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回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段泊 书名:霉爱
    顺藤摸瓜抽刀断水.移别恋饮鸠止渴

    包容致看到高文和雷备恒相好之事,让高文的女朋友抓了个正着,心中有些忐忑不安;生怕他和裘志的事让人发觉,更怕让妻戚芙蓉知晓,因此行事步步小心,时时在意。

    岂知人越是怕人知道秘密,越是露出了马脚。这ri晚上在家冲凉更衣后,他不小心口袋中的东西没有掏摸出来,心中慌慌,忙去洗手间要翻寻脏衣物。翻来翻去,却寻之不见,一阵慌张,他忙问妻,所换衣服何处。戚芙蓉说衣服已洗了,见他着慌的样子,问是何故。包容致口中说没什么,可双眼却在屋子内团团转的搜寻。妻子笑问:是不是在找一张破照片?是哪个的男朋友?包容致见问,心下一惊,却忙掩盖地说:一个同事的。他叫我帮他交给他的女朋友。妻子先笑了笑,不以为然,将照片从抽屉中拿了出来。

    还顶帅的嘛,这个男的。他女朋友一定长得不错吧?戚芙蓉看着老公小心冀冀地将照片用纸包好,笑着说。

    是。她是我们公司下面的一个文员。包容致撒着谎,不由得语气有点牵强,让人不由得有点怀疑。

    看着丈夫闪烁其词的样子,戚芙蓉心想,一个男人的照片,又不是一个女人的,为何老公似有心虚之态?老公这人就是对她什么都好,生怕她有一点委屈,所以遇到一点事就怕她心中不爽。想到此,她不觉好笑起来。尽管如此想,但她又感到有点不对路,更感到那照片上的人似曾见过,却也想不出是在哪儿见过。她仔细地想想,才记起这照片上的人是在老公的手机上见到过。他的这个朋友和她老公的关系看来不错,可从没有听老公提起过。这个朋友又到底是哪个呢?找女朋友却又不敢将照料片亲自给人家,反叫别人代劳,这个年代还有这样腼腆的人,又不是十五六岁的少年。女人遇事总想东想西,特别是对自己的人,只要他边有点蛛丝马迹,让她感到奇怪的,就会浮想连篇。戚芙蓉亦如是。当老公第二天上班了,小女儿上学了,她就在家中到处翻找,看看老公还留下了什么让她可以想象的东西。反正她的工作只是在一家房地产兼职,有大把的时间够她发挥联想。

    她在家中从橱房厕所到房中衣柜、从老公的衣服和换下的鞋子,细心的翻看,却也没有什么奇怪之处。她感到自己太多心太好笑了,就坐下来打开电视机看电视。却听自己屋子内的对门小夫妻上班时的叫闹声和笑音,心中无故有些失落。老公对她可以说是相敬如宾,二人从未红过脸。就算生活中出现点什么磨擦,他们总是委婉地提出来后,大家一笑带过。自结婚以来,ri子可谓过得平平和和,安安静静。他们不象对们的小夫妻,过着风云变幻的ri子。小俩口动不动就大吵大闹,天翻天覆地;可很快就好得密里调油,上下班都要搂着亲着。戚芙蓉有时在心中嘲笑他们,可有时没有理由的羡慕起他们来。因为她和老公的ri子太平淡了,太没有激了。平淡的夫妻生活,让她静极生变的心不安起来。她又翻看起老公常用的电脑,可他的电脑是有密锁着的。她和女儿共用一台电脑,老公一个人有一台私用电脑。因为老公电脑中有文件,怕女儿动用不小心会给销了,故而锁得紧紧的,没有密码是不能开机使用的了。

    密码是什么呢,她想知道。她想通过老公的电脑,更深一层的了解老公。一个人是一本厚厚的书,也是一个很大的世界。夫妻二人是对极为古怪的二人世界,同时也是两个世界;彼此方方因有吸引力才在一起。越是有吸引力越是感到对方的世界是特别的神秘,越想去探索。

