸沉默的雷备恒。灯光下,高文一脸的无辜,双眼祈求地凝视着冷若冰霜的雷备恒,似在说些什么。偷在后面看闹的黑寡妇、烂桃花、一把筋和裘志都没有看到二人吵闹,似乎有点失望。烂桃花问黑寡妇:你说我们五姐和人家吵架了,怎么没有啊?刚才吵了,现在怎么就不吵了。你们问他去吧。我走了。不知道。他扭腰走了,烂桃花扭头在后小声撇嘴道:好c哦!一把筋刚要开口喊五妹,却叫裘志摇手拦住了。他将他们拦走了。

    明亮的夜灯下,朦胧的树荫底,象两尊各具态的石像一样,高文和雷备恒在这公园避静处,一坐一立,沉默不语。良久,高文开口说话了:你知道吗?你走了,我都不知道。坐着的雷备恒似乎没有听到,双眼在看公园的夜景,看来来去去,寻找人的同志。有人偶然路过,对他们两闪闪眼睛,知他们是一对,便绕开了。你和别人打架了,这事我当时也不知道。后来你走了,人家对我说后,我才知道。我知道你怪我,你在工厂让人欺负,以为我不愿帮你了。可是我又不和你一个车间,天香又看得紧紧的。我又没有好好关心你、帮助你,我知道我对不起你……可是,你知道天香那几天死死看着我。我怕帮不了你反害了你,会将事闹得更大,反让你更没有立足之地了。高文小声地说,轻轻地搓着手。雷备恒对他的话置若惘闻,反倒吹起了口哨。又是香烟上火柴的调儿。

    备恒,备恒,你听我说话了没有?我这几天心里很痛,我真没有想到你这样子了。你不要在厕所中找人,好不好?你找个工作,这样我会好过一点。高文近乎一种哀求的语气。雷备恒看了他一眼,只在嘴角露出一丝微笑,不知是得意还是轻视。

    你听到我说话没有?你这样是拿自己不当一回事!你要是这样下去,我会,我会打你的。高文看到他一脸无其所谓的神,便有点生气了。雷备恒停止了口哨,看也不看他一眼说道:是吗?你凭什么?你有资格吗?我们各走各的路。你是个正人君子,我是个变态,同xing恋,你不要在这儿管我了;小心我带坏你。我在这儿找我的生活,找我的快乐,找我的一ri三餐,这有错吗?你以为这世上只有一个人能给我快乐吗?快乐一大把,只是不会有人能伤到我心。

    你什么意思嘛?高文的心仿佛叫针刺了一下。沉默良久,他又小声说:我,我,我还是你的……他小心地试图去捏雷备恒的手。雷备恒却狠狠地将他的手甩开。

    我求你了,好不好?要是没钱,我可以给你一点。你先去找一份工作。高文对他说,并从口袋中掏出六百元钱往他手中塞。可雷备恒的手就是松松的张开合不拢,怎么也握不到东西;高文手塞到他手中的钱后一离开,钱就从他手中滑落。高文只好将地上的钱拾起,坐在他的边唉声叹气。他长长的叹息道:你是要我跪下来求你是不是?你要我跪下来是容易事。但我要你理解我却是这么难。你知道吗?我和她分手了。

    这时,雷备恒忽然转过来,直视着他,拧着眉头奇怪的问:什么?你说什么?

    我和她分手了。高文无力地说。

    为什么?

    因为我知道我真正的人是你。她只是我要的一个形式。我看她是那样的着我,几乎有些发狂,要走向极端,我怕。我不想让她陷得更深。我也不能欺骗自己。因为我的人是你。

    雷备恒忽地站起来,生气地说:我不需要你因为我而抛弃她!因为,我不能给你什么!我们这些人没有结果!我宁愿痛苦,也不要你这样做。我现已做mb了,配不上你。你走,你走远一点!有多远滚多远!你不走,我就走!他说完拨腿就要走。高文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将他强拉回来,强扭着他的手,抱着要亲。雷备恒使劲地甩脱了他的手,将他推了个趔趄。二人都气呼呼地喘气,恨恨地盯着对方。不知是因为太用力还是心中太激动了,二人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起来。这时,雷备恒看到高文双眼闪闪发亮,接着两道泪线在夜灯下发亮。雷备恒却鼻头一酸,也跟着滚下两道泪光。就这样,二人就这样相视无语,任泪水滚流而下。

    二人就这样盯着对方,一句话也不说。此时无声胜有声,一切尽在不言中。过了很久,雷备恒上前轻轻拉着他的手说:对不起!他伸手去帮他揩去脸上的泪水。高文嘘——地吸了一下鼻子泣道:我不能没有你!他猛地抱住雷备恒,雷备恒也紧紧抱住他,二人仿佛受到了无穷的磨难后,才久别重缝一样,心中涌动着是那种从苦难中熬煎出头后的喜悦和悲伤。

    雷备恒也哭道:我们没有做错什么,我们又没有得罪老天,为什么老天会这样为难我们?为什么我们在一起会这么难?