    戚芙蓉在恩索着老公电脑中的密码,她将自己的、老公的、孩子的生ri分别输出进去,均未打开电脑。逾是无法打开,逾是让她感到老公的电脑的神秘。神秘的电脑,驱使他有寻到密码的决心和兴趣。于是,她输进了一切可以让她认为有希望的的数据,但最终还是以失败告终。无数次的挫折,没有熄灭她的希望之火。她从抽屉中寻找老公的公务笔录,无意中竟发现本子的不显眼处有个人名字——裘志三个字。她心中闪出了一星灵光。于是,她用三个字的拼音输入电脑,没有打开;她沉思了一会儿,就用这三个字的最前面的拼音输入电脑,电脑竟真的打开了。她心中一阵狂喜,象一个胜利者在战脸困难后有说不出的愉快。

    裘志这个名字在她心中刺了一下。裘志,求谁的呢?这是个男人的名字还是个女人的名字呢?戚芙蓉心中涌现出莫名的奇怪。她打开老公电脑中的文档,除了老公公司的一点材料外,就是存档一些社会新闻和几部电影,没有什么稀奇的东东。电影也是最新出煽的影片。不过有两部大陆未有公映港台片的,是《蓝宇》和《断臂山》,这有什么好看的。戚芙蓉在心中笑了笑。老公的几个qq名尚在电脑中,有的已在线,有一个竟一点就弹了出来。她发出这qq中有个人的网名让她心中一动,网名前面是宝贝,后面的竟是裘志三个字的英文字母。戚芙蓉为这个名字,心中狂跳起来。当她从资料中看到这个网名中的人是个男的,不觉长长舒了口气。她在责怪自己多疑,此时竟深恶自己竟这样怀疑如此对他好的亲丈夫。想老公对她是如此的好,每个月出粮,他只留下十分之一不到的钱上做零用,其余的全部交给她掌管。要和道,现在的夫妻,有很多的夫妻的收入是各自分开各自管各人的。这几天,他还用他节余的钱帮她添置新款时尚的衣物,周六周ri还抽时间陪她和儿子逛商店公园,天底下象这样的好男人还有多少?再说他芙蓉长得漂亮,忠实的老公岂会有外心?外界的惑岂能动摇得了他?她感到自责,三两下关了电脑,放心地出了这个房间去看她的电视去了。

    当老公回家吃饭时,他发现老公对他比以前亲切,但说话和吃饭时神se总是心不在焉。你是不是体有些不适?芙蓉问。哦,有吗?我体很好啊!包容致耸耸肩笑道。她将做好的饭菜放在桌子上,有他喜欢吃的烤鸭和酸辣红烧

    芙蓉往老公碗中不住地夹菜,包容致说:吃这多,我会胖和走不动路了。

    芙蓉笑了起来,说:你几时竟怕胖了呢?难道还象我们女xing一样要减肥了。

    男人过胖也不行嘛。包容致说。芙蓉打量起老公来,发现他好象比以前注意些仪表了。当一家公司的经理,是要注意形象,可老公的脸上白了些,光滑了些,是不是做了面部的美容按摩。她不仅心细起来,说:最近上哪些地方了呢?

    还上哪儿呢?公司呗。包容致心有病,手中拿着吃饭的碗,双眼不安地移动着看着老笑眯眯的老婆。芙蓉不怒不恼,不急不火,只是一味的温和地说:老公,看你最近漂亮了。她放下筷子,也是双眼上下打量着老公。

    嗯,嗯,女为悦己者容。男人也是为人容啊。你不喜欢吗?芙蓉听好此说,亲了老公一口,心中不仅乐了。老公竟为了她而注意外表了,这说明他们虽结婚了这长时间,他还是那么在意她。她笑道:你怕我甩了你啊?我的老公是世上最好的,谁也比不了。她在他脸上轻轻拧了一下。可老公竟如以前一样木讷,没有一点反映,让她感到失望。儿子在学校,中午不回,她希望老公开心地抱起她在厨房内转个圈,这该有多浪漫?可老公竟似不解人意,只低头吃饭,脸中显出被动的微笑。

    老公吃完饭去午休了,她一个人又在看着电视。电视转播香港凤凰卫视节目。节目中有一位有名编著和著名教授在讲关于同xing恋的感生活方面的社会话题,他不觉好奇便看下去。教授说,同志的生活是相当痛苦的,需要家中人和社会上的人的理解和宽容。目前社会上的人大都对同志有一种歧视,辱为变态,这是不对的。同xing恋并非病,是来先母体先天的,他们只是xing取向不同而已。这个节目让戚芙蓉心中一凛:老公会不会是这样的人呢?她想起了昨晚老公相当紧张的那张照片,想起了那个qq上的男人裘志。她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心慌意乱的她决定等老公上班后探个究竟。

    老公上班后,她打开他的电脑,居然发现了她最害怕出现的事。她查看了老公和裘志的聊天记录,其中缠绵的话语,让她简直象天要塌了下来。她这时多么希望是自己在多心乱想象的事,她多么希望她是在做了一个梦。人有时就是奇怪,当不开心的事还没有出现之前,却拼命要寻找出能够证实那些事的证据;可当自己证实到些事的真实xing后,却又多么希望它是假的。她在电脑前面坐着发呆,两行眼泪从她的双眼滚滚而下,顺着面部滴落到键盘上。她真想不到的是,自己深信的痛她的老公竟是同xing恋。他竟将这样的甜言蜜语送给了一个象他一样的男人!什么亲的,想你!什么宝贝,我的人生有你而jing彩!什么老地方见,让我们让梦延续它的美!她几乎想吐,想发疯。她想不到自己的老公竟骗了她这多年,她是这样的心甘愿地和他过,帮他生孩子照料家务。她真的感到生活不真实,人的感真的是个骗局。

    她恼恨的关了电脑,无力地回走到沙发上,一个人在靠在那儿,想让心静一下。她杂乱的思绪中竟有一句网上很牛的话在心中闪现:人骗你一时,人骗你一世。她想,包容致是骗我一时还是一世呢?他是骗那个叫裘志的是一时还是一世呢?在她心中,似乎没有感这个概念了,只有一个骗字。人的心态和人生观点有时会因一件事和一句话而改变。

    她伤心了一段时间后,却变得很沉默起来。几天来,很少和老公讲话,除了问候生活起居外,别话不谈。老公见她脸se不好,总是关心的问起她的体,她总是说她没有病。老公要她去看医生,她说没事的,只是月事来了,晚上要和他分开睡。包容致想也不有想,就点头答应了,芙蓉不觉一阵心痛。她很快就搬到儿子的房间和儿子睡了。晚上总是让眼泪湿透了衾枕。老公看到她ri渐消瘦,要陪她看医生,因她不愿意只好作罢。包容致就只好每天带回些她吃的菜。这些不单没有让芙蓉有些宽慰,反让她更伤心:老公到底还是痛我的,为什么他竟有同xing恋的好呢?难道我不够温柔不够漂亮吗?她在心中伤心的问自己。她不知道该如何处置自己目前的状况,也不知如何拯救她的家庭婚姻。无论如何,她在心中明确的清楚,她是深着老公的。在她心中,这天下真的没有人可以与她的老公比了。她不能没有他,放弃他、放弃这段婚姻、放弃这个家,她是想也没有想过的。她的思想还有些根深蒂固的传统观念,嫁夫从一。当务之急,是她该如何将家庭的危机减得最小,如何避重就轻解决事的矛盾。她不便和老公直面谈及此事,更不能让别人知道这件事知道老公的隐。她和个知识xing的女子,也是深着老公深着家的贤慧女子。解决事当如何着手呢?她想了几天,最后想到解决事得解铃还得系铃人,得先和裘志谈谈,希望能取得他的谅解和让步。她感到这样做既能维护到她的婚姻和家庭,也能体现出她知识女xing的风度。

    居然有一天,她和裘志在qq上聊上了。裘志以为聊天的是包容致,没有想到是他的老婆戚芙蓉。他兴奋地发了一大堆玫瑰花的图片过来,戚芙蓉看了不由得心中反胃,但她想不如将计就计,和他聊了起来。问对方最近过得好不好,吃得怎么样,想没有想他。裘志说相当想念他,要和他视频,工约他星期六晚上在哪儿见面。戚芙蓉脸上戚然地笑了笑,知道老公和这个男人已有了上之事。她聊天说,想给他讲过故事,故事讲完了就和他视频。

    包容致的qq名叫一往深,裘志的网名被包容致改作宝贝qz。她装作是包容致,和他聊了起来——

    一往深:你是真的我吗?