    不难,我们从此不会分开。我已写了辞工书,过几天就能和你一起了。高文安慰他。

    不,你不能和天香分手!雷备恒推开他,我们在一起的事是不真实的,也是不可能的。要是我们在一想,人家会怎么看你?就算我不介意,可是你,你家里的人呢?你不能不结婚。你不要因为我而放弃了人生中应当得到的东西。你知道,我们都是男的。你也要有个家和老婆孩子,这对家中和父母是个交待。我不能误了你。我你,但我不能害了你。我宁可我下地狱,也不想再让你坠落了。我什么也不能给你!你以为我这几天不想你吗?我……

    你真傻!怎么会是你害了我呢?没认识你之前,我就认识了好多这方面的朋友。只是我你罢了。你说你不干净,难道我很干净?我不能害了天香,也不能让我俩个痛苦。我和天香结婚,是三个人痛苦,我和他分手,她只是一时痛苦。再说我越来越感到和天香不合。她除了漂亮,还有什么值得别人留恋的呢?你在工厂让别人歧视,全是她背后搞出来的。

    这说明她你。我不恨她!因为她是你的人,你未来的妻子。是我做了你们之间的第三者。

    但也说明她自私。我受不了她!我只想你,你难道不知道?

    我知道……

    他们紧紧地抱着,很久很久才放开。他们说了许许多多的话,闪烁着的夜灯也在听他们喁喁私语,直到了公园中人们兴尽归去,公园里只剩下的长椅空空地静静地放在那儿,陪着夜风吹动作响的树叶的树木时,他们俩还在说着话儿,几乎忘记了时间的飞逝。时间几近零点了,雷备恒才摧他回去。临去时,高文深地对雷备恒说:等我!辞工书批下来了,我就能从厂里出来找你。我们一起去找工作,一起生活,再也不分开。雷备恒泪盈眶地点了点头……

    这几天对雷备恒来说,是多么的快乐!他感到天比以前蓝多了,人们也比以前亲切了,他的歌声也没有了悲伤的调,总是充满了快乐。他也就没有再到公园厕所了。他要让心经过一次洗礼,以一种圣洁的心怀迎接他和他的好ri子的到来。

    可是几天过去了,没有了高文的消息。他很失望,他想自己是不是又受到了一次捉弄?于是,伤心的歌谣又在他口中唱了起来。

    本来高文信誓旦旦地要和雷备恒相永久,决定辞工离开原来的厂。当他做着要和雷备恒双飞双栖的梦时,可天香的愤而跳楼,让他们的事竟出现了巨变——

    那天下班后,天香穿上粉红的衣裙在五层高的宿舍楼下,缠着高文,悲伤地说:你是不是真的要和我分手?

    对不起,天香!我说过,我们的感不能维持下去了。感的事不能免强,希望你找一个比我好的男孩子。我想,你找到真你的人,远比跟我幸福。高文陪着小心恳切地说。

    高文!你以为我是一件东西啊?说要就要,说扔就扔?!天香接受不了高文的选择,她做梦也没有想到,她这朵万人不入她的眼的厂花,竟会让人给轻易地踢了;也让他想不到的是,平常对谁也不多瞧一眼,只在她面前陪小心的高文今天会说出分手的话;更让她想不到的是,她深的人竟为一个男人要抛弃她,这真是无可思议的事。她自小让爸妈养惯了,什么都依她,哪受得了这等委屈?她大声的泼骂,高文就是低头不说一句话,只用一种祈求谅解的眼神偶看一下她。最后,她心有不甘地大声说:高文!我数一二三,你决定是要我,还是要那个变态?如果你决定要我,你就说话;如果你要他,你就别吭声。我让你看看!

    高文不敢多说什么,因为他知道他辜负了天香,哪怕天香这时打他一顿,他也得受。天香大声说:一,二,三——刚喊完三,见高文没有反应,她便心一横,扭头恨恨地跑上楼去,边跑边痛哭地说:高文,你听着!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看着天香离去的影,高文心想,这下有可能真的分了。他在心中默默地说:再见了,天香!祝你能得到一个你的人!我对不起你!他心下虽轻松一点,却有一种莫名的惆怅。紧接着,他似乎心中很酸痛,眼跳心慌。因为他感到天香离开刹那间,那幽怨的眼神满是绝望和悲伤。那一瞬间是那样让他感到她是那么的让人揪心的凄艳。一种极为不详的预感,让心中颤栗起来。正当他心意茫然混乱之际,嘭——的一下重响,一个极大的东西坠落在他的脚下,他吓了一跳。紧接着,他的心让一种惊天动地的力量撕得粉碎后,抛到了无底深渊之中——掉下来的是一个粉红se的东西,不是什么物件,那是天香。天香口中只有咝咝往外冒了会儿气,就再也无声无息了。顷刻之间已血模糊地惨死在他的脚下。就一瞬间,她竟跳楼了。她刚才在和他拌嘴,转眼就是这个样子。高文张开两手看着地下一动也不动的天香,张着嘴说不出话来。楼下的工友们都惊呼地叫着跑了过来;有人帮着扶天香,可人已如物不能动弹。天香已断了气,下全是血,且还不住流着。许多人都惊慌地围观过来,高文还呆在那儿仍是一动不动……