    宝贝qz:这个还用问?不你会和你上?你当我是随便的人啊?为你,我愿意什么都做。

    一往深:死了也愿意?别这样说啊?这样说我会吃惊的。

    宝贝qz:是!

    一往深:你是愿意为我作出牺牲的?

    宝贝qz:还有说,只要你开心。

    一往深:如果有一天我辜负了你呢?

    宝贝qz:不会的,就算有,我想你一定有你的原因。

    一往深:谢谢你的理解!

    宝贝qz:8用。

    一往深:和你讲个故事好不好?

    宝贝qz:嗯。

    一往深:有一个人,他同时上了两个人,是他的男朋友和他的老婆。但他在二者之间,只能选其一,他不知如何决择。因为,他着他的那个男朋友,同时也着他的老婆,这让他骑虎难下。他的那个男朋友,也许就是他心中要找的人,但是,社会上是不认可。如果事张扬出去,边的人又是如何看他?一个人,不见得就一定要得到他。但是,他的确着那个男朋友。可是,老婆是他一生所依,一个家是他和他的心灵的寄托。在这个社会上,他是不能没有这个家。如果他离开,会伤害到的不只是一个人,他会伤害到一大群人,其中有与他相依为命的老婆、有他未成年的孩子,还有双双等等着他俩赡养的父母和和一大帮亲戚朋友关系。如果他高开了老婆,是对家中的老小不负责,也是对社会的不负责。道德良心会追根究一辈子的责任。你说,他该如何选择呢?

    宝贝qz: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我理解你的选择。如果我真的给了你家造成了障碍,我会退出。我希望你真正幸福!有一种叫作放手。我你,我想最后一次看看你!

    一往深:谢谢你!

    当戚芙蓉打开视频时,吃了一惊,她看到视频中的人,黑黑的英俊的脸上布满了已是无尽的悲伤,坚毅的双眼已是泪光闪闪。那子似是相当虚脱,在轻轻的颤抖。戚芙蓉心中产生一种胜利者的愉快,但同时也忽然感到这个人很可怜,心中却产生点负疚感。可对方看到戚芙蓉也是吃了一惊,一下子怔住了;和他视频的不是包容致,而是一位端庄美貌的少妇。他很快明白了对方一定是包容致的老婆,便不好意思地连连道歉。

    宝贝qz:对不起!请原谅!

    一往深:说对不起是应当是我,不是你!请您能够谅解。

    宝贝qz:我理解!对不起,大姐!是我的不对。我本来就不应该上他的,我们是没有这个资格。

    一往深:他并没有出卖你,是我发现了秘密。请你原谅。为了我这个家,为了我们数年的婚姻,为了我们的孩子,我不得不请求你原谅。

    宝贝qz:好的,大姐。我会不再联系他了,希望你们过得幸福。请大姐相信我。

    一往深:我相信你!我和我的孩子会一辈子感激你的。

    宝贝qz:谢谢!

    ……

    从此,裘志真的没有再找包容致了。戚芙蓉便努力地维护着这个家,细心的呵护着丈夫。她认为,老公出轨,自己也有原因,是自己没有好好体贴他。平常总是他呵护着自己,现在她要加倍还过来,让老公得到更多的温

    裘志也不再用他那个和包容致联络了。他不用了那个和包容致联系的qq,也丢了和他联系的电话号码。他刻意地躲着包容致,不让他看到自己。其实他内心是相当想见他。在离开包容致的ri子里,他一个人孤孤独独的工作,寂寞地打发着ri子,感到世界变得索然无味了。他时时都有一种哭泣的冲动。休息时,他一个人在发呆,工友们都说他快变变成了傻子,总是呆着不说一句话。是啊,他的这种这种心事是如何能说给别人听呢?他只在闷在心中,要让时间将这段不该有的恋给烂在心底。

    这ri,裘志一个人落寞地在人民公园的石头上坐着,迎面看到一个熟悉面孔,在迈着有气无力的脚步,茫茫然的行过来。他仔细一看,竟是那天晚上让两个女孩子辱骂的雷备恒,只见他衣衫不整,头发零乱,一幅落魄的样子。物伤其类,裘志主动打起招呼。

    雷备恒在脸上挤出了一点笑容问:你也在这儿?好象瘦了很多。

    你也是啊。你一个人?裘志问。

    是啊。他又在脸上挤点笑容出来。这笑容在他的脸上显得相当生硬,如同哭,让人见了心中难过。裘志知道他有可能与自己一样失恋了,便不提及此事,只问他现在做什么工作。

    他又笑了笑:失业了。呵呵!好象失业是个很轻松的事,他似乎不以为然。因为他的心事不在失业上,却在一个不能与他相处了的人的上。因为他心中还放不下高文。

    那就坐一下吧,不要一个漫无目的地乱跑。裘志带着几分祈求几分怜悯的眼光望着雷备恒。

    行。他一下子瘫坐在裘志边,带着笑容望着他说:看得出你象我一样,一定不如意。你好象哭了,可我不会哭的。现在我要找个人来好。我要将高文从我心中赶走。哪怕人家是个丑八怪,哪怕他有xing病,我也愿意。呵呵呵!我他妈的真,我竟还想着他。我要忘了他。他象喝醉了酒似的,喃喃地说。

    想忘记曾经的人,总是难以忘记。裘志心中何尚不是如此呢?但叫他去随便找一个人,这是很难的;就象雷备恒一样憔悴的脸上还带着笑,他是做不到的。他问:你出厂多长时间了?

    有一个星期了。雷备恒说,怎么?你想帮我找工作啊?我可不想工作了,我要找人养我。我不要工作。记忆中,裘志觉得雷备恒不是这个样子的,怎么一下子变得象不想工作的一把筋和**的烂桃花一样呢?是不是他受到伤害太深了呢?这时,雷备恒的电话铃响了,在公园厕所边有个男人在那儿向他招手。于是,他很快就起来直奔了过去,与那男人一同去了公厕。约摸二十来分钟,他们就出来了,各走各的路。雷备恒手中拿着一张脏兮兮的二十元的人民币,回来了。他笑着对裘志说:一个快餐换来了一个晚餐了。裘志没有说话,他此时心中不知是为他开心还是为他难过,他想他一定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同xing恋嘛,总是受伤害的。

    原来,自雷备恒和高文的同xing恋的丑事让高文女朋友天香发觉后,火爆爆的天香一回到工厂,就到处宣传说雷备恒不要脸、搞变态、抢她的男朋友。她说,小丫都看到了。小丫在工厂中是个相当规矩的女孩子,她的话是无人不信的。这下闹得全厂人都知道,个个远着雷备恒,背后都指着他的背脊骂他、臭他、嘲笑他。他在工厂里成了一只过街老鼠。一个同xing恋的事,一个gy的份被公开了,无疑象公鸡下蛋一样让人好奇,更象一粒老鼠屎掉到了粥窝中一样让人讨厌。一时间,工厂中近千人都知道一个男人去勾引一个女孩子的男朋友事,是多么的恶心;个个用奇巽的目光打量着这个男孩子。有的说,看他长得还不错,竟是这样一个肮脏的人。有的说,他脑子有可能灌了水,要么是个神经病,为什么有这多漂亮的女孩子不去,却去男的;再说两个男人在一起,晚上睡在一起有什么意思呢?吃,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同xing恋,应当拿去枪毙!这些人竟这样不道德,恶心不恶心啊!都说工厂怎么会有这种变态存在,有伤风化。打饭时,人们将他挤得远远的;工作时,没有人和他坐在一起。

    高文对天香说:你别再说他好不好?我不再和他一起就得了。你这样不是得理不让人啊?你看全厂人都在欺负他。

    怎么?你心痛了啊?你要是心中还有我,就不要管他。他这种变态带坏了人家的男朋友,有这样的下场是活该!