    这骤然巨变,使高文受到了巨大的刺激惊吓。他疯了!

    高文疯了,雷备恒傻了。当雷备恒从人家口中得知高文之事后,便去旧厂打听。以前的同事见到他找高文就说:你呀,高文因为你,而伤了天香的心。天香跳楼了,高文病了,成天不吃不喝。人变得糊糊涂涂了。你啊,小心天香家里人看到你,找你麻烦啊。朋友,那高文哪去了?雷备恒咬了一下嘴唇,急切地问道。

    他变得疯疯颠颠了。好多天前还在这边转,现在不知去了哪儿了。什么话也不说,什么事也做不了,只是时哭时笑的。他家中人找他都找不到他了,你就不要去找他吧。说完就要去上班。跟在那人边的工友说:理他这种变态作什么呢?害人还嫌没害够啊?还来找!

    雷备恒因找不到高文也是成天发呆。公园中人看到雷备恒不唱歌也不闹,心中感到奇怪。当人们知道他的bf高文的事后,都感到很有意思,纷纷打听起来。一天,唐力听到这事后,就怪起了一把筋,骂他是个王八蛋。王明没有恼,反笑道:哎哟帅哥,人家死了疯了关我们什么事?又不是你叫她死的,也不是我叫他死的。你着急什么呢?

    唐力瞪着眼说:你以后少和我说话就得了!你要遭报应的!

    一把筋说:我有报应,那你的报应会更大!好象你心中感到对不起人家,你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事?

    错你妈的一个头啊!唐力气鼓鼓动地走了。

    一把筋王明看到公园中人好象越来越少了。竺磊和小简也少来了,五妹因老公的惨事也不很说话,来了就象没有来一样……又想起了裘志,不知这几天他为什么没有来玩,心想是不是因为工作忙。当他看到了黑寡妇后,就问起了裘志。黑寡妇却说:你想他就去找他啊,问我做什么?我哪知道?可隔了一会儿他又说:好象有个女人找他去了。那女人长得还可以,可能是他老婆,所以他不敢来这儿了。

    一把筋说道:放!他哪来老婆?他又没有结婚,也没有女朋友。这个我清楚。

    你怎么知道?我看到那个女的那天晚上和他说了很久,过一会儿他和她就走了。难道那女的要他出台?黑寡妇笑问。

    放,他从来不卖的。你编这些慌话儿哄哪个哦。一把筋说。

    鬼知道啊?现在的人表面是君子,背后是yin棍。你不信,我也没办法,你去问他好了。我不知道。说罢就扭着股走了,去别处寻人去了。一把筋在拨小简的电话,想约他什么时候去佛笑寺去玩。可小简的电话信号接不通。他知道他们的那个酒巴神神秘秘,总是电话接不通。提起小简的工作地方,他心中就有点不平。本来他曾想想去这酒吧工作,可这儿的老板眼头高,不收他。他真气不平,总想骂那个老板一顿,诅咒那个酒吧一番。什么鬼地方,竟看不上老子!老子在外面一样能过得开心!他在心中这样说。转念想起了裘志,想起了黑寡妇的话,心想:这小子莫非真的让富婆给包了。