    天香的气犹不平,将一切怨恼归恨于雷备恒。她真恨不得置他死地而后快。她是多么仇视这个让她纯洁高尚的有所玷污的人啊!她真想不到,高文吻她的那张嘴,竟也去吻了这个地地道道的男人。不,他不是个男人,是个不男不女的变态。她心中这样认为他。

    雷备恒让全厂人鄙视不说,还总是让人欺辱;但他没有老乡,也不敢太过与人争长短了。他来这厂中时间不长,当时还是高文介绍过来的。工厂中的人一说到恶心的事,就会提到雷备恒,开最下作的玩笑时,总会将他拿进去。如有人看到两只公狗在一起叫,就有人说它们在搞同xing恋,象雷备恒一样。如果他到厕所中方便,不是吓跑了人家,就是让人堵在那儿要验裤裆,看是不是有女人的那物事儿。有又丑又老的男人,看到他,就趁他不备时,伸手去摸他,让他浑起鸡皮。有时他大声反抗,结果让人冤枉成是他去so扰别人,总会让上司叫去教育和嘲弄一番。他在工厂变得相当孤立无援,很想听到高文说两句安慰话,可高文怕天香吵闹,从没有看他一眼。他心中很受伤。他知道,他不能在这儿呆多久了,很想离开这儿。可工厂一时也不批准,因为工厂正是大忙之时。

    全工厂人大都没有叫他的名字,都喊他变态。一天,车间扫了很多的垃圾,本当是有专人去扫,因为要急于腾地方放货,便叫几个人去帮手,可大家一时都难以接受这工作,个个懒得动手,将所有的事都推到了雷备恒的上。有人说:这点事就交给变态吧。

    反正他也是垃圾。垃圾倒垃圾,是天经地义的事。

    象这样的垃圾送到外面丢了算了,放在工厂里,有损工司的形象。

    真他妈的,世上竟有这样的人。他妈的爹妈养他不知是为了什么!……

    雷备恒实在受不了,他破口大骂起来:拉你妈的个b!变你妈的个b!

    你骂谁?你这个变态!众人都问他。他竟大声骂道:就骂你们这群王八羔子!众怒难犯,众人齐上,众手齐挥,众脚齐下,将这个过街之鼠一顿好打。

    工厂闹事了,人们都说是这个变态的不对,个个都道他的不是。于是,公司的经理便扣除了这个在工厂不做事,寻衅闹事的员工的工资,炒了他的鱿鱼,赶他出了厂。那工厂经理一架道貌岸然的姿态,一张幅凶神恶煞的表对手下说:让这种人赶快走,一刻也不要让他在工厂里呆。惹事生非,丢人现眼!当他伤心地出了厂时,没有一个人送他,个个都是一张幸灾乐祸的表看着他的离去。他也没有看到高文,心中感到高文已彻底不理他了。他只有在门卫室拿了行李头也不回地就走了。

    雷备恒带着来自各方的伤害,无分文地离开了工厂;他带着满心的伤痕来到了这儿。他想起自己的经历坎坷,他没有哭,只是成天唱;他想起曾和高文曾经的,心中痛如刀割,他也没有哭,只是唱;为了搞得一碗饭几缺钱他受过不少轻视的白眼,他没有哭,他只是唱。因为卖唱的人太多了,他的生意不好,于是在这公园厕所边寻找一些同志的客人。他想接触不同的人,让心中忘掉高文、忘记那痛。移别恋,可以让感移花接木,转为别处,可以减轻心中的伤痛。如此这样419,那只意味着只是玩玩,没有真心可言。这种玩法就是一种坠落,有如饮鸠止渴,自取灭亡。他已不在乎了,因为他感到失去了高文,他已只是个躯壳了。他现在的生活就象他口中唱的这首歌:

    找朋友,找朋友,

    好象幽魂在公园逗溜;

    怀揣着别样怀,

    进行着黑幕的勾当;

    是否是世俗的眼光

    让你不能面对?

    厕所的旁边,

    酒巴的角落,

    放着长线,

    钓着了一夜的缠绵。

    华灯初灭,

    太阳未醒,

    一声88,

    好象风儿掠过了窗前。

    一夜的开幕总是幽幽暗暗,

    一夜的结局总是寂寞难耐,

    一夜后的重缝,宛如陌路。

    可是啊,

    一夜的角se总是有人客串,

    一夜的故事啊,总是不断地上演。

重要声明:小说《霉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