    其实,那晚找裘志的不是什么富婆,而是包容致老婆戚芙蓉,是为包容致得病卧不起的事,而来找裘志帮忙来的。

    包容致一个多月来,打不通裘志的电话,心知裘志决意与他决绝。他心中难过不止,烦乱不已,却又不敢表现出来,一直郁闷心中,以致集结成疾,一病不起。妻子戚芙蓉知他因裘志而起,佯装不知,只以温柔体贴、百般呵护。可是老公竟变得象温室中的苗苗一样,心越来越脆弱。有时成天闷闷不乐,不言不语;有时茶饭不思,只知睡觉。有时,还见他背着自己唉声叹气,独自流泪。戚芙蓉见此,心中不觉非常难过。她对丈夫又是怜又是怨恨。怜如此顾家的他现在体每况愈下;怨恨他竟为别人弄出一的病,她戚芙蓉在他心中也未必能如此。她对老公的龙阳之兴、断袖之的掩盖又是气恼又是感激。气恼是,他对她的感竟有节外生枝;感激的是,老公还是能体谅她,怕会因此而伤害到她。她那天偷偷在网上查看关于同xing恋者的心声和贴子,竟惊异于同xing恋者如此之多,惊叹同xing恋者的心中的悲苦是如此之甚。她边看边想起了老公,感到他为了她和家付出了非常的多,他是在强压着自己的真xing,默默地为着她和孩子在奉献。她开始同起老公来了。她哭了,哭病在上的老公是这样的无奈和压抑,也哭自己为什么上了一个有同xing恋倾向的老公,得不到一个全。几天来,她心中相当矛盾。她想,如果这样让老公在心上受着伤害,他会一直病下去,无法工作,这个家又有谁负责?如果纵容老公继续和裘志往来,他会不会发展到抛家不顾呢?如果老公不是同xing恋那有多好啊?可是,人无完人。对门的那对小夫妻,得死去活来,听到对门小妹有时也说,她老公有时也沾花惹草,可因为她太他了,只有忍耐。结果那男的还是当自己的老婆是最,是心中的轴心。男人大都有点花心的缺点,只要大方向没有错,这个男人还是算不错的了。女人要大方一些,小事不计较,有可能这个家才能保全。极完美的,那只是小说中的美好境界,生活中是没有十全十美的事。大多的家庭都是凑合着过,大多的总是假。她将边很多家庭的生活对看了一下,感到每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她的这本经如何念下去呢?她想,她只有退而求全。虽说老公有点同志的素,但他家、孩子、体贴她。他从来没有和哪个女孩子有什么不轨之事,对男的也不胡来,只有一个裘志。她想老公是个同xing恋,但也不是很乱的那种;裘志也是个很守信用好人。她恩虑再三,决定了找裘志谈一下。于是,她抱着侥幸的心里,给裘志打不通的手机发了一个短信,说有事相求。想不到裘志竟用公用电话约到了她。

    戚芙蓉和裘志到了一个酒吧的茶座上坐下。戚芙蓉要了两杯咖啡,二人边饮边促膝谈心。戚芙蓉谈了一些客话后,就说起了老公包容致的病况。裘志心中也很着急,但在心上人的老婆面前,却只表现得平淡,只问了一句:大哥今天好点了些吧,嫂嫂?

    戚芙蓉摇摇头,看了看眼前这个面容黎黑,双眼发亮,气质上透出一股正气的男人,却怎么也不能将他与传说中的女人气的同xing恋连在一起;他是这样的男人味,且很真诚。如果他很女人的话,说不得芙蓉的心中会有股子酸味。可她看到眼前的这个人,奇怪的是自己没有当他是敌。她呷了口咖啡说道:心药还得心药医;解铃还得系铃人。裘先生别怪我出尔返尔,有些事是事先没有意料到的。如此让他病在上胡恩乱想,于家、于己无益,对裘先生、对我本人都是伤害。我也看得出,你是个正人君子,你也别怪我自私作出这样的决定,为了成全大家,只要你们不会有其他的人,不会越过主次规矩,我希望你们可以好下去。但是,你们一定不要公开,也不要让我太难做人。你们还是暗中的朋友,只当我不知道这事。当然,这有可能对你似不太公平,但现在这种环景,我们不得不如此。听说几天前,有三个男男、男女三角恋,因没有处理好关系,而女的死了,男的疯了。我们已不是小孩子了,对感、对家庭、对大家的心里和体都要负责任。我希望你们能对你们的感,对我和我们的孩子都有点责任心。这就是我这个嫂子的心里话,也是我的愿望。

    裘志听了她的一番话,明白就里,心中一阵激动,一阵矛盾。他握杯子的手有点颤抖起来。他看了看面前的这位体态端庄,肤se白晰,行止大方文静亲切的女子,说:嫂子,你的意思我明白。可是……

    别可是了。如果你还他的话,就打个电话给他。这也是救他,也是帮助了我们大家。

    嗯!裘志用崇敬眼神看了戚芙蓉一眼,认真的点了点头……

    这ri,病在上的包容致接到了一个电话后,脸上竟露出了几天来都未有过的笑容。他心中一爽,竟胃口好了起来,当天就能吃下一碗饭,病得苍黄的脸上,泛起了红晕。戚芙蓉看到老公的景,就象妈妈看出了儿子心事一样,又是笑又是摇头。男人有时在女人面前还真的是个孩子。她对老公说:如果体好点,有空的话,你就出门去逛逛,我也不管你了。我相信你是个好老公!

    人的和亲在二人之间有时是成反比的。当挤兑了亲,人会变得相当自私;当亲超过了,包容心就大了。此时的戚芙蓉,心象一个大海,汪洋着一海的

重要声明:小说《霉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